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仇人相见{二}

  

  大着胆子试了试他的气息,楼之画微微松了口气,虽然有些微弱,但气息尚在,看其满身的伤口,楼之画暗着眼,猜的不错的话。

  应该是刚经过一场恶战,就是不知是他自己跳下来,还是被敌人推下来。

  看这外伤十分严重,内伤肯定也轻不了多少,这几个月也只在老头那里学了皮毛,只会认得一些药草。

  哎,楼之画再次满怀同情的看着趟在地上的男子,遗憾道:“我可不是不救你,是你今儿个倒霉,遇上了我...”

  本想抬腿离去,也不知是那根经在做遂,楼之画又折了回来,把地上的男子侧翻过来,乱发拨至一边,撕下她被污染半截的裤角。

  跑到下方的河流处浸水,给男子擦擦脸上的血迹,楼之画边擦,却觉得不太对劲,这人怎么有些熟悉,看这眉这眼,还有这刻薄的鼻子,擦拭的动作越来越缓慢。

  待看出大概,楼之画整个人蹦出三米远,虽然眼前的男子满身污垢全身是伤,整张脸四处是擦痕,但也丝毫不影响他好看的事实。

  这不就是现在应该怀抱美人三千,古代第一种马,凤凰王朝现任君主凰莫邪嘛...

  想当初她在皇宫内见过两次,最后就因为打碎他一夜壶而被贬出宫,现今还时常在梦里梦到。

  恨到牙痒痒的人物,楼之画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用食指指着地上已经成尸状的男人,笑的各种张狂。

  “你也有今天,看你那狼狈样,瞬间心里舒服多了!”楼之画蹲下身继续研究着地上的人,突然有些不爽瞥然道:“都挂彩了,还这么好看,切!”

  楼之画拍拍衣上沾上的泥土和灰尘站起身来,拿着被染得鲜红的半截青布,往水下端处边走边道:“救还是不救呢,救还是不救呢?”

  表情看起来也是相当纠结,楼之画洗好帕子返回时,还不忘捡起刚扔下的药材和背篓,走到原处放下,在往上处走,特别艰难的采到刚才已经瞧见的药材。

  擦擦额上的汗,仔细看着手里辛苦得来的药材,楼之画用衣袖胡乱的擦擦它表面的泥土,看出它的原貌,笑的异常的张扬,今天太走运了,居然是她牵挂许久的掉命神器,灵芝耶....

  稳住身形,平安的回到原处,楼之画扯着笑容瞄到还在地上躺着的某人,在看看手里还未捂热的昂贵药材,皱着眉头十分纠结...

  挣扎许久,楼之画才哀叹出声,弯下腰从竹篓里拿出治疗外伤的草药,放在嘴里使劲的嚼碎,整张清秀的脸蛋皱成团,心里直直呐喊道:真苦!

  楼之画嚼碎后平整铺放在凰莫邪的伤口处,不知道过去了几个小时,直到他全身布满草药。

  楼之画又把灵芝依依不舍的放进嘴里细细嚼碎,然后吐到手心里,心在滴血的强行灌到凰莫邪的嘴里,让其吞下。

  一切办妥后,楼之画早就累摊在地,额上有细微汗液冒出,用手遮挡住头上的阳光,侧头嘟囔道:“可苦死我了,等你这丫醒了,可要一一还本小姐!”

  没过一会,楼之画突然想起什么,瞬间弹坐起身,抓住头上不束的长发,抓狂道:“啊..这都把草药用完了,回去该又该怎么交代啊...”一瞬间哀嚎声惊散了周围本还悠闲栖息的各类鸟只。

  正当哀嚎声过去,鸟儿们也从惊慌中安静下来,又一阵高过前者的绝望声再次响彻天际,不绝入耳。

  楼之画整个人急的似热锅上的蚂蚁,走走回回,脑子里就想着:怎么办!!怎么办!!三个大字充斥在整个脑子里,她做梦都没想到,泥煤的,她竟然迷路了.

  这里是哪里?是南是北?离木屋有多远?一无所知,楼之画狂躁的拉扯着头发,前些时候光顾着逃命了,什么也没想,现在可好,啊...她该怎么办...

  楼之画看着晕在她面前的凰莫邪,气恼的用脚踹了踹他摊在一旁的手,咬牙利齿道:“快起来啦,你不是很聪明的么?你到是起来想想怎么办呢...”

  见尸体没反应,楼之画撒气似的又连续踹了好几脚“喂,凰莫邪,你丫倒是快起来想办法啊!”

  尸体依旧没见反应,楼之画有些绝望,平静下来,好不容易接受眼前的事实,也不能盼望躺在地上的人能暂时醒过来,唯一的办法就只剩下...

  只有等老头看她许久没回,而寻来,望望天楼之画有些哀叹道:“哎,臭老头,我可从来没这么盼望过你快出现在我眼前,这次我可全指望你了。”

  在一想着如果黑幕降临了,这里应该不缺乏什么吃人猛兽之类的动物,就她这三脚猫功夫,只有憋屈做猛兽嘴里食物的份。

  哀叹很多遍,楼之画转头瞥瞥还躺在地上落魄的帝王,嘴角勾起,楼之画只要一想到,至从掉到这个国家就倒霉事不断,现在还好有个人陪她,真要发生个什么,她就先把凰莫邪扔出去,哈哈...这样想着心里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用手遮住亮眼的太阳光,楼之画索性躺在石坡上,渐渐平静下来,有些哀伤,也不知父母可还好。

  会不会因为她突然失踪,或者因为找到她早就没有生命迹象的尸体,流下那么一丁点的眼泪。

  “呵”自嘲的勾勾嘴角,楼之画端坐起来,重重的拍上光洁得脑门,她这都在想些什么!

  似乎冷静下来,楼之画才又重新躺回原地,闭上眼,静静等着老头找来,不在去想其他。

  楼之画不知道等了多久,天空的暮色渐渐暗下来,四周变得越来越安静,只有瀑布下落的声音还响彻在耳旁。

  睁开双眼,坐起来,楼之画看看身旁受伤的凰莫邪,是否有转醒的迹象,盯着依然紧闭双目的他,伸手在摸.摸他的呼吸,直到比先前要好上许多,她心里才叹出气,奇怪,怎么就是不醒呢....

  只见夜幕降的越来越快,眼看快没了法子,楼之画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转着心思在把身上带的所有东西都摆放在地上。

  镰刀.火柴.空水壶,一小罐煤油还有今早吃剩下的两馒头,楼之画看着眼前实在是少得可怜的东西,小手枕着脸颊,不禁想,早知道会这么麻烦就多带些东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