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老头寻来

  

  把所有东西放回怀里,扶起还在昏迷中的凰莫邪,楼之画用身体支撑住他的整个身体。

  楼之画颤了好几下才勉强稳定身体,凰莫邪半只脚着地,被拖着前行,下坡途中,两人因此还摔倒好几次。

  折腾半天终于到坡下的草坪处,楼之画已经累倒瘫痪在地,凰莫邪也因跄踉,无意识的顺势倒在她身上。

  楼之画一脸嫌弃,用尽力量粗鲁的把他拂到一边,喘着粗气。

  歇了好一会儿,楼之画才转过头去,看刚才因她用力过猛而重重倒地旁边的凰莫邪,不由得感叹,长得真泥煤好看啊!

  即便现在满脸伤痕,却也遮不住那张好看到极致的俊脸,不画而浓的眉,似是带着股让人不得不城府的锐气。

  一双本是凌厉到极致的双目紧闭,鼻子高ting如峰,唇色因流血过多而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可依旧如此菱角分明,完美的好似雕琢。

  楼之画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有些发痴了,回想以前在宫中的那段时日,但在宫中的一年多里,好似真的被人遗忘在某一个角落,没人问津。

  虽从未召见过她,但在宫中晚宴上到瞧见过两次,却从未敢如此近距离的看过,也难怪宫中那些嫔妃们,一个个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就对这张脸也是值的。

  不在让自己在胡思乱想,楼之画迅速的坐起身,走远了些,夜色的降暗,天气也在变冷,寻找着枯木好生火取暖。

  顺着路找了好久,抱回枯枝拿出怀里的煤油和火柴,生上火,把凰莫邪搬到火堆旁,一切准备妥当后,楼之画拿出两个已经冷到有些生硬的馒头,插在树枝上用火加热。

  不多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四周虫鸣声瀑布落水声夹杂在一起,显得也没有那么安静了。

  四周却也是一片漆黑,只有楼之画面前的一簇篝火在燃烧,映出她纤细的人影,看着有些许的寂寥。

  只见凰莫邪双眉微微皱了皱,双手轻轻的动了动,不仔细看还真很难发现,没有人知道楼之画心里到底有多害怕。

  楼之画一直看着除了她以外,而唯一一个是人的动静,现在凰莫邪好不容易有了转醒的迹象,她当然幸喜若狂,迅速的跳到他的身边,俯下耳听着动静。

  凰莫邪薄唇轻轻的蠕动了几下,可声音太小楼之画听不真切,侧耳又贴的近了些,就听见微弱的声音说道:“水...水...”

  楼之画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怀里空着的水壶,跑到流水边,灌满整整一壶,兴奋的跑回。

  抬起凰莫邪的头“给你水..张嘴”楼之画见他嘴巴微微张开,小心翼翼的喂进去。

  也许是有了水的滋润,凰莫邪的眼眸慢慢睁开,一道税利的光划过,条件反射反手擒住了眼前陌生女子的手,水壶落地。

  溅了一地的水,打shi了衣衫,楼之画痛呼道:“痛痛痛,凰莫邪你丫的疯了么?快放手,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可疼死她了,早知道这皇帝如此的忘恩负义,荒郊野林的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终于...那只罪恶的手失了力气放开来,又晕厥过去,楼之画倒退数步,见人晕过去,才松口气。

  凰莫邪要吃人的目光可吓死她了,锐利的好似最锋利的刀子,充满敌意,似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杀死,楼之画拍拍还跳得飞快的心脏,坐远些。

  经过刚才的惊吓,楼之画对着四周的怕意也减轻不少,拿起烤的有些焦的干粮,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被白胡子堆满脸,头发甚少,十分稀疏,一身白袍,脚踩青靴,满是雪白的老头从远处用轻功渐低飞过来,落在正在埋头啃着干粮的楼之画面前,脸上全是吓人的怒意。

  抬头看到她盼了整个世纪的熟悉脸庞,干粮悄然掉落在地,楼之画满怀兴奋的抱住眼前让她倍有安全感的老头,带着哭腔道:“你可来了,呜呜...你可算来了,呜呜呜...”

  本准备好要训斥的话,被这丫头抱住也都卡在喉咙说不出口,到把老头他自己憋得难受,推开在身上趁着他不注意偷偷擦着鼻涕的楼之画,语气压了压。

  本有些沙哑的嗓子轻声呵斥道:“我都快以为你这丫头骗子被狼给叼走了,也好省去我这老头的心”

  让这丫头骗子上山采药,本意让她多其磨练磨练,谁知去了差不多快一天,人影都没见着。

  出来找了半天,还以为出现什么意外,心理也是有愧意的,在这山下住了快十余年,好不容易掉下个这么好玩的人,要是就这样没有了得多可惜。

  楼之画要是知道眼前老头心里所想,指不定会无奈吐槽出声:泥煤...

  楼之画抬起因哭过有些红的眼眶嘟囔道:“这要怪谁,去那么早,雾都没散呢,路都看不清,迷路不是很正常么?”

  还能顶嘴,看来精神好的很,老头瞥了一眼,她那十分委屈样,一脸嫌弃抬腿道:“哼!也就你如此不中用,走了...”

  捡起背篓了镰刀,楼之画乖乖的跟老人在后面一脸的可怜样,全然忘了还有个伤者,还躺在火堆旁不省人事,大概走了快几十米,她才惊呼出声“啊...”

  拉着走在前面悠然自得的老头,楼之画边走边道:“怎么就忘了呢,老头,我给你捡了个好玩的病人。”

  走到原地点,看着地上躺着的人,楼之画眼巴巴的望着老头道:“喏。就是他,怎么样,伤势够重吧...”

  这老头就一变态,从她掉入谷的那天就发现他是一个医学狂人,看见伤的越重的人,他就越有救治欲,恨不得把伤者从里解剖个遍。

  老头看着凰莫邪的脸,浸满风霜的眼里,忽然闪过一道厉光,稍纵即逝,让人捉摸不到,只沙哑的声音道:“是非常重..”

  上前摸了摸凰莫邪的伤势和跳动微弱的脉搏,眼里涌出星光,有些兴奋道:“这男子你从哪捡的?”

  楼之画心里鄙视了好一阵,看吧看吧,就一怪人吧,看他那兴奋劲,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怎么的了,撇嘴指了指不远处的瀑布旁“喏,就是那里了...”

  看向楼之画指的地方,老头望望几十米高的悬崖有些笑道:“有意思,这可比你当初摔下来的时候严重多了!”

  随后老头抓起地上的凰莫邪,扛在肩上道:“走,回木屋!”稳稳的向前走去,完全不顾身后气急的某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暂无读者还喜欢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