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判若两人{二}

  

  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楼之画觉得她整个右手都在发颤,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偷偷轻薄一名男子,忍不住笑出声。

  楼之画正准备起身,拿过医术,只细细微微的听见,睡梦中凰莫邪说了什么,只是恍然,没太听清,停下拿书的动作,倾身上前,贴下身子,专注的听着。

  只听凰莫邪细细弱弱道:“娘子,子淳疼...”便在也没了声音。

  收身回到榻边,楼之画心里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拉扯住,有些泛着疼痛,又有些期许,静下心坐在凳子上陷入沉思,突然觉的她有被重重需要的感觉。

  这种情感把心涨的满满的,在也容不下其他,楼之画嘴角无声的翘起,也许有一个傻傻呆呆叫着她娘子的人,待在她的身边,其实也不错。

  不在想其他,楼之画拿起一本医术看起来,老头时常不在山上,行踪也有些诡异。

  如果等着他来医治,这呆瓜怕不知要等到何日才能见好转,她不妨学一学,技多不压身。

  不知看了多久,只觉得这医学博大精深,背部也有些僵硬,直直伸个懒腰,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子。

  转过头,楼之画吓了一跳,一双充满邪气的眼精呆呆的望着她,看向凰莫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痴痴道:“娘子,你真好看!”

  不知为何,楼之画顿时羞红了脸,气恼的用医书敲了下凰莫邪得脑袋“呆子”

  说到好看,他自己才是风华绝代,她顶多算个清秀佳人,平身还没有被谁如此赞赏过,今日还是被她不知,要好看多少倍的男人,夸赞好看。

  楼之画真不知道这真算夸奖,还是讽刺,心里有些无奈。

  “痛,娘子本来就好看,至少在子淳心里,娘子是最好看的”凰莫邪觉的有些委屈,娘子本来就好好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女子。

  虽然记忆里也就只见过娘子,但是就是他心里最好看的。

  为什么说实话,娘子还要打他“没有人比娘子还好看,子淳说的真的哦!”凰莫邪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增加话里的可信度。

  楼之画有些窘迫,果然呆了就是呆了,难以想象,如果他的脑袋现在还正常,又是那一番光景。

  “嗯”楼之画只有轻点头,轻嗯一声,算是回答,还有些恍然的错觉,如果一直这样,其实也不错的想法,转进脑袋里,吓的拍了拍脑子,只感觉她是要疯了。

  转眼过了小半月,这些时日里,老头除做了最重要的几个救人程序,果真没在管凰莫邪其他的死活。

  为了可以让他恢复的更好,楼之画可是下了好一翻功夫,书房的医书也被看了将近一半,充分发挥当初考大学时的苦劲,现今有好多伤势,她都能应付过来,也算是托了他的福。

  这些时日,凰莫邪越来越依赖她,每天盯着给他换药和喂饭的楼之画,睁着大大的眼睛,笑的像偷了腥的小猫,看得楼之画,好几次都差点,没有把持住的扑上去。

  实在是凰莫邪现在呆了的表情,和说话的呆萌,实在是不能当日在皇宫里,见着的凰莫邪相提并论,完全是两个极端,现在摆在她面前的这个,就是裸着的萌物。

  也全得了这些时日,楼之画的精心照料,凰莫邪的身体出奇好的快,伤痕不仅结疤,好多都已脱落,长出新肉。

  整张俊脸,也快恢复如初,昨日连最后脸上的疤痕,也消失不见,异常锐利。

  邪恶的脸上整日堆着,异常不协调的天真笑容,直叫看的人,心里发痒,恨不得跑上前捏上一捏。

  踏进屋里,楼之画手里端着刚熬好的药,走到榻边,见其还未从睡梦中醒来,有些无奈,从最初发现时,还有些许惊讶,凰莫邪整日似乎都睡不醒,每日除非有人叫他起来,他可睡到下午时分。

  岂止是贪睡,而是十分贪睡,没有办法,把药轻放在桌上,楼之画走到榻边,嘴里勾起邪恶的微笑,凝视着,这张自从好了之后,时刻都在,勾引着她的脸。

  伸出小手,直接捏住那如梁的鼻子,让凰莫邪不能呼吸,楼之画心里发笑,这下看你怎么睡,呆猪一只。

  果然,被堵住了呼吸通道,凰莫邪不适的动了动脑袋,眉头皱了皱,睡梦中好似有什么人,把他放在了水里,不能呼吸,十分缺氧,痛苦异常。

  好难受,凰莫邪瞬间睁开那双厉眼,楼之画迅速放开,蹦到了几米远,太可怕了,这眼神就如在宫中见到的一样。

  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难道淤血散了,人也正常了,楼之画祈祷着可别想起前些时日对他不好的情节,摸着她的脖子,那这颗头就危险了。

  凰莫邪厉眼睁开后,转化为迷茫,看了看周围,最后盯在了几米远的楼之画身上。

  瞬间表情变得十分委屈,眼里蒙上一层薄雾“娘子,子淳刚才做了噩梦,好害怕...”

  “哈”楼之画拍拍小心脏,原来是闷着做了噩梦,老头都说了,近期他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发现是自己想的太多,平静下来。

  重新走到榻边,楼之画洋装得有些生气“呆子,你怎么这么能睡,你看看窗外的天色,都快接近午时了”

  楼之画心底不由再次感叹道:凤凰王朝这帝王太能睡,天下的百姓知道么?

  凰莫邪一脸呆蒙听话的向窗外望去,俊脸上划过一丝红晕“子淳又睡过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能睡,只知道粘在榻上,眼睛就好重,好想睡觉,小眼神偷偷瞄着,坐在床头的楼之画。

  只感觉今天也好晚,娘子不会生气吧,不要娘子生气“娘子别生气,子淳知错了”

  凰莫邪薄唇撇了撇,眼里有露珠在滚动“下次,下次子淳会乖乖的自己醒,娘子你别生气”

  这话都快听了八百遍了,楼之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坐在床头上,扶起凰莫邪的头枕在她的肩上,端上药,喂着。

  凰莫邪撇撇嘴,紧闭着双唇摇摇头,有些难过,不要喝药,苦死了。

  楼之画有些无奈,这小半月里,每天喂药,都是件异常痛苦的事,每次都要十足的哄着,才肯喝,也是,如换着是她,也肯定不想喝。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