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帝倾之凤傲九天 第二十四章:流言

小说:帝倾之凤傲九天  作者:陶若  回目录
  大概受昨天事的影响,晨光收拾妥当之后,走了一路,也受到了一路下人的指指点点,甩开身后的流言,晨光就跨进了下人吃饭的厨房,伙头刘大叔正在给几个下人盛饭,看到她走进来之后,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苍白红肿,唯有双目清亮看着他的方向,心里一动,刘大叔叹了一口气,终是没在说什么,摇摇头,他拿出另一个碗,替走过来的晨光盛好饭菜,从最角落里拿出一个rou软热乎的馒头放进了她伸过来的手里。

  热乎的馒头如一阵暖流传进晨光心里,流言给她带来的不痛快也瞬间消失,朝着刘大叔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晨光扫了周围一眼,其他吃饭的下人连忙低下头吃着手中的饭菜,但余光却一直静悄悄地关注着晨光的方向,都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跟个没事人一样,还有心情来吃早饭……

  寻了个角落,晨光坐在木板凳上,两腿弯曲,把碗放在膝盖上一只手扶着,一只手拿着馒头,深深地吸了一口碗里的香气,肚子传来咕咕叫的声音,她才低下头,抬起碗,喝了一大口,咽了下去,慢慢地嚼着手中的馒头,其它下人的话也断断续续地传过来,由于,当事人就在这里,再加上晨光又是云初戏房里的人,所以,那些议论她的下人只能用最低的声音互相交谈来满足自己的八卦心理。

  “你看她吃饭的样子,好像饿死鬼投胎似的。”

  “恩恩,是啊,真不知道阮王妃是怎么选上她,让她做丫鬟的竟然把木妃气晕了,可真有本事。”

  “要说怎么选上她的,这个我知道一点,好像是她要伤害阮王妃,被王爷打败关进了柴房,后来好像还是云王妃求情,把她放了出来,然后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这样的事?”四姨娘的贴身侍女表示很惊奇。

  “那当然了,要说这阮王妃善良,可是,我们王府众所周知的事,遇上阮王妃,算她走了八辈子好运。”只是在木黎花手下打杂的小云,偶然听到自家主子谈论晨光的事,也想为了在同等下人面前炫耀一番自己的消息灵通,于是就说了出来,瞧向晨光的目光中含着鄙视,好像自己有多高晨光一等,不过,也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晨光就已经注意到她了,抬起头来,与她对视。

  不用细想,这样的谬论也就云初戏那个女人能编出来,她刚来没有太多日子,除了她,她想不到能得罪谁,而谁又那么无聊的去陷害只是一个侍女的她,一个转瞬,晨光就想到了在背后造谣的云初戏,除了咬牙切齿之外,晨光的心里是凉的不能在凉了,瞧向小云的目光也越发幽深寒冷。

  对视了一秒的时间,小云低下头,不敢再看晨光第二眼,打了一个哆嗦,心里的恐惧也随之蔓延到四肢,刚才取笑的心理也紧跟着消见。

  “那么,荣高没惩罚那个女人也是因为她是阮王妃手下的人,所以才饶过她,看来,阮王妃在王爷心里的地位可真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名不见经转在厨房里打杂的小丫头,年纪大约在十三四左右,样貌清秀,穿着朴素简陋,但她算是在她们这几个人当中待在王府时间最长的人,心理上同时也比她们这几个人成熟了许多。

  也对,皇族世家从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能在里面活下去的又有几个如当初初入之时那么幼稚。

  “是啊,不对,我总么听着你这口气酸溜溜的,莫非?”四姨娘手下的侍女心直口快,调笑道。

  “你别胡说。”满含深意地瞪了一眼四姨娘手下的侍女,青束就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走到旁边,将手里的半碗稀粥和咬了一口的馒头放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这?也太不经闹了吧?”直到青束消失在门槛处,四姨娘手下的侍女才喃喃出口,表情里写满了不懂,她不就是随口开了个玩笑嘛?至于饭也不吃就掉头走人嘛?嘿,脾气真大。

  晨光的视线落在青束方才坐过的板凳上,若有所思,这个小丫头,别看年纪轻轻,但是,她心里的想法肯定不如表面那么简单,那么,又怎么甘心在厨房里做一个烧火丫鬟那?而这一做就是三年,又是为什么?脑海中会想起那天伙头刘大叔对她偶尔提起青束的话题,说她是一个可怜孩子…

  吃完饭休息了一小会儿,估计那边的人儿也快结束了,晨光这才慢悠悠地跨出了厨房的门,身后留下了三道视线在她身上,两道是小云和四姨娘手下的侍女,不怀好意,另一道则是伙头刘大叔,慈爱且怜悯。

  从另一个小道上赶往厕所的青束只顾着急匆匆地往厕所的方向赶去,完全没注意到就在她拐角处,春风得意的小香儿手里挎着赏赐的饭盒慢悠悠地拐过弯,与她碰面。

  “呦,这不是伙头大叔下的得意烧火丫鬟嘛?”小香儿把饭盒挂在另一只手,停下脚步,讽刺地说道。

  抬起头,小香儿得意的嘴脸出现在她面前,右手的饭盒雕着兰花纹路,分外明显,一看就是自阮妃房里赏赐。

  青束目光闪烁了一下,大踏步绕过小香儿就要往前走,却听到小香儿接下来的话而停下脚步。

  “烧火丫鬟可真高傲啊,都快赶得上主子了。”对青束的态度非常不爽,小香儿没有考虑太多就把话说了出来。

  青束这个人有特点,她没做过的事容不得别人污蔑,更何况那人是比她晚入两年的小香儿,平日里,两人见面都是一句话不说就错过了,今日,看样子,得了主子的宠势,便不将其她人放在眼里了。

  “真是有钱可以使人鬼推磨,这么恶心的事你也能做出来!”青束并未转身,却是把话平淡的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小香儿还正在得意,飘飘然着那,猛然听到这句话,一股恼火伴随着心虚冲上心头,面上浮起一丝恼怒,说出的话也略有底气不足。

  “哼…”

  “你别走,把话说明白。”青束淡淡的不屑声传来,并未继续理她,反而继续往前走,小香儿情急之下拽住了她的袖子,逼着她把话说明白。

  袖子被拉紧,隐约能听到破裂的细碎声音,青束看了一眼袖口上的那只小手之后,转过头,面无表情的一字一句把事实说了出来:“我说,合着主子在背后做些伤害别人的事,你还有理了嘛?”

  微风吹过,青束的脸僵冷的厉害,仿佛看透人世百态的眼神,与她的年龄多有不符。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语道破她心里的丑事,小香儿下意识的放开了拽住青束袖子的手,连连倒退了好几步,迷茫不可置信害怕等多种情绪交织在她的脸上。

  “好自为之。”冷冷地甩下这句话,青束把袖子往上一挽,就转过头向前走去…..

  直到,青束的背影消失不见,小香儿才回过神来,心里惴惴不安,面上浮起与她年龄不符一丝恶毒的笑容:“总有一天,我要亲眼看到你和晨光那个贱奴婢向我开口求饶。”

  只不过,她能等到那一天吗?

  另一边,云初戏和荣高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完早饭,谁也没提昨天下午发生的事,直到晨光早了进来,云初戏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晨光,吃饱了吗?”云初戏放下手中的汤匙,用搁在手边的纱巾擦了擦手,浅笑着问。

  在荣高面前,云初戏永远扮演着善良大方可爱的一面,因此,荣高对她一点戒心都没有,因为前新王妃一直都是善良可爱的,唯独,她的性子与现在的云初戏不一样,相反,只可惜荣高身在其中却不知道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即使经历太多磨难,也不会磨掉一个人的性格或者改变。

  “回王妃,吃了。”晨光低头把手叠加在身前fu了fu身子,平淡地回答道,视线落在男人那一双镶嵌着金丝银边的旧鞋子上,感觉有点熟悉,自己好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类似的鞋子。

  “恩,吃了就好。”瞧着晨光乌黑的发顶,云初戏没由来的xiong闷,转过头不再看晨光,那股xiong闷才消失,与侧着脸一直注视她的荣高对上眼,云初戏面上浮起一丝甜蜜的笑,又开口道:“荣哥哥,待会我要和晨光去逛逛街,可以吗?”

  本来不想答应云初戏的荣高,被她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心也慢慢化成一滩水,目光如温,嘴角微微扬起,荣高柔声回应道:“也好,出去熟悉一下环境,毕竟,你都离开了好些日子了。”拍了拍云初戏的手,然后把她的小手握住包裹在自己的大手中,直到云初戏悄悄红了脸庞,荣高才开怀一笑,看向她的目光越发宠爱,他的心儿似乎越来越爱脸红了。

  只有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也就是“阮心”,荣高才会露出他温柔的一面,虽已三十而立,然而,看起来似乎保养得当,也或者常年练武,内里浑厚,荣高的面貌似乎永远停留在二十七八,英俊异常,气质斐然,冷酷如冰,让那些待字闺中的少女们,每每有幸见得一面都为之痴狂,更不用说那些已嫁作人妇的女子,荣高是整个京城的传奇,不只是他的容貌,还有他赫赫的战绩,以及那一段痴情绵恋,为世人所传颂,所标本。

  男人的声音,晨光听着心的位置又开始隐隐作痛,低着头注视着地面的石砖,眼睛有点模糊起来。

  而云初戏沉溺在荣高的目光中,整个人都飘飘然了起来,暂时地忘记了自己只是个替代品,终有一日,也会被戳穿身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帝倾之凤傲九天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