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71章意外得知的消息(二更)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你是谁?本宫怎么没有见过你?”风染霜想也许是她见过却没有印象,这样一问出来,便觉得有些唐突了。

  那小主冷笑一声道:“娘娘地位尊贵,嫔妾只是小小贵人,上不了台面,小主自然也认不得嫔妾。”

  “呵,想必你是雨贵人吧。”风染霜立即就反应过来,“贵人也好,贵妃也罢,大家都是从官女子开始,又何来尊卑之说呢?”

  “娘娘如何就知道我是雨贵人?”那小主有些诧异,看来风染霜是猜对了。

  “雨贵人喜欢雨,而常年淋雨的人脸上会有小雀斑,所以本宫猜出来了。”风染霜微微笑着,不等她回答,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道,“本宫还要往皇上那里赶,就不跟贵人闲聊了,贵人请先过吧。”

  雨贵人虽然心存不满,但还是毕恭毕敬地站在了一旁,摇头道:“嫔妾不敢,请贵妃娘娘先走。”

  风染霜笑了笑,扬了扬手,轿子便缓缓地朝前开了过去。并非是她存心尖酸刻薄,倒是那雨贵人不分尊卑,竟然还想无视她直接离开。

  “娘娘刚才可真是威风。”铃儿吐了吐舌头笑了笑,“那个雨贵人好像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

  “本宫看她是恃宠而骄,也要给她点下马威才行。”风染霜淡淡地捋直了自己的目光,看向前面的宫门。

  到了行宫,外头有几个宫女太监正在守着,风染霜走了进去,铃儿与秋枫在门口候着,慕容冷越正坐在大殿之上批阅奏折,眉头紧锁着,似十分苦恼的样子。

  风染霜走过去,见茶杯已然空了,便伸手拿过紫砂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潺潺的流水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抬起头来,见她今日衣着妆容都十分艳丽,虽不如往日那般素净,却叫人Ji艳不已。

  “朕的爱妃总是每天都以新面貌出现,让朕十分惊讶。”他合起奏折,仿佛不愿再批阅。

  “照皇上这么说,臣妾岂不是妖怪了?每一天都不一样。”风染霜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在一旁的小椅上坐了下来,“皇上既然在批阅奏折,这样忙,为何还叫臣妾过来呢?”

  “朕太累了,想看看你。”慕容冷越揉了揉眉心,眼圈有些发黑,风染霜发现他似乎是真的很疲惫,心中一软,绽开一个灿烂的笑来。

  “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慕容冷越瞧着她,心中无数句诗词便涌了上来,但用桃花面与柳叶眉,却远远不够形容她此时的眉毛。

  风染霜佯作羞涩地笑了笑,旋即却恢复了十分不屑的模样:“皇上别拿这一套来哄臣妾,臣妾知道皇上对每个妃子都这样说,臣妾是个极其刁钻之人,若是皇上不能从一至终,就少对臣妾说这样的话,何况在臣妾面前,皇上您装的再深情臣妾也是半分也不相信。”

  “为什么?”慕容冷越哑然失笑,什么时候起他在风染霜的面前变成了这样油嘴滑舌的人,他对风染霜的话何曾有过假的?

  “臣妾要求这世上最专心之人,可皇上却偏偏是这世界上最花心的人,你后宫佳丽三千,比臣妾漂亮比臣妾Mei的人多了去了,皇上高兴了便把我们招来临幸,不高兴了变不理不睬,大约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喜新厌旧,只是皇上比他们有权利,也比他们更真一些罢了。”

  “更真一些?”慕容冷越挑了挑眉,他被风染霜这样的理论弄得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朕可以当你是在夸朕吗?”

  “随便皇上您怎么说,臣妾只是觉得,您不应该对臣妾说出那种一心一意的话来,皇上或许喜欢臣妾,也或许现在是最喜欢臣妾,但不代表皇上您就没有更喜欢别人的一天,而喜欢也不是爱,就算爱了,这爱也不是专一的,因为皇上总不会因为臣妾而废了其他所有的妃嫔。皇上觉得臣妾说得是吗?”风染霜微笑着看着他,这话亦是说给她自己听,不可以对慕容冷越动心,否则就是一辈子的伤心,独守空房那是皇上的妃嫔常有之事,她若是喜欢上,便想要时时刻刻在一起,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听了风染霜的话,慕容冷越沉默了一阵子,过了半晌,他点了点风染霜的鼻子,沉声说:“你却是看得十分透彻,只可惜你这性子太倔强,眼里容不得一丁点沙子,朕最宠你也不过是将你册封为皇后,也无法为你废了六宫的妃子,亦无法对太后交代。”

  “那便是了。”风染霜垂下眉,眼,暗自里竟觉得有些失落,“皇上既不能,便再不要说那些话让臣妾听了伤心。”

  “你会伤心吗?”慕容冷越惊奇地看着她,他的眸中有些许的企盼。

  风染霜恢复了大大咧咧的神色,她用手绕着头发想了半晌才说:“因为看见皇上装得比较辛苦,所以也觉得比较疲惫吧,皇上在臣妾面前大可不用装,若是不高兴和臣妾打一架也行。”

  “你连黑一都打不过,如何能和朕打架?”慕容冷越嘲笑道,“不过有你在朕的身边,仿佛真的给朕吃下了一剂安神药,朕也就没那么心烦意乱了。”

  风染霜突然想起铃儿先前说的风府的事情,便挑了挑眉,小心翼翼地问:“皇上在烦恼什么?”

  “是你父亲的事。”慕容冷越果然好套话,不过是这样一问他就直接说出来了。

  “父亲?他怎么了?”风染霜佯作不知道。

  “有人弹劾你父亲贪污受贿,要朕罢了他的官职。”慕容冷越叹声连连,“你父亲是怎样的人朕心里很清楚,他不会贪污受贿。”

  “皇上为什么这样相信臣妾的父亲?”风染霜记忆里的父亲也是一位勤俭的父亲,向来都很少在府中和一些官僚见面,以免落人口舌,为人更是清廉,当地的老百姓没有不称赞的。

  “你父亲在朕的手下办事,朕自然十分信得过。”

  风染霜眉头一皱:“那皇上,臣妾胆敢问一句,是谁上奏折弹劾臣妾的父亲?”

  “是惠妃的哥哥金乔度。”慕容冷越叹了一口气,“惠妃的哥哥亦是朝廷二品官员,也是朕得力的助手,却不想他是为何与风瑞廷过不去。”

  风染霜抿了抿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撇下其他的官僚关系不谈,单单是因为风瑞廷是她的父亲,惠妃的哥哥想参自己父亲一本那原因也是有迹可循的,更何况在朝廷之中一般都会形成两派势力,惠妃这样嚣张,她的哥哥也一定十分咄咄逼人,而她的父亲清廉和善,却使很多贪官都看不顺眼,上奏折弹劾应属常况。

  后宫不参政,她在这一刻缄默起来,突然又想到那熬好的灵芝补汤,因此笑容满面道:“皇上批阅了这么久的奏折一定也累了,喝一碗补汤补补身子吧,这补汤是臣妾特地吩咐王太医去御膳房亲自配制的,皇上您尝尝看合不合您的口味。”

  有人端了补汤上来,浓浓的香味似乎盖过了灵芝的味道,不过风染霜的鼻子还是从里面闻到了一些灵芝的苦味,她看着那太监将补汤端到慕容冷越的面前。

  慕容冷越拿着勺子搅拌了两下,徐徐吹开上面的热气,喝了两口,却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苦?”

  “皇上,这可是白灵芝,很珍贵的,不过味道也是奇苦,皇上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样怕苦做什么?”

  慕容冷越将补汤放在一旁,拿起一旁的桂花糕就咬了一大块:“这么苦,怕是你不想吃才拿来端给朕吃的吧?”

  风染霜调皮地一笑,有些尴尬地说:“被皇上您给猜到了,不过臣妾是真的不喜欢苦的东西。要不是这是惠妃妹妹的一片心意,臣妾早就赠人了呢。”

  “惠妃?”慕容冷越的眉头皱了皱,仿佛许久没有提及这个名字了,说起来有些嘴生,“朕许久都没有去看过她了,也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华太医每一日都会去为惠妃妹妹诊脉,只是不知是臣妾的眼力不好还是怎么地,总觉得惠妃的肚子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好像还小了一些。”风染霜吐了吐舌头,因为有太多先例的缘故,她还真想去戳一戳惠妃的肚子里到底是不是孩子,别是个枕头来哄大家上当的才好。

  “小了?”慕容冷越更是诧异,他将汤放到一旁不再去吃它,也有些奇怪地说,“朕也觉得奇怪,三月前朕何时临幸过她朕都忘记了,她已是有过身孕的女人了,怎么会这么大意,三个月之后才发现?”

  “臣妾也觉得奇怪呢,前不久有一日臣妾与惠妃偶遇,惠妃有些害喜的样子,呕吐,脸色苍白,臣妾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受了风寒,臣妾便说让臣妾的王太医去给她看看,她脸色慌张连忙摇头说不用。臣妾又问她莫不是有喜了吧?她又十分惊讶地连忙摇头,说绝对不是有喜。臣妾心说怎么会那么绝对呢?却没想到,再过不久就传来了她有喜的消息,还是三个月身孕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