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53章被烫到(一更)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清幽诚惶诚恐地行了个礼,低声说:“清幽见过皇上。”

  “是冷妃的什么亲戚吗?”慕容冷越想将她看仔细,却发觉她低着头,“抬起头来让朕看一看。”

  清幽缓缓地抬起头,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婉转地与慕容冷越的眸子对视,那模样不胜jiao羞。

  慕容冷越虽已心有所属,但看见如此Mei色心里仍然砰然一动,点了点头暗自斟酌道:“的确不是一个人,清幽姑娘这样的灵气上官佳云是不会有的。”

  听见慕容冷越这般诋毁上官佳云,风染霜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呢?本宫的妹妹怎么没有灵气了?虽然没有清幽好看,但也很有灵气的好吗?”

  “朕不与你争论这个话题。”慕容冷越忽而见有小厨房的人在摆饭,香味迷.人,不禁走过去在圆凳上坐了下来,“你让小厨房准备了什么东西来招待朕?”

  “狗屎。”风染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牵着清幽来到了桌子旁坐下,“清幽是臣妾的表妹,现如今要在这里住傻瓜一阵子,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朕没听说过你有什么表妹。”慕容冷越的目光在风染霜和清幽二人的脸上来来回回,如扫描仪一般似乎可洞悉人性。

  “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了,何况你又没有问过,这是臣妾一个远房表妹,她父母亲都去世了,和臣妾是最亲的。”风染霜翻了个白眼,又笑笑地对清幽说,“清幽,你不用害怕他,我们吃我们的。”

  “霜儿你就是太放肆了。”慕容冷越冷着表情看她一眼,“若宫中所有人都如你一般,那朕的威严在哪里?”

  “你的威严在前朝还显摆不够吗?臣妾可不受您的气,要是您想有威严,就别来臣妾的降霜宫。”风染霜不屑地看她一眼。

  站在一旁的秋枫着实地为她捏了一把汗,娘娘也实在是太不知礼数,每次与皇上见面都会吵起来,殊不知皇上若不是ZHong爱她喜欢她,她的脑袋早不知掉了多少次了。只希望皇上能一直喜欢贵妃娘娘。

  “皇上说笑了,姐姐生性豪爽,与其他人皆不同,这大概也是皇上喜欢姐姐的原因吧,若是姐姐变得知书达理,礼仪有加,皇上恐怕还不习惯呢。”清幽笑起来莞尔动人,如泪滴入水,叮咚一声玲珑剔透。

  “呵。”慕容冷越只抬眼看风染霜一眼,冷笑了一声。

  风染霜不去理他,见一炉大火锅放在桌子中间,热腾腾的冒着热气,是鸳鸯锅,一面红一面白,好看极了,此时正咕嘟咕嘟地滚着,香气怡人。

  “清幽,你喜欢吃什么,我来帮你涮。”风染霜最喜吃火锅,亦最喜欢亲力亲为。

  “不用,叫茶儿来涮吧。”清幽连忙摇头,看了一眼茶儿,站在一旁的茶儿连忙拿过青菜,抿嘴笑了笑,“奴婢来吧,娘娘金枝玉体,怎么能亲自来呢?娘娘安心坐着吧,奴婢和秋枫姐姐来就好。”

  慕容冷越勾起唇角一笑,拿起筷子开始吃东西:“不必拘束了,随便吃些罢了,朕困得很,吃完就要在这里睡了。”

  “在这里?”风染霜惊得险些跳起来,“你那么多妃嫔,怎么偏偏睡在臣妾这里?”

  “今晚不是你教朕来的么?现在又说这种话做什么?”慕容冷越不满地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重重一声,正在放牛肉片的茶儿一不小心手一抖,牛肉片哗啦一下掉进锅子里,溅起了滚烫的汤汁,风染霜离得近,几滴汤汁溅在了她的脖子和手背上,惊得她啊地一声跳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清幽险些被溅到,又见风染霜跳起来,连忙站起来按住她。

  “被烫到了,现在好些了。”风染霜红着眼睛坐了下来,揉着被烫得发红的皮肤。

  茶儿吓得跪下来直哆嗦:“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请娘娘赐罪。”

  “不用在意。”风染霜摆了摆手,一脸不在乎的神情,“你快起来吧,我没事,已经不太疼了。”

  “给我看看。”慕容冷越皱着眉头将风染霜的脸扭了过来,看见她脖子处已经是一片通红,再看见手背上也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铃儿,去叫太医来。”

  “是。”铃儿探头看了一眼风染霜的伤势,吓得不轻,连忙奔出去找太医。

  秋枫急得满屋子转来转去,说:“奴婢记得先前皇上有赐过一瓶烫伤膏,怎么找不到了?”

  “是黑色玉质的小瓶子么?”风染霜一面给手背吹风,一面问道。

  “是啊。”秋枫点了点头,疑惑地走到风染霜面前,“娘娘你见过么?”

  “呃。”风染霜楞了楞,“本宫见那瓶子并不好看,所以就扔了。”

  秋枫睁大眼睛,无奈地看她一眼:“那可怎么办好呢?咱们宫里似乎就这一个烫伤膏,听说是贡品,皇上赐给咱们的呢。”

  慕容冷越严肃着脸,看了风染霜红红的眼睛一眼,一把抽过了她的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三天两头里就出事,若不是你皮肤好,早该留疤了,到时全身满脸都是疤痕,朕就把你打入冷宫。”

  风染霜一挑眉,丝毫不输他的气势:“只不过是小伤,何足挂齿,臣妾的皮肤愈合能力这样好,还怕留疤么?”

  “是呀。”清幽疼惜地看了她一眼,“可姐姐也该注意才是,茶儿你也太不当心了,快去海棠轩把我们带进来的那烫伤膏拿过来。”

  茶儿连忙点头,退了出去。

  她刚走不远,铃儿便和太医匆匆忙忙地走进了降霜宫。慕容冷越见到太医连忙说:“快给贵妃看看,这怎么止痛去红?”

  太医跪在风染霜的脚下,隔着软垫看了看风染霜的手,半晌后说:“这滚油是温度最高的,烫了娘娘的手,少则两三天才能痊愈,多则十天半月,娘娘,微臣给您开个药方,内服外敷的都要切记,再者这手和脖子可千万不能碰到水,虽说这天气冰冷,却也难保不会淤青流脓,一定要记住。”

  风染霜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看着自己通红的手背叹了口气,她今年似乎真的很不走运呢,是不是该买点什么红色的东西拜一拜呢?

  “来,朕帮你吹吹。”看着风染霜郁闷的神情,慕容冷越笑着拿过她的手,轻轻地吹着气,凉丝丝的风吹在手背上,似乎减轻了疼痛。

  但那风也酥酥^麻麻的,把风染霜的心吹得痒痒的。她的脸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低下了头。

  但这一举动仍旧没有逃过清幽的眼睛,她捂着嘴笑着说:“皇上如此疼爱姐姐,姐姐真福泽深厚,也让妹妹沾一沾喜气,将来也能嫁个好夫君。”

  “哪里有福泽?我却觉得我真倒霉,当然了,茶儿这不是怪你,这应该是天注定的,注定我该出点什么事儿,好在都是一些小病小灾,也不碍事。”

  风染霜低下头看着慕容冷越高ting的鼻梁,他的鼻子立体又直又高,额头也很Bao满,正是天子之相,略微有些苍白的唇微微地嘟着,正朝她的手背吹气,显得有些可爱,皮肤如此好,比起她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剥了壳的鸡蛋,嫩Hua细腻,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事实上,风染霜的确这么干了。

  在她的手指FuMo慕容冷越的脸并且一脸陶醉的时候,慕容冷越蓦然往后退了退,她恍然大悟地睁开了眼睛:“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被她纤长的手指摸过的地方竟有些微微地发烫,慕容冷越冷着脸看她。

  “你的脸刚才有一条蜈蚣,所以……”风染霜支支吾吾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又看见太医拿着药膏走进来,不禁温柔地冲他一笑,“皇上和妹妹不用因为我的这点伤就忘了吃饭,清幽,快招待皇上吃饭吧,免得他又说我了。”

  “姐姐你的伤没有大碍吧?”清幽仔细地看了一眼她的手,担心不已。

  “我没事,你们先吃饭吧。”说着,风染霜朝慕容冷越瞪去,“皇上,臣妾的妹妹刚来宫中不久,对规矩什么还不是很娴熟,还请皇上勿要见怪,多多关照着清幽,不要因为臣妾的缘故让清幽吃不下饭才是。”

  “既然是爱妃的妹妹,朕当然会多加照顾。”慕容冷越看了一眼太医,道,“太医,好生替贵妃娘娘包扎,若是弄不好伤口有什么问题,你就提着脑袋再来见朕吧。”

  “臣惶恐,定当竭力使贵妃娘娘无疤痕痊愈。”

  慕容冷越在一旁吃饭,风染霜在偏房涂膏药,太医手里的膏药虽然没有贡品那么好,但也是良药了,涂在手背上凉丝丝的,很是舒服。

  涂完了手臂,太医又要帮风染霜涂脖颈,因宫中规矩男女有别,她便笑盈盈地接过药膏说:“太医有劳了,臣妾自己来涂即可。”

  太医讪讪地点了点头,看着风染霜将药膏涂好,用白色的绷带将她的手包扎了起来:“娘娘一定要记得,不可沾水,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再来找微臣。”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