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43章 巫术(一更)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风染霜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不管本宫再谨慎,也总有疏漏的时候,本宫现在真怕一不小心,就死于那群贼人之手。”

  “不会的!”秋枫不安地说道,“贵妃娘娘机智聪明,定能和那些人斗下去,再说,皇上这样宠爱娘娘,什么事都依着娘娘的,娘娘不必太过担心。”

  “嗯。”风染霜点了点头,可实实在在地,她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风染霜!”突然,从门外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风染霜诧异地转过头,竟发现是慕容墨站在门口,不禁大喜,走上前将他一把抱起。

  “太子殿下,本宫可是很久都没看见你了,你去哪里了?”风染霜对秋枫使了个眼色,秋枫立即明白过来,让众宫女退了下去,自己倒了两杯好茶放在他们面前,也退了下去。

  “我那日救了你之后身子有些不爽,去了雪山治病,现如今才好些回了来,听说你这些日子也很坎坷,是真的么?”慕容墨一回来就朝她这里奔,弄得好些奴才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是十分地……坎坷,两次险些没命。”风染霜啧了两声,撇了撇嘴,“做皇上的女人可真艰难啊,不仅要讨皇上的欢心,还要时不时提防有人要杀害自己,见招拆招,我简直比侦探福尔摩斯还忙了。”

  “嘘!”慕容墨伸手挡在她唇边,“你可别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了,我一回来就发觉这宫里不对劲,听说后宫之中有被打入冷宫的妃子行巫术,今天被查出来处死了呢!那叫声可凄惨了。”

  “巫术?什么巫术?”风染霜自动忽略了处死二字,反而对巫术很感兴趣起来。

  “就是做小人儿扎针呗,你应该看过的,很恶毒的一种诅咒,这个在宫里很忌讳的,所以你说话也要忌讳,不要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否则别人会把你当成巫婆抓走。”说完,慕容墨还做了个很可怖的魔鬼表情。

  风染霜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我可没这个精力去弄这个,唉,我病刚好,还是有点头疼。”

  “我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你在祈福的寺庙里落水了,是怎么回事?”

  “被人推下去的。”因慕容墨是她前世的好友黑龙穿越而来,因此两个人十分亲密,亦是无话不谈,风染霜毫不避讳地说,“我猜就是惠妃,那女人当日是和我一起去寺庙祈福的,一般的宫女小和尚也没这么大胆子想害我。”

  “你的功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有人站在你背后你都察觉不到了?”

  “我也不知道。”风染霜正懊恼这件事呢,慕容墨又提起,因此被狠狠地瞪了一眼。“总之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会小心的。”

  “安啦,我会罩着你的。”慕容墨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却发现只7岁的个子站起来只到她的肚子,不禁十分懊恼,“该死,老天不公!”

  “我倒觉得迷你版本的你很可爱啊。”说着,风染霜冲他调皮地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脑袋,“对了,你坐下来帮我仔细分析分析。”

  “分析什么?”

  “这宫里嫔妃的地位啊。”风染霜拿出纸笔来,从现在开始,她在宫中的生活便正式开始了,风起云涌的后宫争宠,对于她来说不值一提,真正值得费心的是如何保住她这一条小命。

  “嗯……目前比较受宠的妃子有你、还有惠妃、香妃、孟妃、燕妃、如妃,其他的都是小角色,不值一提的的。惠妃就是很贤良淑德的一个妃子,为人很和善大方,但是我不是很喜欢她;孟妃是北国的公主,生性娇生惯养,虽然长得很可爱,不过听说经常虐待奴隶,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类型;燕妃也只是一个外表meiyan花枕头一个;香妃身子很弱,一年四季几乎都在生病,但是皇上每个月都会去她那里至少三天;如妃年纪比这几个都要大,比慕容冷越还要大上两岁,不过是个真正贤良淑德的女人,你没受宠之前大家都认为她可能会当皇后。”

  “如妃??”风染霜皱了皱眉,想起自己生病时她似乎来看望过自己,圆脸,大眼睛,小追巴,只是年纪看起来有些大,皮肤虽白,但眼角有些微微的皱纹,比起已故的孟妃来说老了许多,笑起来很和善。

  “我觉得你要担心的不是如妃,而是香妃。”慕容墨白了她一眼,“香妃才是真正的阴毒险恶之人。”

  “我知道,不过我和香妃也只不过有两面之缘,第一次是在家宴上,第二次我听说她生病去看望她,她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最后险些下不来台。”

  “我看你最好还是少和她接触为好。”慕容墨十分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我调查得到,香妃在后宫中作恶多端,已经害死了不少嫔妃,你自己要小心些。”慕容墨十分认真地看了她一眼。

  “你以为凭我的手段还能被她害死?”风染霜轻蔑地笑了笑,端起一杯茶细细地抿着,“不过你说得也对,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也不能放松了警惕,像那一日我就被人推了下去,还不是丝毫没有注意。”

  “能推你下去的一定是个武林高手。”慕容墨扯着嘴角笑了笑,“毕竟妃嫔都穿着宫鞋,那种鞋子走起路来很是吃力,而且非常响亮,要是无声无息地走到你身边,一定要有很好的气功和轻功才行。”

  “你的意思是,或许不是惠妃?”风染霜怔了怔,除了她还会有谁?难道在外头也有人想要至她与死地?

  “这件事情我会协助调查的,总不会让你白白被人推下去险些致命。”慕容墨叹了一口气,这神态和语气完全和一个7岁的小孩搭不上边儿。

  风染霜不能容忍的事情有两点,一是别人欺负她,二是小孩装大人,因此她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打在了慕容墨的脑袋上:“你现在只是个7岁的孩子,你前世的童年过得那么悲惨,这一世你是个太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是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去吧,不要管我了,我不会有事的,知道了吗?”

  “说是太子,其实慕容冷越很针对我。”慕容墨冷笑了一声,动了动耳朵,说,“慕容冷越来了。”

  “你怎么知道?”风染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果不然,门口正有几个小宫女正在跟他行礼呢,她连忙走出去欠了身子,说,“臣妾给皇上请安。”

  “起来吧。”他伸手将她扶起来,温柔地说,“你身子刚好,不要跪了。”说罢,扶着她进了屋,就看见慕容墨正在品茶,他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墨仿佛才看见慕容冷越,幽幽地站起来抱了抱拳:“臣弟给皇上请安了。”

  “你怎么在这里?”无视了慕容墨的做作,慕容冷越翻了个白眼,径直在风染霜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臣弟大病初愈,回宫后听说婶婶失足落水,所以前来一探究竟。”慕容墨一手在前一手在后,昂着头颇有太子气质,语气亦是义正言辞的。

  “是么?”慕容冷越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起来,他抬眉看了风染霜一眼,又对慕容墨淡淡地笑了笑,“有劳你挂心了,朕找染霜有事,你先出去吧。”

  慕容墨幽幽地看了风染霜一眼,神秘地笑了笑,接着便扬起袍子走了出去。

  风染霜楞楞地看着慕容墨的背影,看来两个人的关系的确不是很好呢,就像她们嫔妃之间在一起说话儿这样明争暗斗一般。

  看着风染霜竟看着自己臣弟的背影,慕容冷越一阵火气:“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婶婶。”风染霜回过神来,不以为然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本想端起一杯茶喝一口顺顺气,可那股子恶心又冒了上来,她又干呕了起来。

  “是怎么回事?病还没有好吗?”慕容冷越皱着眉看她,把刚才的不顺全部抛到了脑后,“要不要传太医再看看?”

  “不用了。”风染霜摆摆手,拍着自己的小熊口,幽幽地叹了口气,道,“竟是病好之后穿得少了,有些凉到了吧。”

  “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饲候主子的?”慕容冷越听她这样说,将视线移到了一旁站着的秋枫和铃儿身上,“天气冷了也不晓得给你们主子多加一件衣裳?那朕要你们有何用?不如打发去了苦役室。”

  风染霜大骇,果然伴君如伴虎,她只不过一句话说不恰当,他就大发雷霆,看来这皇帝真不是好饲候的,想发火就发火。

  秋枫和铃儿二人发着抖跪下来,二人异口同声地说:“是奴婢们照顾娘娘不周,请皇上责罚奴婢们!”

  笨蛋,说什么责罚不责罚?明明是她自己不想穿太多衣服嫌弃累赘的。风染霜瞪了她们一眼,连忙向慕容冷越求情:“她们何不曾劝过臣妾呢?只是臣妾太固执,嫌衣服多了厚重又累赘,因此上才不肯多加衣服的,你何必怪臣妾的贴身丫鬟?”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