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31章独爱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难受?哪里难受?”慕容冷越说了气话,面子上正下不来台,听见风染霜的这番话,正说到自己的心坎里,不禁一阵感动,心想:果真只有她是懂我的。又见她面红如赤,怒火上身起来,“来人,将孟妃打入冷宫赐死!”

  孟妃听见这话,身子一怔,直直地向后倒去,随后来的宫女一见主子被赐死,一阵感怀伤悲,也嘤嘤哭泣起来。

  “皇上……你好狠的心呐!臣妾好歹也是北祈公主,您怎么能随意赐死我?”

  “你既然知道你是北祈公主,就该恪守妇道,安分守己,现在却要害朕最心爱的贵妃,我看你是活腻了,也不必向北祈交代了,就这样,拖下去,朕看着心烦!”

  孟妃见皇上已做决定,险些哭死在这屋内,太监走上前来抓着她,她只紧紧地抓着门槛死不放手,又歇斯底里地大喊:“这件事燕妃也有份儿,为何不惩罚燕妃,只惩罚臣妾?不公平,不公平!”

  慕容冷越听见这话,眼眸一眯,冲那太监看了一眼,几个拉着孟妃的太监便松开了手,孟妃跪着爬进来,泣不成声道:“臣妾一向恪守妇道,安分守己,一心一意伺候皇上,可是贵妃娘娘接连受宠,皇上已经许多日没有来臣妾的宫中小聚,是燕妃,燕妃告诉臣妾贵妃对豌豆过敏,又让臣妾生出这一计谋来,臣妾才害贵妃的,臣妾现在已经知道悔改了,请皇上饶了臣妾吧!”

  风染霜微闭着眼眸,将笑意掩盖在里面,虽然心中有森森的寒意,可仍觉得这后宫人心叵测,自己若是不小心谨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害死了。

  “去请燕妃过来。”慕容冷越坐在风染霜的chuang榻前,只见这事情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他竟是忽略了,不想这群嫔妃的心肠竟然如此歹毒,一天到晚想着如何加害她人。

  话音刚落,小袁子就在降霜宫宫门口看见了哆哆嗦嗦的燕妃,便通报道:“皇上,燕妃已然在降霜宫内。”

  “去请进来。”慕容冷越揉着眉心,很是不悦,又看见孟妃哭个不停,一时之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他心烦意乱地吼道,“还不去把孟妃拖进冷宫赐死!”

  几个太监连忙照做。

  孟妃虽然抵死反抗,但仍然不敌几个男人的力气大,就这样被拖了出去。正遇见哆哆嗦嗦往里走的燕妃,急忙大喊:“燕妃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燕妃连忙别过视线,看也不敢看她,提着裙角缓缓走进屋内。孟妃见自己必死无疑,目光一下子变得歹毒起来:“燕妃姐姐,如果你不和妹妹一起死,妹妹做鬼也不会饶了你的!妹妹死了,化身为厉鬼,一定夜夜去找姐姐叙旧!”

  听见这话,燕妃打了个哆嗦,只觉孟妃戾气逼人,身子一抖,眼泪就掉了下来,远远地跪在慕容冷越的面前,大喊:“臣妾冤枉哪!”

  “朕看你们一个个喊冤枉喊得倒是起劲,实际上却是怎么也不冤枉,你说,你哪里冤枉?”慕容冷越看着昔日里曾经伴随着自己入眠无数个夜晚的燕妃,心里一寒,女人,为了名和利,竟也会做出这样不堪入目的事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臣妾当然知道贵妃娘娘不喜吃豌豆,臣妾德蒙贵妃娘娘和皇上的恩泽庇佑,又怎么会加害于贵妃娘娘呢?而且臣妾与贵妃娘娘一向交好,从来没有过害人之心,臣妾的心天地可鉴,皇上应该明白才是!孟妃虽然与臣妾也算友好,但这件事,臣妾真的不知情!”

  “皇上……”一直“晕晕乎乎”的风染霜缓缓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皇上请不要为了臣妾再责怪燕妃了,臣妾相信燕妃不会和孟妃一起合谋做加害臣妾的,还请皇上明察。”

  原本,在风染霜开口的那一秒,燕妃以为她要添油加醋让皇上将自己赐死,可没想到却是为自己求情,一时间百感交集,眼泪涔涔落下:“皇上,您就念在臣妾陪伴你多年,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的份儿上,饶了臣妾吧!”

  慕容冷越也正在想着该如何决断,若是为了风染霜一下子赐死两个人,却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难堪,日后还不知道会冒出什么人来加害她,况且,他想起燕妃昔日陪伴自己的情景,也于心不忍,便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件事牵连到了你,朕也保不了你,将燕妃降为更衣,从弘燕宫迁至简蝶阁。”

  燕妃虽然对这个结果十分震惊又难以置信,可转念一想,却是保住了一命,连忙低下头,含着泪说:“谢谢皇上顾及往日的情分,臣妾一定改过自新。”说着,便被人携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惠妃一言不发,手心里渗出了细细的汗来,现在她明白了,风染霜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不可比拟,日后一定要小心才是。

  “惠妃,你与燕妃孟妃平日里相交不浅,怎么今日却一言不发?”见惠妃满头是汗,慕容冷越狐疑地挑了挑眉,冷言冷语地说道。

  惠妃低下头正欲开口,谁知风染霜却很是不悦:“皇上,臣妾知道您心情不大好,但您能不能不要逮着谁就训斥谁呢?惠妃对您忠心不二,难道您还不清楚吗?”

  “是啊皇上,您怎么能怀疑臣妾呢?臣妾与燕妃和孟妃很是友好,对别的妃子亦是一视同仁,以姐妹相称,从来没闹红过脸。但臣妾从未有过害人之心,孟妃做了这等事情,臣妾是一点儿也不知情的,孟妃害的贵妃娘娘成这个样子,自然是该罚。皇上要臣妾为一个犯了死罪的人辩解什么呢?”

  “你倒是想的很透彻。”慕容冷越冷笑了两声,“你先回去吧,朕要陪着贵妃。”

  惠妃点了点头,又看向风染霜,轻声细语地说道:“贵妃娘娘一定要保重身体,下次莫不要这么粗心了。”

  “谢惠妃妹妹关心。”风染霜疲倦地点了点头。

  惠妃退了出去,秋枫朝那些宫女太监们使了个眼色,他们也都连忙退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风染霜和慕容冷越二人,一时间寂静得可怕。

  “还难受吗?”慕容冷越低声问道,语气里充满了关心。

  “好多了。”风染霜轻轻地从慕容冷越的手心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缩回了被子,“皇上不要握着臣妾的手,臣妾怕冷。”

  “怎么?你嫌朕手冷?”慕容冷越拉下了脸,不高兴起来。

  “臣妾说的是事实,皇上不仅手冷,心也冷。”风染霜转过了身,幽幽地叹了口气,“皇上今日赐死孟妃,降了燕妃的身份,实在不是臣妾愿意看见的。”

  “你倒是很心善。”慕容冷越细心地帮风染霜掖好了身后的被角,“只是她们要加害于你,你断不能心软,朕不想看见你的尸体。”

  “皇上怕看见死人?”风染霜饶有兴趣地转过身来,脸上的红色也渐渐地变淡了一些。

  “朕不怕死人,朕只怕你死。”慕容冷越淡淡地笑了笑,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染霜,朕想朕这次是真的做错了,朕不该把你推向水深HuO热之中,害得你这个样子。”

  风染霜一楞,脸上的红晕再次出现,她意识到慕容冷越是真心的之后,便带着些怒气说:“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臣妾不喜欢皇上,只想保这贵妃的位置,皇上也不要对臣妾动心,因为臣妾是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人的。”

  “不可能?”慕容冷越挑了挑眉,仿佛自己的滚烫的心被她泼了一瓢冷水,“为何不可能?如果不可能,你为何要选秀,为何要当朕的妃子?又为何晋为贵妃?”

  “臣妾是被家父所逼,而且皇上也可以不必晋臣妾为贵妃,身份地位臣妾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是否能呆在这个皇宫,查出到底是谁害死了她,她这个人,有仇必报,若对方势力过大,十年后再报也可。只是,不能不报。

  “既然你已经嫁给了朕,那么就一心一意对朕,朕知道你的为人,谨慎有加,亦不会犯错,将来皇后之位必定是你的。”慕容冷越心里虽然不悦,但仍然连哄带骗。

  这个风染霜非得就这么与众不同吗?别的妃子一心想夺得他的欢心,偏偏她就如此看薄名利,反而要将自己拱手让人。他慕容冷越是这么会任人摆布的人吗?当然不是。

  “臣妾很清楚自己,虽然皇上您人高马大相貌英俊威武不凡,又富有奢侈,可是臣妾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皇上您在臣妾的心中,第一印象极差,因此臣妾是不会喜欢上你的。”风染霜十分正经地说道,又想起自己有病在身,全身颤抖着咳嗽了两声。

  “是吗?”

  “是的。”她态度坚决,“臣妾只能保证臣妾会一心一意呆在皇上您的身边,但不能保证臣妾会爱上您。”

  “可偏偏朕不愿强求别人,尤其是爱妃你。”慕容冷越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将chuang帘放下,“大后日就是去寺庙的日子,朕命你明天就把伤养好,知道了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