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26章真爱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听见慕容冷越这话,香妃想起自己的命运,伤心地拭起泪来:“臣妾自知皇上的心思不在臣妾这里,却还期盼着见皇上一面,臣妾实在是不懂事,就连老天爷也看不过去,现在将这种病症赐予臣妾,让臣妾生不如死。”

  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朕听惠妃说了,是什么病,太医怎么会诊断不出?”

  “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小时好过一阵子,大了些又得了,眼看是好不了的了,只希望皇上在臣妾的有生之年,多陪陪臣妾,若臣妾有朝一日去了,皇上……”说道这里,香妃泣不成声,掏出手帕捂住口鼻,模样十分可怜。

  “朕看你就是胡思乱想的多了,才会生这样的病,你心安些便什么都没有了。”

  “臣妾怎么心安呢?昔日里的几个姐妹见如今臣妾不得势了,一个个都离臣妾远去了。每日臣妾一人入睡,一人醒来,总也见不着皇上,郁结了些相思之苦,又受了气,这身子怎么好得了呢?”

  慕容冷越蹙起了眉,看向香妃时的目光也带了些怜惜:“外面风大,朕送你回去。”

  香妃垂着泪点了点头,又柔弱地咳嗽了几声,这才站起来,扶着慕容冷越的手缓缓地离开了凉亭。

  风染霜休息了几日,那日与黑一打斗时留下的伤也渐渐地好了些,又恢复了好气色,一心念着给云妃治咳嗽的方子,于是早早地起来,命人生了火炉,将那药材一样一样地丢进去,渐渐地,就散出一种奇异的香来。秋枫站在一旁想帮忙却也不懂,根本帮不上,只着急地带着哭腔说:“贵妃娘娘,这些活儿不是你能干的,您快住手让奴婢们来吧,若是皇上看见了,又要怪罪奴婢们不好好照顾娘娘了。”

  这个娘娘真是与别的娘娘不同,别的娘娘恨不能每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吸引皇上过来。她却非要将皇上赶走,还烧着这些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药材,不过这香确实是TI好闻的,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也很能醒精神。

  “皇上不会来这里的,你们放心就是了。”烧了大半日,风染霜将炉子里的药材渣全部取了出来,放进一个小香炉里,点了上去,阵阵青烟就冒了出来,那种异香闻起来更加醒脾了。

  “娘娘,你弄这些干什么?”秋枫十分不解,看见她抱着小香炉在房间里熏个不停。

  “对了,替本宫梳妆,本宫要摆驾清心宫。”风染霜满意地将香炉放在桌子上,抬头看着秋枫。清心宫。

  祠堂内,上官佳云接过宫女燃好的三炷香,对着母亲的灵位拜了三拜,将香插进香炉内。又缓缓跪在垫子上,行了大礼,这才被宫女扶着站了起来。

  “秋香,你出去,本宫想同额娘单独呆一会儿。”上官佳云转过头,水眸微闭,盖住了惆然的神色。

  “是,娘娘身子不好,不要呆太久。”嘱咐完后,秋香退了出去,闭了门,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来。上官佳云抬起头,看着母亲的灵位,蝉翼般的长睫微微颤动着,晶莹剔透的泪水在眼眶里充盈,鼻头也渐渐地发红泛酸。

  “额娘,云儿就要跟您去了。”

  “额娘,云儿还不能去,云儿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额娘,您放心,云儿一定替你报仇,一定……当日额娘所受的哭,云儿一定,一定要那个人加倍偿还……”微风吹来,泪水滑过脸庞,滑进唇内,酸涩难忍。

  上官佳云咬紧下,唇,握紧了拳头,她怎么也忘不了,忘不了母亲死前那痛苦的模样。在她不多的有生之年里,一定,一定要为额娘报仇。“娘娘,娘娘!”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上官佳云慌慌张张地擦掉了眼泪,不悦地问道:“什么事?”

  “娘娘,贵妃娘娘来了,请娘娘赶紧出来吧。”她皱起眉,有些不解,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怎么会突然来找她?而且在这个尊卑分明的后宫,她不过是区区一个妃子,贵妃娘娘怎么会亲自驾到她的清心宫?想到这里,上官佳云咳嗽了两声,整理好刚才险些溃散的情绪,打开了祠堂大门,走了出去。

  风染霜已在清心宫的大厅里坐着,手脚利落的宫女递上一杯好茶,畏畏缩缩地退了下去,都不敢抬眼去看她的尊荣。从来只有妃子向贵妃请安的份儿,却从未见过贵妃娘娘下驾到妃ZiGong中的。

  上官佳云缓缓走进来,见风染霜正端坐在椅子上,咳嗽了两声,提起裙角快步走了过去,跪下身去:“臣妾给贵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

  知道她身子不好,风染霜弯腰将她扶了起来,淡淡地笑着,“妹妹不必多礼,是从哪里回来?”

  “今天是臣妾额娘的忌日,臣妾刚从祠堂过来。”在宫女的搀扶之下,上官佳云在木椅上缓缓坐下,软垫上一阵寒意,她又免不得一阵剧烈的咳嗽。看着那单薄的身子,风染霜惋惜地摇了摇头,瞧了秋枫一眼,秋枫便立即把那小香炉拿在手中,朝上官佳云走了过去。

  宫女们一看见这架势,立即走上前拦住,却见风染霜冷眸中闪过不悦的寒光,都犹豫起来。

  “前几日看见妹妹身体不好,又总是咳嗽,本宫家乡有一良方,于是便试了一试,放进小香炉内,今日给你带了过来,妹妹拿着闻闻,看这气味是否可以止住你的咳。”

  听贵妃娘娘这样说,宫女们的脸色都有些尴尬。秋香走上前接过了秋枫手中的香炉,递给了上官佳云,她嗅了一嗅,香炉内果真有一股异香,提神去疲,这异香吸进嗓子内,嗓子一阵长痛无比,竟真的不咳嗽起来。

  上官佳云楞了楞,有些不敢置信,捧着那香炉又闻了闻,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气神也好了许多,便扬起了微笑,说道:“贵妃娘娘真是费心思,这东西真是好,臣妾闻了一闻,便不怎么咳嗽了。不知这是怎么个做法,我让我宫中的宫女也学学。”

  风染霜莞尔一笑,看着上官佳云笑起来的样子,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也不足以:“这法子别人是学不来的,隔山差五地,本宫闲了就给你弄一些送过来。”

  “这怎么行呢?”上官佳云急忙摇头,在这宫中久了,她自然知道,天上不可能白掉馅饼,收了别人的礼,就要帮别人办事。

  只是这贵妃娘娘也真是奇怪,后宫这么多受宠的妃子不找,偏偏要找她这样一个性子倔强又不起眼的妃子。这是何故?

  “贵妃娘娘,臣妾本是从不收别人的东西的,可见贵妃娘娘如此良苦用心,臣妾不收下,贵妃娘娘定要说臣妾不识大体了,可臣妾万万不敢劳烦贵妃娘娘为我熬药,还请把那药方子告诉秋香就可以了。”

  “云妃莫不是以为本宫要求你办事吧?”风染霜挑了挑眉,依靠着扶手,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

  “臣妾不敢这么以为。”她微微低下头去。

  “本宫在宫中极少有能说话儿的人,见云妃性子清淡,又眉清目秀,十分喜欢,因此才用心做了这香炉给你,希望能与你结为姐妹,你这样说,倒显得本宫居心不良了起来。”风染霜收起笑容,微微有些不悦,一双锐利的眼睛直扫向那些个偷偷相视的宫女。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不过云妃在宫中呆久了,有这点心思也是难免的,风染霜叹了口气,看见上官佳云的脸色凝重无比,立即站起来跪倒在自己面前:“贵妃娘娘多虑了,臣妾与贵妃娘娘身份悬殊,怎能以姐妹相称?”

  “本宫说可以,就可以,既然云妃没有意见,本宫就叫你妹妹了。日后,你要多来我降霜宫,陪我说说话,解解闷儿。”

  “臣妾知道。”上官佳云微微点头,将香炉递给秋香,却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咳嗽。

  “妹妹还是把香炉拿着吧,经常咳嗽会损坏嗓子,妹妹那如花如玉的美貌,怎么能不配上一副银铃般的好嗓子呢?”风染霜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上官佳云的面前,伸手将她扶起,“妹妹陪我各处转转吧,自我病好之后,极少在这宫中转呢。”上官佳云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来,握紧了怀中的香炉,与风染霜一同向前走去:“妹妹因身体不好,也极少出去。”

  “愈是身体不好,就愈是要多晒太阳。”语毕,风染霜已经牵着上官佳云的手来到了宫外,绕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湖边小畔的凉亭中。艳阳高照。凉亭里十分阴凉,三盘糕点整齐地摆在石桌上,形状粉圆可爱,色泽又十分粉,嫩。

  “妹妹尝尝这桂花糕吧,是本宫特地命人做的,说也奇怪,妹妹对花粉过敏,却对桂花糕并不过敏呢。”风染霜夹起一块桂花糕,笑盈盈地放进了上官佳云面前洁白的磁碟之中。

  “谢谢姐姐。”

  “你看,从这里看出去,可以将整个京城尽收眼底。靠近东边的是我的降霜宫,西边的是你的清心宫,远远地看去隔不了多少距离。

  可本宫从降霜宫到清心宫,却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看着眼下的府邸,风染霜的目光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说罢,她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上官佳云一眼,她终于想起来,上官佳云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到底是像谁了。

  竟和潇湘馆的小幽姑娘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原不该姐姐来妹妹的清心宫的,自姐姐病愈后,妹妹本就该去看望姐姐,可是妹妹的身体又感染了风寒,怕传染给姐姐,又闻姐姐不喜接见人,便没有去看望姐姐,希望姐姐不要见怪才是。”上官佳云将所有的内心所有波涛都藏在如扇子一般的睫毛之下,又垂下眼睑,略带歉意地笑了笑。

  “怎么会呢?妹妹的性子与本宫一样,都不爱与人交往,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本宫自然是不接见的,可是妹妹你就不一样了,本宫就喜欢妹妹你这样的人,就算妹妹长住在我降霜宫,本宫也是欢迎的。”风染霜薄唇微启,咬下一口杏仁酥,扬起一个迷,人的笑来。

  原是想和她结交为好友,却发现这个上官佳云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性格浅淡,反而很有心计,只是这心计,并未用在争宠上。因此,风染霜对她更多的是好奇,而非敌意。再者,她为什么和小幽长得如此相像呢?

  那边的长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风染霜转过头,见燕妃与孟妃二人正款款朝这边走来,两个人穿红戴绿,好不俗气。

  转眼间,二人就来到她们面前,低头行过礼后,风染霜淡淡地说:“真是巧,你们要去哪里?”

  “臣妾们无事转转,并无目的地。”

  “那就坐下吧,姐妹们一起说说话也是好的。”风染霜斜眉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宫女,宫女们立即会过意来,添了两张椅子。

  燕妃与孟妃坐了下来,又看见石桌上放着几盘精致的糕点,香气Mi人。燕妃不禁羡慕地说道:“贵妃娘娘,这是贡品吧?”

  “正是。”风染霜淡淡地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上官佳云,她一脸的疏离淡漠,仿佛不愿再多说一句话。

  “真是羡慕,贵妃娘娘得天独厚,集完全ZHong爱与一身,这样的糕点,恐怕只有香妃娘娘和贵妃娘娘才有幸能够吃到呢。”燕妃眼中波光流转,一边说着,还一边探测着风染霜的表情。

  “香妃?”风染霜皱起了眉头,抬起头正视着燕妃。

  “是呀。”燕妃见风染霜皱眉,自知自己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便更加得意起来,说话的语调也提高起来,“臣妾听惠妃姐姐说,香妃娘娘感染了风寒,身体本就虚弱,皇上昨日专程去看了她,晚上,还留在她那里过夜呢。”

  语气中有掩盖不了的嫉妒之意。但风染霜只是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徐徐吹开了面儿上的茶叶,过了半晌才气定神闲地说道:“香妃妹妹身子太弱,皇上去看看她也是应该的。”

  “只是身子弱还侍寝,不过是太要强了。”孟妃头一扭,满头的珠翠便发出轻微的碰撞声音,“臣妾们刚去看过她,气色已经好多了。”

  “得了皇上的润泽,气色自然是好多了。”风染霜缓缓放下茶杯,夹起一块玉荣莲子糕放进唇内,咀嚼了半晌才咽下去,又吃了一口茶,“按理说,本宫也该去看看香妃妹妹不是?”

  燕妃与孟妃相互看了一眼,不懂何意,因此皆懵懂地笑着。

  “臣妾也许久没有见过香妃妹妹了。”一旁吃茶的上官佳云幽幽地说道,她放下茶,与风染霜相对看了一眼,眼神复杂但却是善意的,“不如贵妃娘娘携臣妾一起去,怎么样?”

  “好极。”风染霜点点头,宫女立即走过来扶住她,她缓缓站起,拍了拍裙角上的灰尘,扫了燕妃和孟妃一眼,“本宫要前往香妃的府邸,你们随意吧。”

  燕妃和孟妃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行了礼,齐声说:“恭送贵妃娘娘。”

  风染霜离开后,燕妃弃掉筷子用手拿起一块糕点,朝着风染霜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说:“这样的好东西都给她糟蹋了,按我说,皇上也该注重注重我们才是,毕竟毕竟我哥哥与你父亲都在朝中为将,可是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姐姐所言甚是,皇上也太贪心了。”孟妃拿起一块豌豆黄放入口中,清香可口,甜而不腻。

  孟妃叹了口气,惋惜道:“她也太奢侈了,这豌豆黄一块也没有碰。”

  一旁的宫女连忙插嘴道:“娘娘,贵妃娘娘不喜吃豌豆的。”

  “哦?”燕妃挑了挑眉,像是得知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不喜吃豌豆?为什么?”

  “听御膳房的小太监说,贵妃娘娘的膳食中是不许加豌豆的,大概是吃了豌豆会过敏一类的吧。”

  听了那宫女的话,燕妃勾起了唇角,面容十分狡诈:“本宫知道了。”

  “姐姐知道什么了?”孟妃睁大眼睛,豌豆黄的粉末吃得她嘴角都是。

  “你过来,我同你说。”燕妃招了招手,孟妃便伏在她的耳边,神神秘秘地说了些什么,说到最后,孟妃不可思议地看着燕妃,咽下了豌豆黄,“这当真可行?”

  “当然可行,我们又不知情,到时候怪罪下来,只怪宫女太监们没有提醒,只是……”燕妃做苦恼状。

  “只是什么?”见能整到风染霜,孟妃心里欣喜不已,又见燕妃愁眉苦脸,便急忙问道。

  “只是这几日我额娘来了,我没办法安排打理这些事情。”

  一听这话,孟妃立即说:“姐姐不必操心,这几日我正好闲极无聊,姐姐的额娘来了就安心陪额娘吧,这些事交给我去做就好。”

  燕妃激动不已,立即握住了孟妃的手,说:“妹妹,真是谢谢你了,若是以后你或我承蒙圣宠,一定不会忘记妹妹!”

  “姐姐说笑了……妹妹姿色平平,亦只能仰望姐姐能得圣宠了。”

  燕妃与孟妃分别之后,便被宫女们拥着来到了惠妃的淑惠宫。

  淑惠宫内,宫女们正在院内玩耍嬉戏,见燕妃携宫女而来,立即屈身行礼:“燕妃娘娘吉祥。”

  “免了。”燕妃抬眉看向宫内,“惠妃姐姐可在?”

  “惠妃娘娘正在后院儿陪永和公主。”

  “好,本宫去看看。”燕妃扬起唇角,款步走向后院。

  还未到后院,就听见一阵嬉戏玩耍之声,落英缤纷的后花.园内,蒙着眼睛的永和公主正伸长了手臂迷茫地向前走着,不少宫女正在她面前不远的地方躲避,一边躲避,还一边调笑着让公主来抓。

  石椅上惠妃静静地坐着,翘着二郎腿,双手合十放在膝前,微笑着看着永和公主。

  燕妃往走廊走去,却不想永和公主一把抱住了她的腿,童声童气地说:“抓到了抓到了!”她揭下眼罩一看,一惊,愣愣地喊:“燕妃娘娘吉祥。”

  “公主乖,玩儿去吧,我找你额娘有事。”燕妃拍了拍她粉,嫩的小脸蛋,径直走向前去。

  “臣妾给惠妃娘娘请安。”她低下头微微作福。

  “起来吧,远远儿地本宫就看见你来了,还做这一套虚的做什么?”惠妃执着她的手使她坐在身旁的石椅上,“只是不知道妹妹来找本宫,有什么事?”

  “臣妾刚才与惠妃一同去湖边小畔,正好看见了贵妃娘娘,便将香妃昨日侍寝一事与她说明,她现在去看香妃去了。听宫女提及,贵妃娘娘对豌豆过敏,孟妃便生了一计。”燕妃眼波流转,经过惠妃的允许之后伏在她的耳畔边,低声说,“过两日,孟妃借机去向贵妃娘娘送养生汤,这汤里会加豌豆沫,到时她染病不得闲,便不能跟随皇上去寺庙祈福,惠妃娘娘你德高望重,自然就顶替了她的位置。”

  听罢,惠妃的面容蒙上了一层喜悦之色,但人多不好言语,她便看向众多宫女说:“你们带着小公主去北边Hua园玩儿,本宫要与燕妃叙旧。”

  语毕,宫女们听话地点点头,牵着永和公主便离开了。

  见人少了起来,惠妃这才沉声说道:“这事可行?”

  “可行,臣妾已与孟妃说明,叫她买通御膳房的小艺子,送汤途中加进煮熟的豌豆沫,贵妃娘娘行为举止大大咧咧,定不会发现,若是真的败露,此事也怪不着咱们的头上。”燕妃沾沾自喜,面色又大有一副讨好之意,“惠妃娘娘,臣妾可一直都是站在您这边儿的。”

  惠妃勾起唇角,扬起一个莫名的笑来,她挽着燕妃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燕妃妹妹的心意我是知道的,等本宫重获皇上恩宠,到时必定不会霸着皇上,定当与妹妹一同分享。”

  燕妃笑得莞尔,心中却在想:哼,你不过也是我的绊脚石罢了,有朝一日,本宫一定会获得皇上的恩宠,你惠妃也不过是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妃子罢了。

  路上的风渐渐地大了起来,风染霜见上官佳云又咳嗽起来,便脱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妹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出门也不多披一件衣裳。”

  上官佳云连忙褪下衣物,拼命摇头,说:“贵妃娘娘的义务臣妾没有资格穿,请贵妃娘娘着重照顾自己才是。”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