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妃惑宫城 第2章原來是梦(下)

小说:妃惑宫城  作者:七情我本无心  回目录
  “呵,霜贵妃也太大意了,吃东西之前也不用银针检查检查么?说不定这是绿豆糕呢。”惠妃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堵她,便厉声说道。“绿豆糕是用黄豆做的,本宫对黄豆不过敏。”

  风染霜冷笑着看了她一眼,“再说了,这糕点是惠妃妹妹准备的,要是有毒,惠妃妹妹也脱不了干系,本宫想惠妃妹妹应该不会这么蠢吧?”

  惠妃咬了咬牙,似乎对她恨之入骨:“风染霜,你的位份不过比我高了一级而已,有什么资格这么得意忘形?以前皇上还不是同样宠爱香妃,现在说降位就降位,一点旧情也不顾,你以为你的宠爱能得几时?”

  “本宫的恩宠能得几时,恐怕和惠妃妹妹没有什么关系吧?惠妃妹妹这一次劳民伤财,恐怕是折损不少呢,还是好好养身体,看看还能不能怀上龙嗣吧,若是不能,恐怕日后就要青灯古佛相伴了呢。”

  “你……”惠妃指着她的鼻尖手指颤抖,“我要是立于青灯古佛前,一定夜夜诅咒你,让你不得好死!”

  风染霜挑了挑眉,像看傻瓜一样看了看惠妃,从上到下将她细细打量,啧了两声道:“惠妃妹妹,本宫不知道本宫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恨本宫,不过本宫听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皇上的,皇上听了这件事……”

  “你胡说!”惠妃猛地站起来,气得浑身发抖,脸色瞬间苍白,她歇斯底里地大叫着,“这孩子是皇上的!怎么可能不是皇上的?你竟然敢污蔑皇嗣,罪该万死!你怎么敢这么说?”

  “惠妃妹妹,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风染霜放下糕点,幽幽地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情也不是本宫说的,再说了,若是假的,本宫说了,皇上也不相信啊。”

  惠妃听了风染霜的话,身上的血仿佛一下子都被吸光一般,苍白得就像一张薄纸,风染霜注意到她的手指剧烈地发抖起来,心中便已有了些分寸,微微一笑道:“惠妃妹妹,别这么害怕,就算你腹中的孩子不是皇上的,现在不也小产了么?死无对证了,是不是?”

  “霜贵妃,你可不要乱嚼舌根子,臣妾腹中的孩儿就是皇上的,你害死了臣妾腹中的孩儿,还要污蔑臣妾腹中的孩儿不是龙嗣,你也不想想,皇上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处罚你!”惠妃放在石桌上的手紧紧地扣着石桌,护指都有些磨损了,一旁的宫女唯唯诺诺地站着也不敢插话。

  “惠妃妹妹,这件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你也知道,无论本宫做了什么,皇上也不会惩罚本宫的,这是六宫都知道的事情。”风染霜挑了挑眉,幽幽地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道,“听说给你诊治的太医是华太医,你既这么说了,本宫可要好好去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罢,她站起来缓缓离开,嘴角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莺儿,你快去回皇上,这华太医,本宫看他是活不久的了。”

  莺儿点了点头,提着裙摆就走了出去。风染霜又差人去查了近几个月的侍寝记录,发现在四个月前,慕容冷越的确去过淑慧宫一次,但是根据慕容冷越自己交代,他当时醉得伶仃,根本就记不得当时的事情。

  而风染霜则认为,一个男人微醉可能会借酒FaQing,但是如果醉得厉害的话,又怎么会还想着那种事呢?因此一定是惠妃借那一次的机会说慕容冷越宠幸了她,因为慕容冷越醉酒记不清楚,才可钻个空子。不过确信无疑了,惠妃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有问题。

  风染霜回到了降霜宫,静静地等待着好消息,这天是越来越冷了,昨晚上她又没有怎么睡好,因此有些流鼻涕,叫玲儿去请太医包了药过来,吃了一剂。走出院子,她就看见冷血站在榕树下,低着头在树干处不知在看着什么。她走到他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低下了头,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在看什么?”她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这棵榕树里有麝香。”冷血伸.出手指,用力一戳,竟然将那粗壮的树干给戳了一个大洞,然后摸了摸,将什么东西带出了指尖,风染霜一看,他的指尖有粉末,她探头去闻,果然是一股很浓烈的香味,而且像是没有经过调配的。她皱起了眉头:“这棵树里面长着麝香?这也太奇怪了吧?”

  “不是。”他摇摇头,“是有人打了洞,放进去的。”

  “怎么可能?”她大惊失色,“这是我的降霜宫,怎么会有人在我这里搞这些鬼把戏?我怎么不知道?”

  冷血转过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可能是夜深人静时弄的,宫里人睡熟了所以没有发现,这里面的麝香分量很重,但因为被树干挡住所以味道不浓,长期闻的话会导致不孕。”

  竟然有人这么处心积虑地想让她怀不上孩子!风染霜大吃一惊,眉毛就锁紧了:“你怎么发现的?”

  “近期,还有人往里面加重麝香的分量,树洞有漏洞,所以看出来了。”

  风染霜围着那颗大榕树转了一圈,的确,她十分粗心,若是仔细看一定看不出来,仔细看也可能只以为是树木的自然生长,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她夜深人静睡不着时经常会到院子里,坐在大榕树下看月色。若是长久闻的话,可能会导致不孕。居然这么狠毒!她握紧了拳头,就算她不想怀上慕容冷越的孩子,日后也要找到心爱的人厮守终生,为他生儿育女,一想到这里她就生气!“居然又有人想害我?真是可笑!”

  她狠狠拂袖,这个时候,“莺儿,怎么了?”她抑制住心里的怒气,在院内坐了下来。莺儿走到风染霜的耳边低声说:“华太医刚才去向皇上求情,想告老还乡,皇上准了,现在却死在了京城,就死在出京城口不远处。”

  莺儿突然跑了进来,看了一眼冷血,神色慌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