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美人杀手不太冷 第七章 古琴心机杀身祸(二)

小说:美人杀手不太冷  作者:妃婠色  回目录
  似乎又是那个熟悉的地方,这里是哪里?为何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梦里?

  通体暗红的大门,威严的石狮子镇守在大门两边,还有看门的侍从。

  门被打开了,有人走了进去,走过那条曲曲折折但又非常干净整洁的小路,小路两旁载满了梅花树,不见梅花,绿叶葱茏,正值六月,梅子金黄,一个容貌秀美、举止端庄的少妇领着两个小小的孩子在此间散步,对于突入花园的不速之客,仿佛是没有看见,仿佛来者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

  “雪素,小七,你们看,梅子快熟了。”那女子指着树上的梅子说道,“等梅子熟了,我就可以用它来酿梅子酒了,我记得他最爱喝我酿的梅子酒了。”少妇像是自言自语,声音很是飘渺,但看去很幸福的表情。

  两个小小的孩子不明白娘亲再说什么,只是一转身便钻进了梅林里,在里面嬉笑捉猫猫,躲躲藏藏,儿童独有的笑声是那么干净,纯洁,不沾染一点世间名利俗世的尘埃,笑的好开心。

  “嫣儿。”一个声音传来,众人望去,来人身材魁梧,面容俊朗,看上去很像一个宅心仁厚的男人。原来她叫嫣儿,好美的名字,好美的一个人,‘嫣然一笑百媚生。’

  “夫君,你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那名少妇微笑着上前。两个孩子从梅林间出来,笑着钻进了男子的怀抱,男子爱怜的看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亲切的喊起来:“爹爹,你回来了。”

  原来是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好生让人羡慕,立于一旁的人不知是处在自己的梦里,还是误闯入了别人的梦里。

  忽然,一道黑云从西方滚滚而来,男子早已离开,女子皱眉,看着天边,怕是有暴风雨要来了。

  “雪素,小七,我们该回去了。”女子看着嬉笑的孩子,声音一如向前的温柔,“雨啊,你可不要毁了我的梅子。”那女子像是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即将承受风雨打击的梅子很是担忧。

  “娘亲,你说过会用梅子酿酒,你以后可不可以也教我们酿酒啊?”稍大一点的孩子抬着头,用稚嫩的童声问母亲。

  少妇看着那个稍小的孩子说道:“小七,你要不要学啊?”

  稍小的孩子说道:“不想,我只想跟随爹爹习武,不想学习酿酒。”

  那名少妇看上去很是失落,对着天空喃喃自语道:“小七,你要学的,你必须要学的,如果你不学,而我不在了,他就喝不到梅子酒了。”

  两个小小的孩子不懂娘亲再说什么,娘亲的话有时候就是那么古怪,也许是因为她们还太小,不懂娘亲的心思。

  一道明晃晃的闪电扯过,接着就是轰隆隆的声音,雨水瞬间倾盆而下,站在一旁的人似乎想要用水去挡住这落下的雨水,却发现雨水根本就没有落到他身上,而是像自己并没有处在这个环境当中,可雨水感觉却是那么真实,又像置身其中,一旁的人儿,还是纠结的立在原地。

  雷声轰鸣,雨还在下。

  “爹,娘……。”

  她看到一个小小的孩子躲在桌子底下的暗道里,声音在喉中沉匿,呜咽。亲眼看着爹娘倒在自己眼前,看着娘亲临死前的眼神,如漆的双眸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早已没有了声响,那个小小的孩子才慢慢从chuang底爬出,看着娘亲昔日秀美的容颜如今却沾上了斑斑血迹,早已看不出昔日她是多么美的一个人,睁着的双眼,泪水泛滥,却仍旧发不出任何声响,小小的孩子慢慢抱起娘亲冰冷的身体,紧紧拥在怀中…

  立于一旁的人看见那个小小的孩子独自一人走在院子里,雨水倾注,从脸颊上流下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看到满地的血流,此时才知道什么叫‘血流成河’。到处都是躺着的尸体,有师兄弟,有看门的大爷,有奶娘……面无表情,孩子如行尸走肉,盛夏的天气,却觉寒意无边,心一点点冰凉下去,那是一种刺骨的寒意,一种绝望……

  小小的孩子迷惑,娘亲为什么救我?为什么独自留我一人在人间?为什么?为什么?……倾盆大雨早已浇shi了孩子单薄的衣衫,孩子就这样静静跪在雨中,任由血泪模糊视线,很久,很久……忽然想起娘亲临死前的口型,是在对自己说“好好活下去,报仇”。突然明白了什么,慢慢从地上爬起,用手胡乱抹了抹素白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孩子看见脚下流动着的血水、雨水混合在一起,流动,流动,一直流在脚下,久久挥之不去,立于一旁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那种如同地狱一般的氛围,满地的尸体,空旷的大院里都是尸体•••

  突然又是一道闷雷,不由得让人心惊。

  孟休明忽然睁开了眼睛,抬手抹去额头上已经浮起的细密的汗珠,背后的冷汗让也shi透了他的衣服,贴在身上很是不舒服,门外传来的是一阵鞭炮的声音,并没有打雷,也没有下雨,似乎是很喜庆的放着鞭炮•••

  孟休明抚平自己慌乱的心绪,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她知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样的梦境是一次又一次的出现,一个女子临死前大睁的双眼,说着:“小七,你要好好活下去。”自己不叫小七,可为何对小七这个称呼如此熟悉?

  房间里飘来一阵淡淡的香味,原是具有安神作用的琥珀香,自己安然入睡,倒是又让那样的噩梦再次发生。

  孟休明无心再睡,披衣起榻,从窗户里飞身而出,落于一株干瘪的海棠花树上,吹来的冷风扬起他的青丝,清冷的月光打在他白皙的脸上,夜色不是很黑,但也不是很美,置身于这样一个环境,看的出来孟休明很悲伤,孟休明转头看向萧裕的房间,房间里漆黑一片,萧裕睡得很是安稳。

  又是一阵风吹来,树枝乱颤,孟休明听到一丝细微的声音,原本以为你风曳动树枝或者刮过某件东西而发出的声音,可凭借他身为七星影杀的经验,这并不是风弄出来的声音,而是,有人架着轻功在屋顶上行走,不仔细听,还真是听不到,看来,此人的轻功相当厉害,难道会是萧裕吗?

  孟休明不动声色的跟着那只影子,看身形应该是一个女子,只见那只影子来到了关着那两名弹琴女子的房间。

  果然,这只影子是冲着这两个女子来的。

  突然,在反方向传来一阵非常惊慌呼喊,孟休明听到,是从萧裕的房间那边传来的,在孟休明闪神的一刹那,那只影子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结束了那两名女子生命,该死,居然在他面前杀人,孟休明刚想要去追,听到响声的萧裕依然赶来。

  有人叫道:“这两名女子已经死了。”

  “死了?”萧裕走近那两名女子的尸体,尸体尚有余温,看来凶手还没走出去多远,但是想追已是来不及,萧裕仔细的查看着那两名尸体,眼睛落在了死者的伤口上,一剑毙命,又快又恨。

  孟休明随后赶来,接着便是匆匆赶来的东方府邸的侍女——东方寻双。

  东方寻双看到尸体,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说道:“是婢子没有尽到职责,让两位公子受惊了。”

  面对这样的场景,她居然还能这般淡定自若,孟休明在心里对这个女子小小的打量了一番,真是一个不一般的侍女。

  萧裕头也没抬,依旧看着那两名死者,说道:“小孟,你过来。”

  孟休明走过去,萧裕指着死者的伤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如他一般出手的剑法,一剑毙命,仅仅只有眉间一个伤口,死者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挣扎,也没有流太多的血,眼睛大睁着,只是一下,便再也看不到明日升起的太阳,是如何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孟休明冷冷的问道:“你怀疑是我杀了她们?”

  萧裕闭着眼睛,说道:“除了你,谁还会有这样的功夫,能让她们瞬间即死,没有挣扎,只是一下,生命就此终结。”

  孟休明咬着牙,说道:“我若想杀了她们,易如反掌。”

  萧裕突然转身,盯着孟休明的眼睛,那是孟休明从没有看到过的愤怒和生气,萧裕说道:“那你承认你杀了她们了?”

  孟休明别过头去,不悲不喜,依然很淡漠的说道:“死在我剑下的人不计其数,就算是在背上两条人命,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以前我认为你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人,可现在你却杀了两条毫无反手之力的女子,你这是在乱杀无辜。就算是他们行刺我,你也要让她们死的光明正大。”萧裕愤怒了。

  孟休明感到从没有过的愤怒,但是他的身份又迫使他把即将爆发的脾气压了回去,孟七星告诫过他,身为七星影杀,任何时候,都要忍,除非确定可以杀了他之时,才无需再忍。

  眼前是萧裕,他保他不死,若是动手,他的任务就算结束而且是没有完成,没有七星影杀完不成的任务。他忍了,就算是被冤枉又如何?他依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红衣影杀。

  萧裕见孟休明没有反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一个滥杀无辜的人来保护我,那样我会觉得自己双手沾满鲜血一样。”

  本就是寒冬腊月,可不知道怎的,打了一记响雷,孟休明眸光一紧,发出了一个很不自然的颤抖,看了萧裕最后一眼,提剑离去,在苍茫的夜色中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那个房间里瞬间寂静无声,冷风吹过窗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同鬼魅到来的复仇一般阴森恐怖。

  喜欢请点击收藏与推荐,婠色不胜感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