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美人杀手不太冷 第二十章 真作假时假亦真(一)

小说:美人杀手不太冷  作者:妃婠色  回目录
  “萧哥哥,你怎么了?”东方明月走过来,“刚才你和奶奶再说什么?”

  “哦,没什么,随便聊聊。”萧裕恍然回神,“明月,你说你奶奶也会医术?”

  “是啊,上次你中毒的时候,奶奶一看就知道你中了很厉害的毒药,不过,她没有配制出解药救你,真是抱歉啊。”东方明月一脸歉意的说道。

  萧裕微微思索,东方老夫人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就说明她医术很好才是,上次中的毒很诡异,她没有配制出解药,也是情理之中。

  有下人匆匆赶来,说道:“明月公子,小姐,有一位客人到了,正在明月公子的房间里等候。”

  “哦,客人,什么客人?”东方明月问道。

  “他没说,好像是来拜访明月公子的。”家仆回道。

  萧裕微微蹙眉,“专门来拜访我的吗?”

  “小的不知。”下人恭敬的回道。

  “既然有客人拜访,那萧哥哥,我们赶快去看看吧。”东方明月兴奋的说道,拉着萧裕变向回跑。

  穿过一条小路,东方明珠的房间早已在拐角处不见。

  面前是东方府邸的客房,也就是萧裕住的地方。

  “客人就在里面等候。”家仆说道。

  一位少年在房间里喝着茶,纤细而柔长的五指优雅的握着青花茶盏,听到响声从门内走出,一袭红衣张扬,青丝披肩,在微风中微微扬起,清冷的眸子如同一汪即将上冻的湖水,目光坚定,眼角上扬,手里的凤翎剑在寒风中闪着银光。看到萧裕和东方明月到来,柔和的面部轮廓,轻启朱唇拱手道:“红衣影卫孟休明奉七星堂主之命,前来保护明月公子。”

  “孟公子客气了。”萧裕亦回礼,笑的温润儒雅,两人在对视的一刹,如同平静的湖水再次被激起千层荡漾的涟漪,在彼此的心里慢慢荡开。

  天天相见,却说得如同初次见面一样,虚伪与伪装,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原来是孟公子啊,真是贵客,我一定备下酒席为孟公子接风洗尘。”东方明月说道。

  “东方小姐客气了,孟休明不是客人,不用这么接待。”孟休明说道。

  “哦,对了,东方小姐,小九有一事一直想要向你请教。还望东方小姐赐教。”小九恭敬的说道。

  “什么事情啊?”东方明月嘟嘟小嘴,疑惑的说道。

  “我们去那边说。”小九低声道,“其实是有关我家公子的。”

  东方明月看了萧裕一眼,悄悄的脸红了,跟着小九去了那边的小亭子。

  萧裕看着小九将东方明月拉走,啧啧道:“小九还真是懂我。”忽而,眉毛一扬,笑嘻嘻道:“这里风大,我们进屋再聊。”

  说着,便把孟休明拉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房间里,两个人就这样背对着背站着,阳光透过窗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萧裕站在孟休明的背后说道。

  “因为我有回来的必要。”孟休明转身,和萧裕对视。

  “不但如此,我还给了你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回来的理由,既不会失去了你红衣影杀孟休明的面子,也会让你回到我身边。”萧裕说的很得意。

  孟休明疑惑,“难道这封信又是你写的?”

  萧裕揉揉鼻子道:“可以这么说,但是那封信确实是东方大人亲手所书。”

  “为什么要让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你难道不知道,我若是不回来,你就少了很多危险。”孟休明问道。

  “我只是在跟自己打赌。”

  “赌什么?”

  “赌你的心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那样冰冷,不能触碰?”

  “结果呢?”孟休明挑眉。

  “你回来了,我就赢了,你有感情,你对我有感情,不然你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去而复返。”萧裕说道。

  “萧裕,我说过,我的心,你不能碰,因为我曾经动过心,可还是冻结了。”

  “又想杀了我吗,我不在乎,因为你应经动过手一次了,而这双手,并没有将我杀死。”萧裕慢慢的抚上了孟休明拿剑的手,那么清弱,却偏偏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凤翎剑。

  慢慢的,萧裕把孟休明的手合在自己的掌心里,无比爱怜的说道:“这双手并不是那么无情,因为,这双手曾经为我抚过琴。”

  抚琴。

  “师妹,还在这么刻苦的看书啊,别看了,给师兄抚琴吧。”一个男孩百无聊赖的躺在草地上,树影下,女孩正在看一本厚厚的剑谱。

  “师兄,若是你拆招赢过我,我就为师兄抚琴。”小女孩放下手里的剑谱说道,清风吹过,扬起女孩的披在肩膀上青丝,缭缭绕绕。

  “先抚琴在练剑,我若是赢了师妹,师妹可就要一辈子为我抚琴了。”小男孩调皮的说道,明显的,女孩一怔,脸瞬间红了,如同天边升起的朝霞,明艳而又动人。

  小男孩哈哈一笑:“师妹,开玩笑的,脸红什么?”

  小女孩发怒了,追着男孩去打,两个孩子的身影就在花丛中出没。

  “明月公子,我看你是真的想多了,这双手,只会拿剑杀人,不会抚琴。”孟休明收回手,将萧裕从美好的回想里拉了回来,萧裕的手就那样合着举在孟休明和他的面前。

  “你跟我来。”萧裕不由分说的拉着孟休明从窗户里飞出去,风吹过耳边发出嘶嘶的声音。

  孟休明没有闪躲,就如第一次被萧裕拉着那般,他拉着他飞过东方府邸的房子,飞过满是枯枝的树林,点过湖面,孟休明会以为萧裕就这样拉着他一直飞下去,飞到天涯海角,飞向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可萧裕却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背后是点点残雪苍茫而荒凉的大地,面前是万丈悬崖。

  萧裕拉着孟休明的手,对着空荡荡的山谷喊道:“师父,师娘,我终于找到了小七,我答应你们会好好保护她的,不让她再受伤害,请你们放心。——娘,您看看,我现在带着您未来的儿媳妇来看您了。”

  孟休明又一次甩开了萧裕的手,冷冷的说道:“萧裕,我想你是疯了。”

  “我是疯了,在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在十年后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在见到你的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小七。”萧裕心痛的喊着。

  孟休明摇着头,步步后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萧裕,说道:“不可以,萧裕,不可以。我是孟休明啊,我是红衣影杀。”

  孟休明又一次想要飞走,只有这样他才能躲避,躲开心里那个潜藏的能吃掉他的恶魔,可他的手却让萧裕紧紧的扣着,想要甩开,却只是徒劳,萧裕微微用力,将孟休明揽进怀里,上次他也是这样将他揽进怀里,上次他在他的怀里哭了,这次她没有哭,亦是没有挣扎。

  “小七,不要在逃了,不要在躲了,不要再将为我推开,十年,我找你找的好辛苦。”萧裕在孟休明的耳边喃喃的说道,很心痛,亦是很惋惜,像是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

  孟休明的内心早已是涟漪泛起,现在更是浪花千层,这个俊美的男子,这个天下第一的明月公子,是第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像一个男人呵护一个女人一般呵护她。

  那个苦苦等待他的师兄沈扬尘还在七星堂,面前又有萧裕百般挽留。

  若是失去,当真不会后悔吗?

  可是,她为了成为孟休明,她付出了太多。

  幸福的童年没有了,爹爹娘亲的关爱没有了,欢声笑语没有了,有的是孟七星救他回来时的面容,是尚云时冷冷的抽打他,骂她,逼迫他在雪地里跪着思过,不能心软。

  孟休明闭上眼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萧裕,值得吗,为了一个已经记不起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事情的小七,值得吗,甚至她根本就记不起来你是谁?”

  萧裕抱着孟休明的手又紧了几分,两人那么xi吮无间,本以为今生再无这种可能,可上天还是那么眷顾他,让他又找到了他。

  “过去的事情或许很痛,但是,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的你的生命里存在过。”萧裕说道。

  孟休明幽幽的叹息:“师父总说我太过心软,不适合做七星影杀,总要一天,会成为别人的猎物,萧裕,如果温柔是一种武器的话,你早已运用的炉火纯青,让我没有任何反驳你的理由,也没有任何再去反驳你的理由。”

  他放开了他,四目在寒风中静静的对视着,他的眼睛是不可置信,这个倔强的小师妹回来了么?

  孟休明的手抚上萧裕的眉眼,游-走于他的脸部轮廓,又熟悉又陌生,淡淡的问道:“是不是永远不能忘记小七?”

  “对,永远也忘不了,也不能忘。”萧裕说的坚决。

  “既是死了,也不能忘记吗?”

  “是。”

  “那么。”孟休明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意,传说孟休明是不会笑的,不是他不会笑,而是见过他笑的人都死了,死在他的剑下,只有在有人临死前孟休明才会笑,伴随着诡异的笑容,后面一句话紧跟着吐了出来,“萧裕,对不起了。”

  萧裕不可置信的看着孟休明,眼神越来越涣散,眼睛大睁,似是不敢相信,伸.出的手想要抓住孟休明渐渐飘远的红衣披风,可孟休明就站在那儿,不动不摇,寒风里红衣飘动,那样刺眼。

  孟休明看着萧裕倒下去的面容说道:“狐狸一旦不怀疑就会落入猎人的圈套,杀手一旦有感情,就会像没了怀疑的狐狸一样,只会落入猎人的圈套,萧裕,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萧裕,你找的一直都是小七,而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红衣影杀孟休明。

  迷失多少从前,跌跌撞撞等谁去应验,在想微笑的脸,有多少假面。

  瑟瑟的寒风扬起他的青丝在空气中飘扬,红色的披风被风吹开,张开了一张妖娆而放肆的红色的花,如同血染一般的妖艳,悬崖万丈,刺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喜欢请点击收藏与推荐,婠色不胜感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美人杀手不太冷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