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美人杀手不太冷 第二章 陌上酒家初相逢

小说:美人杀手不太冷  作者:妃婠色  回目录
  尽管是冬天,覆盖了皑皑白雪,竹林连绵,也还是显现翠绿一片。

  竹锁桥边卖酒家,可迎风招展的旗子上却是落下一个‘茶’字。门内是两三张竹椅竹桌,很是简单,但是环境却清新而优雅,也许是冬天的缘故,显得有些冷清。来往的行人口渴了便坐下来喝一碗清茶,连续数里也只有桥边这一家茶馆,但是看上去生意不是很好,喝茶的人又只有三三两两。

  孟休明静静的倚在一颗竹子上,丝丝竹香入鼻,但孟休明还是素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轻合双眸,睫翼轻颤,一袭红衣妖娆,青丝缭绕,双手环臂,也许是天生的淡漠,以掩盖了彻骨的忧伤。十指素白,手里的凤翎剑安静的躺在xiong前,不知在此等候了多长时间。也许是行人太过匆忙,并无人发觉到有人在竹林一边注视着这个小茶馆。

  只见茶馆门两旁贴着一副对联:左边书‘一怀心绪点不破’,右边书‘茶香只在唇间过’,挥毫泼墨,遒劲有力,好生气魄。见此一副似是不怎么招边际、实则暗含玄机的对联,孟休明想,这家茶肆的老板一定是个腹有诗书而又不简单的人物。

  孟休明抬头看看天边的红日,在树荫下投下斑驳的影子,已是申时,再过一个时辰,萧裕的马车定会从这儿经过,因为这是去青州的唯一道路。与其苦苦寻找,孟休明选择了在这儿等待他的猎物自动上钩,倒是省去了奔波的劳累。

  ‘哒、哒、哒。’一阵马蹄的声音从小路的南方传来,这辆马车早在三里之外之时,孟休明就已经察觉到了,孟休明疑惑,难道萧裕这个家伙提前到了不成?

  马车疾驰而来,通体暗红的马车上点缀着一排蓝色流苏,车门紧闭,白色的门帘上绣着国色天香的牡丹,看的出来是苏绣,而且是出自江南最好的绣娘——苏无双的手中,那绣工精雅绝伦,栩栩如生。但看了一眼,孟休明又倚在了树上,瞬间对它失去了兴趣。

  萧裕为人淡泊名利,这种雍容华贵的牡丹绣花他是不会用的。

  马车在茶肆门前停下,驾车的男童将车帘一角掀起,从里面走出一个渐进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带着大大的皮帽,穿着富贵,虽然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主。

  男子提了提手中的包袱,向四下看了看,方才径直走进了茶肆之中,孟休明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行为有点怪异的男子,轻轻的飞起,飞到了另外一颗竹子上,离茶肆的距离又进了一些,她落于枝头的动作那样轻,就像蝴蝶落于花瓣之上一样,没有任何声响。

  看上去,来茶肆的男子对这家茶肆的地形很是熟悉,或者说茶肆太过简单,所以,男子很快便在内间找到了这家茶肆的老板。

  茶肆的老板悠闲的品着茶,见有人到来,并无任何不满之意,说道:“请坐,不知道这次您来有何贵干?”

  中年的男子将包袱放下,沉声说道:“请老板帮我杀一个人。”

  茶肆老板看看男子放下的包袱,又打量着这个来客,问道:“什么人,居然能让您亲自出面,让我解决他?”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茶肆老板的话,而是将包袱打开,白花花的银子尽显现眼底,足有五百两之多,而后,看着窗外说道:“那人会在两柱香之内来茶肆歇脚,那时,我想要让老板用‘奈何’取他性命。”说完将银子向前一推,继续说道:“这是定金,待事情办好之后,在下定有重谢。”

  茶肆老板看看银子,漫不经心的说道:“‘奈何’三日后毒发,那时,烦请带上余下银两。”

  中年男子点点头,随后又踏上马车匆匆离去,虽然路上泥泞一片,凹凸不平,很是不好走,可马车依然行驶的很快,颠簸不已。

  “你都听到了?”茶肆老板问道,他的面前与身后明明空无一人。

  孟休明也不慌乱,便应了一声:“是。”

  “不管听到什么,还是没有听到什么,我都希望阁下都不要多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茶肆老板说的很轻,孟休明却觉得他的话隐隐透着杀气。

  “老板不用担心,与我无关的事情,我从不插手。”孟休明淡淡的说道,红色的身形一闪,便又飞出了好远,离茶肆又远了许多,茶肆老板看着孟休明飞远,眼睛里留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太阳微微向西斜,孟休明算着时间,马上就到酉时,可萧裕的马车还没有要出现的痕迹,身为七星影杀已经有些时日,可等待却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又是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这次的声音要比上次来的马车更闲散了些,也许是道路有雪的缘故。听到有马车到来,孟休明反而打起了精神,待马车靠近,孟休明清楚的看到这是一驾通体棕褐色的马车,并无流苏点缀,打马的依旧是男童,车门依然紧闭,可紧闭的车帘却是雪白一片,绣花是精致而淡雅的兰花,若不是孟休明早有所听闻,还会误以为这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路过的马车。

  ‘吁’男童扯了马匹缰绳,停在了茶肆门前,对着紧闭的车门说道:“公子,这里有一家茶肆,我们在这儿歇歇脚再走吧。”

  “也好。”门内答道,那声音宛若天籁,甚是好听。

  一只手便伸了出来,五指修长,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接着便是一头束着玉冠的青丝飘过,蓝衣深沉,下一眼,才是主人的脸庞,剑眉星眸,笔ting唇波,眼含促狭,似笑非笑,眉目含情,孟休明的眼睛扫过下车人一遍,在心里暗暗的说道:“好一个明月公子,你终于还是来了。”

  “公子,这是这家茶肆最好的茶。”刚才驾车的男童提着一个青花瓷茶壶走来,看看这个茶肆的四周,耸耸肩道:“就算是最好的,我看也好不到哪儿去,公子,你就先将就一下吧。”

  男子浅浅一笑,笑容如春风拂面,笑的好温润,似乎能融化冰川一般,带着一丝戏谑说道:“小九,你可不要小看了这家茶肆,虽然简单,但老板确实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你说这话要是被他听了去,他要下毒害你,我可也救不了你哦。”

  小九立马看了看四周,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哈哈哈,公子真是太抬举在下了。”未见其人,声音便先到来,茶肆老板从后堂内走出来,一袭白衣,领口处是一圈裘绒,飘飘若谪仙,这儿环境是极好的,老板也是极好的,倒显得来来往往喝茶的俗世人破坏了这一处本该仙人聚集的风景。

  “公子请坐,招待尊贵的客人,当然要用好茶。”老板晃晃手里的青瓷茶壶,“像那种普通的茶,怎么能让公子用呢?”

  “老板客气了。”蓝衣男子回礼,两人坐与一张简单而精致的桌子旁,像是老友相逢一般。

  老板为蓝衣男子到了一盏茶,又为自己斟满,看着清亮的茶汁说道:“过路喝茶,都有人追杀,公子的仇人可真多啊。”

  蓝衣男子浅笑,神情淡然,道:“给老板添麻烦了。”

  茶肆的老板闪过一丝玩味,说道:“无妨,到让我这儿热闹了许多,不过,公子你智谋无双,这帮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惹事,真是不够聪明。”

  “老板言下之意是?”蓝衣男子佯装不解的问道。

  茶肆老板的嘴角扯起一丝清淡的笑容,说道:“这种事总要做到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在此微微停顿,压低了声音又接着说道:而我知。”

  蓝衣男子拿起面前的一杯茶,淡淡道:“比如说在这茶水中下毒?”

  茶肆老板盯着蓝衣男子的眼睛,嘴角的笑意依旧不减,说道:“没错,那公子敢喝吗?”

  蓝衣男子拿起茶杯慢慢饮下,只感觉舌底鸣金,唇齿留香,似是意犹未尽,咂咂嘴道:“真是好茶啊。”

  “公子是聪明人,我不想与公子为难。”

  “那到要多谢老板手下留情了。”

  “公子看上去不像是爱看热闹的人。”

  “难道老板邀请我看戏不成。”

  “三天后,这儿将会有一场好戏要登场。”说完,茶肆老板看向一方,无奈的苦笑一声,“我说,公子,你的仇人可真不是一般的多,这个在下可就真的帮不了你了。”

  蓝衣男子顺着茶肆老板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位红衣张扬的少年向着这个方向看来,飘渺的身影在竹林中若隐若现,青丝未扎,只是额前带了一条红色抹额,衬着明若秋水、灿若繁星的眸子,更加夺目。

  蓝衣男子也只得苦笑一声:“居然碰上了红衣影杀孟休明。”

  老板起身,复又探下身子问道:“明月公子也有无奈的时候么?”

  明月公子,茶肆间的几个人都向蓝衣男子看去,原来此人就是江湖中善用奇毒,精于医术而又善于推理捉拿犯人的萧裕。相传此人十岁便拥有神童之称,以六脉神针治好了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的青衣派掌门人的一种怪病,而后又因为破解了定国将军的‘九龙杯被盗’一案而名镇宫廷与武林,被世人称为‘明月公子’。此人现年二十岁,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连江湖百晓生都对红衣影杀敬畏三分,更何况是我萧裕呢。”萧裕站起身来来,孟休明依旧倚在树上,仿佛一切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茶肆里的人又同时看向了茶肆老板,原来这个普通的卖茶老板就是江湖百晓生,无所不知的江湖百晓生齐方,这个齐方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位正人君子,并无太多敌家,可身边的这位主倒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孟休明应是冲着萧裕来的。

  齐方疑惑:“江湖传言,孟休明杀人都是箭无虚发,一羽毙命,可现在他为何没有出手?”

  萧裕以拇指和中指按着鼻子,食指触眉心,待把手放下之后,本来略带忧愁的脸色忽然沾上了轻松之色,得意的对着齐方说道:“看来,我不仅不会死,还会有一位武功高强的人来保护我。”

  齐方看着萧裕的脸色,武功高强的保护者,红衣影杀孟休明吗?

  此处化用了网络歌手小曲儿的原创古风歌曲《奈何》中的对白和一句歌词,特此注明。

  喜欢请点击收藏与推荐,婠色不胜感激~~~

  求鲜花,求打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美人杀手不太冷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