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爆笑校园行 第四章:有底线,不合群?

小说:爆笑校园行  作者:瘦子不太妙  回目录  举报
  我们一起望向蔡华辉,试图从他脸上点答案。他的答案倒是挺有新意:“我出来读书的时答应我妈不喝酒”。大家都笑的直不起腰来,我也想起周杰伦的歌: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他。

  我也不容置否的说:“我也常答应我的家人,不赌博,不买彩票,不谈恋爱,好好读书”。大家到时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我气势磅礴的继续:“不赌不博那还叫人生嘛,不买彩票,人生哪有激情,好好读书,还会在这里瞎混吗。这个不谈恋爱,倒是一直做得很好,说明咱也算个是25%听话的好孩子。”听我说完,众人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许伊朗有点惊诧:“你还没谈过恋爱?”

  我淡然道:“我看上的人名花有主,看上我的人惨不忍睹。”只见我言语之中有一丝悲伤。众人也不追问。

  我也不再细说,看着蔡华辉:“我们今天不谈这个,华辉,你是个男人,你要有自己的主见,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大家也纷纷点头。许伊朗也帮腔:“是这么个理,走吧一起出去喝两杯。”

  蔡华辉似笑非笑:“主见主见,我的主见就是听我家女主人的意见”。大家也都有点无语,但还是不依不饶的规劝着,就像拉着一个刚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少女,跟她描述妓女是个如何伟大的行业。

  我都觉得以我们这时候的口才,成立一个传销组织是完全没问题。一番花言巧语只后,蔡华辉还是无动于衷,坚守着他那片阵地。后来我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他如此坚定的坚持自己的底线——有洁癖,所以不喜欢聚餐。

  我们一伙人都说累了,蔡华辉还是无动于衷。大伙也就不管他,一伙人稍作休息,就往校外走去。边走大家开始抱怨。

  张坚峰:“他真是木头脑袋”。

  林培瑜附和道:“还是块朽木,朽木不可雕也”。

  卓清波:“真是吃了称砣铁了心”。

  许伊朗也气氛的说:“真像茅房的石头,又臭又硬。”

  我有点调侃道:“你怎么知道,你是闻过还是用过。”

  许伊朗轻挑眉梢:“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啊”。

  我:“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吧”。

  许伊朗就问我:“你见我猪跑吗?”我摇摇头

  许伊朗有点得意:“那你吃过猪肉吗?”我点点头。看来真是时代变了。

  我看大家都不太高兴,边说:“我给你们出个谜语吧,哪些蔬菜有手机。”

  “西红柿”“茄子”“香菜”他们胡猜一通没猜到答案。我也就不摆谱了:“是萝卜和青菜,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索爱)。”

  卓清波好像没注意听,有点懵了:“啥,买青菜还送索爱,哪里的菜市场福利这么好”。这么一闹,大伙倒是一路有说有笑。

  刚出校门,林培瑜指向一个人:“你们看,有熟人。”

  我有点嘲讽他:“这是法治年代,能说杀人就杀人吗,更别说煮熟了,哪来的熟人啊。”说罢,我顺眼看去,看到了王耀明,心想:顶多也就三分熟。

  于是,我们走过去和他打招呼。许伊朗关心道:“还没回家啊”。

  王耀明看了我们一眼,答:“正准备回家呢。一二三四,阿四你们去哪啊,有节目啊。我还以为这小子数几个人呢。”

  我:“我们去喝酒,要不一起?”他想了一会,欣然答应。

  林培瑜就问他:“你在这干嘛啊,等人吗?”

  王耀明:“没有啊,我在这等公交车。”

  林培瑜有点疑惑:“这压根就没有公交车啊”。

  王耀明:“啊,这样啊。”他倒也不在意。

  张坚峰追问:“你不知道吗?那你早上怎么过来的”。

  王耀明:“本来是骑电动过来的,在路上出了车祸,车就放着修,大的过来学校了”。“啊”一伙人不约而同。

  卓清波:“看不出来你出了车祸。”我本来以为这是形容人家年轻的专属形容词,没想到还可以用在这里。

  王耀明淡然:“人没事,就是车坏了”。

  我倒是起了兴趣:“怎么回事啊,那谁的责任?”

  王耀明嘴角微微上扬:“基本上,是我的错。”看我们都一脸好奇。他也就继续讲了下去:“我来的路上,看到一个美女,那叫出水芙蓉,身材高挑,前凸后翘,鹅蛋脸,一抹淡妆,清新可人,一席黑色连衣裙,不失高贵。就这样我看的出神,撞在电线杆上。

  许伊朗:“值了。”我们大伙也表示理解。倒是林培瑜心里暗骂:“该,活该,什么人啊,有这种好事,竟然不跟我说,好歹也是同桌。就这样,我们一路边走边聊。

  突然,看到一家名字叫串的店面,大伙倒也好奇,就走了进去,原来是家串串香,去这种店基本上都是喝酒的。大厅有三张桌子,还有几间,大厅内,有一张桌子就坐着几个女生,正吃得香。我们一个个都盯着那群女生看,打量一会,也不再在意。老板见我们进来就开始招呼,我们随意挑了几样,拿了一箱啤酒,就进了其中一间包厢。

  老板到我们包厢之后,我就和他闲扯:“你这店名倒是挺有意思的”。

  老板顿了顿:“你说这个啊,你们也看的出来我这家店刚开业不久,那天拿店标回来时,不小心摔坏了。就剩一个串字可以用,我就修剪整齐,挂了上去,生意倒也还行,就没换了。”我们会意的笑了笑。于是,又开始闲聊了。

  我首先示弱:“我这酒量可就只有一瓶。”

  许伊朗:“一瓶白酒啊,酒量这么好,跟你喝个毛。”

  我:“哪有啊,一瓶啤酒啊,俗称一瓶倒,见过吧。”

  许伊朗:“你少来。”

  “等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一瓶倒”我厚着脸皮说。

  一会功夫,东西煮熟了,也就开喝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伙人也喝了一箱500ml的青岛。也多喝得差不多了。这时林培瑜突然说:“我们是不是没去上晚自习。”

  王耀明笑着说:“我们不用晚自习啊。”

  林培瑜:“你是通学生,当然不用。”说罢,众人看了看时间,多快九点了,晚自习早就结束了。我们就决定回学校了,王耀明则打摩的回家。刚往外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叫我们。回头一看是朱旋他们逛街回来了。看了看她们手里的东西,你懂得,包包,鞋,化妆品之类的。

  于是,我们一同走到学校。她们也看出来我们喝了酒。小芳故意调侃道:“你们这是去干什么坏事了,路都走不稳,而且脸那么红。”说完,指了指我。我看出她开玩笑:“我们去拜关公为师”。小芳不依不饶:“那怎么只有你脸那么红,他们有的还不红呢。”我淡定的说:“他们学艺不精”。

  一转眼,我们就回到宿舍了。刚巧看到蔡华辉要换裤子,蔡华辉看到我们来了,拿着运动短裤走到了厕所。卓清波开炮:“怎么华辉脱个裤子都要到厕所。”许伊朗:“偷谁的裤子。”我有点迷糊:“偷什么裤子啊,偷了你的他也穿不了。”

  许伊朗看到蔡华辉拿着条裤子从厕所出来,恍然大悟:“华辉,你为什么要到厕所换裤子呢。”

  张坚峰装作秘密的靠在许伊朗耳边:“其实他是女的。”

  许伊朗大着舌头:“胡说,要是是个女的,还能住我们宿舍。

  张坚峰淫荡的笑了两声:“这就好比花木兰参军,你要是知道她是是个女的,你还会拆穿他吗?”

  许伊朗点点头表示认可,但又看光着膀子的蔡华辉:“不过女的胸部怎么可能平成那样。”

  我摆了摆手,干咳两声:“你看看李宇春,还有那个什么太平公主,太平啊。”说完,大家都笑了。

  林培瑜也开腔了:“会不会是太小了,不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换裤子。”

  许伊朗:“哪里,咱们都是文明人,哪有不穿内裤的道理。”

  林培瑜反驳:“多少还是看的懂得,毕竟都是男人。

  据说,我这时像发酒疯似得,“谁说我小了,堂堂1米8的个头还小了”。

  许伊朗解释道:“我们说的是那里,那里小,怕生,见不得人。”

  我转过头去,不再说话,他们以为我生气了,许伊朗:“不是在说你。”

  林培瑜见我不说话,过来看了一下,突然被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下了一跳。林培瑜看我睡了,也不好发作。

  蔡华辉看着大家发酒疯一般,也无可奈何。于是心想:面对一群人的嘲讽通常有三种方法,第一发微博博取同情,第二写在日记上谩骂,第三画个圈圈诅咒你,你们。

  由于酒精的作用,大家也多早早休息了。

  半夜,我醒来一次,看了一眼手机,02::61啊,两点六十一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