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魔法兔的爱恋 第十九章 噗通!!

小说:魔法兔的爱恋  作者:樱花落  回目录
  ****************************************************

  刘家。

  “刘洋,下午你就别去学校了,就在家里照顾姐姐吧。”刘辛拍了拍小儿子的肩膀,像首

  长给战士下达命令般,威严地说道:“爸爸不在,你就是唯一的大男人了!天塌下来都要用双

  肩扛着,知道吗!”

  “明白!爸爸!”

  刘辛整理好行装,伸.出脑袋向卧室里又望了一眼,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不禁叹了口气,幽

  幽地想着,哎,要不是有狗妈妈难产让我去接生,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女儿寸步的!

  佳馨房间里。

  刘洋坐在chuang边,静静地看着熟睡的姐姐,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荣耀感。脚旁趴着坦克,嘴

  上早已被套上了一个口套,可怜的狗狗也不气恼,似乎知道主人的心意似的,一动不动地守护

  在chuang边。

  唯一的男人!天塌下来也要用肩抗着!

  只要一想到这句话,刘洋的心里就充满了激动。。。

  转头看去,姐姐似乎睡像不好,每过一会儿就要伸.出小手,胡乱地搭在一边,这时候,刘

  洋就轻轻地举起那只嫩嫩的手臂,像放鸡蛋一般塞进被窝里,再将被单掖好。

  孩子毕竟是孩子,不到十分钟,刘洋失去了耐性,姐姐似乎也变乖了,紧抿着小嘴,一动

  不动的,像是做了美梦一般满脸幸福。

  二十分钟后。。。。。。。。。。。。

  刘洋开始躁动了,无奈之下取了本漫画书来看。

  三十分钟后。。。。。。。。。。。。。。。。。。。

  漫画书被扔在了一旁,刘洋采取了终级行动,搬来游戏机,关了音效,对着衣柜里的镜子

  玩起来,透过镜子正好可以看见chuang上熟睡的姐姐。

  一个小时后。。。。。。。。。。。。。。

  游戏机被扔在了一旁,刘洋站在窗前,哀怨地看着窗外,一群小孩手里提着棍棒木枪,一

  边玩一边唱着“我不怕苦,我不怕累,我只怕你不给我保护费!这里不让看,那里不让瞧,妹

  妹你好无聊!”。。。

  刘洋听得乐了,心里痒痒,好想跟着去玩。却又不愿意丢下姐姐不管,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他们从眼前经过,因为夏炎知道,这是爸爸交给自己的男人的任务!

  “唔~”突然听到姐姐的ShenYin,刘洋立刻跑了过来,用手探了探额角,好烫!

  “刘洋,你怎么不去上学?”佳馨睁开了眼睛,声音有些沙哑。

  “昨天有流星雨,学校被陨石砸了个坑!没法去了!”

  。。。。。。

  其实这是刘洋早就想好的,而且是琢磨了好久才想出来的说辞。

  佳馨咯咯地笑了起来,猜到是爸爸故意让他留下的吧,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多说。

  突然觉得一阵腹痛,佳馨痛苦地蜷缩起来,其实刚刚就是被疼醒的,只不过现在愈演愈烈

  了。

  “你怎么啦,姐姐?”刘洋摸着佳馨的额头,关切地问道。

  “肚子疼。”佳馨紧咬着嘴,头疼似乎又减轻了些。

  “是不是从地上检东西吃,结果吃坏肚子啦?”刘洋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估计吃过这个

  苦头。

  “。。。。。。”

  “姐姐怎么啦,很难受吗?”刘洋在一旁干着急,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刘洋,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啊?”刘洋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个,你出去一下,姐姐要。。。要换件衣服。”佳馨的脸颊红到了脖子根,也不知道

  是烧的还是羞的。

  “哦,知道了。”刘洋也没多过问,低垂着脑袋,向门口走去,伴随着一声口号,坦克唰

  地站了起来,跟着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佳馨了。

  轻轻翻开被子,那是。。。

  “啊呀!!!!”尖叫声传来,刘洋吓了一大跳,坦克激动地汪汪直叫(口套已经取下来

  了。)

  冲进房间,却看见姐姐背靠着枕垫,一脸惨白,惊恐地看着chuang铺,像只瑟瑟发抖的小白

  兔。

  被单被翻在了一旁,chuang上雪迹点点,有大的小的,暗红的鲜红的,像是墨汁滴在宣纸上一

  般,呈扩散状。

  短暂的寂静。。。

  “姐姐,你支持住!我去叫医生!”刘洋目光炯炯地看着馨悦,稚嫩的脸上显露出一股少

  有的刚毅,一转身跑了出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

  馨悦穿着单薄的睡衣,背靠着墙,环抱着手臂,看着chuang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发呆,一双雪

  白的小脚紧紧挨着,像两只温顺的小绵羊。

  好痛!

  血还在流吗?我要死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佳馨把头埋在双膝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庞,却藏不了心底无限的忧伤。

  “嘣!”房门被猛地打开了,佳馨一惊,抬头望去,竟是俊智!手里还夹着刘洋,仿佛一

  只刚刚被驯服的小狗。

  四目相望。。。

  本以为陷入万劫不复的佳馨,看着眼前的尹俊智,也就是真正的刘佳馨,心里竟有种莫名

  的喜悦,救星终于了!

  本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如泉涌一般,稀里哗地流个不停,嘴上却固执地说道:“我都要

  死了,你还来干什么!”

  俊智看了看chuang上的血迹,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

  “你!你还笑得出来!要笑出去笑!”佳馨怒不可揭,撇过脸看向窗外,俊智也过分了,

  自己都这样了,他还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

  “刘洋,你带坦克出去。”俊智将刘洋放在地上,随手指了指门外,言谈举止竟有种不容

  反驳的味道。

  “是,哥哥大人。。。”刘洋耷拉着脑袋出了门去,坦克竟也像做错事了一般,夹着尾巴

  灰溜溜地跟了出去。

  “乒!”房门关上了。

  等等,我为什么要听他的?为什么还叫他。。。叫他大人?刘洋这才发现不对劲,正要推

  门却又听见那位“哥哥大人”说话了,“守好门,刘洋,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刘洋条件反射似地答道。

  。。。。。。

  俊智看着chuang铺,耸耸肩,向佳馨走过去,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早上起来我就觉

  得什么不对劲,现在真的应验了!男生果然是有预感能力的动物。”

  “俊智,”馨悦幽幽地说道,“你。。。从来就不在乎我,对吧?从你给我嘴里塞树叶的

  时候我就有种预感,在你眼里,我始终是个笨笨的傻小子吧?以前如此,现在依旧,只是身份

  颠倒了罢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俊智似笑非笑地问道。

  “因为。。。因为你从来就没为我考虑过,而我却无时无刻地。。。昨天我看到你和那个

  女生了,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适应新身份了吗?难道你都没有想过要换回来吗?”

  “是啊,没想过。”俊智满不在乎地说道,然后随意地在chuang边坐下,悠悠闲闲地用小指挖

  着耳朵。

  肚子里又传来一阵痛楚,突然想起自己此时已命悬一线,根据自己的医学知识,那会不会

  是急性盲肠炎,附带胃出血,亦或是什么更严重的病症。

  “俊智,我。。。”还是说不出来,为什么说出心里话那么难!

  佳馨看向窗外,眼睛里润润的,像两块鼓鼓涨涨的小海绵,里面塞满了东西。。。

  “如果我死了,就把我的骨灰撒进大海里,别和我的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呜

  ~”说着说就。。。就被一阵大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嗨呀。。。不行了!笑死我了!”俊智的反应大出意料,佳馨不解地看着

  她,“我记得以前你还给我说过你想学医的,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你现在是女孩子好不好,

  一个月一次很正常的!我之前都没有给你说过,这是我疏忽了,我道歉!”

  女孩子?一个月一次。。。天啊。。。。。。

  佳馨羞得面红耳赤,情不自禁地捂住脸。

  “喂喂!我才害羞好不好,这种糗事都被你知道了,”俊智说着,随手摸着佳馨的下巴,

  把她那娇嫩的小脸扳起来,“嗯,本小姐原来果然是个MeiShaoNv,连哭起来的样子都那么好

  看!”

  佳馨的心儿扑扑直跳,脸颊绯hong,xiong脯急速的起伏着,为什么眼前的清池,即是以前自己

  的样子那么好看,帅气而阳光,还有种酷酷的感觉。。。天啊,我不是爱上自己了吧。。。

  但是,眼前俊智的脸庞却总给着自己一种错觉,那分明就是刘佳馨啊,那个让自己朝思暮

  想的女孩。不管她变成什么,亦或是自己变成什么,这些都不重要,只有那份深藏在心中,熔

  刻进脑里的思念始终如一。

  只要闭上眼睛,心里的她就会浮现出来,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悟。

  眼前看到的似乎仍是往日自己所钟爱的刘佳馨,但清池看到的却完完全全都只是原来的她

  自己吗?

  为什么会这样?

  佳馨正想着,却突然发觉身体一轻,竟被俊智托了起来,那姿势。。。正是爱情片里最经

  典的千古依旧万年不变的那一式,搂星揽月式。。。

  心里竟涌起一阵异样的幸福感,被人关心被人照顾是幸福的,可是这个姿势好象本应该颠

  倒过来的才对的吧。。。

  温暖。。。舒服。。。还有。。。。。。激动?

  好,好!好重!!为什么电视里那些男生抱个人那么轻松,而我手里这家伙却像只死猪一

  样。。。好重!难道我那纤纤秀秀的身体在短短几天里被她给吃胖了?

  奇怪了。。。刚刚还又哭又闹的,怎么突然变安静了?俊智埋头一看,见怀里分明躺着只

  小懒猫,死死地抓住自己衣服,小脸一个劲儿的往怀里钻,那模样。。。好,好。。。好恶

  心。。。好想把她就这么扔下去啊,可是那是自己的身体啊,摔坏了怎么办。。。

  俊智把佳馨放在了椅子里,后者似乎很不情愿似的松开了抓着衣角的手,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么盯着清池看。

  一瞬间,紧紧是那一瞬间,俊智竟有种心跳加速血脉贲涌的感觉,他干咳了一声,淡淡地

  说道:“好了,现在站起来。”

  “恩?干什么?”佳馨一边问一边乖乖地站了起来。终于找回了以往的那种感觉,站在椅

  子上的自己比俊智高了好大一截!哈哈,开心!

  汗。。。等等。。。自己在高兴个什么劲儿啊?!

  只见俊智挠了挠后脑勺,思考着什么。

  天啊。。。这家伙学得真快,连男生挠头发的动作都掌握了,还用得那么纯熟?亦或是她

  本来就有这个习惯,只不过是女生的时候做这个动作显得妩媚而轻柔,此刻却变得。。。很刺

  眼!

  “幸好我带了这个!”清池随手拿出一包纸巾,竟是。。。

  佳馨惊奇地捂住嘴巴,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俊智已经在自然而然地脱她的睡裙。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际,佳馨竟轻轻一跃,跳上了书桌,睡裙的穿戴也在腾空转

  体的瞬间,以难度系数十点零曲体两周半的幽雅动作完成。

  连俊智也看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我,”佳馨自知理亏,刚刚只是出于本能反应而已,可别把清池ReHuo了,灵机

  一动,指了指旁边开着的窗户,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答道,“窗户是打开的。。。”

  “哦,这样啊!很好!”俊智满意地笑笑,“看来你把我的身体照顾得好好的嘛!”

  俊智关好窗,转身回来,看见佳馨仍旧站在桌子上,头埋得更低了,脸更红了,一头乌黑

  的长发有些散乱地搭在脸颊边,小嘴旁,也许挡住了眼睛遮住了脸,却怎么也藏不住那份纯得

  可爱美得动人的羞涩。

  不对。。。怎么看起来就是和自己以前不一样呢?

  总有个感觉,她,好象比我更会做女人?

  俊智上前拉了拉佳馨的小手,后者顺从地走到桌边,让俊智从新抱到了椅子上,然

  后。。。脸好红,红得好像个苹果,脸好烫,烫得好像一团火。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佳馨情不自禁地用手遮住了脸。

  俊智的手在发抖。。。好奇怪!好奇怪!为什么连我都觉得自己好残忍!就像电视里的暴

  君一样,好坏!

  不过,这样做还不是为她好。。。她自己又不会,这样教学得快点嘛!

  等等。。。我好象已经把自己当成男生了,这么说的话,那俊智已经。。。?!

  如果把几天前互换的事忘了,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女生咬着牙,被迫让一个男生

  把裙子脱了?就那么光溜溜的。。。确实好残忍!

  她是这么想的吗?

  俊智抬起头,看见佳馨正闭着眼睛,紧咬着下唇,嫩嫩的小脸因为用劲的关系竟然起了皱

  纹。

  以前我的嘴巴有那么小吗?睫毛有那么长吗?头发有那么顺吗?。。。难道心质要影响长

  相吗?

  “唰!”睡裙还是被拉了下来,佳馨惊叫一声,又不说话了。两只小手纂在xiong前,玉葱似

  的十指紧紧地绞在一起。

  “好了,睁开眼睛好好看着,我来教你,下次就要你自己弄了,”俊智犹豫了一下,终于

  没有碰那条带着血迹的小KuKu,背过身去,温柔地说道:“现在按我说的一步步去做。”

  “嗯~”佳馨细若蚊蝇地答道。

  。。。。。。

  佳馨朦朦胧胧地醒来,看到窗边站着一个人影,眼睛模模糊糊的,竟看不俊智的脸。高高的

  瘦瘦的,是俊智吗?他竟然一直守护在我身边?!

  心里升起一阵洋洋的暖意,那种温馨的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缩在温暖的背

  窝里,坐在妈妈怀中,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闻着小屋内那阵淡淡的清香,听着妈妈温柔

  地讲故事。。。好怀念。。。

  咦,俊智要干什么?就正想得出神,却看见俊智弯下腰,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近

  了。。。更近了。。。他要干什么?

  心儿扑扑直跳,脑里全是原来刘佳馨的倩影,仿佛又回到校园里,小树林中,那一瞬间,

  闭上眼睛,心里满是希冀,紧张,期待。。。各种情素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一个吻。。。

  轻轻的,润润的,冰冰凉凉的,那种感觉似幻亦真,就像现在的清池一样,云淡风轻的,

  让人总感觉他像一座藏在云雾之中的险峰,猜不透,抓不着,看不清。。。

  “好啊,已经不是那么烫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

  睁开眼睛,啊?竟然是姐姐!她什么时候回来的,等等,这么说的话,刚刚那个吻不是俊智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