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浮世流年 chapter 3 莫得安宁。(q937281685)

小说:浮世流年  作者:安木瑾。  回目录
  沈清河并没有直接送我回家,他带我去医院检查。然后攥着单子大排长龙的等着拿药,我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旁边的中年男人操着一口鄙陋的方言在讲电话,手上夹着的纸烟已经烧到了烟蒂的过滤嘴上。周边充斥着劣质香烟的味道,我心烦的转过头靠在另一边看着我亲爱的少年站在人流里。晌午深黄的日光从大门口直直照了进来,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光影,像是待嫁姑娘的长裙后摆。沈清河就站在队伍的最后头,他低着头皱了眉在看手里的单子,一副珍而重之的模样。他的模样是安静恬淡的,仿佛周边所有的喧嚣都与他无关,这个世界纵使繁华齐放也无法打扰他内心平无波澜的宁静祥和。任凭着日光里的尘埃在虚空里飞舞,最后散落在他的白球鞋边。像是察觉到我的目光灼灼,他抬头向我坐的方向望了望,然后勾起嘴角温吞地微笑。该死的沈清河,他一定是知道我至今花痴得无法抵御他这样的干净漂亮的微笑,所以才不时的拿出这招杀手锏在措手不及将我杀得片甲不留。为了掩饰自己迅速蹿红的猴子屁股脸,和眼睛里显而易见的慌促尴尬,我急忙埋下头假装睡熟,闭了眼不再看他。我想这辈子我是完了,至少我这辈子的爱情算是完了,它们就像是在黑暗的潘多拉盒子里萌芽生长最后盛大盛开的花朵,还没得见天日就要枯萎在我这如狼似虎的18岁锦瑟年华里。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愿为他在心里最光明最柔软的地方播下花朵的种子,一Ri地浇灌呵护,一Ri地看着它生长繁盛。

  大约半小时后,沈清河终于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他提着一只印着xx医院的白色塑料袋走过来,里面装满了包装得花花绿绿的药。他站在我面前,低着头看着我,唇边还隐隐的有笑意。而此刻已然如梦的我毫无察觉,依旧沉沉的睡着。旁边的中年男人早已经离开,他就索性把药抱在怀里坐在旁边,然后很自然地脱下身上的浅蓝色外套盖在我身上,做完这些他又默默坐回到旁边百无聊赖的坐着等着我自己睡够了醒来。这一觉,我睡得很沉很香,梦里有大片大片盛开的繁华满枝的白色木槿,沈清河捧着一大捧火红的玫瑰站在树下,旁边站着脸颊红红的我。稍有清风拂过,树上就落下纷飞的花瓣,像是隆冬里飘飞满地的雪花,画面唯美至极。欢喜的笑着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沈清河坐在旁边,低着头在看各类药品的说明书。我眯着眼喊他,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他看着我迷糊的模样伸手给我拉了拉滑下来蓝色外套,冰冰的指尖不小心的触到我的脸颊。我的脸迅速就想像被放在烧红的烙贴上,“刺啦”一声瞬间就烧透了。我急急忙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事实上也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我自己夸张地放大了自己的羞涩感,至此原本镇定自若的沈清河也在我营造的尴尬气氛里不知所粗。他低下头迅速的整理了情绪,然后有恢复成我最没有抵抗力的无公害少年的模样歪着头问我待会想去哪。我羞涩地低着头不说话,沈清河只好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他沉着嗓子说带我去个地方,说完就站起身来把一只十指修长的手伸到我眼前,作出邀请的手势。我一看这架势,心里已经像是100只小鹿它爸妈一起在乱撞一样,小心脏都激动得快要跳出xiong口。这样也就算了,偏偏最门面的脸也跟着红起来,如果说刚才那架势我的脸像被烧红的烙铁给烫了,那么现在就直接是整个的变成烙铁了。这也算了,最然我想咬舌自尽的是我的脑袋此刻就像被100颗YuanZiDan给炸了,没了,我已经完全迷糊到不知道在这样的场景下自己该做何反应了。沈清河也不催我,他就那么微微笑着站在我面前,像是一尊顶级师傅倾尽心血雕刻出来的完美艺术品。

  最终,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那时候是怎样狗血地把手自己放进他的手心里,然后花痴地呆望着他的脸恍然不觉的。谁能轻易见到一个号称才女的人花痴没脑子的时候,谁又能见到所谓的犹豫才女站在大街上跟得了失心疯一样疯闹?然而沈清河却从头到位完完整整的看到了我所有不愿意让他看到的一面。这一切一定是所谓的命中注定的吧,否则怎么就会是沈清河而不是别人呢?反正我现在是已经没有一点存活的脑细胞来思考这个事了。到最后我只记得沈清河抿着嘴巴偷偷笑的模样,他别过脸不看我也不笑出声来。最后他转过脸来的时候,表情还没有完全从偷笑的场景里转变过来,所以我有幸得见他偷笑的模样,眼睛亮亮的,没有露出任何一颗牙,眉眼弯弯写满笑意。那一瞬间,我脑袋里萌发出来的念头除了“沈清河果然就是沈清河,连偷笑的模样都能让我完全是去招架的能力。”还有呼声最大的就是“上帝啊!请你拯救我吧!要不就让沈清河瞬间失忆,要不就消灭了我吧!”沈清河自然是不知道我呆得像棵树一样一定不动的站在那儿还能有那么频繁并且剧烈的心理活动。他故作深沉地他神神秘秘的不肯说究竟要去哪里,只是一味的笑着推托说“你呀,到了就知道了。”既然他不肯说,我也不再自讨没趣。

  最后他带我去了个不算热闹的酒吧,坐落在街角的地方。里面走出来开的都是那种染着黄头发,画着浓浓的装穿着绝对的奇装异服,身上叮叮当当挂满了饰品,还有身上打满了夸张的唇钉耳钉鼻钉…我觉得这些地方跟我们的身份根本搭调,所以跟在沈清河后头的步子也就慢了下来,最后干脆停下来拽着他的手再也不肯往前走。沈清河像是早会料到我的反应一样,他转过身来微微笑着用力握了握我的手,然后用比以前每一次都温柔的口气说“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来看嘉宁。”说完他又歪着嘴角笑起来“想不到我们强大的木超人也会害怕啊?”说得到木超人这个称号,我又想起楠那个恶毒的长舌妇。我都差点为了救他而慷慨就义了,事后他还不忘给我起绰号讽刺我。想到这些我就来气,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暴力倾向的,但是你们心里知道就好,千万别给我亲爱的沈清河知道了。

  酒吧里果然永远是灯红酒绿的奢靡天堂。舞池里的男人女人们疯了一样贴在一起没形状地扭动着,我们进去的时候,周嘉宁正坐在角落的红色沙发上灿笑着喝酒,旁边坐着几个看起来很FengChen的女人,还有几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他们躲在暗暗的灯光里抽烟,四周烟雾缭绕的,而几个人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那种享受得欲仙欲死的表情,好像天塌下来把他压成肉饼他也不会改变那样的表情。周嘉宁坐在最外边的地方,我们进门她就看见了,她就起身朝我们走过来,手里还端着那杯红得像是谁的血一样的酒。在此期间,有应侍走过来问我们要什么,沈清河优雅地微笑着拒绝了。沈清河就是有那种魔力,让人随时随地,无论从哪个方向,从哪个角度看,他像都是一个优雅的王子。这样的沈清河无疑才是最吸引人的,毕竟一个正常的18少女,谁也无法不喜欢这样一个极端优雅的少年的。而我谢小木,正式这样的18少女里最没有出息的,最喜欢他的,喜欢到可以为他一个微笑而生,为他一个难过的表情死去的,没骨气少女。

  周嘉宁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没有认出她来,还一直嚷着让沈清河把她叫出来。嘉宁站在我面前端着酒杯就灿笑起来,她走到我身边,用涂满了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碰了碰我的手臂,然后习惯性的眯着眼笑起来。她笑我“小木,你真可爱。”那笑容里有太多的无奈与沧桑,连厚厚的妆都无法掩埋。她拉着我的手往酒吧的后台走,沈清河耸了耸肩看着我,最后也跟了上来。我跟在嘉宁后头,看着她裹在做工很粗糙的红色低xiong长裙里瘦瘦小小的身子忽然心疼起来。至今我都还清晰的记得最初遇见时候她的模样,她坐在公车里,穿着小小的豹纹裙子,头发扎得乱七八糟,还化着与时节年龄都不符的烟熏妆。我也记得她曾经说过不穿豹纹裙的,她要变成和我一样的女孩子的。只是我一直忽略了一个无比重要的问题,我是有父母作为经济依靠的,那么她呢,她的依靠呢?周嘉宁并不知道此刻我内心的想法,她也没有回头,拉着我一直往前走。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小小的背影像是在秋风里挣扎着飘落的树叶,看进眼里竟是如此这般的,让人心酸。

  不会再写上来了,要还有喜欢的朋友就到我的空间看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大唐:开罐才是第一生重生之神豪大学生万界最强道士系统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娱乐之我的老婆是江莱
淘新书:我在漫威有座天使之城都市之神探无敌我有一颗龙珠我是系统的VIP会员我,你们都惹不起!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