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 第一章 我是曹昂?

    人死如灯灭,魂魄无挂牵。要说陈棋这辈子最后悔的事,莫过于闲的没事逞英雄了。你说你大早上的上学就上学吧!不学好你跑去网吧过闲隐,你说你逃课就逃课吧,那卡车爱撞谁就撞谁喽?你跑去呈什么英雄?这下好了!十八岁的大好年轻身体就这么被卡车一撞,然后流逝在路边人群惊恐的眼光之

    建安二年,公元一九七年,已经拥回献帝回往许都的曹操亲率大军出征宛城张绣。张绣在谋士贾诩的意见下举众归降。曹操在大喜之下志得意满,一次偶然间看上了张绣之叔张济的妻子邹氏,随将她接往育水旁的中军营内,每日沉溺于MeiSe之中。曹操军连接十余里,正营内为典韦护持。左右屯营乃是夏侯惇的青州兵马。至于西北方的屯应兵马则是其麾下的校尉于禁。但是,异变出现的开始则是在曹营内的一所偏帐之内。

    “水...我要水...”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陈其在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感觉便是口干舌燥。难道自己是进入了拔舌地狱?陈其轻轻的晃了晃脑袋。虽然昏沉沉的,但确实是有实体感觉的。难道自己没死?想到这里,陈其顾不上浑身的酸痛,急忙强撑身体,向着四周细细的打量起来。

    这一看便如醍醐灌顶,直入一盆冷水浇下。使陈其浑浑噩噩的神志猛然一震。自己现在所躺的是一张由粗木搭成的矮chuang。旁边则是一具古色古香的书案。上面放着一些橙黄的竹简。而自己所处的“病房”则像是一个蒙古包一样的帐篷,当真奇异之极。

    陈其慢慢的打量着四周,眼睛睁得滚圆,心中不由的有些恼火。自己好歹也是ting身而出救助老人脱险的人啊。现在的人就是这么对待英雄的?一间正常住的病房能要多少人民币?难怪自私自利的人越来越多,乐于助人的人越来越少了。

    想到这里,陈其不由的怒吼一声道:“护士!护士!给我过来!”话音刚落,便见帐外一个瘦小的近侍急忙闪身进来,见陈其已然转醒,面上不由的先是一喜,但见陈其一脸的狰狞怒容,那近侍不由的愣了愣神,接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蜡黄的额头不断的与地面往来接触发出“通通通”的响声,还一边道:“大公子息怒!大公子息怒!”

    陈其本来想说的千言万语被这人一阵磕头堵在喉间,谅他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青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陈其本想将这医院的人好好大骂一顿,但此时见这“护士”居然连膝下黄金都不要了,不由赶紧道“喂喂喂,你..你这是..你这是干什么,我找你问点事而已!你快起来!快起来!”

    那近侍闻言急忙起身,只见他身上穿着奇怪的绸段袍子,头上一顶罩笠显得怪模怪样的。陈其愣了愣神,心中不由的疑惑顿起:“这是什么打扮啊?怎么现在的医院时兴这个?”想玩不由的摇了摇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低头打量起了自己的身上。只见一见麻布似的服饰,貌似内衣似的东西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陈其拍了拍xiong口,对着那位近侍说道:“原来你们的医院时兴这种病服啊?”

    当手拍在xiong口上的时候,陈其不由的愣了愣神,怎么如此结实?自己一向是一身肥肉的啊?唉,居然还有腹肌?

    正在陈其研究自己的身体时,却见那位近侍走到陈其面前,满面堆笑道:“大公子,您终于醒了,可把小的吓死了。大公子贵体如何,可要再传唤大夫?”

    “大公子?”陈其看着面前的近侍,终于渐渐的缓过神来,在讶异了一会之后,陈其突然对着那近侍道:“你...可不可以,去帮我拿个镜子来。”那近侍慌忙低首道:“大公子吩咐,小的怎敢不从。”说完便徐徐倒退出帐篷。

    乘着这个当口,陈其急忙摸了摸自己的面颊额头确实是跟以前不一样了!这个鼻子,嘴唇,还有头上厚厚的披肩长发,陈其惶惶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自己好像已经不是自己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那位近侍已经拿着一面huang色的铜镜缓缓的走了进来,当陈其看到那近侍手中的huang色金属物后,不由的心口一沉。这不会是真的吧?

    颤颤巍巍的将huang色的铜镜摆在自己的面前,陈其最后的期望也瞬间化作了泡影,虽然照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镜子中的人:鼻管ting直,细目薄唇,棱角分明的脸庞,哪里跟自己还有一丝的相像?

    陈其呆愣了片刻,缓缓转头看着一旁站立不语的近侍,似是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半晌缓缓开口道:“哥们,今年是二零零几年?”

    那近侍似是没听懂陈其的话,傻愣愣的看了陈其半晌,低首语道:“回大公子,小的不知。”陈其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换了一个口吻道:“我的意识就是...啊..现在是什么年代?”见那近侍依旧是一脸的迷惑不解,陈其心中好如热锅上的蚂蚁,偏又是无可奈何:“就是,现今...啊..年号!对,年号!”

    那近侍恍然大悟,虽然对陈其的表现有些奇怪,但依旧是毕恭毕敬的答道:“回大公子,现今乃是大汉建安二年。”

    “大汉?”陈其不由的双手捂着面颊,懊恼的向后躺与榻上,懊恼的问道:“那皇帝呢?现在是汉朝的哪位皇帝当家?”

    那内侍闻言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一向冷静阴沉的主子今日竟然如此大胆,但也只有是他,若换了别人,只怕早就被拿下问罪了。那近侍定了定心神,静静答道:“回大公子,当今天子讳协。”

    “讳协?刘协?是那个汉献帝?”陈其闻言不由突然起身,呆立片刻,突然道:“那我呢?我叫什么?我又是谁?”

    那近侍在傻,岂能还看不出这位“大公子”的毛病,急忙问道:“大公子,您...是否要传大夫?”陈其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传什么传!我问你我是谁?我叫什么?”

    那近侍似是被吓傻了,伫立原地的傻看了陈其半晌,接着呆呆道:“大公子,您自是当朝司空大人的嫡子,现今的中军校尉曹昂曹公子啊。”

    ——————

    夜间的清空冷风连连,此时尚只是年初,天气还是颇为寒冷。只见一道孤寂的身影走在军营边上,但见“曹”字帅旗下错落布置着如繁星一般的帐篷,错落有致,一个个依照地势而居,几乎无有两营毗邻,中间的道路如一张渔网,串联有秩,将各个军寨穿在一起。

    只是那道身影此时根本没有心情欣赏这军事巨作,陈其,不,从现在起应该叫做曹昂,曹子脩了。曹昂呆立在星空之下,愣愣的注视着漫天的繁星,在冷风中静静出身。曹昂?我成了曹昂?那个年仅二十岁便死在了宛城之战的曹操的可怜儿子?

    曹昂晃了晃脑袋,妈的,想不到自己一个不足二十的二十一世纪的学生,此刻居然变成了身世显赫,但下场凄惨的曹大公子。唉,万幸自己还有个牛逼老爹,若不然,自己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可谓一无是处,没有任何本事傍身,除了知道一些历史之外,简直便是废物一个。

    “大公子,天气寒冷,您大病初愈,还是早早歇息,莫要在此久留,以免感染了风寒。”曹昂回头看着这名叫做杨元的近侍,见他满面关怀,不由的心中暖了一暖,毕竟,这杨元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第一个认识的人,虽然是主仆关系,但曹昂能看的出来,杨元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关护。

    “杨元...”曹昂有些局促的开口说道:“其实,这次患病,让我在想起原先的一些事情时,就头痛愈烈,你...所以有些事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杨元一听顿时心中一惊道“大公子莫不是得了失魂之症?”但这岂是他一个小小的近侍官能问的,见曹昂看口,杨元赶忙回答:“大公子若有疑难之事,如是杨元所知,定然无保留。”

    “好,好”曹昂心头一宽,看来这杨元还是颇为机灵的,能当曹大公子的近侍,看来确实是有些门道,一点就透,省却他不少的吐沫。曹昂转身问杨元道:“杨元,咱们这次出征究竟是为了什么?征讨的又什么地方?怎么我病了,也不见曹操...父亲大人他来看我一眼?”

    杨元轻轻低首道:“回大公子,此番乃是大公子第一次随军出战,我军此次南来征讨的便是宛城的张绣,张绣自知非我军之敌,便开城卸甲归降,如今我大军屯与育水,只等宛城一切交割完毕,便起师回转许都,至于大公子得病之事,因事前大公子不欲叨扰司空大人,小的故而一直未曾外言,大公子莫非不记得了?大公子..大公子..你怎么了?”

    此时,只见曹昂一脸的苍白,满面呆滞无神,口中默默有词的自言自语道:“宛城之战,宛城之战...育水...张绣...”

    突然,只见曹昂满面悲愤的向着天际抬头骂道:“贼老天!你是瞎了眼吗!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恶事,你居然让我俯身在即将归西的人的身上?”
11月份书友群
审核:admin 时间:05 21 2015 4:05PM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