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大结局(二)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ps:这是今年五月底,我想要放弃的时候写的大结局,虽然不一样,还是觉得该给大家看看。。。虽然这个大结局不作数,呵呵。。

  清晨,微风轻拂,一辆银色的奥迪A6在京都北区的德林街上缓缓行驶,拐过一个弯后,缓缓地停了下来。

  驾驶座的车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约莫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穿着朴素的女人钻了出来,摘下紫框墨镜,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山林,入口处竖着一个灯箱,上面写着四个潦草的大字——蓬来山庄。

  女人幽幽地叹了口气,此时,奥迪的后车门被推了开来,一个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从车里跨了出来,小女孩约莫四五岁,稚嫩可爱的小脸,一双充满童真的大眼睛,看着令人好生喜欢。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小女孩踩着小步伐,走到女人身旁,抬起可爱的脸庞,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女人淡淡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女孩的脸庞,蹲下身把她抱了起来,望着这处蓬来山庄,柔声道:“诗琪,这里本该是你的家。”

  “我的家?”小女孩愣了愣神,一脸的不理解。

  女人轻笑着点了点头,却没再作回应,缓步朝山庄走去。

  -------------------------------------------------------------------------------------------------------------------

  “嘶——”

  一间由紫杉红木订制成的木屋里,坐在写字台前的林黥烦闷地从笔记薄上撕下一页纸,挪成一团扔在了旁边的篓子里,拿起桌上的笔,在笔记薄上停留几秒,却又烦躁地放了下来。

  苦闷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起身来到窗户边,望着窗外山泉水池中嬉笑着游泳的三个绝美女人,嘴角逸出一丝淡然的笑意。

  从木屋里出来,林黥径直朝三个女人走去,嘴角挂着一丝邪恶的笑意,朝他们挥了挥手:“你们可真惬意啊!”

  眼见林黥过来,三个女人顿时停止了嬉笑,朝池边游过来,其中一个女人捋了捋额头上的发丝,朝林黥轻笑着问道:“呵呵,你又没灵感了?”

  “美美,也就你知道关心我了。”林黥点了点头,苦涩地笑了笑,道:“写小说真的不适合我这种人。”

  “哟,也不知道当初谁说要靠自己养活我们三人的,说虽然变成了一个平常人,也能依靠双手赚钱,让大家过得自由自在呢!现在后悔了?”旁边一个身材凹凸有致,脸庞清艳的女人撇撇嘴,调侃道。

  闻言,林黥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不敢开口反驳。当初,为了让林家再度植入京都,拼了个四肢断裂,如今虽然接回去了,却再也没有顶级杀手的身手,只有平常人的气力。

  “敏敏,我记得那时候在病chuang前,哭得最伤心的人好像是你哦,而且最先提出让他写小说的人好像也是你呢!呵呵…你这可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双手搭在池边缘的女人若有深意地眨了眨眼,嬉笑着说道。

  陈思敏顿时满脸羞红,低下头轻声反驳道:“我哪有啊!那不是看他太可怜嘛…婉婉,你也别说我,那个时候,你也急得不吃不喝啊!”

  “好了,别争了,你们看看当事人在干嘛呢!”许慧美指了指刚才还在池边蹲着,此刻却只剩一条NeiKu,正往悄悄往池子里走下来的林黥,一脸笑意地说道。

  陈思敏和欧阳婉婉两人顺着楚心如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愣了片刻,随即同时大骂着朝林黥泼水:“不准下来!没写完今天的小说不准下来,不然今天晚上罚你睡木板……”

  林黥打了个冷颤,赶紧从池子里爬了上来,睡木板?!这他可是领会过,这木板并非地上的木板,而是在两颗树之间,拴上两根绳子,中间放上一块木板,人就那么睡在上面。有那么一次,被三位美女逼着睡在上面,一个晚上摔下来八回,身上都是伤!

  想起来就觉得恐怖不已,利索地穿起衣裳,朝三个笑得前俯后仰的美女无奈地笑了笑,道:“你们不至于这么狠心吧?我写小说都必须要用手写,现在都是在笔记本上敲键盘了,你们还非得逼我写手稿,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你会五笔吗?”陈思敏似乎是作为反对派的头目,这种质问类的话语都由她来开口。

  “五笔?”林黥愕然地摇了摇头。

  “那你会智能ABC吗?”陈思敏撇了撇嘴,再度问道。

  林黥再次无奈摇头。

  “那你会笔画?”

  林黥羞愧欲绝,挥手阻止她继续问下去,道:“我马上去用手写……”说完转身灰溜溜地离开了,身后传来三个美女的娇笑声,听入耳中却充满温馨。

  虽然失去了一身的武艺,却赢来了这般自由惬意的生活,每天花些时间沉浸在幻想之中,陪着这三个最为心爱的女人在这蓬来山庄嬉戏,偶尔出去见一趟如今在中央如鱼得水的老头子,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拉开门,正要进屋,不经意间看到山庄门口有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待看清那女人的脸庞后,心头一颤,愣了片刻,随即一阵狂喜,快步朝她走过去。

  正在四处观望的女人突然感觉到有人朝自己靠近,撇过头望了过去,看到是林黥后,身心俱颤,略施薄粉的脸庞上满是欣喜地表情,修长的眉毛微微动了动,灵动的眸子里闪烁着异彩,却很快归于平静。

  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一切的信息都在眼神间传递。女人怀中的小女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看艳丽的女人,又撇过头看看一脸激动的林黥,伸手扯了扯女人,小声问道:“妈妈,他是谁啊?”

  林黥的笑脸渐渐凝固,惊愕地望着女人怀中可爱的小女孩,心里突然一阵刺痛,望着一脸平静的女人,苦涩地笑了笑,是啊!多少年了,她也该结婚了!自己怎么还能奢望她失踪后还能一直等着自己呢!

  想到这,朝小女孩和蔼地笑了笑,轻声道:“是你的女儿啊!很可爱呢!”

  女人点了点头,淡淡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摩挲着小女孩的脸庞,道:“嗯,很懂事,也很乖……”

  “哦……”这一声托得很长,林黥望着依旧令他心动留恋的女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脸上的表情很苦涩。

  两人再度沉默下来,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小女孩突然拿出脖子上挂着垂放在衣服里的东西,却是一块破旧的怀表,上面的指针依旧在转动着,小女孩把怀表拿到女人眼前晃了晃,嘟着嘴问道:“妈妈,这东西太沉了,我不想带!”

  女人身子抖了抖,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手,道:“诗琪,乖,听话啊!”

  说完有些慌乱地把怀表塞回小女孩的衣服里,一回头,却看见神情木然的林黥直勾勾地盯着那块怀表看,她动了动嘴唇,却没作解释。

  “她……是谁的?”林黥紧紧盯着女人,神色紧张地问道。

  女人却只是低下头沉默,抱着小女孩的手微微紧了紧。小女孩倒是自告奋勇地开口了,仰着头,傲然道:“我叫林诗琪,是楚心如的女儿!我妈妈曾经是歌星哦!”

  “诗琪……”女人想要掩住她的口已然来不及了,无奈地低声喝斥,神色不自然地憋了林黥一眼。

  “林诗琪?!林诗琪……”林黥ni喃地念叨了几声,神情渐渐兴奋起来,指着小女孩,朝女人激动地问道:“她是…她是…我的……”

  “不是!”女人慌乱地摇了摇头,抱着小女孩想要转身离开,却被林黥给拉住了。

  “心如,你跟我说实话,她是不是我的孩子?”女人慌乱地表情实在太过明显,林黥怎么也不可能相信,心里倒是肯定了几分。

  女人就是楚心如,此刻,她哽咽着摇头,多年来的辛酸化作委屈的泪水,缓缓流下,挣扎着甩开林黥的手,苦涩道:“六年了,我在一个渔村等了三年,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下艰难地度过了三年时间,我一直在等着你来找,可没有人来过。。。没有人。。。”

  “心如,我一直在找你!我想疯子一样找遍了所有地方,可就是没见到你啊!”林黥痛苦地解释,想起那一幕惨痛的画面,再次心如刀割般的疼痛。

  “无所谓了,一切都过去了……”楚心如缓缓地摇了摇头,清艳的脸上浮出一抹凄凉的笑意。

  “妈妈,不哭…诗琪很乖,妈妈别哭!”小女孩怜惜地伸.出小手,帮楚心如擦拭掉眼角的泪水。

  “心如……”林黥伸了伸手,想要拥抱楚心如,却被楚心如挥手淡漠地阻止了。

  楚心如抱着小女孩往后退了两步,淡淡道:“今天,我找到这里来,就是想让你看看诗琪,让你知道你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我和她一起等了六年,不想…再等了,再也不想等了……”

  说完抱着小女孩,快步朝山庄外跑去。林黥焦急地追了过去,伸手再度把她拉住了:“心如,不要这样,咱们好不容易再见面了,以后就一直在一起好吗?我会好好弥补的!”

  楚心如悲凉地摇了摇头,甩开他的手,苦笑道:“不用了,你知道的…有些感情,一旦逝去了,就再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林黥愣住了,默然地望着楚心如抱着小女孩快步离开,直到那辆奥迪A6渐渐远去,消失在视野中,他才仰天发出一声长叹……

  ------------------------------------------------------------------------------------------------------------------

  京都市华茂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牵着五六岁的小男孩,步履蹒跚地在人群中走着,小男孩手中拿着小商小贩制做的风车,一蹦一跳走着的同时,小手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风车,看着在风中急速转动的风车,小脸上露出欢愉的笑容。

  走了一会,小男孩突然停了下来,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大海报,朝身旁的老人疑惑地问道:“爷爷,上面画的人好漂亮啊!她是谁啊?”

  老人缓缓地抬起头,顺着小男孩的视线望过去,一张大海报,海报上一个清艳的女子拿着话筒,深情地唱着,在她前面是欢呼雀跃的听众,海报侧边写着一行字:绝代歌星林诗琪世界巡回演唱会苏州站,将于XX月XX日在体育中心举行。

  “林诗琪……呵呵……”老人苦涩地笑了笑,苍老的脸庞ChouDong了两下,眼眶渐渐shi润起来。

  “爷爷,你怎么哭啦?”小男孩摇晃着老人的手,疑惑地问道。

  老人撇过头,抹去眼角的泪水,长长地叹息一声,拉着小男孩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轻轻摩挲着小男孩的脸庞,脸上露出一抹苍凉的笑意,缓缓道:“爷爷没哭,是高兴!”

  “高兴怎么会流眼泪呢?”小男孩指着老人眼角的泪痕,小脸露出不解的表情。

  老人轻声笑了笑,没作解释,良久,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道:“林晨,爷爷给你讲个故事,想要听吗?”

  “好啊!”小男孩雀跃地点了点头。

  “很多年前,有一个叫林黥的年轻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