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十三章 大战在即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清晨,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里,林黥ni喃一声,缓缓地睁开眼睛,迎着阳光有些刺眼,不禁眨了眨,想要翻个身,却感觉手被压着,撇头望了望,不禁淡淡地笑了笑。

  从邱应文那边回来后,楚心如三人仿佛变了个样子一般,不顾老严异样的眼光一起腻在自己身边,怎么也不愿离开。就连一直扮演着大姐大角色的九姐也不例外。林黥自然理解,她们都知道今天晚上就是陆生和火凤凰大战的时候,或许过了今晚,大家就要分隔两个世界,这一刻的相处自是无比珍惜。

  一夜的荒唐,三女都放开了所有顾忌,肆无忌惮地索求,林黥自是舍命相陪。到此刻,微微动了动身,才发现腰部一阵酸麻,看了看分别拿自己手臂作枕头的楚心如和欧阳婉婉,再看了看贴在自己xiong口的九姐,心内一阵怜惜。

  小心翼翼地抽出双手,挪开九姐,起身离开了恋恋不舍的chuang,贴心地为她们盖上被褥,再三人脸上分别吻了一记,这才离开了房间。来到大厅外,迎着柔和的阳光,心里涌起一股巨大无匹的战意,这一刻,傲然的自信涌上心头,仿佛一切都不再是困难!

  而另一边,HongFen世家,一楼大厅角落的位置上,张少欢端着一杯白兰地,双眼无神地凝视着门口,良久,悠悠地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张少欢回过神,背对着来人淡淡道:“阿乐,有心事吗?”

  来人正是古月乐,闻言一愣,随即笑着走到张少欢对面坐了下来,苦—涩地摇了摇头,“能有什么心事,只是有些担心这一战带来的影响。”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自从见了胡方寒后,虽然也决定了要背叛林黥,背叛辞生堂,可昨夜却辗转难眠,想起以前一起共生死,共荣辱,心内一阵焦灼,内疚感齐齐涌上心头,可想起林黥竟然把自己当做炮灰来使,心里又一阵愤慨。

  “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正正经经地叫我阿乐,怎么?良心发现了吗?”古月乐突然想起这么一茬,疑惑地望着张少欢。

  “良心发现?”张少欢若有深意地笑了笑,淡淡道:“我现在连和你打趣的心思都没有,总觉得你有所变化,而我们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情谊。是否在成都当老大当惯了,回京都突然间有人和你平起平坐,反感起来了?”

  古月乐低下头,眼神有些闪烁,淡笑道:“我看是你想太多了吧!我除了身体变胖了外,哪有变过!我依然是那个忠心喊老大的阿乐。”

  张少欢淡漠地笑了笑,仰头喝下半杯白兰地,盯着古月乐眼中射出一道异芒,冷声道:“古月乐,我希望你明白一点!辞生堂中,唯有我、林黥和你并无上下之分,共过生死,共过荣辱!虽然我们从来没说过,可我们心中都明白,无论是什么困难,我们都是共进退!谁也不会抛弃谁!”

  古月乐一愣,眼神数度闪烁,最终摇头笑道:“你今天是怎么了?对我说这些话干嘛?我难道不知道?真是莫名其妙。”是,大家确实共过荣辱,共过生死,可如今抛弃三人xi吮友谊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黥,我何苦还要去相信这些屁话呢!

  “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你自己想想吧!”张少欢心底暗叹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担心非是多余,古月乐现在的言语已然透露了一些不寻常的信息,若是以往,他早就要拿语言来骂自己,不至于这般说辞。

  摇摇头,起身离开了,剩下半杯白兰地还在桌上,古月乐神色复杂地凝望着那杯还在晃荡的酒。张少欢来到三楼,走进了包厢,心里思索着该怎么防备古月乐的变化。今晚是大战,而林黥又把精减辞生堂的任务交给了古月乐,万一在这个时候有了变异,那真的是防不胜防。

  此刻若是再通知林黥,他也不可能会当真,何况自己并没有能呈现的证据,只不过是细腻的感觉。张少欢沉思了片刻,最终把从最开始便跟在自己身边的阿南叫了过来。

  “欢少,有什么事?”阿南径直在张少欢对面坐了下来,一双眼睛显出干练的神色。

  张少欢沉吟了半响,点头淡淡道:“阿南,你跟我多久了?”

  阿南一愣,挠了挠头,笑道:“还真不太记得住,呵,自从跟着欢少以来,日子都好像过得特别快,算起来,应该有两年多了吧!”

  “嗯,是啊!两年多了,”张少欢似乎也有些微感慨,随即定睛望着阿南,“阿南,我从来没有问过你,这两年多里,你有怀疑过我的话吗?”

  阿南神色一紧,“老大,你这是怎么了?”平白无故地对自己说这么一些话,他心里很是不安。

  “没事,你直话直说。”张少欢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没有!”阿南说得没有丝毫犹豫,“欢少,我阿南算是个莽夫,却也能分辨得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自打我跟着您以来,我一直对你的话很佩服,事实也是这样,您的决策从来都没错过!”

  张少欢淡淡地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情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把所有自己的兄弟都分布到外围,今天晚上不休息,保持最高警惕,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这……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发生?”阿南心生警惕,眉头皱了起来。他很清楚,HongFen世家的外围虽然都是一些不重要的职位,可却最能够观察到里面所有动静的地方,自从古月乐回京都后,外围的位置都被他的人给占据了。

  见张少欢不言语,阿南面露难色,“欢少,现在外围的位置都是古老大的人,我们强行安排是不是得……”说到这里,他知机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等待着张少欢的回应。

  “呵呵,这你不用担心,或许他会先来找你也说不定,如果他真的找上你,要求把他的人掉到内堂,你再答应。若是没有这回事,你也不用刻意的去找他。答应他的方式不用我教你吧?”

  “欢少放心,我有数的。”阿南会心地笑了笑,心里却涌起轩然大波,知道这一刻辞生堂将会有令人心寒的变动。

  张少欢微笑着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他离开。空荡荡的包厢里,张少欢神色复杂地望了眼旁边的位置,ni喃着叹息了一声,“这是何苦来哉……”

  傍晚,京都北区一处巷道,林黥站在一家宅院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那扇木门,见没有回应,伸手推了开来,入眼望去,却是坐在石桌边闭目沉思的陆生。林黥突然感觉很不一样,这一刻的陆生仿佛一个参禅的老僧,一动未动,全身散发出一股平和的气息,宁静祥和……

  看到这一幕,林黥体内的魔眼瞬间引动,能量在无限地澎湃,脑海中是前所未有的空明,很多时候不曾想透的问题,在此刻完全明悟。体内的能量瞬间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周围数十米内的动静全数成为画面勾勒在他脑海中,一丝不漏,他甚至能看清楚那棵枣树上树叶随风律动的轨迹。

  幕然,陆生睁开眼睛,两道光芒透she了出来,如有实质般,而他整个人都有了变化,仿佛脱离了这个地方的存在。

  林黥哈哈一笑,“恭喜老生,贺喜老生!”见老生这般状态,林黥心里涌起无比的自信,就算火凤凰真的是神,面对自己和陆生也只能惨败当场。

  老生缓缓地转过身,仰头凝视着那棵枣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缓缓地抬起手掌,掌心处是两颗早已干枯的红枣,小心翼翼地收入了怀中,淡淡道:“走吧!”

  略微沉缓的语气仿佛带走了深深的眷念和无限的感触,林黥点了点头,仰头长长地吐了口气,这一刻魔眼的完全能量化,他的信心瞬间无限暴涨。

  同一时间,京都繁华的街道上,水月佳欣拿着手里的一张纸,脸色有些不对劲。停下身,木然地吐了口香气,随即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拦下一辆出租车,朝司机淡淡道:“荒郊广场。”

  出租车里,水月佳欣抱着那张纸,显得那般小心翼翼,想起那个名叫胡方寒的男人给下的承诺,她不禁向往起来:喧闹的街道,她和林黥手牵着手,甜蜜地嬉笑着,礼堂里,林黥掀起她的红盖头,深情地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吻,周围想起热烈的庆祝掌声,她幸福地流下热泪。

  可转瞬间,礼堂门口跑出来三个人影,一个是楚心如,一个是欧阳婉婉,还有一个是九姐,她们手中拿着枪,无情地对准她,怒骂她不择手段害死她们。

  “砰—砰—”

  枪声响起,一切都幻化为泡影,只剩下她孤零零地坐在地上,满脸泪水……

  想象到这里,水月佳欣眼角划下一颗热泪,却咬紧牙关,眼神中透着坚决。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