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五千字的大文,应该好久没见到了吧,呵呵。。。)

  京都北环,一座展现着二三十年代古老色彩的大宅院里,林黥翘着一shuang腿,面无表情地望着正对面一直在皱眉思索的夏鹏,夏蓉则是他身旁,有些不知所措,她已经不止一次地碰触夏鹏,暗示他赶快开口,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林黥也不着急,面对二十多年前林家覆灭的帮凶,不当面动手已经算是最大的宽容了,若非有夏蓉在中间调协,与夏家的关系绝对没有这么和谐。

  良久,夏鹏似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瞥了眼林黥,苦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真是后生可谓啊!”

  林黥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如果林家没有我这个后生,你们二十多年前的罪行就可以不用负责任?”

  夏鹏一愣,随即淡淡地笑了笑,伸.出苍老的手掌,轻轻拍了拍旁边的夏蓉,直言不讳道:“到这个年龄了,我也不瞒你,如果不是有你的出现,我也不会有要为林家的覆灭负责的想法。我已经一把老骨头了,就算背着不安的心,也就是几年的时间了;若不是顾及到把你当朋友的蓉蓉会不安心,我也不会下定决心来帮你。”

  “帮我?!”林黥冷笑不止,“从第一天到京都,我就没把你当成盟友,而是把你当成必杀的仇人!”

  “你的想法我理解,不过,”夏鹏话锋一转,不急不缓道:“苍锋怎么说也是京都的军委主席,就凭一直保持中立,没有班底的王基铭是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扳倒他的。”

  林黥一愣,紧紧地凝视着他,“你倒是知道得不少。”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看夏鹏的神情,似乎已经大致地了解了自己的计划。

  夏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道:“相比于年轻的你来说,我夏鹏怎么说也在军区混迹了数十年,猜测一些动向并不困难。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是想让林秋道的班底拥护王基铭,让他取代苍锋,是吗?”

  “你觉得有问题?”话既然打开了,林黥也不再坚持隐瞒,傲然地盯着夏鹏。

  “倒不是有问题,我想你也不会小觑苍锋,至于他的异能队伍,你也早想好了对策。不过,我想提醒你一点的是,你一直依赖的陆生的实力并非那么可靠。”

  “什么意思?”林黥心里刹那间戒备起来,要让他去相信一个仇人的话,这种可能性虽说不是零,也不可能有多大,何况还有可能是个陷阱。

  林黥的戒备眼神夏鹏看在眼里,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火凤凰我见过,那是一个近乎神的存在,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让别人看不出性别,看不出年龄,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陆生想要赢,那绝对没有可能。”

  听到夏鹏的这种描述,林黥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穿着火红长袍的光头,如果说这是真的话,陆生的赢面确实微乎其微。这么说的话,苍锋就算失去异能队伍,也能有火凤凰的庇佑,而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胜算。

  “我的话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置之不理。如果你相信了,我们也可以继续谈下去。”夏鹏抽了口香烟,耐心等候。

  “林黥……”夏蓉有些紧张,情不自禁地喊了林黥一声,欲言又止。

  林黥沉思了一会,最终看着夏蓉点下了头,他不是相信夏鹏,而是相信一个背着夏家救了自己性命的女人。

  “好,在帮你之前,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说到这,夏鹏再次拍了拍夏蓉,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蓉蓉本该是一个乖乖上学的女孩,因为我的原因,她当上了侦察兵,辛苦不想而知。我也想通了,我那几个儿子没有一个是能在军区担当大任的材料,想要由蓉蓉肩负起这份大任也太过分,对她也不公平。”

  “爷爷,我……”夏蓉焦急地想要辩解,却被夏鹏挥手阻止了。

  “所以,夏家也就退出军界算了。不过,夏家也不可以因此没落下去。”说到这里,夏鹏神色正经地凝视着林黥,缓缓道:“蓉蓉是个好女孩,对商业的运营天赋也不浅。”

  林黥看了看夏蓉,又看看夏鹏,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让夏蓉从商?”

  “对。”夏鹏点下头,“不过,夏家在商界并没有基础,所以需要你的帮助,你的服装公司到现在已经是一个集团了,又有沈家、史家两大集团作为后盾,将来的商界大亨非林家莫属。”

  林黥沉吟了片刻,随即点头道:“好,我答应。不过,仅是夏蓉一人,而夏家其他人不能以任何名义沾上夏蓉!”本着不能让帮凶好过的想法,林黥提出了这么一个额外的条件。

  “呵呵,林秋道也没有你这份刻意。”夏鹏苦笑着点下头,想想被这么一个年轻人主宰夏家的命运,心里还是有不甘,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谁也逃避不了的魔咒,他也认了。

  林黥选择沉默,对于这样刻意的条件,他无需去解释什么。

  “这次的整改,王基铭将获得最多的票数登上军委主席的位置。这是我能帮你做到的。”夏鹏说出这句话显得很无奈,苍老的脸庞上满是唏嘘。

  “我想,这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选择。”说完,林黥站起身,朝宅院大门走去。

  “爷爷……”看着林黥的背影,夏蓉心有愧疚,夏鹏的这个决定相当于是在她这个孙女的逼迫下作的选择。

  夏鹏朝她和蔼地笑了笑,摇头道:“别担心,爷爷没事。去吧!”说完指了指快要消失在大门口的林黥。

  夏蓉犹豫了片刻,还是追了上去。看着空荡荡的宅院,夏鹏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道:“勾心斗角数十年,最终还是一个一个的死去,意义何在,意义何在啊!”

  走在繁华喧闹的街道上,林黥苦苦思索着脑海中那道火红长袍身影,心里异常不安。若真如夏鹏所说火凤凰是一个神的存在,那自己的胜算在哪里?就算苍锋死了,王基铭登上了军委主席的位置,杀父之仇也不见得能报,难道就只能任火凤凰这般逍遥么?他不甘心!

  “想些什么呢?”跟在身旁的夏蓉轻笑着问道,一双美眸中再没有了以往的焦虑,轻快了许多,倒显得妩媚起来。

  林黥摇了摇头,“一些琐事,你有什么事要去办?”看她跟了这么久,却没有说过什么话,有些费解。

  “有啊!”夏蓉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某人好像答应我陪我逛街的,可怜的是,我跟了他半天,都没被搭理过。”

  “这……”林黥甩了甩头,甩去烦人的思绪,重重地点下头,“好,想去哪逛呢?”反正古月乐那边收集信息还得一段时间,应该说这两天都可能是闲着的。

  “答应啦!咯咯……”夏蓉欢快地笑了起来,却又马上摆起正经的神色,朝林黥打了个响指,“别问,你只管跟我走就是了。”说完快步走在前面。

  林黥苦笑着摇了摇头,追了上去。说起来,陪女人逛街这事他还真做过不少次,却也不觉得是种痛苦。

  可林黥没料到的是,这一次的逛街十分迥异,以往陪家里的女人时间都不长,最多就一个下午,而夏蓉却像个永不停歇的购物狂一样,每一个专卖店都得逛上一个小时,这一逛直接逛到了太阳西下,街头霓虹灯亮起……

  广场周边的长椅上,林黥看着脚边不下二十个的袋子,苦—涩地摇了摇头,这种购物欲绝对不止是疯狂可以形容的。

  “很奇怪吗?”夏蓉撇头望着他微笑,一双小脚在空气中缓缓地晃荡着,甚是可爱。

  “没有,只是有点……呵,有点不可思议。”林黥委婉地说道。

  夏蓉抿嘴点了点头,就那么凝视着林黥的脸,一双水灵的眼睛里透着一抹莫名的伤感。林黥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看着袋子,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耳边却响起了夏蓉幽幽的声音。

  “两年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在京都这样繁华的都市里怎么会有你这样不懂人情世故,那么搞笑,那么单纯的男人。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然后好奇心的驱使下,就想去了解你。甚至在当上侦察兵,而且听了爷爷和你林家的仇恨史之后,还是忍不住经常在你身后偷偷地看着你。”

  夏蓉一边说着,脸上同时洋溢着淡淡的笑容。林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唯有默默倾听。

  “两年来,看到过你和陈思敏纠结的感情,看到过你和楚心如刻骨铭心的爱恋,也看到过你和欧阳婉婉单纯的心有灵犀。呵呵,我很嫉妒她们,你知道吗?可是我没有陈思敏那么大胆,敢丢弃上一代的仇恨大胆地去接近你,甚至向你表白。”

  说到这里,夏蓉自怜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是个胆小鬼,我不能违背我爷爷的意愿,从小到大,最疼我、最爱我的就是他了,我不想对不起他。所以,我一直都是在你后面默默地看着,除非有了充足的理由,否则,我是没有勇气露面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我们之间没有了仇恨的隔阂,还算是盟友呢!所以,我敢走到你面前提出要求,要求你陪我一起逛街,给我买小吃,陪我玩恋人才会玩的小游戏,而这些都是以前只能在脑海里偷偷想的,今天却全部都实现了。”

  夏蓉深深地凝视着林黥,“我没有遗憾了,对这份怪异的感情也有了一个算是完满的交代,谢谢你。以后,我可以安心地去找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和他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谈一场恋爱,我会永远把你藏在心底,再也不会掏出来。”

  “夏蓉……”林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对于夏蓉,他心里一直持着感谢的心,若非有她,一年前他就到去阎王殿报到了。

  “好了!”夏蓉笑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直藏在心里的话也对你说了,我也该走了,不能总耽误你和你家里三位娇妻相处的时间,呵呵,帮我把东西提到车里去吧!”

  望着夏蓉的背影,林黥轻叹一声,有些人一旦有了决定是谁都改变不了的,而夏蓉就是这么一种人。拎起大包小包,快步跟在夏蓉身后。

  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夏蓉朝林黥笑着点了点头,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林黥默默地站在原地。

  突然,车窗打开了,夏蓉探出头来,“对了,我忘了说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是我爷爷不方便对你说的。”

  林黥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这样的事情必然不方便在外头说,车门关上后,林黥凝视着夏蓉,“什么事?”

  “我爷爷要你小心胡方寒,特别是你的辞生堂要小心。”夏蓉语出惊人,神色显得很凝重。

  “胡方寒有什么举动?”林黥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张少欢一直都没有探测到胡方寒的举动,本来就觉得不太正常。

  “你知道京都为什么会有公子党的存在吗?”夏蓉不答反问。

  林黥沉吟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确实,他只知道所有权贵的公子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组织就是公子党,不止是京都,成都也照样有。

  “公子党固然是所有权贵的公子组成的,可上头竟然会允许这种党派的存在,原因就是因为,公子党并非由公子党的首领控制,也就是说胡方寒还要听从于上面的指示。而上头让公子党存在,目的就在于监视京都绝大部分人的一举一动,也就是说京都无论有什么风吹草动,基本上都逃不过上头的耳目。”

  “这跟我有很大关系吗?”林黥还是有些费解。

  “怎么会没有!”林黥没能懂,夏蓉甚是着急,“京都公子党这个组织主要是为了防止有反动组织的存在,一旦有威胁到国家统治的力量存在,上头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打压下来。”

  林黥这下恍然大悟,凝视着夏蓉,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辞生堂算是反动组织?威胁到了上面的统治?”

  见林黥终于明白过来,夏蓉松了口气,点头道:“是的,辞生堂不止在京都有庞大的势力,在成都同样是霸占一方,这让上面如何能安心!没看到辞生堂解散,上面是一定会实施打压行动的,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还活着。”

  “解散辞生堂上面还觉得不满足?”

  “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你,你存在了,就算辞生堂解散了,还有可能会在你的号召下再次崛起,所以,胡方寒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你死。”说到这里,夏蓉脸现担忧,从古至今,和上面对抗的都只有这一个下场。

  林黥沉默了,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建立辞生堂初衷也不过是为了能有一份对抗仇敌的力量和资本,也不曾料到会发展壮大到这样的程度。可真要他解散辛辛苦苦打拼到现在的辞生堂,他不甘心,也不愿意,最重要的是,他还得死,这绝对做不到!无奈的是,他又不想和上面对抗,到底该怎么做?这是个极为艰难的问题。

  甩了甩头,暂时不去纠结,朝夏蓉淡淡地问道:“胡方寒有什么行动吗?”

  夏蓉苦—涩地摇了摇头,“表面看来还是像往常一样,可上面做事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泄露,谁也不清楚他们暗底下有什么样的行动。”

  林黥无奈地笑了笑,看来只能被动了,朝夏蓉点了点头,“谢谢你了。”要他谢夏鹏,那是不可能的事,虽然夏鹏让夏蓉说的这段话对他极为有用。

  “你要小心!”夏蓉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黥笑着嗯了一声,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红色丰田缓缓启动,渐渐消失在视野中。林黥不知道的是,车里的夏蓉望着车外镜里的他,眼角悄悄滑落一颗晶莹的泪珠,那是一滴情泪……

  望着消失在视野中的红色丰田,林黥苦叹一声,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又是在这忙乱地对付苍锋的时候,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去防备胡方寒这一方。

  拦下一辆出租车,嘱咐师傅往楚心如的别墅区开后,林黥便闭目思索起来。谁料车子刚开了不过十分钟左右就停下来了。

  林黥睁眼一看,驾驶座上的司机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的动静,同一时间,心里骤然涌起强烈的危机感。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竟是一条不宽不窄的巷道。

  “唰——”

  一道模糊的影子在车窗外闪过,同时一道银光从车窗外she了进来,林黥堪堪来得及往后仰头,千钧一发中躲过了这一道攻击,几缕发丝落到了衣服上。

  林黥猛地对着车门踹了一脚,车门轰出去的同时,他闪身冲了出来,周围却没有任何的身影,脑中刹那间闪过一个人的名字——风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