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激战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一刀过后,鹰眼似乎没有想要给林黥喘息的时间,就在林黥躲过那一劈的瞬间,他的身影已然消失。

  林黥却不为所动,凡生诀运起的瞬间,脑海中已然有了周围数米内的所有动静变化,缓缓地抬起头,一双通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腾空而起的鹰眼,寻找着所有的弱点。

  就在鹰眼那把金刀劈下来的瞬间,林黥感觉到身后的田蛙有了动作,一根金鞭幻化出数到残影席卷而来,目标却是林黥的左右,防止他逃脱。

  林黥淡笑一声,同一时间启动身形,在周围两米内不停地闪烁,以杂乱的步法模糊两人的视线,随后,在鹰眼金刀劈下来的瞬间,瞅准田蛙金鞭的缝隙,顺着缝隙闪了出去,径直冲向田蛙的方向,一记直拳,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和拳劲,毫无花哨地轰向田蛙脸门。

  谁料田蛙突然间笑了起来,嘴角的那抹笑意很是诡异,仿佛胜券在握一般。林黥暗呼不妙,身后没有听到鹰眼金刀劈到地上的声音,可此时撤拳却已然来不及。

  林黥猛地咬了咬牙,抱着拼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心,直拳轰得义无反顾。岂料田蛙的这次攻击也是个幌子,金色长鞭骤然间收了回来,竟然把林黥的手臂ChanRao了个结实。

  同一时间,田蛙也挥出一拳,同样瞄准的是林黥的脸门。身后传来一阵女人惊恐的叫声,林黥瞬间也感受到了头顶呼啸的破空声。

  此刻,林黥唯有一个选择,或是被田蛙击中,或是被鹰眼的金刀劈个结实,身子被长鞭禁锢住,移动成了问题。就那么一瞬间的时间,林黥作出了选择,轰向田蛙的直拳不变,头微微往侧边一歪,身子同时往前冲。

  “轰——唰——”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林黥轰到了田蛙脸门的瞬间,后背被鹰眼金刀的刀芒劈了一记,而左脸则被田蛙的拳头擦出一块血痕。上衣同时裂开,一道暗红的血痕触目惊心,鲜血顺着痕迹缓缓地往下流。

  田蛙脸门中了个结实,倒飞了出去,在空中张嘴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张脸已然有些变形,擦出了一块血皮。

  林黥来不及感受身上伤口的恐怖,脑后再次传来凌厉的破空声,侧身一个就地打滚,忍受着撕心的痛楚堪堪躲开了鹰眼的攻击,弹身而起后,再度往后飘退了一段距离。

  “接着!”在林黥撕下上身已然破碎不堪的衣服时,九姐突然骄喝一声,朝他丢过去一把刀。

  看到那把在阳光下依旧晃眼的情殇刀,林黥整个人突然变了,闪身躲过鹰眼的攻击,随即飘身而起,探手去接情殇刀,眼见就要碰触到刀身,一记金色长鞭卷了过来,直接卷向他的手臂。

  林黥一咬牙,无视长鞭的攻击,硬生生地接到了情殇刀,手臂上却再度添了一道血痕,鲜血直流,林黥仿佛没有感觉一般,“锵”的一声拔出了情殇刀,手臂上的鲜血顺着刀柄流入了刀身,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鲜血仿佛被情殇刀吸嗜了一般,眨眼间消失不见,随即刀身颤抖着嗡嗡地鸣叫起来……

  昂扬的战意透过刀身传到林黥脑海中,一幕幕情殇刀劈空挥舞的画面浮现,刀身同时浮现出一抹璀璨的白光,透着一抹淡淡的光辉。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愣,脑海中同时浮出一个念头,刀身合一!

  身后传来呼啸的破空声,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鹰眼一记金刀劈了过来。刹那间,林黥嘴角浮出一抹笑意,手舞情殇刀,回身劈了一记。

  “轰——”一声巨响,两道刀芒轰击在一起,情殇刀挥出的白色刀芒竟然冲破了金刀劈下的金光,毫无阻碍地冲向鹰眼。

  鹰眼眼里异芒一闪,身影刹那间消失,白色刀芒却一直轰了下去,把围墙劈出了一道裂痕。

  这一次,鹰眼没再急攻,而是在林黥的正对面提刀站立着,田蛙对着空中挥舞了下金鞭,缓步走到了林黥的斜侧面,胖马也变了脸色,一直笑眯眯的眼睛骤然间睁得很大,缓步走到了林黥的另一边,三个人成SanJiao姿势把林黥包围在里面。

  林黥仿佛没有所觉,缓缓地抬起情殇刀,伸手从右手手臂上抹了一把血,伸到刀身出,轻轻擦拭着那抹淡淡的光辉,神情很专注,很小心。

  脑海中浮现的是鬼名都里老头子临死前的笑容,老头子是遗憾的,他劳心了一辈子,最终却落得惨死的下场,他还没看到林家重新植入京都的辉煌,还没等到洗刷冤屈的那一刻,还没……不该的,他应该子孙满堂!安享晚年的!

  “啊——”林黥突然仰头狂啸,手里的情殇刀同时颤抖着嗡鸣起来,而林黥的那一双眼睛骤然间布满了血丝,眼角处血管凸现了出来,密密麻麻甚是诡异,渐渐地,他的一双手掌变成了血红色,渐渐漫延到情殇刀的刀身,刀身刹那间像是燃起了血焰一般……

  而鹰眼三人交换了下眼神,同时点下头,田蛙率先发起攻击,握着金色长鞭的手一转,金色长鞭突然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刺,再度一挥,金色长鞭幻化出数道残影席卷向林黥,眼见就要接近林黥的时候,金色长鞭突然间断裂开来,幻化成点点金光,成一个圆钟把林黥笼罩在了里面。

  胖马在这一刻腾身而起,在上空猛然对着圆钟先后拍了两掌,刹那间两道巨大的手掌如泰山压顶一般对着圆钟压了下去。

  而一直站立不动的鹰眼此时有了动作,一双金huang色的眼睛对着手里的金刀射出两道金光,光芒乍一接触刀身,金刀顿时有了变化,整个刀身瞬间燃烧着熊熊的金色火焰,仿佛这样的火焰还不够,鹰眼持续不断地对着金刀发射金光。

  圆钟里面的林黥骤然间感觉不对劲,眼睛被耀眼的金光刺激得睁不开,而耳边不断地呼啸着刺针穿梭而过的声响,他根本没法判断出位置,身上同时被刺针刺中数十次。

  猛然挥舞着情殇刀,想要冲破这层笼罩,可一刀砍下去却只有一瞬间的缝隙,缝隙立刻就缝合了,同一时间,头顶上传来巨大无匹的压力,压得他无法动弹。

  林黥猛地一咬牙,身子在原地急速地旋转了起来,很快夹起一阵血色旋风,无数的刺针被这阵旋风弹射而出,奇异的是这些刺针并不会离开圆钟的范围,很快又聚拢到了空中,继续穿梭。

  不过这样一来,林黥感觉压力也减少了不少,旋风越来越急,范围越来越大,很快就要突破掉圆钟的笼罩了。骤然间,林黥停止了旋转,双手挥舞起燃烧着血焰的情殇刀直劈而下。

  “轰——”一声巨响,刺针纷纷落地,圆钟消失了,空中的胖马倒飞着摔倒在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田蛙则是踉跄着退了几步。

  林黥身上血痕累累,剧烈地喘息着,可就是这么一瞬间,毫无预兆的,一记巨大无匹的金色光芒迎面击了过来,林黥堪堪来得及横刀防卫。

  又是一声剧烈的响声,林黥倒着飞了出去,轰地一声撞破了墙壁,一个大大的洞口引入眼帘。楚心如和欧阳婉婉凄苦地叫了起来,哭着跑向倒在地上,血淋淋颤颤巍巍想要站起来的林黥身边,一人夹着一边把他扶了起来。

  “杀!”田蛙朝鹰眼狂喝了一声,两人同时闪身冲了过去,准备给林黥最后一击。

  “砰砰——”两声闷哼声,田蛙和鹰眼几乎是同一时间倒飞了回去。一个身穿破旧僧衣的老人挡在林黥面前,双手合什,默念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随即冷眼一扫,沉声喝道:“滚!”

  三人相视一眼,迅速起身闪出了别墅,各人身上都有着不小的伤,无端打出来个光头老人,自然是逃不了好。

  “老严,你还是来了…咳咳…”九姐挣扎着站起身,望着老人挤出一丝微笑,随即不断地咳嗽起来。

  僧衣老人正是保管了情殇刀一年的老严,昨天和林黥谈了一席话后,九姐就想到凭她的能力可能保护不了楚心如和欧阳婉婉,所以找上了老严,可无奈于老严不肯答应,不料这会他却来了。

  老严苦笑了一声,“欠老朱的情总得还,要是他知道我不保护他女儿,阎王殿里他不会放过我的。”

  一边说着,老严一边蹲下身检查九姐的伤势,九姐却推开他,指了指单膝跪在地上,身子不停淌着鲜血的林黥,焦急道:“先看他!”

  老严回头瞥了眼林黥,略微不满道:“死不了!撑一撑就没事!”说完依旧检查九姐的伤势,从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棉布,放在地上摊开,入眼的尽是大小不一的细针。

  老严熟练地抽出几只,插在九姐的各个穴位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