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林凡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深夜,楚心如的别墅里,欧阳婉婉手抚着钢琴,抚奏出一个音调,却又收回了双手,清艳的脸庞展露一丝惆怅,不时朝大门处望一望。

  “不要太担心,他没那么容易出事的。”九姐走到欧阳婉婉身旁,轻抚着她的香肩,轻声安慰道。这三个女人中,对林黥最有信心的就是她了,林黥有什么样的身手只有她最清楚,所以,她并不是特别担心。

  “可……都这么晚了呢!以前晚回来的话,他还会打个电话,现在却连消息都没有,电话都没接……”手里拿着曲谱的楚心如也再没有心思去搞音乐,站在大门口,满脸焦急。

  九姐轻声笑了笑,“他这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只要忙起来,可能连怎么回家都忘了,在外面过夜的事情常有发生。”在两个略显年轻的女人面前,她责无旁贷的担当起了大姐大的角色。

  “我们……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张少欢吧!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刚才我心里好像听到了木头在叫我,我……好害怕!”欧阳婉婉愁眉不展,心情依旧很忐忑,忍不住提出了建议。

  “是啊!林黥要干什么一般都会跟张少欢商量的,他应该知道。”楚心如也赞成,这种感觉她曾经有过,那是种无措的绝望,她害怕灾难再一次降临,哪怕是得到一点点关于林黥的消息,她都能够稍微安心下来。

  九姐轻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站了起来:“好吧!为了安你们的心,我打过去问问。”并不是她不相信林黥,而是在这两个女人的感染下,她也有些心惊。

  见她答应下来,欧阳婉婉和楚心如顿时一脸紧张地走到了她身边,侧耳倾听着。电话拨通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到众人耳朵里,三人越听脸色越差,等到电话挂断后,三个人的脸色已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怎么办?九姐,木头……他会不会出事啊?”欧阳婉婉慌神了,娇嫩的身躯不自禁地颤抖着。

  楚心如则是一言不发,低下头,香肩微微抽搐着,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落。曾几何时,这样无措的心也充斥着,恐惧,迷茫,惊慌……胸口的空气被抽空了一样难受……

  九姐轻咬着下嘴唇,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吟了一会,朝两人淡淡地笑了笑,“不要太担心,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你们在家里等消息,我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些消息。”

  说完快步走出了别墅,此刻,她心里也有些慌张,如果连张少欢都不知道林黥去向的话,就意味着他有了危险。她唯一能想到的是,利用以前在京都的消息网去打探。

  少了一个人,或是多了一个人,地球依然以它应有的速度在自转。可这套理论并不适用在权势社会,一个延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权势链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影响运转,也可能导致这个链接崩溃。

  林黥的消失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到了京都几大集团的利益,周氏企业依旧被同行业并购,只不过,并非林黥的服装企业独吞,陈乔伟旗下的远厦集团也抢占了一定的地盘。不过,不管怎么说,林黥的服装企业还是有了进一步的扩张,股市危机也一并解决了。

  失去了林黥的辞生堂选择了隐匿,没有林黥的关系网,辞生堂难有作为。不过,京都西区的地盘依旧控制在辞生堂的手里,这点张少欢做得很尽职。

  京都平静了,至少在表面上很安稳,无论是权势的竞争,还是商界的扩张,都没有了动静,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一个月后,京都北区的德隆街的角落位置,一个身穿灰色T恤,下身穿着淡蓝色牛仔裤,头戴一定黑色帽子的年轻人坐在一张小方桌面前,张口大声吆喝:“前世今生,因果缘由,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算不好不要钱,算得好给个生活钱啊!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啊!”

  话音刚落,年轻人痛呼一声,懊恼地摸了摸后脑,撇过头怒瞪着身后悠哉悠哉,翘着二郎腿,抽着大烟斗的老人。

  “别有事没事给我乱改口号!”老人轻吐了口烟圈,慵懒地撇了眼年轻人,嘴角浮着一抹淡淡地笑意。老人的穿着很特别,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如果只是匆匆忙忙扫一眼的话,定然会认为他是在为谁守丧。不过,细看之下就能发现有些不一样,老人的两个膝盖处有两条白色的布条圈着,算起来也是区别于守丧服。

  年轻人撇了撇嘴,“这摊都摆了一个星期了,没一个人光顾不说,连上来询问的都没有。我想来想去,就是这个口号有问题,要是再不改的话,我们就要揭不开锅了!”

  “这不用你操心,缘分到了,自然有生意上门。”老人依旧悠哉悠哉地抽着烟,二郎腿有节奏地晃荡着,没有要担心的意思。

  年轻人轻哼了一声,以示不满,回过头继续吆喝着,与往常一样,迎来的是路人的冷笑和鄙夷的眼神。

  年轻人是两个星期前跟着老人的,他记忆中的事情不多,只知道他有一张大众脸庞,扔到人群中都不会有人扫一眼,他还知道他有个名字,叫林凡,无父无母,孤儿一个,打小就被身后的老人领养。

  当然,这些都是身后的老人告诉他的,老人还告诉他,之所以给他取名林凡,是要提醒他,他有使命要完成,不能过平凡的生活。可这个使命他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他知道的是,老人一直让他在这条略显偏僻的街道口摆摊算命,却从来都没有顾客光临。

  老人叫陆生,自称生爷。据老人自己透露,这个名字是为了证明老人是在陆地上生的,所以有了这个名字。林凡觉得好笑,人不在陆地上出生,难道还会在空中出生么?鉴于此,他从来不喊老人生爷,而是倔强地喊他老生。

  两个星期以来,林凡每天晚上都很难睡着,每次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十几双如狼似虎的眼睛在盯着他,是恨不得要把他吞掉的眼神。很奇怪的是,他竟然连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好奇。

  有时候,他静下心来,会发现每一双眼睛都不一样,从那些眼睛里能看到不同的意思,好像能读懂那些眼睛里所要表达的东西,可又没法说出个具体来。这让他越来越苦恼,以至于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失眠,更奇怪的是,第二天醒来,精神都是异常的好。

  他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次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他把这一切告诉了陆生,不料陆生只是淡淡地丢下一句话:“慢慢看,迟早你能够看明白。”之后再问的时候,陆生就沉默不语了,这个疑问只好闷在心里。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可林凡还是对陆生的话深信不疑,两个星期以来,每天白天摆摆摊,听陆生将一些所谓的算命之道,在他看来,陆生口中的算命之道就是骗术,将的不是面相,也不是手相,而是怎么看人,怎么做到手比眼快,完全就是在教他怎么做骗子。

  反正也没有顾客光临,林凡也乐于和陆生探讨这个问题,两个星期下来,也有了不少的心得,准备找个机会实践一下。白天摆完摊以后,林凡会跟着陆生练气,据陆生说,这不是简单的气功,而是让身体的每一个感官都融合于自然,融合于天地的凡生诀。

  对此,林凡觉得就是狗屁,这个世界要是有这种功法的话,还有谁是普通人啊!可陆生的表情很严肃,也很强硬,大有他不练便要把他修理的意思,在这种形势下,林凡勉强修炼起来。

  刚开始,林凡只是勉强应付,可修炼了几天后,他发现自己的气也顺了,耳目也聪了,走起路来也有些飘了,于是乎,他有了强烈的兴趣,几乎沉迷起来。

  “注意点,生意上门了!”老人淡淡的声音把林凡从沉思中喊醒了过来。

  林凡扫了眼周围,并没有看到谁往摊子走来,转过头疑惑地望着老人,“你老眼昏花了吧?还是想生意想疯了?”

  “啪!”老人只是轻轻地抬了抬手,林凡便痛呼了起来,捂着头敢怒不敢言,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能隔空打到他,或许是所谓的凡生诀。

  “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你小子还真是有胆量。”老人轻哼了一声,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缓步行走的两个年轻人,“你不是一直想试试身手吗?那两个人是最好的对象。”

  林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两个穿着休闲服装的年轻人并肩晃荡着,不时张望着路边的商铺,显得有些鼠头鼠脑。林凡顿时喜笑颜开,转过头,朝老人笑道:“你的手机又破又旧,是该给你换个新的了!”

  说完拿起桌上略显破旧的手机,利落地换了副崭新的手机壳,起身朝两个年轻人走了过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