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孽种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所以,林黥再次抽出了刚放回去的银针,蹲下身,在周逸平的头上轻轻地比划起来,“通常的情况下,有人特意对我隐瞒重要信息时,我都会把最初说的话先兑现一下。”

  话刚说完,不理会周逸平恐惧的表情,手掌贴在他的头上禁锢住他,另一只手拿着银针,对准他的百会穴,一点一点地转进去,数秒之后,半根银针已然没入了进去,期间,周逸平痛得嚎叫出声,无奈于林黥手掌上的劲力,怎么也无法挣脱。

  “感觉怎么样?”林黥松开手,默然地望着周逸平颤抖着手拔掉了银针,淡笑道:“没用的,银针上沾着的ye体已经在你的大脑里散开了。这只是第一步,只有局部的脑神经会麻痹,有没有感觉思维有些缓慢了?呵,还有四个穴位,如果你再隐瞒信息的话,我不介意一次性全部插上去。”

  周逸平愤恨地把刚拔下来的银针朝林黥扔过去,无力的只是扔到了地上,盯着林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只要我还剩下一口气,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随时奉陪。”林黥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合约要怎么领取?”

  周逸平沉吟了一会,说道:“密柜必须要有我亲自打电话过去,核对我的声音才能够领取,因为他们那边有录音系统。我交代过,如果我在一个月之内没去领取的话,我的代理人可以去领,然后把合约公布于众。”

  “你的意思是要打官司,然后得到一大笔的赔偿费?”

  “哼!”周逸平冷哼一声,鄙夷地望着林黥,说道:“我对你们的钱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合同上没有赔偿违约的一条,唯一的赔偿方式就是:楚心如为我旗下的一家酒吧天天免费卖唱!哈哈……”

  林黥眼里闪过一抹寒芒,心里再次激荡起把他杀死的念头,却强忍着这股冲动,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递给周逸平,淡淡道:“现在打电话,让他把合约销毁。”

  眼见周逸平拿着手机,久久没有要拨号码的意思,林黥再次从布匹中夹出了一根银针,在他眼前晃了晃。周逸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拨通了号码,咬牙切齿地说出销毁楚心如合约的话来。

  林黥夺回手机,心里稍微安心了点,楚心如的事情总算有了个好结果。他不怕周逸平会耍花样,既然是周逸平的代理,自然是周逸平极为信任,而且特别忠诚的人,只要是周逸平说的话,必然是实施得义无反顾,不然周逸平也不会放心地把合约交给他。

  “你还想知道些什么?”虽然少了一份威胁林黥的东西,不过比起这个来,周逸平更在乎自己的智商和记忆,只要有这两样,他就不怕不能东山再起。

  “绑架我老头子的到底是谁?”林黥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奔着主题。

  “现在知道不嫌太晚了吗?我想林秋道已经不堪忍受折磨而自杀了,哈哈……”周逸平笑得很得意,尽管此刻面临威胁,不过只要能看到林黥脸上那副抑郁痛苦的表情,他就感觉畅快,刺激。

  林黥不以为意,淡淡道:“这个不劳你关心,你只要告诉我是谁就行。”

  “怎么?为林秋道报仇?恐怕你连这个资格都没有,哈。。。告诉你也无妨,就是如今已经是军区主席的方正雄,说起来,他和你还算是至亲呢!好像你应该喊他外公吧!自相残杀,哈哈!多戏剧性的一幕啊!”周逸平疯狂地笑了起来,气海又是一阵翻腾,他抑制不住地连续咳嗽着,嘴角又流出几摊鲜血。

  林黥沉默了,久久没有说话,脑海中回忆起在鬼名都听到的对话,尽管从老头子口中提到过“亲家”两字,当时没太在意,现在想来,老头子说的亲家就是那个身穿军服的方正雄,和周逸平口中的方正雄如出一辙,必然是同一个人!

  良久,林黥眼里射出一道冷芒,紧盯着周逸平,冷声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哈,我想林秋道见到方正雄的时候,跟你的表情差不到哪里去。”说到这里,周逸平又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才愤恨道:“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我比你知道的更多,我比你更有资格去评判!”

  “哦?洗耳恭听。”

  周逸平看着林黥,又是冷哼一声,缓缓道:“是,二十多年前的京都,林家名声赫赫,林秋道身为京都市的市委副书记,为百姓做实事,受百姓爱戴。可别以为他就算是两袖清风明镜高悬的清官,狗屁!他就是一个披着狼皮的羊!”

  “我提醒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没有耐心听你骂我老头子!”林黥冷冷地回了一句,紧握着拳头,差点就忍不住要煽他一个耳光。

  “哼,事实摆在那,你接受不了是你的事。林家伟和周建国同样是京都军区最为出色的特种队员,论个人战功,论身体素质,林家伟都在周建国之下!可林家伟却凭着林秋道的关系,在同等条件的竞争下,力压周建国当上了军区的二把手!而周建国却只能在原地等待!”

  说到这,周逸平愤怒起来,“凭什么?他林家伟凭什么有这样的待遇?就是凭他有个市委副书记的老爸帮他疏通关系!林秋道表面上为民做事,口口声声不会让自己的家人有特别的优待,我呸!他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一个王八蛋!就连他的亲家方正雄都看不过去了,林家覆灭那都是林秋道咎由自取,上天的报应!”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鬼话?”老头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林黥很清楚,老头子也犯过错,他也理解,不过要说老头子以公谋私,这他很难接受,也不会相信。

  “你相不相信都跟我没关系,我只不过是把二十多年前的事实说出来。”周逸平的情绪稍微平缓了下来,继续说道:“当时的京都可不止林秋道一人当道,现在在成都军区风生水起的诸葛家也算一个。”

  “不过,诸葛家在京都待的时间不长,仅两三年就被调到了当时没有丝毫发展的成都!想知道原因吗?哼,就是林秋道的手笔!一山不容二虎,对林秋道来说,诸葛家是个威胁!要不是林秋道暗中做了不光彩的手脚,当初在京都风光无限的没有你林家!没有!你们林家根本就不够格!”

  周逸平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几乎是咆哮了:“所以说,林秋道就是一个披着狼皮的王八蛋!假君子!真小人!是老天有眼,让林家落得覆灭的下场!全都是活该!你还打着报仇的旗号进京都,你TaMa是瞎了狗眼……”

  “啪——”林黥一点都没客气,一巴掌直接煽在他肥肿的脸颊上,骂声拽然而止,“我警告过你,少TaMa的犯浑,就算少了你口中的话,我同样能通过其他渠道知道!”

  “哈哈哈……”周逸平狂笑了起来,一张肥肿的脸庞显得异常狰狞,“被我说中痛处了吧?没用的,林秋道得死,你林黥也得死,林家一个个都不得好死,哈哈……”

  林黥眼中寒芒一闪,突然蹲下身,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冷声道:“当年的幕后主使是谁?谁?!”

  “诸葛…长明,哈…想不到吧?”看着林黥脸上惊愕的表情,周逸平真的觉得无比的快乐,只是说到“诸葛”两个字时,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样,我立马就给你插上四根针!”林黥很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周逸平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这是实话,你爱信不信!虽然诸葛长明是我周家最应该恨的人,不过,在对付林秋道的事情上,却达成了一致。诸葛耶鸣虽然是个孽种,可你林黥也不是个好货色,你也是个孽种,你妈跟NanRen生的孽种!哈哈……”

  “你去死!”林黥眼里突然间布满血丝,冲着周逸平咆哮一声,一只手紧紧地掐着他的脖子,使劲地用力。

  他不允许那两个字用到他的身上,小时候在村子里就已经受过这两个字的精神摧残,只要听到这两个字,他都会暴怒,失去理智。

  “你…就是…孽种,孽……种!”周逸平一张脸憋得通红,却依旧不松口。

  周逸平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他感觉要昏厥过去的时候,脖子上的手突然间松开了。只见林黥眼中的血丝已经褪.去,却如冰雪天般,目光冷得刺骨。

  突然,林黥一手抓着周逸平的头,一手迅速地拔出布匹上的银针,一根接一根地cha.进了周逸平的大脑上,对周逸平惊恐的惨呼声充耳未闻。

  片刻之后,林黥收起布匹和银针,起身淡淡地丢下一句话:“如果你是个傻子,也许会更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