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起大落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林黥略微苦涩地笑了笑,颤抖着喉结,嘴里吐出一句话:“我是林黥……林秋道的孙子,林家伟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坐在办公桌边的中年女人,心里甚是忐忑不安,双手不知所措地交叉在一起,一直以来都ting起的xiong膛,此刻却不自禁地瘪了下去,因为那份不曾感受过的母爱和亲情。

  中年女人脸色微微一变,手指间夹着的笔悄然滑落到了桌上,身子刹那间僵硬住了,一双美眸紧盯着林黥,莹润的泪珠在眼眶里转着。

  看到她这副表情,林黥顿时激动起来,颤抖着身躯朝前走了两步,缓缓地抬起手,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中年女人却突然低下头,朝他摆了摆手,略微哽咽道:“我想…你找错人了,我。。。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林秋道,更不认识……林家伟。”

  林黥顿时蒙住了,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像是某样最为珍贵的东西突然间当着自己的面毁灭了一样,又像是尝到了世界上最为怪异的味道般,无从说出口。

  良久,林黥再次深深地望了眼低头重新拿起笔在纸上书写着什么的中年女人,缓缓地转过身,亦步亦趋地朝门口走去。关上门,靠在门上,仰天吐出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算什么?算是一种闹剧吗?如果是,那又是谁在导演?

  就这么在门口站立了很久,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浓浓的苦涩。直到有人拿着文件要朝这边走过来,林黥才回过神来,一脸失落地离开了。

  时间倒回林黥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边的中年女人突然抬起了头,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脸上露出淡漠的笑容。随即,她拿起桌上的座机,伸.出纤细葱白的手指拨下了一组号码。

  “鱼儿上钩了。”电话接通后,中年女人微笑着说道,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得意,接着,她把刚才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说到精彩处时,她忍不住轻笑出声。

  “呵呵,找你这个专业的演员来演这场戏果然是最正确的。脸上带着那层皮不好受吧?呵,委屈你了,宝贝!”话筒里传来年轻男人的声音,显得有些虚浮。

  中年女人撒娇地扭了下水蛇腰,嗲声嗲气道:“是啊!都难受死了,还要带多久啊?我可不想再受这种苦了,你得赶快结束他!”

  “好了,宝贝,很快的,再忍受一段时间吧!”说到这里,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淫邪起来:“嘿嘿…晚上来我这吧!我一定好好奖励你!”

  “你。。。坏死了!”

  “哈哈。。。就这样吧!晚上等着你!”话音刚落,话筒里便一阵忙音。中年女人嘴一撇,放下了话筒,嘴角浮出一抹嗤笑。显然,这个女人的心不是百分百的忠诚,并非那么好控制。

  出了瑞宏大厦,林黥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低着头,心里无比的沮丧,本以为是触手可及的亲情,谁知给的却是这么个答案。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她就是那个二十多年都没尽过母亲责任的女人!只是她露出那样的表情,又说出那些话,到底是说明了什么,因为有谁在压制着,而不能认自己,还是她早已放弃了原来那个家,不想再有任何的干扰,连自己这个亲生骨肉都可以视而不见?

  不管怎么说,这对他都是一种伤害,心里上彻彻底底的伤害。抬头吐了口气,挪着步伐,没有任何知觉地沿着街道行走,可他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颗本是沸腾的心正在淌血,一滴一滴地往下落,怎么堵都堵不住……

  不知走了多久,像是经过了数个年头般长久。林黥感觉到了疲倦,身心俱疲,抬头扫了眼周围,竟是一个供人栖息的公园,一些小孩嬉笑着在大人面前打闹,几个老人一边走一边摆动着双手,悠闲地挪动着就要僵化的身躯。

  眼见不远处有长椅,林黥缓步走过去坐了下来,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仰头徐徐地吐了出去,木然地望着眼前晃动着的人群。

  “小伙子,借个火。”林黥嘴角叼着的烟还剩下半截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手里夹着一支香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黥淡淡地扫了眼中年人,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递了过去,动作甚是缓慢。接着继续默然地抽着烟。

  中年人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把手中夹着的香烟叼在了嘴上,不急不躁地点燃,轻吸了一口后,把火机递还给林黥,随即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烟不是好东西啊!”或许是不习惯太过安静,中年人吸着烟,自顾自地说起话来:“年轻时候受了点挫折,看到别人嘴里叼根烟酷酷的样子,也就跟着吸了起来。呵,你可能不知道,我那个年代,嘴里叼着烟,身着打扮再酷一点,颓废一点,很受女孩子青睐的。”

  “年轻时候不成熟,总会随着大流去做不理性的事情,到现在,抽烟都成了一种习惯了,想戒也戒不了啦!”中年人轻晃着头,微笑着感慨道。

  林黥却依旧叼着烟,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任由中年人在那自言自语,他沉默依旧,眼神仍然木然,也不知道那些话他听没听进去。

  对此,中年人也不以为意,再吸了一口烟,徐徐地吐了出来,继续自言自语道:“无论年轻不年轻,只要有那颗永远都想往上的心,就有用不完的资本。呵,这句话我也是花了十来年的时间才给想明白啊!”

  说到这里,中年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这副笑容没有任何的虚假,很真切,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值得他去笑脸相迎。似乎打开了话匣子,中年人一发不可收拾。

  “有这么一段故事,二十多年前,有个吊儿郎当穿着打扮跟古惑仔一样的年轻人,他是个孤儿,一直靠着坑蒙拐骗偷,甚至拿刀砍人来过日子。或许是上苍的眷顾,有一次,他领着五个人,拿着砍刀,埋伏在离市政府附近的一家小店里。”

  “这次他很紧张,因为从来没杀过人。而这次是趟大买卖,有人出了五十万买市政府里一个人的命,如果事情成功了,他可以拿到三十万。这是他从来都不敢想象的钞票,就在那个年代,三十万足够他风风光光地生活一辈子!”

  说到这里,中年人停顿了下来,从口袋里又抽出了一支香烟,用那快要燃烧到尽头的香烟点燃了,享受似地吸了一口,徐徐地吐了出来,继续说道:“事情没有成功,目标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就把他们五个人制服了。不过,结果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目标没有报警,不但如此,还给了他们一万块钱,叫他们好好做人。”

  “到现在,年轻人还记得他们要击杀的目标当时的风采,那就是领袖,令人心悦诚服的领袖!即使是他的敌人,应该也要敬他三分。他离开后,其他人再为这次还能拿到不小的钞票欣喜不已的时候,年轻人却沉默了,他一直啷当的心有了变化,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黥突然动了动身子,眼睛依旧盯着前方,却不再木然而无神,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叼在了嘴上,打火机一点,默然地吸了起来。

  中年人微微转过头望了他一眼,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吐了口烟雾,继续说道:“自那以后,年轻人再也没做过坑蒙拐骗打打杀杀的事情,老老实实地找了一家小餐馆,做了个端菜的fu务员,一分一分地攒钱。”

  “两年后,他存了一笔钱,开始拿来做小生意。起初是摆地摊,卖一些别人仓库里埋汰的衣服,因为会说话,做事用心,做人圆滑,生意越做越大。两年后,他已经是拥有三家大型娱乐城身家上千万的富人。为此,他给了那个触动他内心的人十万块钱,可令他奇怪的是,那个人执意只收两万,说是以后会用到。”

  说到这里,中年人眼里露出一抹悲伤,狠狠地吸了两口香烟后,才缓缓地开了口:“呵,他应该早就看出了。两年后,年轻人的公司宣告破产,几乎是一夜之间,他从身家千万变成了一无所有。那时候,他年仅二十五岁,还算年轻。可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的时间,他满头的黑发一根不剩地全白了。”

  听到这,林黥扭头望了眼中年人,他有着一张刚毅的脸庞,那双长盈着笑意的眼睛里满是沧桑,而头上扎起来的长发已然全白了。

  “这时候,又是数年前那个目标出现了,同样塞给了他一万块钱。就是这一万块钱,他有了重头再来的机会,如今,他坐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位置上,却时刻都不能忘记那个给他动力,给他希望的人。”

  中年人再次深吸一口烟,轻笑着感慨道:“大起大落的人生是精彩啊!不过,若是有重活的一次机会,他宁愿就做个吊儿郎当打打杀杀的古惑仔。”

  林黥甩手扔掉了手中的烟头,转过头,凝望着中年人,淡淡地问道:“帮你的那个人是谁?”

  中年人若有深意地笑了,徐徐地吐了口烟圈,轻声道:“林秋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