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男人特有的象征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有一种爱叫惬意,或者叫甜在心。它不像海誓山盟那么令人刻骨铭心,或是漫步公园那么令人缅怀从前的点点滴滴。它时不时的让人感动,虽然不会热泪盈眶,却会让人的心一点一点地为之颤动,最终彻底的迷醉其中。

  林黥曾经想过这么一种生活,或者说他曾经向往过:安安分分地上班,哪怕有多忙碌,回到家中都会有一个勤俭的妻子为他做好香甜可口的饭菜,温馨而又甜蜜的吃完一顿饭。随后,搂着这位娇妻,安稳地睡上一个美觉。

  当他和九姐回到楚心如的别墅时,他没想过这一切会实现,或者,比他曾经梦想的还要完美得很多。在他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凌晨六点半了。就在他推开大门的一刻,他闻到了早餐的喷香,或许算不上熟悉,不过对于有数个小时处于神经绷紧而五脏六腑都在闹饥荒的他来说,这是最好的补偿。

  已经和楚心如成了一个组合的欧阳婉婉把所有的早餐都端到餐厅,而主厨楚心如也就位后。林黥没有顾忌任何形象,狼吞虎咽般吃下了眼前的早餐。尽管那几块面包被烤得焦黑,尽管那几根油条没有放糖,他还是吃得义无反顾,津津有味……

  “这些东西……好吃吗?”望着林黥狼吞虎咽的吃相,欧阳婉婉诧异地问道。作为当事人,她很清楚,这不过是在家里呆得无聊的楚心如出的一个主意而已,虽然带着十二分诚意尽心尽力去做了,可事先尝过的她知道,这种早餐就算扔给狗吃,狗都会摇摇头,摆摆尾巴,不屑的离开……

  林黥努力地咽下最后一口油条,微笑着点下了头,“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餐。心如,我早就应该让你摆个小摊,做早餐西施的!”

  “算了吧,我怕把买早餐的人都送进太平间了,那样我至少得判个无期徒刑。顺便说一句,你拍马屁的功夫是越来越不着边际了。”望着自己面前一口都没动的早餐,楚心如苦笑地摇了摇头。说到下厨,她确实没天分,这点她心知肚明,只是今天难得的想试一试而已。

  林黥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冒油的手掌,诚恳道:“我说真的,这一顿早餐确实是我吃得最满意的一次。虽然和饭店里的有一点的差距,可就这个意义而言,我从来没这么满意过。”

  “真的吗?!”楚心如很惊喜地望着林黥,略微顿了顿,忍不住问道:“有什么意义?”

  欧阳婉婉和九姐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她们怎么都没看出来,这样糟糕的早餐能含有什么意义,除了是楚心如亲手做的外,她们再也不能想到其他含义在里面。

  对于三人惊讶以及期盼的表情,林黥很满意,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朝楚心如微笑道:“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没有自己做过早餐的。所以,这算是你的第一次,而且是为了我,对吧?”

  “呵呵,算是吧。继续说,还有什么厚脸皮的意义?”楚心如笑得有些羞涩,出于女性敏.感的天赋,她总觉得这个“第一次”没眼前这个骗取她的心的男人说得那么简单,自然也就联想到了某些儿童不宜的画面。

  林黥这会突然笑得很诡异,伸手指了指楚心如的脸,嘴角微微一翘,正儿八经地说道:“其实,我是个男人。我……”

  “等等!”欧阳婉婉打断了他的话,疑惑道:“你这么强调的意思是什么?是想掩饰什么吗?还是你曾经是个女人,你要掩饰这样的事实?或者,是人妖?”

  “这都哪跟哪啊!我可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男人,有着男人特有的象征!”林黥很是无奈,被自己的女人怀疑性别,这说起来应该是耻辱,他忍不住ting起xiong膛来证明。

  九姐再一旁沉默,楚心如却插上了口,上下扫了眼林黥,微笑着问道:“什么特有的象征?”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林黥得意地拍了拍xiong脯,傲然道:“男人特有的象征之一,喉结!你们看看我的喉结多明显,跟你们这些女人完全不一样。”

  “切!古代刚阉割的太监也是有喉结的,而且他们的喉结是慢慢蜕化的,半年左右才能消失,谁知道你之前有没有这种记录啊!”欧阳婉婉和身旁的楚心如隐秘地交换了个眼神后,露出了不相信的眼神,绝美的脸上还挂着一抹诡异地笑意。

  林黥无语地摆了摆手,道:“好!那就说男人特有的象征之二。”说到这里,林黥得意地指了指胯下,傲然道:“带把的家伙!嘿嘿,这下可以证明了吧?我有没有你们可都了解的哦!”说完淫邪地笑了起来。

  “你——”

  “不要脸——”

  楚心如和欧阳婉婉同时骂了起来,清艳的脸庞上浮现两朵红晕,妩媚动人。本想故意让林黥出丑,谁料他会大清早的说出这么令人羞涩的话来。还是九姐比较淡然,毕竟在舞场呆过,比这更不堪入耳的话她都可以完全过滤,她淡笑着摆了摆手,催促道:“好了好了,你还是赶快说说早餐的意义吧!”

  这才避免了楚心如和欧阳婉婉的尴尬,顿时反应过来,齐声开口催促。林黥嘿然地笑了两声,缓缓道:“其实,我只是想说,我是个男人,对于第一次很在意。特别是你们第一次为我做的事情,我都会铭记在心,也同样感动于心。”

  “臭男人,哼,说话话里带话,你就是一个流氓!”欧阳婉婉撇撇嘴,狠狠地瞪了林黥一眼,只是那对美眸在所有人看来,除了娇艳动人外,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那那,你肯定是想歪了吧?婉婉,思想太不纯洁了你。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我说的是生活中的第一次,你都想到哪去了?思想太邪恶了你!”林黥故作正经地指责起来,只是嘴角的那抹若有若无的邪恶笑容把他出卖得很彻底。

  欧阳婉婉脸一红,羞涩地狡辩道:“我……我才没有呢!是你自己说得太……太……”

  “嘿嘿……太什么呀?敢不敢说出来?”林黥突然笑得极其猥琐,指着欧阳婉婉,不停地逼问着,眼角余光同时注意着九姐和楚心如的表情,一只手不知何时,悄悄地穿过楚心如的腰,缓缓地覆盖在高耸处,不着痕迹地揉nie着。

  欧阳婉婉不说话了,和楚心如以及九姐交替了个眼神,随即楚心如大喊一声:“姐妹们,教训他!”

  林黥这才发现,那只放在楚心如高耸处的爪牙不知何时被按住了,而九姐和欧阳婉婉却突然间扑了上来,挠痒的挠痒,打脸的打脸,他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安逸清凉的早晨,别墅里嬉笑的声音很惬意,很舒心……

  当天下午,林黥再次离开了别墅,开着楚心如的上海大众,朝服装公司奔去。从老头子和方正雄的谈话来看,老头子的安全和他挂着钩,只要他能够安全地过活,老头子就不可能有事,更不可能受虐待。所以,暂时他并不担心,他想等,等对方找上门来,那样的话他还能占据一定的主动权。

  林黥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周逸平所管理的周氏企业从京都除名,或者说从商业界除名,顺带着的,或许还有陈思敏即将接手的远厦集团。因此,他联系上了沈聪和代表史家的白幽女一起到服装公司聚集,商讨投资的事情。

  当林黥走进服装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时,沈聪和白幽女已经到了,邱应文正在和他们交谈着什么,看他不时挥手的样子,想来是在讲述之前说定的主意。

  “看来你们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林黥微笑着走到沈聪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沈聪的肩膀,又朝白幽女点了点头。或许是史蒂文有了改变,接受了白幽女会一直呆在他身边的事实,现在的白幽女脸上没有了忧愁,眉宇间带着一抹甜美的笑意。

  “还以为你会悠闲点过日子,看来你的麻烦不小啊!”沈聪淡然地笑了笑,看着林黥的眼中闪烁着一丝丝责怪,让人难以明白。

  林黥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朝邱应文甩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见邱应文点下头,他苦涩道:“确实遇到不小的麻烦,不过,我想这些很快就会过去。”

  略微顿了顿,转过头看了看沈聪和白幽女,缓缓道:“我想应文都跟你们说过了,不过,我想再补充一点。服装公司做到现在的规模,成立董事会的话,作为投资人,特别是有分量的投资人,所要投入的资金绝对不会少。而且,在这个风口浪尖,我不可能保证我们这边是稳赢的,也就是说,风险很大,大到或许会全数赔进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