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们是仇人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周书记的儿子娶了一个如花似月MeiYan照人的女人,这是京都政治界众所周知的事情。同样的,周家娶媳妇不过两年的时间,这个明艳照人的媳妇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只会傻笑的弱智也是无人不知的消息。

  很多年来,这个女人都没再出现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周家最为忌讳谈论的一个人。所以,她突然间出现,众人除了震惊外,也不敢多言,唯有安静地看周剑英怎么处理。

  周剑英轻咳一声,朝坐在他左手边的周建国使了个眼色。周建国会意地站起身,迅速走到女人身旁,粗暴地拉着她走出了大厅,任由女人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

  眼见两人没了踪影,周剑英轻笑一声,朝大家挥了挥手,笑道:“没事了,大家别在意。呵,刘秘书长,这么多年来,你在工作上从未有过差池,大家都看在眼里……”

  大厅里再次喧闹起来,仿佛女人从来就没出现过,或是一场闹剧,嬉笑间无影无踪。而席间,令不少人惊骇的是,坐在周剑英右手边的小男孩周逸平,他始终没有看过女人哪怕一眼,甚至,更令人寒心的是,在女人递东西给他的时候,他嘴角挂着鄙夷,眼中闪烁着浓浓的讥讽之色……

  当宾客一个一个寒暄着离开,周家大宅再次归于宁静时,院落里的一间小屋子里,传来小孩鄙夷的怒斥声,间中还夹杂着喝骂声,过了一会,小男孩摔门而出,小拳头紧握着,神态极为愤怒!

  小屋子里,女人蜷腿坐在地上,手腕上拴着两根尾指粗的绳索,或许是扎得太紧的缘故,手腕上满是红印,还有些划破皮肤的痕迹。嘴上用胶布封住了,连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都显得那么艰难,眼角的泪水缓缓地滑落,木然地望着紧闭的房门。

  “吱呀——”房门缓缓地被推了开来,看着一张黑脸走进来的周建国,女人满脸惊骇,使劲挣扎,想要挣脱绳索的控制,却只是徒劳。

  随即,小屋子里传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声,听着极为凄凉,撕心裂肺。周剑英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翘着一shuang腿,缓缓地抽着大烟斗,微眯着眼睛,淡然地望着大门口,对于耳中的叫声没有丝毫的反应……

  数天后,周家大宅里拎出一个蛇皮袋,像扔货物一般扔到了一辆小轿车的后车厢。小轿车启动引擎,半个小时后,在一处沼泽地停了下来,蛇皮袋顺手扔进了一条小沟里,缓缓地沉了下去……

  事隔两天,八岁的周逸平途经那条熙熙攘攘的街道,背着一个小书包,买了一根冰棒,微笑着朝路边的小轿车走去,刚拆下袋子,正要把冰棒放进嘴里时,突然听到身旁几个中年女人坐在一起议论,而她们口中说的,似乎就是那个在周家连佣人都不如的女人。

  “这些天怎么看不到那个弱智的女人来捡垃圾了?不会是……死了吧?”

  “别瞎说,可能是凑足了给他儿子买礼物的钱吧!我听说,她是为了给他儿子买生日礼物才来捡垃圾的。”

  “是吗?真的假的?她这样,还有儿子啊?”

  “她有个儿子,这段时间就要过生日了,说是很多年都没送礼物给他,这次想送支钢笔给他。像她这种女人,在家里是不可能有地位的,连捡垃圾都只能挑中午休息的时间,那么毒辣的太阳,真是苦了她了。”

  “虽然是个弱智,可她也是个母亲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对待儿子这点上,她并不比任何一个母亲差!”

  一时间,几个中年女人都沉默了,已经都为人母的她们在默然地为那个“不正常的母亲”叹息……

  “啪”地一声细响,一根冰棒掉到了地上,摔成了四五块,就像那份曾经最为美好的母子情。八岁的周逸平愣了良久,突然快步冲向了小轿车,钻了进去。

  周家大宅里,八岁的周逸平像疯了一般,见到垃圾桶就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支被他无情丢弃的钢笔。想起有可能被倒在了垃圾堆里,他转身就跑了出去,在一个垃圾堆里不断地翻找。

  最终,在垃圾堆旁的小缝隙里找到了被丝巾包着的黑色钢笔,依旧很具光泽,依旧那么崭新。周逸平甚是兴奋,拿着钢笔,跑回家里,兴冲冲地推开小屋子的门,却已没有了人影。

  那个一直都默默地蹲坐在屋子角落里,拿着自己照片呵呵傻笑的人已经不在了,已经永远都不在了……

  这就是历史,沉淀在周逸平心中十八个年头的往事,充满撕心裂肺的悔恨,永远都无法挽回的罪过……

  ————————————————————————————————————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周逸平放声痛哭着,一切的抑郁都在这一刻决堤。在一旁墙角天花顶支撑的林黥看得有些莫名其妙,犹豫了半响,双手轻轻地往下滑落,落地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随即趁着周逸平趴着的时机,闪出了大厅。

  出了大厅,林黥又往车库转了一圈,在周逸平的车里搜查了一阵,没有得到任何收获,这让他有些惋惜。不过,他很想知道,那张和诸葛耶鸣家一模一样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也许可以和诸葛耶鸣给联系起来,说不定周逸平和诸葛耶鸣有什么关系。这也算是一项不小的收获了。

  天色已经越来越黑,林黥驾驶着上海大众,直接朝楚心如的别墅奔去。车子开到市中心时,道路很是堵塞。

  林黥很是无奈,连接了两个楚心如打来的催促电话,心里也想着早点回去,无奈这车堵塞得不像话,连挪一挪的空位都没有。

  无聊间,扭头朝车窗外望去,车窗正对处是一汽大众奥迪的销售公司,此刻正举行新款车展活动,围观的人群还不少。

  一个搭着的宽敞架台上,六辆闪亮的奥迪车分成前后两排,很是耀眼。最为YangYan的是,每辆车边都有一个身穿红色围兜,纤细的小腰下边一条红色超短裙的车模,无论气质和长相都是一流,或妩媚,或清纯,或贵气,展现出不同的气质,引来阵阵闪光灯的聚焦。

  林黥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地在各个车模身上流转,心下也忍不住赞叹起来。当看到最后一个车模时,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车模似乎很不自然,总会时不时地拿手摆放在光滑嫩白的大腿上,似乎为了遮挡泄露的ChunGuang,显得有些忸怩。

  因为视线的关系,一直没能看到这个车模的长相,林黥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惋惜,这样的女人或许是第一次做车模吧,羞涩的神态和忸怩的姿态必然更吸引人的眼球。

  这时,前面的车往前开了一小段,碍于后面的喇叭声,林黥也只好开了过去。这一来,却正好能看到车模的脸蛋了。

  转头望过去的一刹那,他愣住了,心突然间抽搐了一下,痛楚一点一点地蔓延。台上生涩的车模不是别人,正是陈思敏。此刻,聚光灯下的她脸色羞红,很是不自然,却还勉强地保持着微笑,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林黥苦涩地叹了口气,把头探出了车窗,望着前面长长的车队,便放下心来,伸手推开门,钻了出去。缓步走到架台下的人群中,就那么凝望着羞涩的陈思敏。

  一道光闪过,台上的陈思敏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睛,头微微一转,就那么对上了那对充满痛惜和苦涩的眼睛。她脸上的微笑没有了,不再生涩了,整个人就那么愣在车边,和那双眼睛对视着。

  “你还好吗?”林黥张了张口,无声地说了一句问候语。

  陈思敏沉默着,渐渐地,化着妆的眼角悄然滑下泪水。突然,她捂着脸,转身不顾一切地跑进了后台。林黥心里一急,划开人群,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径直冲进了后台。

  “敏敏……”望着趴坐在化妆台上放声痛哭的陈思敏,林黥苦涩喊了一声。

  “别过来!别过来啊!”陈思敏猛地一抬头,使劲地朝林黥挥手,哭着大喊道。

  林黥无奈地停了下来,轻声问道:“敏敏,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在这里?”心下却念头急转,想来想去也就一个可能,从成都回来后,陈乔伟就再也没有管过陈思敏,家里也有了变化,她才会来做车模。

  “不要你管……我不要你管……”陈思敏哽咽着说道,“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不想再见到你们……”

  林黥一阵痛心,缓缓地走了过去,伸手轻搂着她的肩膀,小声道:“敏敏,咱们先回去再说吧!”她来做车模,真的是他永远都没有想过,甚至不敢想象的事情。

  “不要!”陈思敏使劲地推搡了林黥一把,挂着泪痕的脸上有着一抹苦涩,摇头道:“你走开,我们已经算是仇人了,不是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