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回忆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回应一下大家的问题,本书争取在九月底结尾,大概还有四五十万字的样子,也就是说下面的两个月要完成,也算是爆发吧!空口无凭,还是看我的表现吧!到时候满意的话就多多支持,呵呵。。。。)

  手里夹着名片,凝望着眼前一身贵气打扮的中年女人,林黥的眼神渐渐涣散开来,童年时候的画面一点一点地闪过脑海。

  村子里,略显破旧的大宅门门口,三个年龄相仿的小孩正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十岁大的林黥自然成为新郎官,xiong口别着一朵花,端坐在石阶上。而阿牛则是傻呵呵地牵着用一块花色布匹遮头的小妮,一边嚷着:“小妮出嫁咯!小妮出嫁咯!”一边正经地扶着小妮朝林黥走过去。

  尽管看不见小妮的脸,不过,从她忸怩地步伐看来,她此刻也是显得羞涩的。林黥显得很正经,神情很庄重,待两人快要走到跟前时,他站了起来,缓缓地走了过去,牵起了小妮的手,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小妮手心冒出来的汗水。

  旁边的阿牛赶紧走到两人面前,咳嗽了一下,调整好嗓子,随即扯着嗓门喊了起来:“新郎新娘拜堂!一拜天地!”

  照理说这一步可以省略,以往都是直接“新郎新娘入洞房”的。可是,今天林黥正好在家里那台黑白电视上看到要做足这些礼数才算真正的结婚,顿时就来了兴致,反正小妮看起来也相当漂亮可爱,娶她做媳妇那是一点都不亏……

  两人牵着手,缓缓地转过身,对着所谓的苍天跪了下来,就在她们准备拜下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喊小妮的声音,而且显得很急促。

  三人朝发声处望过去,只见小妮的母亲正朝这边走过来,她见到这副场景先是愣了一愣,随即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咬牙切齿地模样一点也不亚于母老虎的咆哮姿态。

  三人吓了一跳,赶紧撒腿跑了起来,谁料小妮的母亲速度也不慢,抢先一步把小妮给拉住了,张嘴就骂:“好啊!你个小贱人!我在家里累死累活,你倒好!几岁就敢背着和人拜天地了,造反了还?给我滚回去干活!”

  话刚说完就拧着小妮的耳朵,拖着朝家里走,小妮忍受不住痛楚,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踉跄着跟在她身后,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令人忍不住要为其怜惜。

  刚撒腿跑到远处的林黥和阿牛顿时停了下来,听着小妮的哭声很不是滋味。

  “老大,新娘子被抓走了,怎么办?”就连这个时候阿牛都没忘记小妮是林黥的新娘子的身份,气喘吁吁地望着林黥,虽然他们敢背着大人们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可并不代表他们不把大人们当回事,不惧怕大人……

  林黥大手一挥,愤然道:“走,把她救回来!”作为村里所有小孩的领头人,他没有理由退却,必须做个表率!

  其实,村里的人都知道,刚才那个泼妇一样的女人并非小妮的亲生母亲,而是后妈,名叫王桂华,在她没生下儿子之前,她对小妮好的没话说,可自从两年前她生下个儿子之后,一切都变了,所有的家务活都要小妮来做,一旦没做好,便免不了挨上一顿打骂。

  小妮的父亲是个典型的怕老婆的主,也极为重男轻女,小妮被后妈打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给惯出来的。村里几个老资格的老人因为看不过去,也曾上门劝说两句,却被泼妇一句:“你们这么维护她有何居心?”给顶了出来……

  有时候看到小妮哭哭啼啼地从家里走出来,林黥会想,还是没有母亲的孩子过得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不用挨骂,也不会被打,就像自己一样!

  这个时候,听着小妮凄惨的哭声,林黥就想着要把她从那个泼妇手中解救出来!稍微想了想,便附在阿牛耳中嘱咐了一番,阿牛不迭地点头,两人分开跑进了巷子里。

  小妮正被后妈拎着耳朵走,突然间停了下来,她诧异地朝前面忘过去,只见林黥拿着一根小木棍站在路中央,冷冷地瞪着王桂华。

  “哟!小兔崽子,你想干嘛?还想打人?”王桂华拎着小妮的耳朵,拉着她朝林黥走过去,朝他鄙夷地笑了笑。

  林黥把木棍往前一指,冷声道:“放开小妮!”

  “小兔崽子,还真当你们拜天地成了夫妻啦?!我告诉你,这个小贱人我就算把她买去做鸡也不会让她嫁给你!哼,要不是看在林老爷子的份上,我早煽你了!你个没爹生没娘养的狗崽子,滚开!”王桂华说起这些话来没有半点愧疚之心,自然得就像在教训畜生般。

  “我再说一遍,放开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林黥仗着在老头子的威逼之下练过些功夫,说起话来气势也凌厉几分。

  “嘿!”王桂华气不过了,松开拎着小妮耳朵的手,撸起袖子,朝林黥逼了过去:“牛犊子,今天我就替林老爷子教训你个不长眼的东西!”

  见王桂华一步一步逼过来,林黥突然之间有些慌张,缓缓地往后退着,毕竟是十岁左右的小孩,在大人面前总会有恐惧感。

  王桂华迅速往前跨了一步,张手一捞,一把抢过林黥手上的木棍,毫不留情地挥打在他身上,边打还边骂,林黥却只能抱着头蹲在地上痛叫,小妮却只是在一旁哭泣。

  “阿牛!你个滚犊子死哪去了!还不快点给我出来!”林黥忍受不住痛楚,反手抓住了木棍,大声喊了起来。

  “我来啦!”阿牛大喊一声,从巷子里窜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自制弹弓。

  林黥顿时兴奋地大喊:“快!打她!打她啊!啊……”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桂华甩了一巴掌,这下力道很大,他抓着木棍的手一松,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王桂华却得势不饶人,挥起木棍,狠狠地朝林黥的头上砸过去,她是下了狠心,平时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今天正好怒火很盛,理智泯灭,恨不得打死这小子!

  林黥因为捂着脸,没有察觉到,眼见木棍就要砸上他的头。突然,王桂华发出一声惨叫,手上的木棍掉在了地上,捂着她的左眼倒在一旁撕心裂肺地叫喊,鲜血顺着她的手指缝流了出来,触目惊心!

  “我再打!”傻乎乎的阿牛不清楚状况的严重性,因为气愤王桂华打了林黥,忍不住又用弹弓发出了一记小石头,这一下直接打在了王桂华的眉心处!王桂华突然不叫了,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声息。

  阿牛从口袋里掏出尖细的小石头,还想再打上一记,却被反应过来的林黥给拦了下来,轻喝一声:“快走!”拉上仍然站在一旁哭泣的小妮,三人迅速跑开了,留下没有丝毫声息血流不止的王桂华。

  王桂华被送到了市医院医治,伤治好后,左眼却瞎了,人也神志不清了!回到村里,天天就坐在家门口,见到人就嘿嘿傻笑……

  没有人知道是谁伤的王桂华,林黥三人本来还有些担心,不过数天之后也不见有大人来怪罪,他们顿时又恢复了往昔的欢笑,心里还有些庆幸,总算是把小妮给解救出来了。

  谁也没料到的是,一个月后,小妮死了,死在了家里,身上到处是鞭伤,是被她父亲醉酒之后活活给打死的!因为王桂华变成了一个傻子,他的负担突然之间变重了,一下子承受不了,便开始酗酒,回到家中便发酒疯,终于酿成了如此惨剧……

  小妮的下葬很简单,一chuang席子一卷,土丘上挖一个小坑,放进去,然后黄土一捧一捧地掩埋上去,堆起一个小小的山包,前面竖起一根木枝,木枝上挂着一张纸,纸上是由村里老人书写的三个字——不孝女……

  看着这座简陋的孤坟,年仅十岁的林黥跪在坟前痛哭不止,一个勤劳为家的女孩,就连死后都要被那个作下滔天罪恶的父亲载上一顶不孝女的帽子!

  林黥很恨,恨这些任意把亲生子女当做畜生来使唤的父母,他突然之间没有了以往的期待,以往还想象着爸爸妈妈能够出现在他面前,和他一起欢笑,一起生活;那一刻,他没有了这个念头,再也没有了那种念头……

  如今,了解到父亲林家伟的死因,他感到很激愤,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现在,看到手中名片上的名字,凝望着眼前高贵打扮神态倨傲的中年女人,他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股恨意……

  说到底,林家伟的死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母亲方佳美造成的,她夹在陈乔伟和林家伟之间,把一切的仇恨和纠纷都升级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而她,父亲死的时候,她在做些什么?她有没有为父亲的死感到一点点的内疚?对于这些疑问,林黥不止一次在心底问过自己,每每想到这些心都会莫名地纠结起来,钻心般的疼痛,难以忍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