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三百零六章 不羁之恋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谢谢啊!”林黥微笑着朝少女点了点头,拧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小口,随后故作泰然地扫视着周围的人,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那么站在少女的身旁。

  少女轻嗯一声,显得有些不自在,想要离开,可脚下却始终没动,眼角余光不时地偷望着林黥。少女二十岁,名为李秋宛,略微带着悲凉的名字。

  十岁那年,母亲因为嫌弃父亲穷困而离开,之后,她一直跟父亲过活着,父亲是个勤俭的人,憨厚老实,对人宽厚。从小到大,她一直都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她很不理解。

  自从母亲离开后,她变得越来越依恋父亲,虽然生活艰苦,可她觉得很温馨,有一双宽厚的肩膀一直供自己依靠。渐渐地,她开始有了期待,期待这份依靠能永远陪伴在身边,能永远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不愿意承认这是一种爱恋,她总认为这只是一种崇拜,崇拜父亲的人格,崇拜他脸上长盈着的微笑。直到有一天,她看见父亲领着一个中年女人进家门,突然之间,她感觉到心在微微的刺痛,在滴血,仿佛有两股力量朝相反方向拉扯般,是心脏撕裂的痛苦!

  那一刻,她明白过来,这一切都只是借口,是她自己在掩饰内心的借口,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就是她一直爱着的人,深深沦陷的爱情。

  于是,她怒吼着冲进屋子里,把两个紧紧贴在一起的男女吓住了,近乎无礼的把那个中年女人轰出了家门,随后在父亲惊愕的目光下,年仅十六岁的她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抱住了他,紧紧地抱住了他。

  感受着那股熟悉的男人气息,她不顾一切地找到他的嘴唇,疯狂地吻了上去,她不怕世人鄙夷的眼光,她只想让这个既是她父亲,又是她爱恋的男人知道,她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她愿意和他厮守到永远!

  父亲狠狠地推开了她,她又冲了上去,却又再次被父亲推开,随后,他苦涩地摇了摇头,进了房间,把房门反锁。

  她重重地敲着门,呼喊着他的名字,而不是“父亲”两个字,她很明白,自打她做出刚才那种举动开始,她就已经摆明了一切,不再需要拿那两个字来掩饰什么。

  房门一直没开,房间里一直沉默着,过了一会,房间里传来父亲低沉的抽泣声,他在哭,他在为心里的那份邪恶而哭,为那份不断蔓延的不羁之恋而哭,他早就知道这个女儿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他才会花钱请一个小姐来上演这场戏。

  他希望这一幕能够给这份不羁之恋画上一个句号,能让这个女儿慢慢地转过念头,可他没预料到的是,因为这场戏,她竟然连那层两人都心知肚明的薄纸都捅破了。

  门口的她沉默了,扶着门缓缓地坐在地上,她的心也在颤抖,可她没有后悔,她不要他属于别人,她只要他属于她一个人!

  最后,门开了,父亲一脸淡然的走了出来,跨过了她的身躯,缓缓地离开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虽然每个月会寄生活费给她,可六年了,她再也没见到过他,电话也没有接到一个。

  她曾经疯狂地去寻找过,却没能找到。如今,她也上了大学,也曾经尝试着交男朋友,可总是不到一个星期就分手了,一切的理由都很简单,这些男朋友身上没有她最深爱的男人的影子,他们不是他……

  为了交上学费,她才来到这家天华夜城做兼职,她与其他人不同,从来都没有人能逼着她做那些所谓“三陪”的事情,她的倔强是出了名的!而注意上林黥,是因为他现在的那张脸,和她父亲有七分像。

  “今天人还真不少啊!”林黥开始找话题,微笑着望着李秋宛,撇开其他的不谈,这个少女确实跟其他的fu务员不一样,从她的眼中看不到对钱的YuWang,很清澈的一双眼睛,这些都让林黥很欣赏。

  物欲横流的时代,能做到不为钱支配是件极为难得的事情!

  “是……是啊!”看着那张跟心中的脸庞近乎重合在一起的脸庞,李秋宛显得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手心里都还冒着汗水。

  林黥突然掏出手帕,递给李秋宛,指了指她的额头,微笑道:“你额头上全是汗,擦擦吧!呵呵,其实我喝水也不急,你没必要跑那么快的。”

  接过手帕,李秋宛身子微颤,六年前,那个男人也是这么关心着自己的,拿着手帕轻轻擦去额头上的汗水,随后凝望着林黥,双手把手帕递到他眼前,轻笑道:“谢谢您!”

  林黥笑着挥了挥手,道:“没事,你留着吧!要为别人fu务,难免会流汗,待会也方便你擦拭。”见到李秋宛有些犹豫,林黥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你为什么来这里工作呢?”

  “您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来这里工作吗?”李秋宛诧异地问道,手中的手帕悄悄地塞进了口袋里。

  林黥笑着摇了摇头,摆摆手道:“不不不,我是觉得你跟她们不一样,对金钱的YuWang不那么强烈。”

  李秋宛笑了笑,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我叫李秋宛,是四川大学大三的学生,为了赚取下一年的学费才来这里的,所以,我并不需要太多的钱。”

  “呵呵,学生时代就是好啊!”林黥轻笑着感慨道,不知不觉想起以前在京都大学时候的事情,没有太大心机的人生,只有一些小打小闹,心里微微有些怀念。

  李秋宛愣了愣神,脸上有些苦涩,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其实也没有您说的那么好了,每个人过得都不一样。”对没有多少朋友的她来说,大学不过是另一种孤寂的牢笼,从一个人的家里来到了一个人的宿舍而已。

  林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种话题已经不适合他去聊了,想了想,还是奔向了主题:“对了,小姑娘,你知道胡天啸在哪个包厢吗?我找他有点事情。”

  李秋宛犹豫了,天华夜城有规矩,不准透露任何客人的信息,何况,她对那个整天花天酒地的胡天啸极为反感,眼前的中年人会问出这句话,说明他跟胡天啸是一伙的,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心里略微有些失望,长得跟那个憨厚老实的男人极为相像,可性格却是天壤之别!

  “嗯?你不知道吗?”林黥心里有些焦急,话里隐隐有种催促的意味。

  李秋宛凝望着他的脸庞,抿了抿嘴唇,沉吟了一会,淡淡地说道:“三零三,他在三零三包厢里。”冲着这张脸,她还是选择了告诉他。

  林黥心里一喜,伸手从怀中抽出两张人民币,拉起李秋宛的手,塞了过去,笑道:“钱虽然不多,可也算是酬谢吧!也算是为你的学费尽点微薄之力,就别客气了啊!”

  随后正准备转身离开,想了想,林黥还是停了下来,伸手掏出了一张名片,也塞到李秋宛的手上,“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名片是配合上这个身份印制的,虽然名字不一样,不过,电话倒是真实的。

  做完这一切,不等李秋宛开口,林黥便转身离开了,顺手掏出手机联系上九姐,一起朝三零三包厢里走去。

  李秋宛望了望快步离开的林黥,又看了看手中的两百块钱和一张名片,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名片和钱收了起来,这个中年人似乎和花天酒地的胡天啸有些不一样,至少显得很和善。

  “哟!秋宛,收获不小吧?”不远处地一个浓妆打扮的少女走了过来,那双丹凤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嫉妒。

  或许是因为富人们“吃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心里,李秋宛几次都在金钱面前傲然站立着,反倒吸引了更多富人的注意,因为这个,领班也没有开除她,反而对她多了一些照顾,自然而然就引来了同事嫉恨的眼光。

  “没有了,就是两百块钱,加上一张名片而已。”李秋宛淡笑着说道,想起刚才,这个林黥的那种举动倒有些像小丑。

  “两百块钱?!”丹凤眼少女凝望着林黥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鄙夷,小费才区区两百块钱,这种人也能混进天华夜城三楼,简直是笑话!说不定也是个沾着别人光的穷鬼,这下她心里平衡了许多,拍了拍李秋宛的肩膀,嘲讽地笑道:“呵呵,那你继续努力啊!”

  说完,转过身,露出自认为清纯的笑脸,扭着纤细的腰肢,朝正在打羽毛球的一个老年人走过去,这个老人她可是知道得很清楚,是成都一家大企业的董事长,经济版的报纸上都是他的新闻!她瞄上他很长一段时间了,可一直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她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李秋宛撇了撇嘴,淡漠地扫了眼那个老人,掏出口袋里的名片仔细看了起来,随后又放了回去,静静地站在一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