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两百五十一章 特级小组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告别水月佳欣,林黥长长地松了口气,在她面前再也没法像以前那么自然,总觉得多了一份压抑感。感到欣慰的是,刚才和她聊天的那会,两个魁梧男子一直在暗处注视着,这两人林黥见过,经常跟在水月秋明身后的军人,虽然隐藏能力不够好,但至少是有一定身手,水月佳欣的安全也能得到一定的保障。

  想到这里,林黥暗骂自己糊涂,从水月龙手中拿到特级小组队长的证件后,都没见过特级小组的队员,这队长当得可真失职!

  来到军区大门,林黥径直走了进去,这张脸已经混熟了,门口两个岗哨也不再阻拦,未来有可能是总司令女婿的人,不说巴结,至少不能给人穿小鞋吧!

  “咚咚!”林黥伸手轻轻敲了敲总司令办公室的门,隐约听见里面有对话的声音,这一敲里面的声音顿时消失了,随后传来水月龙苍老低沉的嗓门:“进!”

  推开门,一眼望见坐在右侧沙发上的水月秋明,林黥有些愕然,随即淡淡地朝他点了点头,虽然说可以理解被打的一巴掌,可心里也难免有些芥蒂,再说水月秋明对他的态度还是很冷淡,他还没卑贱到拿热脸贴人冷屁.股的地步。

  “怎么现在才来?”不等林黥开口,水月龙就皱眉责怪,刚让他升职,他倒好,竟然连和特级小组队员打好关系的表面工作也不知道做。

  “呵,有点事情耽搁了。”轻描淡写的一口带过,林黥没打算把自己的人手给供出来,吃多了亏,他也知道该留点心眼。

  水月龙也没多问,指了指坐在一旁闷不吭声的水月秋明道:“我和秋明正在谈这件事呢!等会让他陪你一块去,对了,我把他也安排到里面了,做你的副手。”

  “好啊!正好缺他这种高手呢!”林黥有那么一刹那的愣神,不过很快恢复过来,虽然水月龙说得很自然,不过用意很明显,把水月秋明安排进去一是做个眼睛,二是牵制林黥,以防他乱来。

  水月龙盯着面露笑容的林黥看了很久,希望能看到哪怕一丝不乐意的端倪,却是失望了,轻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跟我说说佳欣那件事吧!你是怎么看的?”

  “暴风雨前都是平静的,她那边要多派人手防备,已经连续两次了,第三次就没这么简单了。”第一次化解得很容易,第二次就差点丧了命,第三次会怎么样谁都能够明白。

  “两次?前面还有一次?”水月龙脸色变了,如果说之前还有怀疑的话,那现在就是完全的肯定了。坐在沙发上的水月秋明则是双眼暴红,捏着拳头。

  林黥点了点头,“嗯,之前有过一次,是佳欣同寝室的女生在赵霄的授意下,把她叫到了一家KTV里,被我制止住了。”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以为经过那次后,他们会放弃,没料到还敢做第二次。”说出这句话,林黥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很清楚这是和诸葛少明没有关系的事情,把矛头指向诸葛家只不过是想利用水月龙获得一定的权力,现在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也是为了加深水月龙的信任,这种利用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却只能这么做。

  “诸葛少明是真想过河拆桥啊!”水月龙沉默良久,发出一声感叹,望着林黥缓缓道:“林黥,你是林秋道的孙子,我从来都没把你当外人,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老爷子对我的好我知道,都铭记在心。”林黥有些兴奋,知道水月龙终于要下定决心了。

  水月龙点了点头,抽了口烟,徐徐地吐了出来,若有深意道:“帮我水月龙也是在帮你爷爷林秋道,林家的重担他在挑着,你也该为他分担。”

  “老爷子,这。。。”林黥有些茫然,老头子早就归于尘土了,可听水月龙话里的意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你记住我这句话就是!”这种话已经透露了不少的信息,水月龙不敢再往下说,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们去特级小组看看吧,毕竟是以后一起干事的队员,好好的和人打下招呼。”

  看着水月龙转过头望着窗外,一脸沧桑地抽着烟,林黥刚要问出口的话只好吞了回去,跟着闷不吭声板着一张脸的水月秋明走出了总司令办公室,那句“林家的重担他也在挑着”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却始终摸不着缘由。

  跟在水月秋明身后,林黥总想和他说点什么,可不知该找什么样的话题,也就跟着沉默了。

  穿过军区的行政楼,又绕过研究院,最后来到一座小山坡前,整个山坡被铁护栏围着,大门前站着四个哨兵,手里都端着重型家伙,大门里面的两边还设置了两个碉堡一样擂土,上面放着两杆机枪,蹲着两个军人,手就那么放在扣机上,表情严肃,让人感觉随时有可能按下去,迎来一阵扫射。

  两人出示证件,门口的两个哨兵检查过后,这才放行,林黥扫了眼碉堡处蹲着的军人,森严的气氛让他感觉有些压抑。

  由其中一个哨兵领着他们,绕着山坡走了半圈后,在一处巨石前停了下来,哨兵熟练地在巨石两侧略微凸起的地方分别按了两下,随后一块巨石竟然缓缓地移开了,一条两人宽的地下通道印入眼帘。

  “两位自己进去吧!”哨兵朝林黥两人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走吧!”水月秋明率先踩着阶梯走了下去,回头望着一脸惊异的林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哦!”林黥回过神来,应了一声,跟着走了下去。

  阶梯足足有十米长,里面极为宽广,水月秋明显得对这个地方很熟悉,领着林黥穿过几处房间,径直来到一处宽敞的屋子,里面隐隐传来哼哈之声。

  林黥收拾了下情绪,跟着水月秋明一起走了进去,这间宽敞的屋子是个练身场所,在里面的人都光着膀子拿着各种器械挥舞着,也有几人在互相对打着,看那动作完全就像是在拼命而不是切磋性质。

  林黥数了一下,正好二十一人,加上他和水月秋明也就二十三人,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里面竟然有个女人,娇柔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特级人士,此刻正在一边做着各种瑜伽的高难度动作。

  “放下手中活,都过来!”作为一个旅长,水月秋明似乎习惯了在军人面前用一种命令的口吻,效果也很显著,所有人迅速地朝这边奔了过来,很自觉地排成了一个方正,显然是训练有素。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队长林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你们都将服从他的指挥!另外,我现在也是特级小组的一员,职位是。。。副队长!”似乎被压在林黥下头有些不甘,说这个职位时,水月秋明故意地托了一会。

  林黥无奈地苦笑,有这么一个副队长,办事都要缩手缩脚了,不过他很清楚,水月秋明还有另外一个职位是旅长,不可能一直呆在特级小组盯着自己,所以,空挡还是有的。

  “有请队长林黥为大家讲几句肺腑之言,大家鼓掌!”水月秋明话说得有点滑,表情却很死板,说完这句话,退到了一旁。

  林黥正想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掌声,谁料整齐的掌声刹那间停了,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他不知道的是,这群训练有素的特级小组成员鼓掌都是拍五下,不给多也不给少,一视同仁。

  “初次见面大家可能对我还不太了解,没关系,反正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少,相互了解的机会很多,你们说是不是?”

  “是!”整齐响亮的声音,几乎可以称得上震耳欲聋,林黥只是想试一下他们的反应,谁料竟然惹来这种效果,差点没吓一跳。

  横着走了两步,笑道:“看得出来,你们的纪律很好,不过这点是作为军人必备的素质,不值得骄傲。”

  “傻鸟!”水月秋明忍不住在后面轻声嘀咕,这句不是废话吗?

  整个屋子里很安静,所以,水月秋明吐出来的两个字很清晰地传到大家耳朵里,林黥不以为意地蹩了眼还能冷静地板着脸的水月秋明,转头扫视着一群强憋着笑意的众人,淡淡道:“想笑就笑吧,这里也没别人!呲牙咧嘴的多难受啊!”

  “哈哈——”一群人顿时笑开了。

  “你们还真不客气啊!”林黥陪着笑了一会,突然提高声音怒喝:“都给我严肃点!”

  笑声拽然而止。

  “既然我是你们的队长,我就得对你们的行为负责,你们也必须尊重我!不尊重我这个队长,我也没必要对你们客气!”

  林黥表情很是冷漠,转头盯着水月秋明,沉声道:“水月秋明!原地五百个俯卧撑!”

  水月秋明面无表情,站得笔直,没有要趴下做俯卧撑的任何迹象。

  “这是命令!”林黥猛然间大喝了一声,如果真在这些成员面前丢了面子,他这个队长的威信将荡然无存,更别说以后朝他们下达指令了。

  水月秋明依旧不动,他想知道这个曾经很欣赏的男人能拿他怎么样,没保护好水月佳欣就已经很不可原谅了。

  “需要我帮你吗?”林黥缓缓地走了过去,转过身,背对着身后的特级小组成员,朝水月秋明不停地眨眼睛,用嘴型对他说话:“留个台阶行不行?你稍微做个一两下吧!”

  水月秋明狠狠地瞪了眼林黥,随即缓缓地趴了下去,他是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只不过刚才就是想让林黥难堪,可也不敢真的和他动起手来,那是藐视上级了,能坚持两下已经达到让林黥难堪的目的了,现在屈服也不算什么。

  “行了!起来吧!”说是一两个,可林黥这牲口硬是让水月秋明做了二十多个才喊停,转身对着大家,沉声道:“闲话不多说!我向你们要求的是有纪律,懂得尊重人,还有就是实力!我们肩负着给成都人民安稳生活的重任,这不是一句玩笑话!这个责任有多重,你们都应该清楚!”

  顿了顿又道:“有半年了吧?半年都把你们给闲置了,现在又到了展现你们能力的时候,都给我拿出点像样的姿态来!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洪亮的嗓门,却有清晰入耳。

  “好!这段时间你们的任务不会少,每一个都是具有挑战性的,我不相信什么理论知识,我只信奉实践出真知,你们有多大的能耐都给我使出来看看!我会一一考核你们,没那个资格的都给我回家!军区不需要废材!”

  林黥说得很严肃,当然考核这事并不是名副其实,他只是打算把一些没能入他法眼的人闲置而已。

  从这个秘密地下建筑里出来后,林黥径直离开了军区,临走前没有和水月秋明说半句话,既然他没脑子想要给自己难堪,自己也没必要对他客气,在特级小组成员面前已经对他宽容了许多,没理由讨好他。

  手里拿着一份特级小组成员的资料,重点看了下那个女人的档案:石瑶,现二十五岁,二十岁参军,二十四岁进入特级小组,曾经单独完成过成都军区A*任务两次,B级任务五十次,没有失败的案例。

  这份数据让林黥震惊不已,到底有什么样的身手可以做到这样的成绩,这点令他很期待。

  随后一个名叫秦天的档案吸引了林黥的眼球,档案里描述是湖南永洲人,在湖南益阳消防部呆了两年,之后调入了成都军区,两年后又进入了特级小组。

  林黥就算没读过书也明白一点,由消防部跨省调入成都军区,这个概率绝对是小数点后面十个零以上的,何况在没有任何的背景条件下,更是难解,其中到底有什么样的缘由,让林黥有了很大的兴趣。

  也许真能在这个特级小组里捡到宝,林黥现在半点都不怀疑这个可能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