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两百四十六章 再造辞生堂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水月佳欣的伤并不重,主要是在赛车时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发生的撞击而导致身体震荡,在医院修养了半个月后,身体已然无大碍。在医院里,天天在林黥面前炫耀她作为主人本色的同时,也在林黥口是心非的人身打击下不顾姿态地愤怒叫嚣。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成都显得很平静,林黥并不意外,水月佳欣这件事后,各方都在酝酿,暴风雨的前奏而已。水月龙毕竟是成都军区的总司令,弄一个军区的特殊身份并不难,依旧是之前林黥还在犹豫的特级小组,只不过不是队员,而是队长,彻底达到了林黥有权力直接裁办威胁到成都人民安危的恐怖分子的要求。

  这个所谓的特级小组共有二十一人,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比特种兵的身手不逞多让,和侦察兵的技术也相差无几,这样的能量就连林黥都感觉恐怖,何况还有直接调动一定的军事力量和公安局力量的权力。当从水月龙手中接过证件的那一刻,林黥长长地松了口气,来成都的时间虽然不短,却像是被动了一辈子那么长。

  成都机场,林黥戴上了墨镜,独自站在出场口,警惕地扫视着周围,确定没有人在跟踪后,找了个地方靠着等待。一路上转悠着换了三辆出租车,想要跟踪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天色渐渐暗下来,待夜色浓烈后,头顶传来一阵轰鸣声,十分钟后,机场出口一群人匆匆走了出来。林黥也不着急,靠着栏杆,叼着烟吞云吐雾,就那么望着出场口。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机场出口处安静了下来,林黥手中的烟刚好抽完,耳边传来奚落的脚步声,抬眼望去,五个人,三男两女同时朝他走过来。

  林黥摘下墨镜,露出笑容,一张张脸扫过去,张少欢、沈曼怡、古月乐、沈聪。。。看到最后一张脸时,他突然愣住了,随即狂喜,伸手一抓栏杆,整个人跳了过去,冲到她面前,一把把她搂在怀里,随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捧着那张梨花带泪的绝美脸庞,吻上了娇艳欲滴的嘴唇。

  “老大,你也注意点形象啊!我们。。。”古月乐不解FengQing地开口,却被旁边的张少欢给踹了一脚,下面的话给顿住了,怒瞪着他示意去外面。古月乐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屁.股,苦笑着摇了摇头,嘴里还不忘嘀咕:“就知道对我使用暴力,在我身上找自信,满足不了女人的都这样!”

  眼见沈聪还在一旁愣神,古月乐顿时像是找到了发泄对象,伸手猛拍了下他,正待喝叫,却被沈聪抓着手反拧过来,发出来的却是惨叫,随后被放倒在地上。

  望着沈聪萧索的背影,古月乐揉了揉发痛的手臂,愤恨地叫道:“等我哪天练了葵花宝典,你们都得臣服在老子的石榴裙下,我告诉你们,别逼老子自宫!”说完起身追着出去了。

  “你。。。好流氓!”直到感觉呼吸不畅,女人才挣扎着离开了林黥,粗喘着气轻声责怪,满是红晕的绝色脸庞幻化成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想要轻轻怜惜。

  林黥捧着她的脸,在她嘴唇上再次印上一吻,轻笑道:“这么久没见,相思都要泛滥了,还不准我流氓一下吗?”

  “可。。。也不能在他们面前啊!”想起刚才在大家面前上演了一场JiQing秀,女人忍不住jiao羞地伸手轻锤着林黥的xiong膛。

  “让他们羡慕嫉妒去!我和自己的女人秀xi吮又不犯法!”林黥才懒得去管这个,古月乐的不解FengQing直接就无视,这个女人是他想拥在怀里痛惜一辈子的,没必要遮遮掩掩。

  “你越来越放肆了!是不是有女人倒贴就恶向胆边生啦?”话虽这么说,可女人脸上却没有半点责怪的表情,妩媚地白眼让人舒心到底。

  “别。。。他们还在等着呢!”刚才那一记妩媚的白眼再次挑起林黥心底的YuWang,眼见林黥手上使劲,就要再次把头凑过来,女人赶紧皱眉开口阻止,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众人。

  “呵呵。。。心如,这次来呆几天?”林黥见好就收,他还没猴急到当场把楚心如正法的地步,亲昵地牵着她的手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问道。

  楚心如把身子轻轻贴了上去,不置可否地反问道:“你希望我呆多久?”

  “两天?”林黥犹豫了下,轻声道:“呆一天就太说不过去了,我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京都,你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

  楚心如缄默不语,摇头轻笑。

  “一个星期?你最多也就只有这么长的假期了吧!”说到这林黥自己都兴奋不已,做过她的保镖,对她的休息时间也有一定的了解,这可是最长的假期了。

  楚心如依旧摇头轻笑,就是不说话。

  “我。。。一个月?”林黥眼睛发光,整个人都跃动了起来,松开楚心如的手,双手合十,朝天躬身膜拜,念念有词道:“这段时间没少给佛祖吃鸡腿,总算把他的嘴给抹上油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原来佛祖也懂这个道理!”

  谁料楚心如仍旧轻笑不语,眼里洋溢着幸福地笑意。

  “你不会一直跟着我吧?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林黥这刻再也没法不认真,隐隐也有些担忧她的工作问题。

  楚心如轻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我和经纪公司的合约到期了,我暂时没有续约的打算,所以我现在是自由之身,就算你去天涯海角,我都可以毫无阻碍地跟着你。”

  林黥顿时蒙住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孤单的,纵然有九姐,却总没有那种家的感觉,楚心如在京都,所以,他一直把京都那幢别墅当做是他的家,这一刻,楚心如既然都来到身边了,他再也不用挂念那个曾经舒心的家了。

  猛然间,一把抱住楚心如,在原地欢呼转悠起来。出口处的古月乐看到这样的情况,笑着拍了拍张少欢的手,道:“你这一招马屁拍得真到位啊!把老大哄得都快得心脏病了!呵呵——”

  “我不像你!我光明磊落!”张少欢冷冷地回道:“早先就让你去做这事,是你自己装死装得艾滋不肯去的!现在后悔了吧?”

  “你这话说的,那时候不是。。。嘿嘿!”张少欢的眼睛一瞪过来,古月乐顿时住了嘴,只能嘿嘿傻笑着,楚心如这人谁都不敢太过接触,古月乐懂得避嫌的道理,更是不会去沾浑水了,何况张少欢交代的时候,他正和一个娇媚入骨MeiYan不可方物的舞女打得火.热,MeiSe当前,他自然天天宠幸着,就差足不出户了。

  成都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三楼包厢里,林黥不顾大家的啧啧之声,堂而皇之的把牵着楚心如的手放到了桌面上,朝几个三个男人举杯示意。

  一杯酒下肚后,林黥扫了眼不动声色低头沉默的张少欢,又看了眼大大咧咧夹着菜往嘴里送的古月乐,最后把视线停在一直淡笑着的沈聪身上,略有深意道:“回沈家了?”

  “覆水难收,你应该懂这个道理。”沈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蹩了眼坐在张少欢旁边的沈曼怡,淡淡道:“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多为沈家做点事情,毕竟这副皮囊是沈家给的。”

  “四叔,爷爷一直都想你回来的,他每天念叨最多的就是你!那件事情。。。”沈曼怡皱着眉头,再次劝说,希望能打动这个铁了心称了坨的四叔,自打联系上他后,她没少费口舌,却每次都被他不冷不热地堵住了下文。

  “别再说了!”沈聪挥手打断了沈曼怡的话,眉头顿时拧成一块,笑脸敛去,冷冰冰的不近人情。

  沈曼怡张口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林黥用眼神阻止,笑着往沈聪杯里倒酒,随后给自己也倒上,举起酒杯朝沈聪笑道:“其他话不说,现在既然来到了成都,都为一个目的,我们就冲着这次合作干上一杯,还有,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心如!”

  说完也不管沈聪领不领情,仰头一口饮尽。沈聪看了眼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楚心如,脸上再次恢复了笑容,端起酒杯也是一口喝完,杯底朝上,向林黥示意,道:“在成都的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如意吧?”

  “猜的还是打听的?”

  “参半吧!”

  “哈哈——”两人相视大笑,良久,林黥停下声来,眼里闪过冷狠之色,“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手中了,熬了这么久也算熬出头来了!”

  “老大,那我们过来干什么?给你助威?嘿嘿——”说到这古月乐突然淫笑了起来,嘴角还吊着块蔬菜,形象甚是萎缩,“啦啦队我来找,绝对都是一等一的极品货色!虽然比不上嫂子的倾国容颜,那也是万中挑一的货!特别是xiong口那两团,绝对。。。嘿嘿!”

  “啪!”一声响过后,古月乐嘴角的青菜吐了出来,头被动地扭向一边,半边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整个包厢里寂静得落针可闻,数秒过后,大家哄笑起来。

  啓事者沈曼怡一脸淡然地拍了拍手,轻声骂道:“让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敢把女人当货物来说,你有几斤能耐啊!”

  古月乐仿佛是不死小强,脸皮贼厚的他揉了揉发红的脸颊,陪着一副笑脸道:“曼怡姐,您当然不包括在内了,我说的是那些胭脂俗粉啊!”

  本来为了躲避张少欢的毒手,古月乐特意坐在了沈曼怡的旁边,有沈曼怡当挡箭牌自然不会被荼毒,谁料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娇人可爱的沈曼怡竟然会像个悍妇一样出手,而且丝毫不逊色于其内定男人张少欢。

  “那你是说我不是女人了?”沈曼怡怒瞪着他,显然对于这个就知道天天沾花惹草的古月乐没有好感。

  “是!”古月乐谄媚地点了点头,“你不是女人,是——哎哟!”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古月乐觉得很是憋屈,“曼怡姐,我这话还没说完呢!我说你不是女人,是女。。。哎哟!”

  整个包厢都笑翻掉了,这个古月乐脸上的红印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分布着,煞是醒目。

  “好了好了。。。”林黥笑着开口阻止继续吵闹下去,古月乐却依旧不甘心地嘀咕道:“我说你不是女人,是女神,这冤枉巴掌挨的。。。今晚我就自宫,练避邪剑法!”

  林黥不再理会古月乐的嘀咕,脸色渐渐沉下来,定睛看着张少欢道:“欢少,辞生堂在京都被打回原形我都知道,这不怪你。不过,我们也该有相应的政策,总这么下去,王基铭也庇护不了辞生堂太久。”

  “这点我也清楚,只是鬼菊帮打压得太厉害,有陈乔伟在坐镇,我根本没有半点机会去发展。”张少欢苦恼地摇了摇头,说到陈乔伟时,眼里闪过刻骨铭心的恨意,那一次的火拼,阿南为了救他,抱着陈乔伟的大腿,被陈乔伟插了五十多刀,脖子以下血肉模糊,却还是没松手,这个场景时常在噩梦中出现。

  “老大,我那边一切都好,鬼菊帮还没动过,安静得很!嘿嘿。。。”古月乐忍不住开始邀功,一脸的得意之色,眼角突然蹩见一个手影挥过来,这次他学乖了,身体刹那间往后仰,躲过了沈曼怡的绣红花掌,正得意间,后脑又挨了一记重敲,只得抑郁地趴在桌上不再说话。

  “在一个地方起义被镇压了,就在另一个地方生火!”林黥仰头喝了杯酒后,沉声道:“我要你们来的目的就是在成都铺线,再造一个辞生堂,而这里,我是主宰!”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