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两百三十九章 赌注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坐井观天的青蛙看到天空到底有多大,偶尔站在阳台仰望星空的时候,林黥总会闪过老头子站在那颗大榕树下背着双手望着夜空问的这个问题。

  问这话时,一辈子粗茶淡饭死后也就躺着一副薄棺材的老头子眼角有丝丝光芒闪过,那是十二岁的林黥理解不了神伤,那个年龄的他只明白偷空和村里几个同龄人穿着条四角裤踢球时汗流浃背的欢愉,潜入七八米深的水库捡到石头的得意,这样看似简单却带着玄奥的问题,他只能给出稚嫩的答案。

  “大概也就村口那口四方井那么大吧!里面也有几只癞蛤蟆呆着,吊水的时候还想着跳到桶上出来呢!”

  老头子似乎也没想要他回答得多巧妙多有悟性,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指着星光闪烁的夜空,ni喃的样子像是在自言自语,道:“就在头顶这么一片我们能看得清楚些,再远一点就模糊了,再远的话就看不见了,人的视野也就能触及这样的距离,井里那只青蛙可能看的还多一点。”

  “站在对面那座山顶上能看很远的,青蛙哪能看得到啊!”搬了张小椅子坐在榕树下的林黥双手支撑着下巴很不服气,随即又眨巴着眼睛地问道:“你要看那么远做什么?”

  老头子身子一颤,望着林黥纯洁到没有半点杂质的眼睛,良久,轻声笑了起来,一直笑到咳嗽才停了下来,转身一步一步朝屋子挪去,嘴里喃喃着道:“是啊!看那么远做什么?看得远是为了爬得高,爬得高也就看得远,可看不见近前又有什么用呢?摔下来摔得也重啊!”

  那时候的林黥懵懵懂懂,听到老头子的喃喃自语,摇晃着小脑瓜,撇撇嘴,嘀咕着骂了一句:“神经病!要看得远爬上最高的山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坐在兰博基尼副驾驶座上的林黥突然旁若无人地叹了口气,喃喃道:“老头子,你是摔下来了,不是受伤,而是摔死了。我要是爬高了,是不是也得像你一样摔下来,落得薄棺材入土瞑目的下场?”

  “在说什么呢?”随意驾车的水月佳欣侧过头,望着林黥微微皱眉,为了让他陪着过来参加赛车,不知道费了多少唾沫,就差把口水贴在他脸上了,听着他喃喃自语,估摸着是在埋怨说坏话。

  “没什么,专心开你的车吧!”林黥轻轻摇了摇头,思绪还没回过来,现在的他不过是在上层的边缘小打小闹而已,真正响当当的人物没接触几个,谈不上爬的高,顶多算到了半山腰,他只是在想要不要就停在半山腰上看风景。

  其实半山腰也不算低了,珠穆朗玛峰又有几个能攀登上去,有时候林黥甚至觉得,在天子之城京都有个辞生堂帮主的位置可以坐坐,歌后楚心如代言的服装公司可以呆呆,偶尔还能做做成都军区总司令的马前卒捞点好处,这个半山腰风景真的不差了。

  “咱们来打个赌怎么样?”水月佳欣盯着前面的路,再次开口打断他的思绪。

  “赌你今晚是赢还是输?”林黥一眼就看到了她眼角的狡黠,开口就给揭破,赌博这东西他也就接触过一次,京都的地下赌场,那一次差点就去向阎王爷报道和老头子见面了。

  “嗯,”水月佳欣点了点头,被他揭破心思也没觉得意外,“你觉得我会输还是会赢?”

  “赌注是什么?”赌博嘛,在意的就是筹码,能捞到对方什么样的筹码,既然谈上了赌,林黥也不想装清高,他还真想知道这个丫头能出什么YouHuo自己的筹码。

  “这么说你是不看好我了?我可是特意把车子的性能都改良了一遍,就算草包那个朋友是从F1赛车场出来的,也没有我那么熟悉场地,肯定得输给我!”水月佳欣信誓旦旦,这个地下赛车场有几根草她估计都能数得过来。

  “赌注是什么?”林黥像是没听到水月佳欣打包票性质的话一般,轻笑着再问了一遍,让他不看好她的最主要原因是高巧巧的手机里显示赵霄两个字,这一切像是一场在酝酿的阴谋,不是简单的赛车高手巅峰对决。

  “好,你可别后悔!”水月佳欣有些恼怒,自己的飞车技术虽然不是他的对手,可草包随便介绍的一个朋友还不至于搞不定,使劲拍了拍方向盘,狠声道:“我输了,这辆兰博基尼就是你的!要是你输了,就做我一辈子的男奴!”

  “呵呵——”林黥无奈地苦笑,刚进京都那会他还真不觉得自己值几个钱,陈思敏扔张百元大钞就能把他给吓到,不过这会,这么一辆兰博基尼就想换他做男奴,亏不亏看脸色就知道了。

  “便宜你了吧?做一辈子的男奴就能换一辆上百万的兰博基尼,你值到太行山上去了!”水月佳欣趁机灌迷魂汤,有些话倔强的她开不了口,只能靠这种方式去赢取。

  “是啊!”林黥也不争辩,笑道:“有些人劳碌一辈子,也就几千块钱的遗产,我能这么值钱,真的是祖上冒青烟、福星高照了!”也不知道老头子那块坟上有没有冒青烟,估计还得自己回去的时候在旁边插上几柱线香才有得烟冒,还只能是灰白的那种。

  “就是,便宜你了!”水月佳欣不迭地点头,笑得很真诚很善良,那神情像是在告诉林黥,她这是在给他施大恩惠。

  “进去了能出来再说吧!”林黥把头扭向窗外,感受着那股迎面而来凉风,几天来的颓废感被吹得一滴不剩。

  “什么意思?别诅咒我啊!”水月佳欣没感觉出来他话里有话,只是单纯的以为他担心自己赛车会受伤,心里还一阵甜蜜的感动。

  林黥没再多说什么,若不是想知道赵霄身后是不是搭着诸葛耶鸣这条线,他还真没心思来看水月佳欣比赛,以他现在的飙车水平,这样的比赛真看不上眼。

  从兰博基尼上出来,林黥微微皱了皱眉头,整个赛车场没有想象中的气氛,反而安静得很诡异,看台上也就零零落落的坐着几个人,黑暗中不太能看得清那几个人的面容,不过从他们并没有发出想象中的尖叫声来看,应该和组织这场车赛的人是脱不了关系的。

  “欣姐,我们可是等了你两个小时呢!要再不来,我就算你弃权了!”

  兰博基尼旁边停了辆白色的法拉利,透过赛场内照射过来的光线可以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平头,身材瘦小,林黥注意过,从兰博基尼开进来都没朝这边望过一眼,闭着眼睛,xiong口缓缓起伏,一副老僧入定模样。是高手,这是林黥第一个感觉,赛车这一行心性很重要,做到全神贯注心无旁骛不是靠勤勉就能达到的,这个年轻人就给人一种心若冰清天塌不惊的感觉。

  包超早就站在法拉利旁边,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搂着穿着火爆几乎是在用布匹遮身的高巧巧,直到水月佳欣从兰博基尼上走下来,他才笑着走过来打招呼,一开口就带着轻微的责怪。

  “草包,你是这次比赛的裁判?”水月佳欣不屑地冷笑,扫了眼周围安静的看台,不等包超回话,又问道:“草包,这次比赛怎么不宣传?看台上冷清得不像话!”

  包超苦笑了一声,无奈道:“我以为凭欣姐的名气根本就不用做宣传的,谁知道会是这样的场面啊?那群人的眼睛都他们长屁.股上了,毛都不知道注意!”

  “别跟我废话!你就一个草包,办点事情十成有九成半都在敷衍了事!叫你草包还真没叫错!”水月佳欣指着他的鼻子就怒骂,飙车没那种喧嚣尖叫的气氛让她感觉少了很多快感,要不是还有和林黥的赌注在那,她还真想直接一走了之。林黥倒是没想到,路上答应的这个赌博还是让她留下来的原因。

  “欣姐,你可别埋汰我!我给你找到了这样的对手,这功劳怎么着也值得你夸奖几句吧?”包超依旧陪着一脸的笑意,却不显得谦卑,腰杆ting得笔直,一手雪茄一手美女的看着也像个日子惬意的纨绔。

  “滚一边去!别影响我赛车的心情,张罗一下就开始吧!我还等着收个男奴呢!”水月佳欣没了耐性,转身就钻进了车里,一想到赢了就能收林黥做一辈子的男奴,小心肝跳得贼厉害,收过来了,他就别想再跑了!什么楚心如,什么欧阳婉婉,什么陈思敏的都得靠边站!

  林黥没像上次一样坐在后座上,这算起来只是个友谊性质的比赛,没有任何的赌注,也就没摆得那么正规。在看台上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了下来,安静地等着看比赛,眼角余光却不时地扫向右手边五六米处的四个人。

  尽管不怎么正规,可包超还是让穿着火爆的高巧巧扭着肥臀走到起跑线上,挥下红旗的那一刻,兰博基尼和法拉利同时窜了出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