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两百三十三章 一夜之间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林黥,快点来地下赛车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刚从都江丽人浴场出来,水月佳欣就打来了电话,为了掩饰,林黥也就按下了接听键,一边快步走进人群中,一边听着电话。

  “我没时间和你瞎闹!我有事情要做!”想象不来这丫头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和自己商量,多半又是玩飙车没人坐副驾驶了,林黥懒得跟她再讲些没营养的话,拦了辆出租车后挂了电话,径直钻了进去。

  “师傅,南丰街。”

  南丰街是成都最为混乱的一条街,整条街不长,也就上百米的长度,却有四五家赌场。里面人蛇混杂,为了赌博倾家荡产的有之,丢妻弃女的有之,抢劫杀人的有之。。。似乎他们的生命里除了赌博,就找不到其他生存的意义了。

  南丰街中段有一家大型的赌场,除非有上百万的赌本,否则根本进不了门,赌桌上上千万的钞票很正常,一夜输个上千万那都算是小数目。这家赌场是黄胜旗下的,也是虎皮帮的龙堂堂主黄言九在看着场子,林黥就是冲着这个去的。

  “老板也准备去玩两手吗?”中年司机显然很清楚南丰街是什么地方。

  “开你的车,别那么多废话!”林黥冷冷地回道,没兴趣跟这个中年司机唠嗑,今夜的任务不可谓不重,一夜之间,他要让虎皮帮的所有头目都死于非命。

  中年司机愣了愣,脸色有些尴尬,透过车内镜蹩了眼林黥那张黝黑凶狠的脸庞,再不敢开口说话,安安分分地开着他的车。

  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水月佳欣,皱了皱眉头,直接挂断了。一分钟都没有,电话又响了起来,依旧是水月佳欣,再挂,再响。。。

  “到底是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说!”林黥有些不耐烦,这个刁蛮任性的丫头还是没有改掉这种烦人的毛病,就会在这种时候干扰自己。

  “林黥是吧?我不管你在哪,二十分钟给我赶到地下赛车场的入口,否则你就等着来收水月佳欣的尸吧!”电话那头传来刺骨森冷的声音。

  林黥愣了愣神,反应过来,冷声道:“你是谁?”连水月佳欣都敢抓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至少是个不会害怕军区总司令水月龙的人,似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黄胜!林黥突然想到这两个字,心里一颤!除了他,不可能还有另外的人会不顾水月龙,而拿水月佳欣来威胁自己。

  “嘿嘿。。。我想你应该清楚我是哪边的人!废话不多说,二十分钟,现在开始计时!”话筒那边的男声带着浓烈的威胁意味。

  林黥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手机里却传来了忙音。眼里闪过森冷杀机的同时,没忘记朝前面的中年司机喊一声,“掉头,去地下赛车场!”

  离地下赛车场百米的地方,丢给司机一百块钱后,林黥从车里钻了出来。整个赛车场显得很安静,黑暗中也看不清入口处的情况,林黥不敢贸然前进。

  扫了眼周围的环境,马路边有那么一处树林,一直延伸到赛车场入口处,林黥闪身钻了进去,纵身一跃,跳上了围墙上,有树林在遮挡着,在黑暗中很难暴露身形。

  沿着围墙放缓脚步,慢慢地挪到了入口处,这才看清楚情况。水月佳欣被一个光头和一个平头青年给拉着,周围都是一群二十来岁的青年,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很奇怪的是,这些人手中没有任何的武器,还有光头和平头也不太像是在绑架水月佳欣。

  “大姐,你说的人怎么还不来啊?”拉着水月佳欣的光头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

  “就是啊!大姐,我烟瘾到了,憋得很辛苦呢!”平头青年附和道,左手拿了一盒烟,一直没敢抽出来,偶尔手指偷偷地摸上两下来解馋。

  水月佳欣一瞪眼,骄喝道:“别给我废话!你们要是敢坏了我的事,我保证把你们送进号子里去!”那副样子也不知道是谁在威胁谁。

  “大姐,别介啊!这不都过了二十分钟了吗?那小子准是没种不敢来了!”平头青年忍不住抽出根烟叼在了嘴上,见到水月佳欣看过来,却又只好无奈地拿了下来。

  “就你们这群废物也配骂他没种?!他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把你们给戳死!”水月佳欣不屑地冷哼一声,只是朝空荡荡的马路看过去时,脸色有些焦急。

  “大姐,要不这样吧!咱再给他打个电话,再威胁威胁?”光头想了想,凑过头来建议道。

  “嗯!”水月佳欣点了点头,掏出手机递给平头青年,道:“给我装得像一点!这些人里就数你最会装疯子搬傻屌了!”

  平头青年苦涩地笑了笑,接过手机ni喃道:“大姐,您就不能说得好听点啊!这要不是咱长相猥琐了点,直接就是影视明星了!怎么能叫装疯子搬傻屌呢?委屈地慌啊!”

  “别墨迹,快点打!”水月佳欣往他头上拍了一下,骄喝道。

  林黥无奈地苦笑,掏出手机按下了关机键,转身悄悄地离开了,这水月佳欣明显是拿自己开心,真TaMa娘希匹的没事找事!要不然这个时候,赌场的龙堂堂主黄言九已经被黑白无常给带到阎王爷那报道去了。

  “大姐,他。。。他。。。居然关机了!我操!”平头青年听到手机里传来全球通fu务员娇滴滴的声音,一脸的不可思议,说话都结巴起来。

  水月佳欣一愣,一把抢过手机,再次按下了林黥的号码,过了两秒钟,手机里传来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林黥,你个王八蛋!臭男人!混蛋!鸡鸭蛋。。。”水月佳欣气得把手机往地上摔了下去,碎成了两半,他居然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吧?他居然还敢不来,不来就算了,他居然还敢关机?!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刚走到不远处的林黥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自己种下的因,自己去承受果去。水月佳欣却是跺了跺脚,发狂地尖叫了两声,走进赛车场,把红色兰博基尼开了出来,把油门踩到最低,在马路上飞奔。

  南丰街中段的大型赌场里,林黥一脸悠闲地在大厅里转悠着,他没有上百万的赌本,只有到后面去攀爬进来了,躲在厕所里化了个妆之后,这才敢出来露脸。一副平底眼镜,鼻子下面一撮茂盛的胡须,鼻子变得又平又矮,笑起来就是个小资老板的姿态。

  林黥在等,等黄言九什么时候得到桂四喜死的消息,二楼处是办公楼,赌徒没权利上去,很显然黄言九就在上面。

  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二楼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在赌徒的叫板声中除了林黥关注外,自然是没有其他人会去关注的。

  领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身板很硬很直,看起来精明干练。林黥不自觉地笑了笑,特征和水月龙给的资料里说的一模一样,就是黄言九。

  就那么看着黄言九下楼梯,林黥手中捏着两根银针,慢慢地朝开着的窗户边走去,视线却一直没离开过黄言九。眼见离窗户只有三米左右的距离了,而黄言九侧面对着林黥,正扭头朝一边衣着光鲜的赌徒微笑打招呼。

  林黥再也没有犹豫,两根银针在手指间挥了出去,一根射向黄言九的脖子,一根射向他正转过来的太阳穴处。一声惨叫传来后,黄言九捂着太阳穴处,前倾着倒了下去,再没有了声息,与此同时,林黥几个跨步,纵身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依旧是都江丽人浴场,林黥再次换了一个身份——酒色过度的小白脸,坐在浴场门口不远处的一辆电瓶车后座上,偶尔抬起眼打量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大约半个小时后,三十几个人朝浴场走过来,领头的有两个人,三十几个人分成两组,很明显这是两伙人。两个领头的人脸色有些愤怒,焦急地往浴场走去,就在一前一后跨进浴场的那一刻,四道银光闪过,两人的太阳穴和脖子处没入了两根银针,惨叫着倒了下去。

  所有的人一阵慌张,回过头望向银针出处时,电瓶车后座坐着的那个酒色过度的小白脸已然不见了身影。自此,一夜之间,成都赫赫有名的虎皮帮跨了台。第二天,成都其他的小帮派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虎皮帮的所有地盘顷刻间就被瓜分瓦解了,虎皮帮烟消云散。

  凌晨一点空荡荡的街道上,林黥仰头望着星光灿烂的夜空,掏出手中剩余的十根银针,ni喃道:“他们两个人身上都将被你的银针插上一个个血孔!”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