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两百一十七章 危机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林黥心里一惊,往后飘退了几步,青年手中的长刀却如影随形地跟随而至,长刀在他手中如活龙般,呼啸着卷起阵阵旋风,伴随着青年的那份速度,更是让林黥左支右绌。

  再次躲过一记重劈,街道不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林黥脑中闪过几个念头,随即一边躲着青年的长刀攻击,一边往街道中央退过去。

  汽车的两道强劲光束照耀在两人身上的刹那,青年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对周围的事物极其模糊。林黥却早就有所准备,脚下往侧边跨出一脚,身子在同一时间斜背对着汽车,视线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

  就在青年眯眼的瞬间,林黥手一抖,刀刃如蛇般缠上了长刀,朝青年的手卷过去。青年想要转动手中的长刀却已来不及,唯有放弃了手中的长刀,往后飘退了开来,却被跟随而来的林黥一脚踹在了肚子上,挨了个结实,撞在了电杆上。

  汽车也在这一刻穿过了两人身边,林黥的刀刃尾随而至,贴在了青年的脖子上,冷眼望着一脸惊诧的青年,“你到底是谁?”无缘无故地被人袭击,却又实在想不明白成都会有谁这么想要自己的命。

  “被你抓住我没话说,不过休想从我口中知道点什么!”青年无视贴着脖子的刀刃,冷眼望着林黥,那双鹰眼里有着让人难以理解的神情。

  “哼!是吗?”林黥冷哼一声,手腕微微一抖,青年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道血痕,鲜血顺着刀刃缓缓流了出来。

  “你。。。”青年怒瞪着林黥,却咬着牙没把话继续说下去。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林黥再次朝青年发问,冷声道:“我没有多大的耐性!杀人不过眨眼间的事情!”握着刀刃的手紧了紧。

  青年咬了咬牙,一双鹰眼森然地盯着林黥,浓烈的杀意只增不减。

  “呵呵,”林黥冷笑了两声,“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露出的线索可不少!”

  “哼,林黥,你拿对付三岁小孩的那套来对付我,是太低估我了,还是高估你自己的智商了?”青年的右手悄悄探到了背后,朝林黥不屑地冷哼一声。

  “是吗?是你高估你自己了吧!”林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盯着青年缓缓道:“一口的京都腔,那你应该是京都人了。”

  说到这里,林黥感觉到青年的眼神变了变,淡淡地笑了笑,继续道:“在京都,能一口喊出我名字的并不会太多,熟悉我这个人的更是少,这么一来,范围可就不大了。”

  “那又如何?”青年咬了咬嘴唇,冷声回应着林黥,看那表情显然不相信他能够想到哪里去。

  “如何?你还真是够嘴硬的啊!”林黥不以为意地盯着青年,眼中的笑意渐渐浓郁了起来,“这些人中,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你觉得你的主子还能够隐藏起来吗?”

  “随便你怎么猜想,那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青年冷笑一声,把头撇向了一边,眼中却闪过一丝诡异地光芒,却只是一闪而逝,林黥根本就没注意到。

  林黥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才还见青年的眼神有了变化,这一刻似乎就已经笃定了自己猜测不到派他过来的人,自己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是怎么来的那份自信?

  京都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周家、夏家的夏鹏、远厦集团的陈乔伟,除了这几个,这么也想不出来还能有谁,自己也没接触过太多的高层。

  周家的老不死周剑英已经被翎羽狙杀了,周建国也已经在大本钟里被自己手刃,就是对自己有仇恨的翎羽也已经确认死在自己手中了,周家在军界失去了地位,也没可能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在成都的消息!

  夏家的夏鹏因为有夏蓉的牵制,似乎也正为二十年前的事情忏悔,感觉不太可能会对自己下杀手。剩下的陈乔伟在伦敦给过自己的警告,也不至于会这么快对自己下杀手。

  想来想去都不可能,这些人的可能性都已经排除掉了,还会有谁想要自己的命呢?想到这里,林黥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心中突然有股强烈的不安感,眼角一扫,青年的肋下顿时出来黑洞洞的枪口。

  耳边传来青年得意地嘲笑声,林黥知道根本来不及闪避了,怒哼一声,只有赌一把了,手中一抖,刀刃顿时发出怪异的响声,在青年的脖子上割过,同一时间,腰身猛力一扭,试图躲开那一枪。

  “砰!”一刹那间的枪声响起,响遍整条寂静的街道。十字街口的路灯下,一颗人头滚落到斑马线上,一直翻滚着到马路中央才停了下来,鲜红的血液印在了马路上。

  靠着电杆的一具无头尸体,双手捂着脖子断口处,踉跄着转了几个圈,最后缓缓地倒在街道上。林黥捂着xiong口站在了一边,脸上却没有半丝的痛苦表情,唯有额头上的一层密布的汗珠说明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摸了摸肋下外套上那块拇指大的孔,林黥苦笑着摇了摇头,庆幸的是自己的刀刃是在青年开枪前打到他的,让他的手抖了抖,失去了一定的准头,同时自己也扭身闪开了一点,子弹堪堪从肋下几分处穿过。

  成都市的金色酒店里,林黥轻轻敲了敲四楼的门,处理掉那具尸体和人头后,快步跑到了闹市区,拦了辆出租车,这才到了九姐所说的金色酒店。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九姐轻轻拉开门,轻笑着责怪道,可看到林黥皱着眉头思索的神情,笑意顿时敛去,关上门,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人在街道上伏击我!”林黥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走到chuang边坐了下来,一路上想了很多种可能,却都一一排除掉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九姐愣了愣神,拉了张椅子坐在林黥对面,沉声问道:“是哪一方的人?”这个问题极为严重,这才是刚来成都的第一天,而且中途一直被骚扰着,没有庞大的眼线是绝对做不到在街道上伏击的。

  “不知道!”林黥苦笑着摇了摇头,良久,叹了口气,缓缓把离开天华夜城的经过说了一遍,旁观者清,希望她能够给自己点线索。

  九姐低头沉思了一会,抬眼望着苦恼的林黥,问道:“你从水月佳欣那个小区里出来,没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你吗?”

  “嗯?这个还真不清楚,不过能做到跟踪我而不被发现的,这个人必须是翎羽级别的高手,否则一定逃不过我的感觉,而伏击我的那个人,他应该能做到这一点。”林黥想了想,得出这样的结论。

  “有可能这人从你离开天华夜城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你了,另外他对水月佳欣的住处也极为熟悉,所以才会在街口等着你,我认为这个是最合理的解释。”

  “那到底是谁派他来的呢?熟悉水月佳欣住处的人,对成都也不会太过陌生的,我在成都没有惹下什么人,何况伏击我的人说着一口京都腔。”林黥越想越苦恼,脑子都感觉转不过来了,事情变得跟一团浆糊一样。

  “现在有两个方向的线索,一是你在京都的敌人,他一直在背后关注你,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才对你下手;二是成都的势力,也许是黄胜已经发现了我们,是他下的手。”九姐数着手指,分析着这两种可能性。

  林黥摇了摇头,并没有感觉有多大的进展,“第一个方向我赞同,第二个不太合理,伏击我的人一口京都腔,如果是成都的人,这个没法解释过去。”

  “不会的!”九姐笑着摇了摇头,“我倒是觉得第二个比较可能,黄胜跟成都军区的人有一定的联系,据我所知,每个军区的人,特别是特种部队、特工队、侦查兵之类的军人,他们都必须学会这种变换腔调的技巧,以便模糊敌人的判断。”

  “嗯,”林黥点了点头,“这样说来,我也觉得黄胜对我下手的可能性比较大,可还有一点想不明白,黄胜在伦敦并没有势力,而帮助史蒂文登上史家的家主位置,我们都是在幕后,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黄胜知道是我们动手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还真是解释不过去,是不太可能,但是也不排除黄胜在伦敦有势力这种万一的可能性啊!”九姐无奈地笑了笑,感觉最后一句话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就是第一种可能了!京都到底还有谁在盯着我呢?”林黥还是趋向于第一种可能性,可埋头苦思良久,就是没能想到什么头绪。

  “算了吧!让在京都的张少欢多注意一下,你都被下手了,辞生堂肯定也免不了会被动的。”九姐突然淡淡地说出这句话,说完同一时间和林黥震惊地对视了一眼。

  “我得马上联系到他,辞生堂真的有危险了!”林黥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起身走到阳台边,拿出手机拨下了那组熟悉的号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