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九十六章 遗像上的笑容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祝所有的妇女读者三八节快乐。。。祝你们青春永驻,活力永存。。。顺便爆发一下作为纪念。。。六千字一章的文。。。)

  “这半年。。。过得很辛苦吗?”楚心如坐在chuang边,轻轻地抚摸着林黥的额头,望着他眼角加深的皱纹,心疼地问道。

  林黥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抓住了楚心如的手,放在手心轻轻地摩擦着,“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楚心如沉默了,眼眶中突然泛着泪水,鼻子感觉有些酸酸的,却转过头不让林黥看见,身子轻轻地抽搐着,良久,伸手擦去眼中的泪水,回过头朝林黥笑着道:“能再和你面对面真好!知道吗?你走之后,我一直都在你房间里睡,想象着你就在旁边,才能安心睡着。”

  张了张口,林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何尝不是在忍受着思念的煎熬呢!缓缓地坐起身,伸手把楚心如揽在怀中,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喃喃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答应你,这一天不会太远!”

  “我。。。相信你!”在林黥怀中的楚心如再次忍不住抽泣起来,尽管知道并非所有的承诺都能够实现,可心里就是愿意相信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都没再说话,感受着两人间无言的温馨。良久,林黥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从口袋里掏着什么,却掏了个空,有些焦急起来,翻着身上的口袋。

  “你在找什么?”楚心如坐起身,疑惑地望着林黥。

  “那块怀表呢?我记得是放在口袋里的啊!怎么不见了?”林黥翻着上衣和裤子的口袋,皱着眉头,心里有些焦急,那块老怀表是老头子留下来的,更是和楚心如的定情信物。

  “咯咯。。。”楚心如突然笑了起来,提着一块怀表晃到林黥眼前,轻声问道:“是不是这个?”

  “怎么在你手上了?”

  “你都不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全身都沾满了血,衣服都换下来了!口袋里的东西当然就被我掏出来了,呵呵。。。害怕它掉了吗?”楚心如笑着朝林黥眨了眨眼睛,这一刻幸福的感觉不知道是多久以前曾经有过。

  林黥嘴角微微翘起,暧.昧地望着楚心如,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这么说。。。我的衣服是你换的了?”

  “是我换的啊!你都昏过去了,只能我替你换了,怎么了?”楚心如不解地看着林黥,没觉得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疑惑的。

  “那岂不是什么都被你看见了?我全身上下一点秘密都没有了!”林黥暧.昧地朝楚心如眨了眨眼睛,那神情很明显是在说他亏大发了。

  “你。。。”楚心如脸色顿时变得羞红,指着林黥说不出话来,伸手朝林黥的身上打过去,却又停在了半空中,嗔怪地晃了晃身子,表示着不满。

  “不行,这样我很吃亏!我看回你的好不好?”林黥突然变得赖皮起来,脸上故意露出一抹邪笑,朝楚心如探头过去,同时伸手把她揽了过来。

  “你。。。流氓!”楚心如脸色越来越红,眼见和林黥的头越来越近,呼吸也变得紧张起来。

  林黥轻轻一笑,却没反驳,望着那副绝美的脸庞,缓缓地凑了过去。“咚咚!”就在要吻上的那一刻,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林黥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亲下去再说,谁知门却别推了开来。

  “呃。。。走错了!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啊!”刚进门的史蒂文望着这一幕,尴尬地不知所措,逃也似的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呵呵,我们继续吧!”林黥厚着脸皮伸手揽过楚心如,再次凑头过去。

  楚心如一把推开了他,绝美的脸庞红得发紫,苦笑着指着林黥,“你。。。我。。。怎么见人啊我!都怪你!”嗔怪地在地上跺了跺脚,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呵呵,没关系了!都不小了,这种事情他们也经常做啊!有什么好害羞的啊!”望着楚心如羞红的脸色,林黥不自觉地笑出声,这样的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你还笑。。。我不管!等会你必须向他们解释,是你的错!”楚心如恼怒地盯着林黥。

  “好好。。。我去解释,呵呵。。。”林黥轻笑着点了点头,她也有这么单纯的时候,倒是让自己意外了。

  楚心如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行。。。不能解释,这事越解释越乱。。。还是不要说的好!哎呀。。。都怪你了!都是你的错!我。。我。。。”嗔怒地望着林黥,跺了跺脚。

  “呵呵。。。好,好,都怨我。。。都怨我!”林黥轻笑着感叹,“好了好了,去开门吧!估计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他们。”

  “哼!我等会再跟你算账!”楚心如跺了跺脚,转身朝门口走去,心里却多了一份甜蜜感。

  林黥轻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仅仅是半年,却好像有了半辈子都没这么畅怀笑过一样,心情轻松了许多。

  楚心如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羞红渐渐敛去,伸手轻轻拉开了房门。门外站着史蒂文和九姐几个人,看到史蒂文有些暧.昧的笑容,楚心如忍不住再次脸红了起来。

  几个人缓缓地走了进来,史蒂文和白幽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九姐和许慧美脸色却显得有些不自然,都装作不经意地望了一眼脸色羞红的楚心如。

  “身体好些了吗?都昏迷两天了呢!”史蒂文率先朝林黥点了点头,轻笑着问道,没有掩饰眼中的关心,似乎已经把林黥当作了一个战友。

  “嗯,感觉不错!”林黥点了点头,表情变得正经起来,待大家都坐好后,扫视了一眼,淡淡地朝九姐问道:“对付胖子的情况怎么样?”

  “剑舞被你劝说了后,就没再插手。我和小幽两人应付起来也让他没法占到便宜,手臂被我的银针伤到后就逃走了!”九姐轻声叹了口气,对于胖子她还是有些情谊的。

  “天霜和剑舞呢?”林黥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一只手臂脱臼换了那小子一条命,值了!”史蒂文插了一句,晃了晃左手,笑着说道。

  林黥笑着转头望了望史蒂文,心里有些震惊,知道裘影就是死在史蒂文手上的,却还能把天霜再杀死,以他的身手不太可能做到这一点。林黥心里重新开始估计史蒂文的智商了,能做到利用各种战术来引诱对手,而换取更大的利益,这样的能力不可谓不可怕。

  “剑舞给你留下一句话后也走了。”九姐有些不自然地和林黥对视了一眼,低下头,缓缓地说出这句话,心里总觉得和林黥之间多了一层隔阂。

  “什么话?”脑中闪过那个身背长剑,脸色冷漠的女人,心里莫名地有些颤动。

  九姐沉默了一会,转头望向别处,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她说她会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帮手。”剑舞的身手她知道,如果有她在林黥身边,确实是如虎添翼,那自己的位置该放在哪呢?

  “呵呵。。。”林黥轻声笑了笑,微微抬了抬身子,靠在chuang头,话题一转,有些担忧地问道:“欢少怎么样了?那样的伤。。。没事吗?”

  “没事了,正在养伤,过段时间应该就复原了!”见大家都沉默,白幽女张了张口,淡淡地回应道,侧头有些不解地望了望九姐。

  “史少,我想找个时间好好的了解下史家的事情,你看看什么时候合适吧!”林黥转头望着史蒂文,能尽快的把这件事情办好的话,无论是商界还是黑道方面,都多了一个盟友。

  史蒂文点了点头,对这个他也不会客气,“我闲着你是知道的,等你伤养好吧!”

  “对了,”林黥突然想起那个和自己极为默契的中年男子,“那个男人是谁?调查清楚了吗?”这话是对着九姐说的,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商量事情的时候都是对着她。

  “沈家的四公子沈聪。”九姐愣了愣神,轻声回答,心中多了一种不安的情绪,抬眼望了望林黥,却又马上移开视线,林黥丢下的绝情话还在耳边回荡着,心里略微有股痛楚。

  “呵呵,还真是意外啊!”林黥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竟然是那个重冠一怒为红颜的男人。

  “沈君如死了。”九姐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句话,知道林黥肯定会问,提前说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会给林黥多一点冲击。

  “什么?!”在钟楼听到沈浓平撕心裂肺的呼喊时,心里就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却总是不往最坏的地方想,这一刻听到这样的消息,林黥忍不住惊呼出声。

  “公开钻石秘密之后,路易乔治发狂了,朝沈君如开了一枪。沈浓平正在给她办丧事,你身体没事的话,该去看看的。”提到沈浓平三个字时,九姐的语气略微有些波动,虽然隐藏得很好,却还是被林黥给感觉到了。

  林黥微微望了一眼九姐,随即低头沉默了下来,如果不是自己几近无赖地和沈君如谈论了那个条件,她也就不可能会有香消玉殒的一天,她为了沈家而嫁给路易乔治,怎么看都觉得像是西施那般的可悲,心里对她多了一份歉疚,却再也无法补偿。

  轻轻地叹了口气,林黥缓缓抬起头,朝大家扫了一眼,淡淡地问道:“还有什么消息吗?”心情顿时低落了许多,能做到无情的人又能有多少,这样的人无非是台机器而已。

  这一问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良久,九姐发出一声轻叹,“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也上演了不少的悲剧,我想问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这句话似乎是所有人的心声,大家都期盼地望着林黥,侧耳倾听他的回答。

  林黥苦笑着叹了口气,扫视了大家一眼后,缓缓道:“还有半年的时间,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壮大实力。等我回去的那天,我要一举摧毁他们,让他们没有任何重生的机会!”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恨意,那眼神让大家的心都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好了,没什么消息的话,大家就散了吧!”林黥不想再多说这种话,笑着朝大家挥了挥手,“史少,后天我去呼呀娱乐城找你。”

  刚站起来的史蒂文身子顿了顿,笑着朝林黥点点头,“等着你!”心里略微有些感动,林黥的伤有多重他是知道的,却依然能想着承诺过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人值得自己信任!

  九姐愣了愣神,朝林黥张了张口,却还是没说出话来,缓缓起身,朝门口走去,临走却还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楚心如,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再也没作停留。

  史蒂文跟着白幽女一起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林黥正想躺回去休息,突然感觉到一道杀人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茫然地望四处望了望,却是一脸怒气的许慧美,冷眼盯着自己,那股杀意就是从那双大眼睛里传过来的。

  “美美,怎么了?这么看着我。。。”这个关键时刻只能自己先出声询问,而且态度要良好,尽量争取得到最小的处罚。

  “你说怎么了?我坐在这里半天了!你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你什么意思啊?我好歹还为你挨了一巴掌啊!你个没良心的臭男人!”

  许慧美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张嘴指着林黥就发出一连串的怒骂,本就略微有些肿的脸,顿时鼓了起来,身子略微往前倾,大有要冲过来打一顿的气势。

  “我。。。我不是想等他们走了再跟你好好聊天的吗?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呢?”林黥有些无奈,身子都缩了起来,对付许慧美,早就习惯了要服软。

  “是吗?你还装!”许慧美怒哼一声,朝chuang边走了过来,“心如姐,这样的臭男人要好好教育,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来帮你就是了!”

  不远处的楚心如扑哧一笑,“你们斗嘴这么久了,这种习惯还是没改掉吗?呵,美美,他随便你处置好了!”说完得意地朝林黥眨了眨眼。

  “干什么。。。干什么?你还真想对我怎么样啊?”林黥干脆把被子卷了起来,裹在身上,往chuang的另一头挪去。

  许慧美得意地笑了两声,“既然有心如姐支持,那我就不客气了。”竟然跟着爬上了chuang,朝林黥扑过去,正好压在林黥身上,挥舞着小手朝林黥的脸上拍过去,不知道故意的,还是没力气,动作却显得有些慢。

  林黥轻易地就抓住了她的手,两只手都被抓住了,许慧美使劲地挣扎着,同时嬉笑着怒骂:“臭男人!给我放手!你就是欠收拾,快点放手!”

  “不放!世界上有那么笨的人吗?还能站着不动让你打?”林黥轻笑着发力固定住她的手,心里略微有些暖意,来到京都后,还真没有这么放松的玩过。

  “美美,注意点他的伤口啊!”不远处的楚心如轻声嘱咐道,虽然觉得这样好笑,却还是忍不住提醒许慧美,心里担心着林黥的伤口会被触碰到。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痛死他活该!”许慧美不依不饶,使劲地挣扎着双手,却没有半点动静,根本没法挣脱开林黥的手。

  “你放不放?”许慧美突然不再挣扎了,怒眼等着林黥。此时的画面让人感觉有些暧.昧,许慧美整个人都骑在了林黥腰上,细碎的长发散落下来,有几根垂落在林黥的脸上,两人就那么对视着,像是情人之间的打闹。

  “不放。。。”刚说完,林黥自己都感觉有些异样,心跳突然间加快了许多。

  “不放是吧?”

  许慧美骄喝一声,突然低头撞向林黥,林黥吓了一跳,赶紧把许慧美的手拉向一边,希望能把她的身子挪开,而不至于头撞到自己的脸。

  谁知手下有点使不上力的感觉,只能微微地晃动许慧美,尽管减缓了许慧美撞头过来的速度,却还是落到了林黥脸上,嘴唇正好对准了林黥的嘴,猛然间碰在了一起。

  这一刻,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不远处的楚心如看着这一幕,惊愕地愣在那里,心里突然间很落寞,张了张口,喃喃道:“你们。。。”

  两人的嘴唇紧密地贴在了一起,鼻中传来一股飘香,林黥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尴尬地愣在那里,旁边还有楚心如在看着,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听到楚心如的声音,许慧美猛地撑着起来,迅速下了chuang,满脸羞红地站在那里,眼神闪烁地望着楚心如,“心如姐,我。。。我不是。。。你知道的,我。。。我走了!”说完快速地跑出了房间,速度快得让人惊讶。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房间里再次陷入死命地安静。

  良久,林黥缓缓地坐起了身子,尴尬地朝楚心如笑了笑,“心如,我。。。这纯属意外,你。。。”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的!”楚心如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打断了林黥的话,缓缓地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突然有些害怕起来。

  林黥轻轻叹了口气,拉开被子,从chuang上走了下来,来到楚心如身旁,伸手搭在楚心如肩膀上,轻声道:“心如,这是意外。。。你怪我吗?”

  “林黥。。。”楚心如突然起身扑进了林黥怀中,身子有些颤抖,似乎在抽泣。林黥心痛地揽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林黥。”

  “嗯?”

  “你会有离开我的一天吗?”

  林黥沉默了,很多时候他也在问自己这样的话,当所有的仇恨都已经没有了,林家也振兴起来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去选择,一直以来感情都没被他认真的对待过,总觉得顺其自然的话总会有一个结局出来,可似乎就算是顺其自然,最后还是得自己去做抉择。

  “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林黥轻轻地抚摸着楚心如的背,缓缓地说出了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楚心如笑了笑,没再说话,抱着林黥的手却紧了紧,她明白,这个男人她已经没理由不需要了,半年的时间都ting过来了,剩下的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放手!

  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见两人细微的呼吸声,紧紧相拥的身影透过窗户在清晨的阳光中显得那么温馨,似乎在宣告着永远的祝福。

  伦敦北面郊区有一处庄园,古雅的欧式风格给人舒心的感觉。此时,庄园里面却显得有些沉重压抑,所有的人脸上都一副默哀的表情。

  林黥牵着楚心如缓缓地走进了庄园,来到大厅,抬眼望去,大厅的高堂处竖立着一张遗像。望着相框里的那副面带微笑的脸庞,心里的歉疚渐渐蔓延开来。

  依旧是那副淡雅的笑容,典雅高贵的容颜,可谁也不清楚,这副容颜下有着多么困苦的心,碎裂了无数遍,却又只能自己坚强起来的心。

  站立在门口良久,林黥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虽然紧紧是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自己却是和她相处得最多,每一次都忍不住想要知道她高贵典雅容颜下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她有宠辱不惊的笑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