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是你的王牌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一直到深夜,站在柳树后面,林黥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双人座上的女人,眼中的浓浓深情一直延续着。早已经铭刻在心底的画面,就算是一刹那的遗忘,那也是带着莫名地情意。

  凌晨两点半,夜色已浓,月光穿过云层照射过来,显得有些暗淡。林黥微微抖了抖肩膀,伸手一摸,一丝冷意传了过来,轻细地露水层层地布在外套上。

  望了望依旧坐在双人座上的女人,此时似乎已经睡着了。林黥脸上露出淡淡地笑意,从柳树后面走了出来,缓缓地走到她跟前。

  女人闭着眼睛靠在右边的座位上,眼睫毛微微抖动着,脸上浓浓地失落表情,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而感叹着,也许在梦中都在叹息。凌晨的凉意使得女人的身子略微有些发抖,双手不自觉地环绕在xiong前。

  缓缓地蹲了下来,林黥脱下身上的外套,轻轻地盖在女人身上,女人似乎感觉到了暖意,环绕在xiong前的双手微微松了松。

  这一副睡着的绝美容颜,曾经天天可以见到,时隔半年,却依旧在脑海中很清晰。抬起手往女人的脸上抚去,却在一公分处停了下来,用手缓缓地隔着那一公分的距离抚摸着女人的整个轮廓,手却显得有些颤抖。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柳树间的缝隙照射在女人的脸上,女人的眉毛抖动了两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伸手挡住略显刺眼的阳光,坐了起来。

  突然从身上掉下了一件灰色地外套,女人愣了愣神,弯腰把外套捡了起来,露水沾在手上,凉意透过手指传进了神经。把外套放在大腿上,仔细地打量了起来,微微皱起眉头,总感觉这件外套有些熟悉。

  这种外套的样式在家里还有好几件!好几件?想到这里,女人突然间站了起来,惊喜地往四周环顾,却没有看到所期盼的人影,唯有几个金发老人在公园里说笑着散步。

  女人有些惊慌地拿着外套在公园里到处跑,这件外套的格式,还有那种铭刻在心底的气味,她永远也忘不了,她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来过了,而且在远处偷偷地观望着自己。

  环跑了半个公园,女人无奈地停了下来,眼中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低头望着手中的外套,突然朝四周大喊:“林黥!出来啊!出来!出来见我吧。。。我知道你在的,我知道!”

  带着哭腔的声音中包含着浓烈地情意,还有撕心裂肺地痛苦和惆怅。不远处的假山后面,林黥背靠在假山上,身子止不住颤抖着,声声地呼唤都传进了耳朵,流进了心间。

  听着女人的痛哭声,林黥咬了咬嘴唇,快步离开了公园。只要她安全,他也就没了牵挂,现在的自己并不适合出现在她面前,再过个半年吧!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站在她眼前了。

  伦敦郊区一幢偏僻的小区里,林黥站在楼下徘徊了许久,昨天晚上那段对白自己都听得很清楚,这个半年来一直照顾着自己,甚至是舍命的女人,她可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也许该换个心情,换副脸孔去面对她。

  来到三楼门口,望着眼前的铁栅栏,伫立了一会,伸手摸了下有些僵硬地脸,随即一副带着极为假的笑容展露了出来。摇了摇头,再次伸手抹了一下,淡淡地笑意露在脸上,这才满意地伸手往门铃处按。

  “吱呀”一声响,手还没按上去,门却已经被打开了。林黥愣了愣神,还保留着那个略微弯腰按门铃的动作,缓缓地扭过头望着一脸平静地九姐,不自然地笑了笑,“这么巧啊?呵。。”

  “嗯。”九姐淡然地回应着,甚至连视线都没往林黥身上挪过去,伸手拉开了铁栅栏后就转身往房间里走,径直走到chuang边坐了下来,安静地靠在chuang头。

  林黥心里无奈地苦笑一声,浪费时间做那么多的表情,以九姐的耳力,知道自己在门口也很正常。轻轻摇了摇头走了进去,顺手拉上了铁栅栏,脸上的表情已经不需要调整,很自然地有着不一样的笑。

  “九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脸色有些难看呢!”林黥走到chuang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大腿,笑着问道。

  “啊?!哦,没事啊!就是。。。一个人呆着有些无聊了,呵,我脸色很差吗?”九姐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略微有些不自然地双手抚了抚毫无表情的脸庞。

  “是吗?呵呵,不差,跟你开玩笑的。。。”

  林黥心里暗叹一声,这么看来她对沈浓平确实是有着很深的感情。半年来,要说对她没有动情那是骗上帝的玩意,可真要让自己放手的话,只要她点个头,自己也不至于会去纠缠,反正现在自己也是四面楚歌的环境,也许孤身一人还能够放手去做。

  “呵。。。什么时候学会油腔滑调了?”九姐轻笑了一声,朝林黥翻了个白眼,只是这在平常极为自然的动作,如今自己都觉得有些僵硬了。

  林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能做到和往常一样笑着面对你,这已经是自己能做到的极限了。

  “对了,晚上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受伤?”说到最后一句,九姐显得有些小心,头很不然地望向窗外,语气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地紧张。

  林黥似乎没听出来一般,有些无奈地笑道:“沈浓平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身手更是一流,沈家Lao二派出的人全军覆没!不过,好像暗中有人帮着他,一根银针,针尾处有一朵血色的布花,这个标志不知道是谁的。九姐,你看会是谁呢?”

  “啊?!这。。。哦,我也不知道,好像。。。杀手界没人用这个做武器的。”

  “是吗?嗯,那我得再调查调查了,多个敌人总得了解一下吧!”望着九姐低着头,有些紧张的样子,林黥不以为意地轻声回答道。心里再次感叹一声:看来自己已经少了一张王牌。

  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定睛看着九姐,轻声问道:“九姐,咱们相处半年多了吧?”

  “嗯?哦,是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九姐诧异地抬起头,迎着林黥的目光。

  “明天就是路易乔治举行社会城市文明公益活动的时候了,我们也分析过,总共有五方人在盯着这份莫名其妙的宝藏。我对这个并不感兴趣,我要的是周建国的命!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沈君如不顾一切地透露出东西是在我这的话,不要说杀周建国,就是自己的命都可能。。。”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九姐有些不耐地挥手打断了林黥的话,心里有些恐慌,似乎正感觉到林黥会说出什么话来。

  林黥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九姐,你对我怎么样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安全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有危险降临,这个你应该清楚。你本来是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可现在跟着我却让你每天都神经紧绷着。”

  “我想,如果在我身边,这种日子还有很久,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一年,甚至更久也说不定。九姐,你可以选择过回原来的生活,或者去找你所期待的,我不会怪你的,绝对不会怪你的!”说到这里,林黥的表情显得很认真,对着九姐的视线没有一丝的退让。

  “什么意思?”九姐沉默了一会,盯着林黥的眼神有些凌厉,语气冷漠地问道。

  林黥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这样跟着我太危险了,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出任何意外。而现在,我没有那样的精力和能力来保护身边的人。”

  “呵,”九姐苦涩地笑了笑,“你的意思是:我最好离开你?!”

  “呃。。。大概。。。是这个意思。”林黥转过头,苦笑一声,尴尬地回应道。

  房间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可闻,林黥的呼吸很匀称,而九姐的呼吸却是极为紊乱。面对这样的问题,两人都显得很不平静,半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培养一段海枯石烂的爱情。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沉默了许久,九姐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着林黥的话语。

  “嗯。”林黥咬了咬牙,闭着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这一刻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九姐再次沉默了,良久,望着林黥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声,淡淡道:“你前天说的王牌中应该包括我吧?我应该也算是你手中的一张王牌吧?”

  林黥愣了愣,转过头看着九姐,张了张口本想否认,却还是点了点头,“嗯,不过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自己可以解决。”

  心里略微有些下沉,她这么说就已经说明了她选择了离开,也许是自己逼出来的,不过,若是她心里没有这样的念头,自己又怎么能推得出去她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