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沈家之事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贴在墙壁上方的林黥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周建国作为京都军区特种部队的总教官,而带领夏蓉几人奔着xiong口这颗钻石来,夏蓉应该是军区特工一类的军种,能在自己身上连续装上两个窃听器,不至于会太简单。

  这样的阵容,国家明显对宝藏很重视,说是志在必得也不为过!现在算来,自己所知道的,对这份莫名其妙的宝藏有想法的已经有不少人了。

  胖子是为一方,天霜和剑舞更是和胖子站在一边;裘影和尤刺也是一队,两人似乎是合作关系;路易夫人,哦,不!应该算是沈家的沈君如了,为了家族的振兴,她也觊觎着宝藏。

  翎羽更是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却也是看重了这块肥肉,虽然他曾狙击过路易乔治,可如今细细想来,以他的狙击技术,根本就不至于打不中路易乔治,而把旁边的保镖爆头,何况两人的位置并不重叠,这么想来,翎羽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让路易乔治恐慌,进而泄露机关图和钥匙的所在。

  算上身边不远处的周建国队伍,总共有五方都在觊觎这份宝藏了。心里苦笑一声,宝藏确实那么吸引人啊!从古至今,为钱而拼死拼活的人从来就没有少过,小到怒目相向、骂骂咧咧,大至头破血流、抛尸荒野。

  却不曾想到,只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这份宝藏的重要关口却是落到了自己手中,要不是好几次见到沈君如都不小心地注意到她xiong前挂的钻石很奇特,自己也不会在她扫视了一眼后就拿了过来,借用看来是口误了,据为己有吧!

  “夏蓉!”脚步声消失,突然传来周建国沉稳地声音:“任务我自有安排,不过我警告你,你爷爷的面子只够抵你一次命,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的话,哼!我周建国杀人从来就没手软过!”

  “你什么意思?”良久,传来夏蓉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林黥心里暗叹了口气,说不出是愧疚还是无奈,夏蓉总给自己太多的意外,也许真如她所说,再次面对夏家时,自己会犹豫不决,而狠不下心来。

  “你应该明白,上次要不是你拦着,林家小子早在世上消失了。我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周建国的声音越来越冷,隐隐带着股怒气,顿了顿又道:“挡在我面前的,永远只能是死人,林家小子,他必须得死!”

  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在巷子里浅浅地回荡着。林黥屏住呼吸,极力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肋下的刀伤都在隐隐作痛。

  “林黥,我到底该如何对你才合适啊?哎!”夏蓉喃喃着发出一声叹息,跟着周建国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巷子里。

  贴着墙沿缓缓地滑落了下来,林黥不自觉地苦笑了两声,喃喃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把我视为敌人,不是我死就是你亡的那种,那样我还能不那么犹豫,果断地与你们夏家为敌。”

  伦敦郊区一幢偏僻的小区里,林黥轻轻敲了敲三楼靠左的房门,朝拉开门的九姐笑了笑,“怎么回来这么早?”跨进房间,顺手关上了门,本来是抱着试探的心里,都已经做好在门口蹲到晚上的准备了。

  九姐走到chuang边坐了下来,脸色有些凝重,望了望林黥道:“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所以赶回来了。”

  “危险?什么危险?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你探查到了什么消息?”林黥有些愕然,自己也是刚刚知晓了一些消息,才敢断定处境危险,路易乔治那边,依自己的猜想,应该是不会有对自己不利的消息。那晚探查庄园,除了面对沈君如,其他人连自己的脸都没看清楚,而沈君如依于她自己的目的,几乎敢断定,她不会泄露出去,甚至乎在路易乔治面前还得极力隐瞒。当然,沈君如要是发动沈家的力量来对付自己倒是有可能。

  “路易夫人的脖子上又挂了一颗钻石,和你拿的那个一样,只不过她现在戴的更有光泽,更像钻石。”九姐眉头紧锁,似乎这么一件事里还隐藏着什么。

  “呵呵。”林黥笑了笑,这确实在意料之中,沈君如看来是早有准备了,这个精明的女人估计也很抑郁,没想到自己半路杀了出来。

  “你笑什么?这事你知道?”

  “嗯,待会再和你细说。”林黥点了点头,“你要说的就是这个?这能有什么危险?”

  九姐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倒不怎么担心,路易乔治似乎也没什么反应,好像并不知道钻石被调包。我担心的是,路易夫人今天秘密见的一个人,那个人我知道,是京都古物世家,沈家的三少爷沈浓平,他们商量着要对付你。”

  “呵,要对付我的人自我进京都以来就没少过,也不在乎多个沈家。”林黥嘴角微微上翘,并不怎么在意。反倒是九姐忌惮沈浓平的神色让他有些疑惑,似乎这个人有些来头。

  “我知道你的敌人不少,可这个沈浓平真的不可小觑。沈家现今的家主是沈兴,他是个稳重持家的人,沈家在他手上这些年虽然没有什么发展,却依靠沈浓平的力量而保持着原状。”说到这里,九姐略微苦涩地笑了笑。

  “原状?原状指的是什么?”

  “自清朝以来,沈家就做着古物典当的生意,到如今更是在全国百来个城市都有分店,而且几乎都处于垄断地位。另外,沈家也在其他行业略有经营,不过没什么特色,基本上保持不亏损的状态。”

  “呵呵,这么说来,沈家实力很不错啊!沈浓平在你眼里有多强悍?”刚才话说到沈浓平就被岔开了,沈家的历史都听过,九姐忌惮地沈浓平才是自己感兴趣的。

  九姐的眼神有那么一刹那黯淡了下来,很快又恢复过来,淡淡道:“他有近五十了吧?不过身体却像年轻人一样矫健异常,他有近十年的军龄,我领教过他的身手。”

  “结果怎么样?”尽管从语气里感觉出来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总觉得九姐和这个沈浓平之间有些故事,希望能顺带知道些。

  九姐苦笑着摇了摇头,眼中尽是浓浓地回忆,仿佛早已刻在心底的珍藏般,迷醉地表情一闪而逝,“没有赢过,我从来都是尽全力,而他总是游刃有余。”

  “哦?这么说来,沈家不至于没有人才啊!怎么好像并不怎么出名的样子?”林黥轻声问道,两只手掌却微微紧了紧,似乎是兴奋地缘故,就连脸色都略微有些泛红,照这么估计的话,社会公益活动之前,也就是明天和现在之间的时间,很可能就要和这个沈浓平交手了,大战之前的热身运动,怎么能不兴奋起来?

  “哼!”九姐不屑地冷哼一声,道:“沈家老大沈亦宽,极为好色,人也愚笨;Lao二沈诡,人如其名,小肠子倒是蛮多,却是不爱干正经事,极为好赌,有这两个人在,沈家想要振兴起来,那个难度还真不小。”

  “呵。。。沈兴不管事吗?蛀虫总不能一直留着,老本够开销也不该这样啊!”

  “他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再说了,其实他不喜欢老三沈浓平这个人。”说到这里,九姐轻声叹了口气,似乎在为沈浓平感到惋惜。

  “有特别的故事?”

  “嗯,”九姐点了点头,“沈兴本有四个儿子,最小的叫沈聪,比沈浓平还小十几岁,所以特别受他的宠爱。有一年,沈聪爱上了个花点女子,两人的感情非常好,就在两人结婚的当天,沈浓平进到新娘的化妆室,出来后不久,新娘就惨死在里面,是被婚纱头巾活活勒死的。”

  “是沈浓平干的?”虽然没见过沈浓平这个人,不过从九姐的描述中感觉应该不是他,他不至于心里扭曲到这种地步。

  “不知道,虽然有人证明他未曾到过新娘的化妆室,却没有人相信那个从化妆室里走出来的不是他本人。之后,沈聪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用刀在左手臂上刻下了十字架,宣告他脱离了沈家!为此,沈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两天两夜,出来后,对沈浓平的态度完全变了。”

  “呵呵,沈聪?冲冠一怒为红颜,还真是个恩怨分明的男人呢!”林黥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心里很欣赏这样的男人,只不过自己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世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谁曾想过,美人又有多少能过英雄这关呢?英雄可为美人做的唯有用心呵护,而美人能为英雄做的也只有在背后默默地守候。能为女人做到这样的地步,沈聪是个值得赞赏的男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