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白幽女的痴情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哎哟!别拧了,这两个都不能和你比,我说的是另外一个。”林黥吃痛一声,赶紧出声改正,心里极为诧异,似乎只要是女的,对男人除了哭招之外,必定有拧招来对付。

  “谁啊?”欧阳婉婉手上放了开来,在刚才拧过的地方轻轻揉了揉,笑着问道。

  林黥想了想,道:“贾静雯,她演古装剧的时候总让我看着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笑容自然得让人迷醉,小时候只要有她演的电视剧,我是必看的。”

  说到这里,脸上忍不住露出淡淡地笑意,那时候和老头子一起住,家里就那么一台黑白电视机,为了看贾静雯的古装剧,自己还和老头子起了争执,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自己死死地抱着电视机,跟老头子威胁要砸在地上,老头子才屈服下来。

  “她啊!她已经老了呢!而且婚姻生活也不好,很是坎坷。”欧阳婉婉笑了笑,随即感慨道,“明星的生活也不尽是如意啊!”

  “呵,谁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只不过青春这东西,是一去不复返的。”林黥也有些感慨,贾静雯算是自己小时候的梦中情人了,发生的这些事情,也为她感到一丝不忿。

  欧阳婉婉却是没有回话,低头沉默着,过来许久,抬起头,幽幽地看着林黥,问道:“如果有一天,你身边的女人都已经老去,你还会一如既往地爱着她们吗?”

  “嗯?我。。。什么我身边的女人啊?我。。。”林黥尴尬地不知所措,听这话的意思,似乎她也知道自己周围有着多少女人一般,支吾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咯咯。。。别说了,我都明白的。”欧阳婉婉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挽着林黥的手紧了紧,再也没说话,安静地和林黥走在繁华的街道上。

  自己并非不想一辈子都守着这个男人,只是自己没法容忍他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如果他和自己一起的时候,心里还想着怎么去安抚别的女人,这让自己接受不了!既然只能短暂的拥有,那就安心地享受这最后的一份爱恋吧!

  林黥心底苦叹了一声,感情的事情总让自己不知所措,想着顺其自然,心里却又总会觉得苦恼,顺其自然也算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吧!算了,时间总会替所有人去做决定,不管结局会如何,自己都毫无怨言。

  伦敦的街道和京都相比显得繁华了许多,也热闹了不少,来来往往的人不再是急匆匆的神态,一对对中年夫妇,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脸带笑容,xi吮地说着什么,看着就是一幅幅温馨的画面。

  也许是受到气氛的感染,林黥不自觉地把手臂放了下来,慢慢地握上了欧阳婉婉的手,两人也显得xi吮了许多,却都没有言语,似乎那一双手掌之间都能传达各自的情感。

  经过一间LouTian的酒吧,突然听到有人用中文怒骂:“滚开!别来。。。烦我!”听这话语明显有些醉意,还带着一丝了无生趣的堕落感。

  林黥抬眼看过去,一个年轻男子拿着酒瓶坐在酒吧门口的桌边,旁边一身白衫的年轻女子伸手要抢男子手中的酒瓶,却被他伸手甩开,举起酒瓶对着嘴猛烈地灌了下去。

  年轻女子无奈地转过头,正好对上林黥投过来的视线,两人同时一震,女子赶紧别过头,在男子身边坐了下来,背对着林黥。

  “怎么了?”见林黥停下了脚步,愣神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欧阳婉婉忍不住轻声问道。

  林黥回过神来,喃喃道:“碰到一个熟人!”轻轻松开了握着欧阳婉婉的手,跨步朝那一对男女走过去。欧阳婉婉疑惑地眨了眨眼,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小幽!”来到年轻女子旁边,林黥轻声地喊了句,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玉钗,小心地放在手里,轻轻抚摸着尾端的两颗坠子。是这根玉钗,还有这个在自己面前天真无邪的女孩,让自己有了强烈想要变强的YuWang,才会不顾所有的感受,去了撒哈拉基地。

  年轻女子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林黥,视线往下移了移,看到那根玉钗,脸色微微变了变,张了张口,却还是没说出话来。

  “不认识我了?也不认识这根玉钗了?”林黥有些愕然,看着她憔悴的神情,心里无奈地感叹着,和教堂里那个天真无邪,又充满笑容的白幽女实在相距太大了,若不是这张脸庞,自己恐怕也不敢确认是她。

  旁边酗酒的男子突然迅速地伸.出手,从林黥手中把玉钗捞了过去,林黥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刚才都没注意到他,把心思都放在了白幽女身上。不过能就这么简单的从自己手里拿走玉钗,他的身手也算得上是一流了。

  “幽幽,你可真舍得啊!从不离身的玉钗都送给了他,呵呵,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呢?”年轻男子放下酒瓶,把玉钗放在手中仔细地看了看,随即冷笑着道。

  白幽女苦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道:“史少,我没有把它送人,只是把它留在了教堂里,我以为你会去教堂的,可。。。”

  年轻男子挥了挥手,阻止了白幽女继续解释下去,把玉钗递到愕然地林黥面前,冷笑道:“小子,算是你的福气!拿去吧!”满是自傲的表情,语气中却有着浓浓地嫉妒。

  林黥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听白幽女这个意思,这根玉钗根本就不是为自己留的,自己鲁莽地拔了下来珍藏着,还是害了她。可笑自己还当时还把这根玉钗当成了一种活下去的信念。

  手伸到半空中,却又缩了回来,摇了摇头道:“小幽本来是打算送给你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虽然不喜欢这个男人的口气,却也不愿意和他太过计较。

  “哼!”年轻男子冷哼一声,手一抖,把玉钗朝另一边扔了过去,玉钗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掉落在街道上。

  林黥脸色变了变,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话来。白幽女苦叹一声,朝年轻男子无奈道:“史少,别这样,他是我朋友。”说完朝林黥投过来歉意地眼神,林黥笑了笑,表示没在意。

  欧阳婉婉看了看神色各异的三人,默默地走到街道上,蹲下身把玉钗捡了起来,走回来把玉钗递到白幽女眼前。白幽女点了点头,接了过来,伸.出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这根从不离身的玉钗,缓缓地插在了自己盘起的头发上。

  “哼!爱管闲事的女人,你能指望能得到什么吗?”史少拿起酒瓶,朝欧阳婉婉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说话注意着点!”林黥脸色变了变,冷冷地警告着,任他对自己嘲讽几句,看在白幽女的面子上,自己也不怎么计较,可把话头对准身边的欧阳婉婉来了,这自己也就没必要再顾忌什么了。

  “嘿,心疼了?”史少鄙夷地笑了一声,“小子,我告诉你,女人全TaMa是冷血的动物!对她再好也没用,迟早得给你戴上一顶绿帽子!喏,你和她不就给我戴了一顶吗?哈哈。。。”指着白幽女大声笑了起来。

  “史少!我没有。。。我。。。”白幽女焦急地挥了挥手,想要解释,却又说不出话来。

  林黥脸色冷了下来,心里窝着一股火,没事乱咬人的废物,总用自己受过伤的眼光来看待所有的人。冷哼一声,侧身跨了一步,闪到史少跟前,一巴掌朝他脸上甩了过去。

  史少惊咦一声,头微微低了下来,躲了过去,顺手提起酒瓶朝身后砸了过去。林黥冷笑一声,左手迅速格挡住他挥过来的酒瓶,右手挥出去的手掌同时回收,朝他的右脸上打过去。

  “啪啪!”两声同时响了起来,酒瓶碎了一地,林黥人却往后退了开来,站在那边,冷冷地看着捂着右脸,一脸不可思议神情的史少。

  “林黥,你干什么?!”白幽女闪到史少身边,伸手轻轻搂着他,朝林黥怒声道,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我警告过他,说话必须得负责任!”林黥淡淡地回道,缓缓地走到欧阳婉婉身边,左手上还有些许血痕,拼着打碎一个酒瓶,也得让他知道话不该随意就说出口,更不能任意地羞辱一个人。

  欧阳婉婉把林黥的左手握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小心地擦拭着上面的丝丝血迹,抬头看着林黥,眼中微微有些责怪,还有着更深地情意。

  “呵。”史少松开抚着脸的手,笑了起来,“小子,你有种!”随即又把白幽女一把搂在怀里,轻浮地笑道:“你不是要疼女人吗?我就疼给你看!”说完强硬地搂着白幽女,对着她的嘴唇亲了下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