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只能是平常人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鬼名都?”张少欢摇了摇头,“没听说过,怎么个怪异法?”

  谁知邱应文也是摇头,只是眼中的恐惧之色更浓了,喃喃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还没跟老大的时候,鬼菊帮已经在京都有了很大的势力,道上都有这么个传闻。”

  “什么传闻?”张少欢有了些兴致,见邱应文顾着抽烟,催着问道,楚心如和古月乐也疑惑地看着邱应文,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据说京都军区附近,有个地下室,里面简直跟一个镇子一样,很宽广。有很多人都去找过,却再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后来听说鬼菊帮的老大陈乔伟进去过,而且毫无伤痕地走了出来,随后大家就认为地下室是鬼菊帮的总部,到底能信几分,就没人知道了。”

  “这么神秘?邱老大,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啊?”古月乐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听起来那个地下室有鬼一样,进去就出不来,倒是感觉陈乔伟有些邪气了。

  “我就是不太相信这事情,说着自己都害怕!要不是老大失踪了,鬼菊帮的内应又说没见过老大,我才懒得说呢!”邱应文脸上还有恐惧的表情,似乎真的对这事情很害怕。

  “地下室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张少欢露出淡淡地笑意,问道,越是神秘的地方对他越有吸引力,以前写剧本的时候就着重写这方面的,有这种地方当然也不想错过。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这事也只是听来的,就只知道是在军区附近。”邱应文摆了摆手,心里也有些纳闷,这传来传去也就是没传出具体的位置。

  张少欢低头想了想,过了一会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决心,“好!我自己去找。另外,你们也同时试着联系下林黥,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给找一遍!”

  邱应文和古月乐同时点了点头,张少欢心里也有些着急,起身朝门口走去,“张少欢!”刚走到门口,却被楚心如给喊住了,转过身疑惑地看着她,对于楚心如,他很有好感,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吸引了他。

  楚心如缓缓走到张少欢面前,皱着眉头,轻声道:“张少欢,林黥的事情麻烦你了!如果他真的在那个地方,你一定要把他救出来,我。。。我向你拜谢了!”

  说完微微蹲下身,朝张少欢拜了一拜,张少欢吓得赶紧把她给扶了起来,笑了笑道:“嫂子,你放心!他要是真在那里,我拼了命也会把他救出来!”这算是对她的一个承诺了,也是对林黥的回报。

  “好,好!你也一定要小心啊!”

  “嗯。”张少欢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休息室,心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红颜只为情人醉,落泪无非碎心罪。林黥啊林黥,就是为了这样为你憔悴流泪的女子,你也应该活下来啊!

  “嫂子,别难过了!你先回家休息吧!老大的事情有我们呢!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邱应文走到楚心如身边,轻声劝着,看她那满脸憔悴的神情,心都跟着她难过不已。

  “嗯,一定要通知我啊!还有,告诉他我在家里等他,我会一直等着的!”楚心如应了一声,又轻声交待着,见邱应文点头,这才缓缓地拖着有些沉重地身躯离开了。

  金粉故都一楼大门口,沈曼怡坐在台阶上,双手支撑着下巴,不时地扭头朝里面望过去,大眼睛里满是期盼,小嘴嘟着极为可爱,过往的人疑惑地看着她,这地方可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过来,哪有人会这么失了仪态,像个小孩一样坐在台阶上啊!

  沈曼怡不理会过往人的诧异目光,偶尔有几个猥琐地男子过来搭讪她也不搭理,只顾扭着头,望着大门口,突然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起身朝刚出来的张少欢迎了上去,挽着他的手臂,嘟着嘴不满道:“你怎么才出来啊?我都等半天了!门口那个fu务员不让我进去,我都气死了!”

  “我有事情要做的时候,你就别跟过来,在HongFen世家好好呆着不行吗?”张少欢无奈地苦笑,这女孩一刻也甩不掉,天天粘在自己身边,这闲话估计都已经传出来了。

  “你又不在,也没人愿意搭理我,没意思!”

  “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老跟在我身边也不是事,到你家里的话,你也就觉得有意思了。”张少欢轻声劝道,这话都说了好几遍了,她从来就没响应过,问到她的家人,她就一句话,“我没家人!”

  “我烦到你了吗?你要赶我走?”沈曼怡脸上的笑容敛去,声音有些哽咽,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

  张少欢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没有,我只是想,你应该回到你家人的身边,他们肯定也都着急了。”

  “我不管!我就是想呆在你身边,你要是赶我走,我就流落街头去!”沈曼怡流着泪,抽泣着说出威胁的话来,却显得极为孩子气,像是在跟亲人撒娇一般。

  “好好好,既然你不愿意回去,那就跟在我身边好了!”张少欢哭笑不得,只得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来安慰。

  沈曼怡破涕为笑,挽着张少欢地手臂轻轻摇晃了起来。张少欢轻轻摇了摇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以前宛然也曾经这么在自己身边撒娇过,也曾为自己哭,为自己笑过,如今却伊人不再。眼神有些黯然,心底发出一声重重地叹息,踏步离开了金粉故都。

  京都军区医院里,周建国一脸抑郁地随夏鹏走到走廊尽头,停下脚步后,转身怒瞪着夏鹏,冷声道:“给我个理由!她为什么会在那里?是不是你安排的?”

  夏鹏叹了口气,苍老的脸庞也显得有些迷茫,皱了皱眉头,说道:“建国,昨晚我一直就呆在你旁边,你和他在打斗,我有阻止过吗?”

  “那她为什么会出现?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原因,她是你的孙女,是你的手下!”周建国脸庞渐渐扭曲,显得有些激动,声音提高了几分。

  “哎,我也只能猜测出些缘由。”夏鹏把头扭向一边,望着外面的公园,再次发出一声叹息,眉宇间有着浓浓地忧愁。

  “什么缘由?”

  “蓉蓉到现在也还是个学生,在京都大学上学,一般我都不让她接任务。可林黥来了京都后,在陈乔伟的安排下也进了京都大学,还和蓉蓉是一个班的,两人也认识,我这才派她去和林黥接触。”

  说到这里夏鹏顿住了,似乎在整理思绪,过了一会才缓缓开了口,声音却有些低沉,“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超乎了我的想象,蓉蓉也有些心软了,当初让她加入部队也许真的是错了!”

  “拿这么几句话就想来忽悠我?要不是她,林黥这个祸害早就给铲除了!现在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杀我爸的凶手也没了线索!你说怎么办?”周建国还是不相信,对夏鹏说话都已经不再用尊称了,心里已经把这事情的责任挂在了他头上。

  “建国,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杀你爸的凶手,而是怎么把你周家的荣耀维持下来!周老头刚死,肯定会有不少人觊觎你们周氏企业,逸平他还嫩着呢!怎么跟那些元老董事相抗争啊?你该担心的问题是这个!”

  夏鹏焦急地提醒着,在这一点上,他看得比周建国要清楚多了,不说旁观者清,就是自己多年的经历也够自己猜测出点情况来。

  周建国愣了愣,低头想了想,良久,眼中的怒气渐渐敛去,朝夏鹏点了点头,“您说的对,我得立即去帮着逸平,不然可能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这时候又重新用起了尊称,周建国算是直性子的人,脾气来了的时候谁也不认,脾气好的时候,礼仪方面也很到位。转身快步离开了军区医院,显得有些焦急。

  望着周建国远去的身影,夏鹏眼中闪过浓浓地落寞之色,喃喃道:“周老头,我们当年真的是做得太错了!才会有今天的报应啊!你放心,很快,我会下去和你相聚的。”心里总是感到不安,总觉得有双手在暗中操纵着什么,却又隐藏得极为深,无法探测。

  走到二楼的一间病房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正要轻轻关上房门,却听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唤,“爷爷!”夏鹏愣了愣,回过头满脸慈祥地笑意,看着躺在chuang上的夏蓉,和蔼道:“醒啦?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夏蓉轻轻摇了摇头,脸色有些苍白,自肩膀以下围着又长又厚的纱布,微微动了动身体,却皱着眉头发出一声痛苦地ShenYin。

  “别动!”夏鹏赶紧过去,轻轻地扶着她坐了起来,靠在chuang头,轻声责怪道:“你这丫头!身上有伤就躺着好好休息,非要动来动去做什么!”

  “爷爷!”

  “嗯?”

  “对不起!”

  夏鹏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叹了口气,伸手抚着夏蓉的头,淡笑着说道:“没什么好对不起的,爷爷不怪你!这些年来爷爷心里也不好受,都是当年贪心犯下的错啊!蓉蓉,爷爷倒是想求得你的原谅。”

  “是我做错了,爷爷,您这是。。。”夏蓉有些惶恐,爷爷很少用这么沉重地语气说话,在自己眼中,他是个了不起的军人!

  “呵呵,是我的错。自己犯下的错,还得自己承受,让你参合进来算什么事啊!”看着眼前可爱的孙女,夏鹏眼中忍不住泛出老泪,因为一时的贪念,却要让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来承担后果,心里头着实愧疚。

  “爷爷,您会没事的!”夏蓉这会倒是安慰起老人来了,想了想,却又微微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地问道:“爷爷,那个,他怎么样了?”

  “自己都这样了还担心别人!”夏鹏轻声责怪着,犹豫了下,还是道出了实情:“你说的是林黥吧?他失踪了!这都一天了,也没找到他,更没看他出现过!”

  夏蓉明显地松了口气,却又皱着眉头担忧起来。

  “好了,蓉蓉,别想太多啊!多休息吧!部队里还有些事情要忙,爷爷走了啊!”夏鹏轻声嘱咐着,起身朝门口走去,在门口微微停顿了下,却还是走了出去,轻轻把门给带上了。

  “希望你没事吧!”看着门被带上,夏蓉喃喃自语地轻声说道,随后慢慢地躺了下去,缓缓闭上了眼睛,病房里一片寂静。

  感觉身上有阳光照射着,特别暖和,林黥忍不住慢慢睁开了双眼。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chuang上,虽然没盖被子,身上的热量却很足。

  这是一间幽暗地屋子,唯有最角落处才有一盏微弱地烛光,有些劈啪作响。离chuang不远处还有个药架,上面摆放了各种药瓶,一股浓烈地药味飘进鼻子里,闻着有些怪异,似乎并不会太难闻,反而觉得是股清香。

  最右侧地角落里有处阶梯,房间里没有窗户又没有光线地,林黥猜测应该是个地下室。微微抬起了手臂,全身都传来剧烈地疼痛,林黥只好放弃,安静地躺在那,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之前的一幕幕都浮现了出来,眼中闪过一丝悲凉之色。

  能感觉到疼痛,说明自己并没有死,林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可怜自己狂言要如何如何报仇,竟是落得这么个笑话,还差点死在那片白桦林中。正想着自己这个样子,要是让楚心如看见的话,肯定得吓得哭起来。突然阶梯处传来脚步声,对话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

  “严老,你确定他能活下来吗?”这个女声让林黥心跳加快了几分,眼中露出疑惑地神色。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活下来是没问题,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恢复过来后,他就只能像个平常人一样了,不能干重活,也就是说,他比正常人还虚弱那么一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我是乾坤鼎从今天开始做皇帝直播之神级赶尸匠超级王者荣耀直播之绝境探险之王
淘新书:我家古井通西游我!最强开挂者我的身体连通时间长河抖音之网络之神海贼:最强修改器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中秋佳节聚团圆,看书乐得笑开颜,充100赠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9月22日到年9月24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