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零七章 都是谜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祝大家元旦快乐!稻草也过下元旦,所以紧急地赶出了这篇章节,元旦的第二次更新就只好算在晚上了,请大家谅解。。。)

  “林黥?林黥!”

  楚心如幽幽地睁开眼睛,迷糊间手朝身旁搭过去,却搭了个空,转头看过去,却发现chuang上的林黥已经不在了,轻声喊了两句,却是没人回应。

  一起身却感觉xiong口传来一阵寒意,这才发现身上没穿衣服,赶紧拉起被子遮住身体,想起和林黥的缠绵,脸上不禁一阵羞赧。匆匆穿好衣服,来到大厅,还是没见到人影,又喊了两声,没听到回应,心里忍不住着急起来。

  推开林黥的房间,看到里面的东西都还在,莫名地心里松了口气,估计是有急事出去办理了。看着乱糟糟地房间,楚心如心里暗骂一声懒鬼,拖着有些疼痛地身躯走到chuang前,整理起被子来,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精心,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俨然是一个小妻子的形态。

  看着夜色已浓,楚心如又匆忙地从房间里那了一本菜谱,来到厨房,一边看着菜谱,一边备着材料,娇美地身躯围着一条huang色地围裙,一个标准地美少妇模样,zui角噙着一丝淡淡地笑意,眼中充满了温馨地情意。

  饭菜备好后,楚心如小心地把饭菜放到桌上盖了起来,转身走出了厨房。披了件外套,走到大门口,一脸期盼地看着远处,希望心中早已刻印的那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幽静地夜色中,娇美地身躯在路灯地照耀下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京都东区的世外桃源酒厅里,丁一一个人在最角落的那张桌子上喝着闷酒,zui里叼着一根烟,眼神有些涣散,时而露出兴奋地神色,时而抑郁地叹口气。手中的烟是一根接一根地抽,周边尽是浓浓地烟雾,偶尔经过地人,都想要骂上几句,可看着那张有些凶狠地脸庞,只好捂着鼻子摇了摇头快步离开。

  “哎!”丁一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烟头往桌上的烟灰缸里一扔,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zui就灌了一大口,吐出口酒气,喃喃自语道:“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就这么一家酒厅,都gao来了好几场大事,这东区在鬼菊帮眼皮底下,能有什么发展!”

  摇了摇头,丁一再次发出一声长叹,心里已经开始怀疑林黥,让自己负责东区这一块就是要自己和鬼菊帮正面相对,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好让其他区能够抓紧机会发展起来,简单地说,自己就是一炮灰!

  不过,能派人来救自己,这也算是对自己不错了!丁一就是在为这事苦恼着,既觉得林黥把自己当炮灰使心里很不舒服,又为他连着救了自己两次而感动,不明白自己到底该不该对他忠心。

  正在丁一苦恼间,酒厅的大门突然间被踹了开来,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人,双手背在身后,脸色yin沉地扫视着整个酒厅,他的身后陆陆续续地走进来三十几个人。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出去!”中年人旁边的一个青年朝酒厅里喊了一声。

  霎时间酒厅内人心惶惶,拼了命地往外面门口涌过去,偶尔夹杂着一些惨叫声,那是被人qun给挤到了一边,或是被撞到在地上被无数双脚问候着。不过一刻地时间,整个酒厅都安静了下来,显得有些诡异。

  丁一愣了愣神,放下手中的酒瓶,眯着眼缓缓来到中年人面前,身后也是有着几十号人撑着场面。两人地眼神碰触在一起,丁一感觉到中年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地气势,自己倒是完全被压了下去,忍不住ting了tingxiong膛。

  “老兄,开门做生意无非是求个财字,和和气气自然就财源滚滚,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故意闹事,是什么意思?”

  丁一心里暗自嘀咕,这TaMa的犯太岁了!三天两头的就来人闹一回,这酒厅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自己占过来之前可是一点都不费力气的啊!现在倒好,占下来之后倒是惹了一身地腥味,把各种猫都给招来了!

  “辞生堂是你在主事?”中年人没有理会丁一的客气言语,盯着他沉声问道。

  丁一点了点头,“嗯,这里是我在主事!”心里很想说一声自己只不过是个打酱油的,可这站在所有人的前面,硬着头皮也得顶上去。

  “五天前,鬼菊帮的郑少宇来过一趟,两天前,一个白头青年来过一趟,有没有这回事?”中年人沉声问道,看着丁一地眼神闪过锐利地光芒。

  丁一反应过来,眯着眼迎着中年人的目光,露出淡淡地笑意,“这么说,你也是鬼菊帮的人了?哼,鬼菊帮人才还真不少啊!”

  “他们人呢?”

  “我虽然是个商人,不过谁要是阻碍了我发财,那杀人的事情我也干得出来!他们就是例子,我劝你还是走吧!”经过前两次的事情,丁一感觉底气足了许多,眼前的中年人并没有哪里不一样,身手总不至于比那个白头青年还高吧!

  “呵,辞生堂?!”中年人冷哼一声,突然一脚朝丁一踹了过去,丁一甚至都没看到他出脚,肚子上就已经挨了一记,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火辣辣地疼痛,像被巨木撞了一般,整个人一直往后退,撞到了身后的人qun才止住了步伐。

  “哼,就凭你能杀得了他们?!”中年人不屑地冷哼,哪有抬过脚的样子,背着双手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般,“说吧!辞生堂到底谁在主事?”

  “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丁一推了身边的人一把,眼见有人带头,其他人顿时也都提着手中的砍刀冲了上去,丁一回头找了跟铁.棒,对着中年人挥了过去。

  酒厅里传来阵阵厮杀声,门外围观的人不敢太过靠近,门被关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看什么,一个个探头使劲地往里面瞧着,不远处地两个人嘀咕开了。

  “这酒厅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隔个两天就一回打架,这都是第三回了!”

  “嗯,前两回我也在的,估计啊,是这家酒厅的风水不好,转衰运了!”

  “我倒是觉得跟风水没关系,你看,会不会是两个帮派在争地盘呢?”

  “得了吧!这酒厅一直以来都很平静的,没什么人闹事,再说了,这京都可是天子脚下,哪来的什么帮派啊?鬼扯吧你!”

  “那怎么会这么大的动静啊?”

  “依我多年算命积累的经验来看,两帮人很有可能是为了抢这家酒厅的经营权,而大打出手。”

  “这不还是为了争地盘吗?你TaMa忽悠我呢!”

  “兄弟,你骂人这就是你不对了,我看你印堂发黑,两眼泛红,太阳穴上有股紫气冒出,今天定会有一劫难,我给你两句话作为忠告,看在我们刚刚认识地份上,打五折吧!一句忠告五百块钱的,你就算二百五吧!”

  “嘿!你怎么不去抢啊!一句忠告要二百五,你当我是二百五啊!该滚哪去滚哪去!”这人说完转身就走,谁知经过大门的时候,大门却突然打开,一个玻璃杯砸了出来,“哎哟!”这人捂着额头惨叫一声,手感觉有些shishi的,放到眼前一看,瞳孔骤然放大,大喊一声:“血啊!”随后晕倒在地上。

  “哎,你果然是个二百五!”刚才自称是算命的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背着个箱子转身离开了,酒厅里的热闹似乎对他没有吸引力,轻声哼着沧海一声笑的调子,消失在都市朦胧地灯光之中。

  酒厅里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地上杂乱地玻璃、桌椅显示出刚才打斗的惨烈,一qun人躺在地上痛苦地ShenYin着,身上都是血迹斑斑,有些却已经没有了声息。丁一靠在一根柱子上,无力地喘着气,额头处鲜血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身上也是多出刀痕,手无力地垂在地上,脸色苍白得可怕,眼神已经失去了神采。

  看着朝自己缓缓走过来的中年人,丁一连反应地力气都没有,张口费力地呼吸着。中年人来到丁一身边蹲了下来,眼中的冷芒一闪而过,“说吧!主事人是谁?”

  丁一想要举起手来,举到中途却有无力地滑了下来,zui角露出一丝苦笑,“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中年人摇了摇头,淡淡道:“不会!不过,我会给你个痛快,让你少受点苦。”眼中没有一丝怜悯,看着丁一就像在看一个没有意义地东西一般,面无表情。

  “那。。。我死。。。也不说!”丁一眼角露出淡淡地笑意,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脸上还挂着淡淡地笑容,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死亡。

  中年人愣了愣,盯着丁一看了良久,缓缓起身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走了两步,皱了皱眉头,朝其中一个青年挥了挥手,随后跨步离开了酒厅,脚步刚跨过门槛,身后传来“唰”地刀挥声。中年人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下,长长叹了口气,消失在人qun中。

  京都北环一处立交桥上,一个黑衣女子搀扶着一个全身血淋淋的男子,瘦小的身躯扶着一个人却一点都不显得费力。男子身上无数伤痕,鲜血顺着手臂流过指尖,滴落在地上,一路都留下斑斑血迹。

  男子突然挥手推开了黑衣女子,踉跄着倒在地上,仰面大口地呼吸着,双手无力地摆放在两边,喃喃说道:“为什么救我?”

  黑衣女子走到男子身边蹲了下去,shen手要把他拉起来,却被他一把推开,“为什么救我?!”这次声音大了许多。

  黑衣女子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眼中露出痛苦地神色,看着男子身上触目惊心地刀伤,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都是我的错,我。。。不想这样的啊!”

  “呵,那你还想怎么样?”男子轻声笑了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良久,见黑衣女子不说话,又轻声说道:“你走吧!我不要你管!”

  “你!你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要逞能吗?”黑衣女子显得有些焦急,隐隐还带着一丝怒气。

  男子待要开口反驳,却见黑衣女子迅速走过来,强行把自己给拉了起来,搀扶着靠在桥栏杆上,神色有些慌张道:“他已经追过来了!我去把他引开,你赶快走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黑色纱布,蒙着脸扎在脑后,深深地看了男子一眼,朝着走过来的方向离开了。

  望着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瘦小身影,男子捂着肋下,发出一声长叹,眼中的神色极为复杂,咬了咬牙,摇晃着身体,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着步伐,脸色越来越苍白。令人惊奇地是,虽然颤颤巍巍地走着,却一直都没倒下,渐渐地,也在夜色中失去了身影。

  在男子走后,一辆面包车从立交桥上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是个矮小的中年胖子,女子则是三十出头地女人,此时zui里正叼着一根烟,看到眼前的斑斑血迹,女人zui上的烟微微抖动着。

  “应该还没走远,这血还是热的。”矮个中年人shen手在地上沾了滴血,起身来到女人身边淡淡地说道。

  女人打量着边上的血迹,良久,把zui上地烟吐了出去,很快熄灭在血液之中。女人双手手掌紧了紧,朝矮个中年人沉声说道:“上车,一定要找到他!”

  矮个中年人轻轻摇了摇头,眼角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似乎对于女子有这样的情绪感到很惊讶,跟在女子身后钻进了面包车。

  车子缓缓启动,速度越来越快,随后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不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