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零五章 她不是服务员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HongFen世家是一家高级的娱乐场,位于京都西区的闹市地段,从外面就能看出这家娱乐场的奢华,三层高楼却占用了周围大片的区域,左侧有个地下通道,里面是一处宽敞的停车场,右边是一处花园,中央处有个两米多高的假山,每个细小的洞口都有泉水涌处来,周边种着四季桂花,往里去还有一两排梅花栽种,此时正盛开着花,显得极为绚丽。

  整栋楼地外表像是镶着一层精光一般,闪闪发亮,在正门前方五米处,竖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HongFen世家四个大字在白炽灯光地照耀下,百里可见。能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换而言之,这里也就成为了他们上层人士交际的场所。

  三层中一楼是酒厅,这里的酒厅和别处不一样,所有的fu务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佳色必须为上上之选,酒厅里并没有刺激地艳舞,或是震撼地DJ舞曲,整个酒厅显得很安静高雅。

  二楼是开办酒会的场所,几乎每一天,这里都开着酒会,觥筹交错间,优雅地绅士,高雅地女士,都满脸微笑地相互攀谈,只是那笑容基本上都是应酬式的。三楼是密封式,清一色地包厢,这里必须得是终身制会员才能上来,当然是极尽享受淫靡之事了;终身制会员可以在一楼的酒厅里任意挑选女fu务员为期fu务,而fu务员不能拒绝。

  张少欢坐在一楼的酒厅里,桌上放着两瓶白兰地,此时正端着酒杯,一边冷眼打量着四周,一边细细地品尝着杯中酒。对面坐着一个fu务员打扮的女孩,清秀地面容,细而弯地眉毛,一双天真可爱的大眼睛不停地眨着,让人有想要把她搂到怀中放肆蹂.躏地冲动。

  “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女孩起身在原地转了个圈,朝张少欢笑着问道。

  张少欢斜眼看了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却又扭头看着大厅里的人,HongFen世家是他花了五天才占下来的产业,和林黥一样,张少欢选择了先斩后奏的方法,占下这家娱乐场仅仅是一夜的事情,可后来和这家娱乐场老板的交涉却整整花了四天的时间,最终,在张少欢让步提高了近一倍的月供下,双方才握手合作。

  “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啊?对我不理不睬的!”女孩有些抑郁,跺了跺脚坐了下来,伸手拿过桌上的白兰地,给自己也倒了满满地一杯。

  张少欢皱了皱眉头,淡淡道:“曼怡,你别喝酒!”伸手过想要把女孩手中的酒杯拿过来,却被女孩一把甩开。

  “终于肯搭理我啦!哼哼,你们男人能喝,我们女人照样能喝!”说完端起酒杯放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朝张少欢示威地笑了笑。

  “你连酒的来历都不知道,能喝出什么来?”张少欢来了兴致,轻笑着看着这个女孩,自从那天救了她之后,她就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去哪都得粘着,这才知道她叫沈曼怡,很好听的名字,却从来没听她说过自己的来历。

  “谁说我不知道来历的?”沈曼怡诡异一笑,拿起桌上的一瓶空酒瓶,缓缓说道:“白兰地是由法国产的烈酒,由葡.萄酒或水果发酵后蒸馏而成的,但须放在木桶里经过相当时间的陈年。其中以法国干邑产的白兰地最为有名,而以XO干邑蕴藏年月最久,在八年以上,这瓶酒嘛,也就只蕴藏了两年之久吧,算是三星干邑。呵呵,怎么样啊?我说的都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张少欢看着沈曼怡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也是前几天刚接触到这酒,才特意地去查了一下来历,可听她这么熟练地讲出来,而且还能分辨出酒蕴藏地年份,那绝对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有这份见识的。

  “呵呵,我就是知道了呗!”沈曼怡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端起桌上的酒再次浅浅喝了一口。

  张少欢笑了笑,这沈曼怡自从跟着自己后,女孩调皮可爱的性格就完全显露了出来,对此他很是无奈,自己的心境经常就被她给扰乱了,淡淡地说道:“不说就不说吧,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谢谢你!”沈曼怡眼中露出一丝忧伤,却又瞬间消散,再次露出笑脸。

  “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喝杯酒?”不远处走过来一名青年,衣着很光鲜,一张帅气地脸庞很讨人喜欢,只是嘴角地那抹邪笑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站在沈曼怡身边,伸手淡笑着邀请道。

  沈曼怡愣了愣,看了看低头斟酒的张少欢,又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青年,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她不陪人喝酒的,你走吧!”张少欢喝了口酒,淡淡地说道,眼前的青年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一眼就认定他是那种二世祖,对于这种人,他只有深深地鄙视和不屑。

  青年不怒反笑,转头朝张少欢道:“兄弟,何必呢?来这里就是为了找点乐子嘛,这里fu务员这么多,你再找一个就是了,呵呵。。。”

  张少欢抬眼看了看青年,又憋了眼沈曼怡身上的衣服,露出一丝无奈地笑容,这沈曼怡为了好玩特意去找了身fu务员地服装来穿,这才酿造了这场笑剧。

  “小姐,一起喝杯酒吧!”青年又再次朝沈曼怡邀请道,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他不喜欢用强,却也对那些装清纯的女孩心里很鄙夷,对于这种女孩,他也不在意适当地时候来点强势地手段。

  “我。。。我不想喝酒!”沈曼怡有点不知所措,摆摆手怯生生地拒绝,她不敢相信除张少欢外的人。

  “小姐,你这是不给面子了?HongFen世家的fu务员好像没有拒绝的资格吧?”青年冷笑一声,语气变得有些不屑,带着一丝威胁的成分。

  “我。。。我不是,那个。。。”沈曼怡有些受到惊吓的样子,焦急地说不出话来,青年脸上邪恶地表情让她害怕。

  “她不是fu务员,你走吧!”张少欢突然朝青年冷冷地说了一句,隐隐地在强忍着怒气,手掌紧握却又松了开来。

  “嘿嘿。。。”青年似乎有些忍受不了张少欢的语气,拿眼瞪着他,“兄弟,我泡我的妞,你喝你的酒,别TaMa的犯浑啊!老子不吓你,再敢多废话两句,老子立马让你滚出去!”

  又转头冷眼看着沈曼怡,“跟我走吧!一个下贱地fu务员,给你脸还不要!等会让你尝尝受虐的滋味!嘿。。。”抬手就要拉沈曼怡,却“啊!”地一声发出惨叫,捂着那只红肿地手看着张少欢。

  “我说过了,她不是fu务员,滚吧!我今天没兴致打人!”张少欢就像没动过身一样,依旧坐在座位上,伸手端起酒杯冷冷地说道。

  “好!你有种!等着!”青年丢下狠话,转身走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短暂,动静也不大,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张少欢把杯中剩余地白兰地一口干了,看了看受惊地沈曼怡,轻声说道:“以后别再穿这种衣服,正经地女孩子就该穿正经一点的服装。”

  “我。。。觉得好玩嘛,以后不穿就是了!”沈曼怡似乎还有些不服气,自己都觉得奇怪,面对张少欢时,总能平静下来,也敢稍微带点脾气。

  张少欢摇了摇头,露出意思苦笑,拿她没办法,她好像一点都不怕自己,似乎笃定自己不会伤害她一样,别人在自己面前不敢做的事情,她倒是都做了。

  沈曼怡又笑了起来,端起桌上的酒杯,举手向张少欢示意,“来,干杯!cheers!”见张少欢没搭理自己,竟然起身走到他面前,和他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浅浅地喝了一口,这才满意地回到座位上。

  这个女孩子,老这么调皮,张少欢实在是没法不笑,这才发现自己这几天笑的比两年加起来的还要多。正要喝下手中的酒,却看见不远处,青年领着三个看场子的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就是他!给我把他拖到外面打!打死都算我的!”青年指着张少欢恨恨地说道,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手上还传来极大地痛楚。

  张少欢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青年露出淡淡地微笑,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青年指着了半天,发现身后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回头看过去,却见他们三人眼中露出恐惧地神色,居然退后一步朝张少欢躬身喊道:“欢少!”

  “怎么?你们要来当打手?”张少欢朝三人扫视了一眼,低头淡淡地笑道,声音带着一股威严。

  “不,不是的!我们不知道是您啊!”三人赶紧摆了摆手,以示清白,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你们!妈的,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怕他做什么!给我打啊!”青年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张少欢有什么身份,不过他相信自己的身份绝对不是张少欢可以相比的,怒骂着催促他们上前。

  “你们三个回去做事吧!不过,如果让我再发现此类情况,你们也就别再跟着我了!”张少欢朝他们三个人挥了挥手,脸色有些不豫地说道。

  “是!是!”三个人颤颤巍巍地走了,似乎张少欢的最后那句话让他们吓破了胆。

  “你们几个王八蛋!老子以后看到你们绝对要让你们后悔成人!”青年朝三人的背影恨声骂道,心里头憋着一股火,很是难受。

  “你别以为这事就算完!”青年丢下一句狠话又想要走。

  “站住!”张少欢冷声把他给喊住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威胁完我就想跑?你觉得世界上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青年回过头来,眼中闪过恐惧,手上都已经肿得跟拳头一样了,就自己一个人肯定只有挨打的份,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啊!颤声问道:“那。。你想怎么办?我告诉你啊,我老爸是红枫集团的董事长,有的是钱,你要是敢动我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张少欢却没搭理他软弱地威胁,双手抚着淡淡地说道:“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怕吗?因为,这HongFen世家就是我的。”

  青年愣住了,他就是再无知也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自己老爸都是靠关系才弄到HongFen世家的终身会员卡,这谁高谁低不言自明。回过神来的青年顾不上手上的疼痛,朝张少欢拜了拜,颤声说着对不起,又转过身来朝沈曼怡道歉,诚恳地态度让人叹为观止。

  “停下吧!”张少欢摆了摆手,眼中闪过睿智地光芒,朝青年说道:“明天以后,每天来这里向我报道。”

  青年愣了愣神,转瞬谄媚地笑了起来,朝张少欢深深一拜,“欢少,以后随便您使唤,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张少欢赞许地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这样的二世祖,不过如果组建起来的话,对辞生堂的发展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你走吧!”

  青年应了一声,笑着转身离开了,似乎捡到宝一般地开心。望着青年地背影,张少欢眼神有些迷离,长长地叹了口气,林黥,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帮你发展辞生堂了,希望你也不会让我失望。

  京都北环区有一处白桦林,也不知是何年何月开始栽种的,如今已经覆盖了一大片区域,此时正值冬季树叶都已脱落,整片白桦林光秃秃地,看着让人心里没来由地伤感。白桦林中间地一处空地上,站着两个人影,隐隐能分辨出是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

  “他会来吗?”中年人沉声问道,脚边插着一把刀,在月光地照耀下,拉出一条长长地刀影,显得有些阴森。

  “蓉丫头已经把话传到了,他也答应了,应该不会失约的!”老人轻声说道,语气也不是很中肯,心里头没有太大的把握。

  “那就没问题了,”中年人笑了笑,笑声中有些嘲讽地意味,“林家的人都是硬骨头,答应的事情从来都不会食言,他应该也是这种人!”

  “嗯!”老人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值得感慨的事情,叹息道:“这是他们的优点,也是他们唯一的弱点!”

  “看来你们很了解我林家人嘛!”林黥扛着一把军刀,从白桦林里闪了出来,缓缓走到两人面前,忍不住讽刺道。

  “呵,当年的林秋道谁不知道,没见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何况是我们这些和他相处过的人呢!”老人轻笑着说道,只是笑声中有些伤感地情绪,似乎还有一丝愧疚。

  林黥冷哼一声,把肩上的军刀放了下来,冷冷道:“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老鬼陷害!夏鹏,当年的事情你也有份的吧?周剑英已经死于非命,你也不会等得太久的!”

  “这么说,是你下的杀手了?”旁边的中年人开了口,看着林黥的眼神充满杀意,缓缓地伸.出手,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刀。

  “哈哈。。。我倒是想让他再活一段时间,林家的冤案还等着他来洗刷呢!我还不想让他死得那么早,那么轻松!”顿了顿,林黥又指着对面的中年人道:“周建国吧?我想知道,当初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们林家的人一个个都该死!活在世上没有任何的意义!”

  “你什么意思?”林黥的脸色瞬间冷下来,眼中发出浓烈地杀机,心里愤怒地无以复加,对于眼前的周建国,他了解得并不多,只是怀疑他和林家伟的死有关系,这一点几乎都可以断定下来,只不过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表明。

  “什么意思?!”周建国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神情有些愤怒,“当年,要不是林秋道得罪了太多人,你们林家也不至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地步吧?要怪就只能怪林秋道当年太招摇,还有那个爱出风头的林家伟。”

  “周建国,我要知道真相!我爸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林黥往前走了两步,冷声说道,眼中冰冷地杀机越来越浓。

  “哈哈,当年他没一刀杀了我,他就应该死!很可惜的是,他没有死在我的手上,小子,就由你来还你老子的债吧!”周建国提起手中的刀,指着不远处地林黥。

  “到底是谁?是谁?!”林黥疯狂地喊了起来,整张脸变得有些扭曲,看着周建国,眼中喷出了熊熊怒火,那种快要接近答案却又一无所知的心里非常难受。

  “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你觉得我会让你有机会走出这片林子吗?”周建国挥手示意夏鹏往后面退开,朝林黥不屑地说道。

  “我要让你知道,你说出这些话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林黥伸手缓缓地抽出了军刀,一股森寒之意渐渐在四周扩散,朝周建国压过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武侠之超级提取跑男之梦幻人生特种兵之黑科技打击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火影之异形进化
淘新书:大唐之八岁宰相都市之神级破案群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直播之神级变声怪大唐之逍遥小地主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6月16日到年6月18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