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零一章 精装版二锅头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京都东区一带的世外桃源酒厅里,丁一面无表情地坐在吧台上,心里却有些焦急,下午接到了古月乐的电话,说是已经搞定了,可眼见白头青年约定的时间都要到了,却没看到林黥的身影。

  朝调酒师要了一杯酒,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喝着一边等待,每进来一个人,他都会抬眼望过去。这时候走进来的青年引起了丁一的注意,青年站在门口朝四处张望了许久,和自己的视线触碰在一起,朝他点了点头,径直向自己走了过来。

  “朋友,我们认识吗?”丁一有些讶异,疑惑地朝来到自己身边的青年问道。

  “你都称呼我为朋友了,我们不算认识了吗?”青年淡淡地笑道,抬手朝调酒师挥了挥,“麻烦给我来杯威士忌,不要加冰块,我喜欢干喝,谢谢!”

  丁一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朝他露出笑容,这个时候能有个朋友真的让自己心里稍微感到暖和一点。到现在还没看到林黥的身影,自己心都快要凉到底了。

  门口再次进来一个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和青年一样的动作,朝四周看了看,随后视线定格在丁一身边的青年身上,露出一丝笑容朝这边走过来。

  丁一伸手轻轻碰了碰青年,指了指走过来的女孩,“找你的!”青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脸上的笑容敛去,眼中露出一丝苦涩。

  “你真在这里啊!咯咯。。。我找不到你人,阿南告诉我你在这。”女孩走过来贴近青年身边,笑着说道。

  青年往旁边挪了挪,表情有些无奈,“这地方不适合你来,你回去吧!”

  “有你在,就没有不适合我去的地方,呵呵。。。”女孩再次贴上青年,脸上的笑容很灿烂,眼中仿佛就只有青年一个人。

  “好吧!那你安静一点,自己点东西喝。”青年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划开女孩挽着的手,走到丁一右边,隔着女孩。女孩有些委屈,却也听话,点了一杯橙汁安静地坐到一边。

  “女朋友?”丁一转头笑着朝青年问道,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有些好玩。

  青年摇了摇头,却反问道:“你是这间酒厅的老板?”

  丁一诧异地看着旁边的青年,心里有股错觉,青年的气质仿佛在一瞬间就变了,神情变得有些淡漠,朝青年点了点头,“是的,怎么看出来的?”

  “嗯,环境不错,生意也不错!”青年没有回他的话,扭头打量起四周来,赞叹地点了点头。

  丁一觉得青年的身份有些可疑,正要问他到底是谁,却听见开门的声音,转头一看,丁一心里咯噔一下,手中的酒杯有些晃荡,门口赫然站着白头青年,疑惑地是身后没有其他人跟着。

  白头青年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缓缓扫视着四周,看到吧台处的丁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手中不断旋转地小刀刹那间停了下来,缓步朝丁一走过来,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丁一。

  丁一无奈地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仰头一口喝完杯中的酒,把杯子放到了桌上,迎了过去。旁边的青年看着丁一迎上去,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悠闲地一口一口喝着手中的酒,偶尔朝坐在一边的女孩望两眼。

  “怎么?让出酒厅你不愿意?”白头青年翘着嘴角,冷笑着问道,毫不掩饰眼中对丁一的鄙视,在他的观念里,弱者没有资格得到强者的尊重,弱者只需要向强者臣服,这种妄想和强者抗衡的人,甚至连让自己平视的资格都没有。

  “呵,我丁一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这里的一切都是我流着鲜血拼回来的,要我双手奉上,办不到!”丁一沉声说道,明知必死,却也不愿意就这么把自己拼回来的产业就这么双手拱让,这不是他丁一的性格,他不是一个懦弱地人。

  远处地青年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却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依旧悠闲地喝着浓烈地威士忌。

  白头青年冷哼一声,突然抬脚踹在丁一xiong口上,事出突然,丁一根本来不及闪躲,闷哼一声,退了好几步,撞翻了身后一张桌子,坐倒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随手抓起地上的酒瓶,格挡着白头青年挥过来的小刀。

  “哗”地一声响,厚厚地酒瓶在小刀砍下去后,碎成了玻璃,小刀去势不减,在丁一手臂上划出一刀血痕。丁一吃痛一声,捂着手臂往后退开。白头青年得势不饶人,眼中冷芒一闪,小刀迅速朝丁一脖子上划过去。

  突然一个酒瓶朝白头青年的手上飞了过来,速度正好赶在刀要触及丁一之前。白头青年堪堪停住了刀势,收回手,侧身躲开,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吧台处的青年。

  “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收敛一点的好。”青年淡淡地笑着说道,手中的酒瓶已经失去了踪影,起身朝白头青年缓缓走去。

  此时大厅里的客人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胆小的都匆匆地跑出了酒厅,唯有几个人还壮着胆子坐到角落里观看。吧台后面走出来二十几个人,把白头青年围了起来,丁一捂着手臂退到了一边,由几个人扶着坐了下来。

  “你是谁?”白头青年冷声问道,双脚微微跨开,刚才两人间有一定的距离,酒瓶飞过来的速度却让自己心惊,不得不对眼前的青年戒备起来。

  “辞生堂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凭一个你就想来拆台?鬼菊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傲慢瞧不起人了?”青年抽出了腰上的皮带,笑着说道,眼中同样流露出对白头青年的鄙视和不屑。

  “那也要看你们辞生堂有没有让我们瞧得起的资格!”

  “呵,试试看不就知道了?”青年把皮带两端拿在手上,轻轻地拉了拉,脸上的笑容不变,淡淡说道。

  白头青年没再说话,手中的小刀紧紧握着,冷眼看着青年。丁一挥手阻止了正要提刀砍过去的几个人,所有人都推到了一边,给两人腾出了偌大的一块空间。

  白头青年神情冰冷,而青年脸上却挂着淡淡地微笑,微微眯着的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不屑地神色。白头青年有些受不了,手上的小刀在拇指上转了两圈,朝青年的心口甩了过去,同一时间,闪动身形,朝青年冲了过去。

  青年眼神一紧,脸上的笑容敛去,手中的皮带一闪,把空中的小刀打偏,小刀去势更急,cha.进了不远处地水泥柱上,半个刀身都陷了进去。白头青年却已经贴身攻了过来,一拳打在青年的左肩。

  “啊!”坐在一边的女孩发出一声惊呼,神色很是担忧。

  青年嘴角翘起诡异地弧度,在拳头触及左肩时,半边身子往后面缩了缩,卸去了大半力道,随后又猛地往前一顶,白头青年只觉得手上传来一股力量,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不等白头青年稳住身子,青年往前跨出两步,手中的皮带挥舞了起来,劈啪之声不停地响起,白头青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之前放弃手中的小刀,他就有要近身格斗地打算,谁知对方却是借力还力,把自己给逼退了。

  在长长地皮带面前,白头青年根本无法抵抗,皮带在空中不停地变幻着方向,完全无法预测,只有挨打的份,抽在身上痛的让人十分难受。青年再次一挥皮带,把白头青年的脖子给卷了起来,右手一拉,左手同时出拳在他嘴角重重地挥过去。

  白头青年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还夹杂着几颗碎牙,xiong口又挨了一记,无力地跪倒在地上,双手抓着脖子上的皮带,努力地想要拉开喘上几口气。青年冷哼一声,右手一挥,把白头青年甩到了身后的人群里。

  白头青年去势不停,在地上滚了两圈,到了女孩脚下,挣扎着爬起来,一手捂着脖子咳嗽着,突然瞧见眼前畏缩着向后退的女孩,一把抓住女孩的腿,女孩尖叫一声倒在地上,使劲地往前爬,却被白头青年抓着头发一把拉了起来,手捏着她的脖子,转身对着走过来的青年。

  “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刚才就听到女孩的惊呼声,想来和青年的关系应该不浅,拿她威胁应该不会错。

  “放开她!”青年再往前站了一步,冷声说道。

  “你试试看再走一步呢!”

  白头青年捏在女孩脖子上的手顿时收紧了,女孩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似乎不能呼吸,Nei地脸蛋憋的通红,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青年扔掉手中的皮带,闭上眼睛叹了口气,“你放了她,我不再为难你。”

  “哈哈。。。同样是混黑道的,我会相信你这么一句空口白条?给我让开!”白头青年拉着女孩慢慢地往门口挪过去。

  青年跟了过去,眼神有些冰冷,眼角余光憋见地上不远处的玻璃碎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在踏到玻璃碎片处的一瞬间,脚下突然发力,两片玻璃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白头青年的眼睛she了过去。

  “啊!”白头青年发出一声惨叫,松开了捏着女孩脖子的手,捂着眼睛痛苦地哀嚎。青年迅速闪到女孩身边,把她拉到身后,女孩双手捂着脖子猛烈地咳嗽起来,轻声地抽泣着。

  青年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转头看着正捂着眼睛在那哀嚎的白头青年,眼中闪过冰冷地杀机。

  一步一步缓缓地朝白头青年走过去,白头青年似乎感觉到死神地降临,安静了下来,侧耳倾听着,突然朝青年冲过来,朝自己判断地方向挥出了一拳,青年侧身闪过,一个跨步闪到他身后,双手朝后面抓着他的头,猛地一拧,“咔嚓”一声响,声音在安静地酒厅里异常响亮,白头青年缓缓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生息。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厅里很安静。青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走到女孩身边,拉着她的手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却又回过头来,看着依旧捂着手臂的丁一说道:“告诉林黥,张少欢已经办好了事情。”

  说完推开门,拉着女孩走了出去,整个酒厅又恢复了宁静,随后传来吵闹地议论声。

  楚心如的别墅里,林黥拿起正在振动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一直也没说话,眼中的笑意却越来越浓,两分钟后,挂了电话,摇了摇头,轻笑出声。喃喃自语道:“这个张少欢,什么时候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了?呵呵,看来痴情男子要再度陷进爱情的深渊了。”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楚心如端着一盘洗好的葡.萄,从大厅里走了出来,看到林黥轻笑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想到些好笑的事情。”

  “什么好笑的事情?说来听听呢!”楚心如走到林黥身边,从盘中拿起一颗葡.萄,伸到林黥嘴边,淡笑着问道。

  “呵呵,还记得在成都遇到的那个张少欢吗?”

  “就那个在餐馆里吟诗的人吧,记得啊!”

  “恩,”林黥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不减,“他呀,现在身边有了个女人,好像关系还很不一般呢!”

  “不是吧?他不是对他以前的女朋友很痴情吗?还颓废了一年多呢!”楚心如不太相信,这样的男人不可能会这么快就接受一份新的恋情,哪怕真的是遇到了喜欢的,也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接受。

  “就知道你不相信,刚开始听到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呢!可他们是亲眼看见的,这应该错不了!呵呵,这个痴情男子,如今看来,经历了两年的颓废后,再次陷进了爱情的泥潭啊!”林黥忍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啊?”楚心如脸色有些不豫,“什么叫爱情的泥潭啊?有爱情不好吗?难道还要像你一样到处留情啊!花心男人!”

  说完把林黥手中的葡.萄给抢了回来,端着盘子气呼呼地走进了大厅。林黥尴尬地愣在原地,很是抑郁,我怎么就到处留情了?这说到别人的话题都能扯到自己身上来,活该自己谈这个话题,林黥懊恼得都想煽自己嘴ba。

  来到大厅门口,看了看里面一脸怒气的楚心如,转身离开了,还是先避一会再说,林黥也学乖了,这正在气头上的女人最是可怕,说什么都会是自己的错,还是不受这种罪好。

  走出了别墅,林黥又不知道该去哪了,手上的伤还没好,不过涂上了盒子里的huang色粉末后,仅仅两天的时间,手臂就不再有疼痛感,还能轻微地动动,真是神奇了。

  街上吹起一股冷风,林黥缩了缩身子,把两手cha.进了口袋,不经意间莫到张纸条,掏出来一看,却是水月龙给自己的联系人和联系号码。想了想,这都回京都好长一段时间了,本打算早点去找他的,却把这事给忘了。不过周剑英都死了,自己再找他还有什么意义呢?

  想了想,还是去找一趟,了解下林家以前的事情也好,按着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中年人沉稳有力地声音。林黥把水月龙的名字一说,果然获得了通行证,说是让自己直接去他家里聊。

  林黥受宠若惊,军委副主席亲自邀请自己上门一叙,这个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暗自感慨,这水月龙三个字的面子真的够大的!

  想起在成都,水月龙给自己写下这张纸条的时候提醒过,这王基铭特别嗜酒,林黥考虑了很久,走进了一家副食店。摸了摸口袋,身上仅有六块钱,可看遍了里面所有的酒,就是没看到低于六块钱一瓶的,最低的也要六块五。

  林黥有些无奈,真的是载在这五毛钱上了,突然看到最底下的架子上有两瓶二锅头,虽然瓶子很小,是二两装,可只需要三块钱一瓶,身上的六块钱正好够买两瓶。咬了咬牙,狠心拿着两瓶二锅头到门口。

  “老板,你这二锅头可不可以再便宜一点啊?两瓶算五块钱行不行?”林黥拽着手里的六块钱有些舍不得,剩下一块钱的话,可以坐公交车,而不用走路去。

  “老兄,这可是精装版二锅头,卖三块钱已经算是很便宜了,我还亏本呢!”说这话是,老板的细小眼睛死死地盯着林黥手上的六块钱看。

  林黥无奈地叹了口气,六块就六块吧!走路也就当锻炼身体了,只不过,自己这个去军委副主席家的客人也太寒碜了点,居然是走路过去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