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一百章 无幽之京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张少欢脸色冷了下来,快步朝房子里冲过去,一脚把门给踹开了,“砰”地一声响,把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张少欢冷着一张脸,缓缓地走了进去。

  眼前的场景让他眼中喷出一股怒火,chuang上躺着一个只有一块薄布遮身的女孩,看起来年纪也就在二十来岁,双手被捆在chuang头,双脚更是分开捆在了chuang尾的柱子上,此时秃顶中年人正跨在女孩腰间,双手还抚着她的xiong部。女孩眼中满是羞辱的泪水,看到张少欢进来,她眼里闪过一丝希冀。

  “你是谁?给老子滚出去!没看到老子在办事吗?滚!”秃顶中年瞪着眼怒道,刚才那一声巨响,差点没把自己给吓萎掉。甩手就把刚脱下的外套朝张少欢砸了过去,同时朝外面喊道:“王臻,你们TaMa的死哪去了?快给我过来!”

  张少欢冷眼盯着他,伸.出手把外套甩开,一步一步地往他走过去,秃顶中年怒骂一声,醉酒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挥拳朝张少欢打过去。

  “啊!啊!。。。”

  寂静地夜色里传来一声声惨叫和哀嚎,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才停歇下来,院子里突然安静得诡异,显得有些阴森恐怖。随后“吱呀”一声,宅院的大门缓缓打开,走出来一男一女,门也没关就朝巷子外头走去。

  “你走吧!”巷子口,男人转头轻声说道。

  女孩咬着嘴唇,低头没吭声。男人叹了口气,转身往归泓街走去,却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停了下来,身后的脚步声也消失,回头疑惑地看着她。

  “我没有地方去。”女孩怯生生地说道,脸上还有着泪痕。

  男人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抽了出来,拉起女孩的手,塞了上去,“找地方住一晚,然后回家去吧!”

  转身再次往归泓街走去,刚走没几步,听到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只得再次停下来,转过身淡淡地看着女孩。

  “我没有家了,我不要你的钱,我想跟着你。”女孩似乎想到了伤心事,轻声抽泣起来。

  男人长长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跟我走吧!”

  女孩笑了起来,漂亮精致地脸蛋笑起来很好看,男人愣了愣,眼神闪烁起来,转身稍微加快了步伐,却显得有些凌乱。女孩赶紧跟了上去,路灯下的街道,一个女孩小跑着跟在男人身后,形成一副令人发出感触的画面。

  清晨,窗外透进来一丝阳光,透过玻璃在屋里的墙壁上照射处一个小人头的模样,那一束光线中布满了细微地灰尘,缓缓浮动。林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十分干燥,轻轻动了动身,左手臂传来一丝痛感,却比昨天舒服了许多。

  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一条长长的血痕,涂上了huang色粉末后,都已经结了疤。林黥叹了口气,想起昨天和翎羽的战斗,心里还有些惧怕,那把军刀真的很让自己恐惧,还会隐隐散发出刀芒。自己再次施展了催发潜能的秘术,这次看来必须得过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起身来到院子里,感受着清晨微凉的阳光,林黥忍不住轻声笑了笑,这好像是自己住进楚心如的别墅以来,第一次不是由楚心如来叫而起得这么早,看来自己是有些懒散了。

  正胡思乱想着,大门处门铃的声音响了起来,开了门,却是一脸谄媚地古月乐,跨进来朝林黥笑着说道:“老大,早上好啊!会不会打扰你们啊?”

  “没事,我也是刚起来。”林黥笑了笑,把古月乐领到院子里,看着古月乐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暗骂,肯定是有事要说,却又不敢开口。

  “老大,你还养花的啊!很高雅的情操啊!”古月乐走到院子里的一盆向日葵前,不知所云地拍着马屁,“这可是很名贵的花,老大品味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为了那一条顶级的黄鹤楼,古月乐使劲地拍着马屁,好话也不怎么会说,反正抬高老大的身价绝对错不了。

  “二十块钱一盆,你要的话,送给你。”林黥眯着眼笑着说道,既然你不说,我也就不问,看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

  “啊?!哦,呵呵,老大,你别逗我了,要是给我来养的话,第二天就会把它给养没了!”古月乐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脑中在思考着该怎么开口才能赚这么一条顶级的黄鹤楼。

  “金粉故都的生意怎么样?”林黥笑着问道,心里也有些着紧,怕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就故意引出话题,不再让古月乐在那边不知所云。

  古月乐来了兴趣,眼中的诡笑毫不掩饰,“有我在那看管着,绝对差不了,每天纯利润就有百来万,特别是赌场的利润,占了绝大多数,前两天,我也请了个高手来镇场子,技术真的没话说!你要看到了,绝对忘不了他精彩的赌技。只是。。。”

  “有话就说吧!跟我说话还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林黥笑着责怪道,走到一盆盆栽前,伸手轻轻拨弄着枝叶。

  “呵呵,那我就说了啊!”

  “什么事情?”林黥点了点头,问道。

  “昨天丁一来找过我,说是有个白头小子去酒厅找麻烦了,身手很厉害,丁一不是他的对手。他让丁一在今天晚上之前,把所有人撤走,说是鬼菊帮要那家酒厅。”

  “白头小子?”林黥疑惑地皱了皱眉头,脑中闪现出刺杀周剑英时候的画面,确实是有个白头青年,身手也不错,很有可能就是他。

  “是的,他是这么跟说的。老大,你看是不是该去支援他?他肯定是挡不住的!”

  林黥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左手臂,心中有些焦急,自己受伤这么重,根本不能动手,再说自己也不太方便出面,脑中在搜索着人选,最后定格在张少欢那张脸上。

  “嗯,你找一趟张少欢,让他来安排,他知道该怎么做的!”想到张少欢,林黥脸上露出淡淡地笑意,对付白头青年,张少欢应该可以,甚至还有可能是小觑了张少欢。

  “好嘞!我这就去找他。”古月乐笑着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却又回过头来,支吾着道:“老大,那,那个你对丁一说的话。。。”

  “我对他说过什么话?”林黥疑惑地问道,一时没明白古月乐的意思。

  “那个,呵,你不是说,他要是再求救的话,要带一条手臂来见你吗?”古月乐挠着头,尴尬地说道。

  “嗯?”林黥突然眯着眼看着古月乐,淡淡道:“他向你承诺了什么?”

  “没有,没有!”古月乐笑着摆了摆手,见林黥依旧眯着眼望自己,尴尬地竖起了一根手指,轻声说道:“就,就一条烟了,那种黄鹤楼牌子的,你见过的,呵呵。。。”

  林黥忍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古月乐道:“你就这么点出息啊!好吧,我就成全你,告诉丁一,只要做好他本分的事情,我就不会为难他。去吧!”

  “是,谢谢老大了,嘿嘿。。。”古月乐笑着转身离开了,掏出口袋里的宝贝烟,随手就点上,满脸享受地吐出一口烟雾。

  林黥摇了摇头,古月乐虽然在黑道混了好些年,却还保留着那份纯真,真是很难得。这年头,只为一条烟就救别人的人应该都已经绝迹了吧!也就古月乐才能做得出来。看着古月乐的背影,林黥轻声笑了笑。

  陈家别墅里,陈思敏脸色憔悴地坐在院子里的阶梯上,头上的发丝显得有些凌乱,有几根垂落到眼睛上,陈思敏却没有伸手撸开,眼睛一眨不眨,几根发丝在她眼中似乎不存在一般,良久,微微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声叹息中包含了种种复杂的情绪。

  “敏敏,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啊?”陈乔伟从大门口走了进来,刚跨进来就听到女儿在叹气,忍不住轻声问道。

  听到问话,陈思敏缓缓站了起来,转身往大厅里走去。刚到门口,却被陈乔伟给拉住了,“敏敏,怎么了?见到老爸就这个样子?生气啦?”对于这个宝贝女儿,他确实是很在意,虽然平时不怎么在家,心里却也经常挂念着。

  “爸,我累了,想回房休息。”陈思敏躲开陈乔伟的目光,把头转向一边轻声说道。

  陈乔伟的热情冷却了下来,脸色有些不豫,沉声道:“是不是在想林黥?”

  “没有。”陈思敏轻声否认,脑中却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个画面,心里隐隐作痛。

  “敏敏,他到底哪里好了?整个京都里比他优秀的人满大街都是。你为什么就要这么固执呢?”陈乔伟有些愤怒,就是不明白一个傻到要和整个京都对抗的孤儿有哪里可以吸引人的地方。

  陈思敏咬着嘴唇,没有回话,心里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哪怕他是个乞丐,她也会义无反顾地去爱他。

  陈乔伟轻轻松开了手,沉声道:“敏敏,反正你记住,你和他永远不会有好结果,他已经在和我作对了!你应该明白,你是我的女儿,而不是他的什么人!”

  看着女儿依旧咬着嘴唇沉默的样子,陈乔伟冷哼一声,离开了别墅。陈思敏靠着大厅的门,缓缓蹲了下去,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双手抚着头,痛苦地抽泣出声,嘴里喃喃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来到别墅门口,陈乔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头朝靠在车上的白头青年沉声道:“白头,那家酒厅怎么说?”

  “小人物,今天晚上我去办妥。”白头青年手里把wan着小刀,低头不屑地说道。

  陈乔伟点了点头,脸色缓和下来,既然是个小角色,自己也就没必要亲自去,伸手招呼白头青年上了车,朝司机道:“去老舍茶馆!”

  司机应了一声,启动车子,踩着油门,缓缓开出了别墅区。

  京都市区的南端有一条老街,这条街上的建筑看起来有些古老,想来已经有了一些岁月了,旁边靠着一条小河,环境显得很清幽,老人们经常来这里聊聊天喝喝茶,这条街上的老舍茶馆很是受欢迎,虽然光顾的大部分是老人,却也显得很热闹,无论是什么时候,里面都能传来老人们苍老的笑声。

  靠河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老人,就这么一个人倒是显得很另类。老人偶尔低头看看左手的手表,时而望向茶馆门口,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过了一会,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人,老人苍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朝中年人招了招手。

  中年人来到老人对面,笑着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浅浅地喝了一口,笑着道:“我是不是该恭喜您了?马上就是京都市的市委书记了,呵呵。。。”

  “呵,你这次做得很好,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这都好几天了,还没查到凶手是谁。”老人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笑着说道。

  “您放心好了,查不到我头上!”中年人脸上有着一贯的自信,淡淡地说道。

  老人点了点头,“这几天都在忙着悼念他的事情,必须得过一阵子,才会考虑任市委书记的事情,上头也会派人下来一起商讨。”

  “那您有多少把握?”

  “这边是没有问题,关键是上头派来的人,我已经联系你伯父了,你伯父也答应了,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老人的声音透着兴奋,仿佛大事已成。

  “那就好,伯父这人既然答应了,一定有把握做到的。”中年人笑着说道,对于自己的伯父,他有一定的了解。顿了顿,又说道:“敏敏都有十五六年没见您了吧?我一直都没告诉过她,您不打算去看看她吗?”

  老人一愣,良久,望着外面缓缓流动的河水,长长地叹了口气,“还记得敏敏小时候特别喜欢粘在我身上,呵呵,不知不觉间小孩子都长成大丫头了,岁月催人老啊!等过段时间再说吧,到时候你来安排。”

  “恩,好的!”中年人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哎!当年的变故害人啊!”老人摇了摇头,再次感叹了一声,端起桌上的茶,一口喝完,起身朝中年人说道:“就这样吧!我时间到了,得赶回去。”

  中年人望着老人的背影,眼中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喝完杯中的茶,也离开了茶馆。来到茶馆不远处的车边,车上赫然靠着个白头青年。

  京都东环处的一间教堂里,身穿白色长衫的女子坐在左边最前排的位置上,低头双手合十,表情虔诚地向台上墙壁处的十字架祷告着,旁边站在一个矮个胖子。

  “小幽,你真的打算不留在京都?”矮个胖子低头看着白衫女子问道。

  白衫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十字架底端处的细洞,点了点头轻声道:“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再说,做我们这行的,谁不是到处奔波?哪里有雇主,我们就到哪里。”

  “那你也没必要去英国啊?我联系你也会有些麻烦。”

  “那是你的事情!”白衫女子不为所动,顿了顿,又道:“两个月,两个月之内,我不再接受任何的任务。”

  “你这事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了?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白衫女子起身绕过矮个胖子,往教堂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却又回过头来,伸手摘下头上的玉钗,放在手中轻轻地抚摸着,眼中露出一丝忧伤,突然抬手,把玉钗甩了出去,“叮当”一声响,玉钗稳稳地钉在十字架上,正好封住了那个细洞,分毫不差,整个玉钗却是没入了进去,仅仅露出两个晶色地坠子。

  矮个胖子看了看十字架上的玉钗,又转头疑惑地看着白衫女子,“你连唯一的武器都留下?”

  “有我这双手就够了。”白衫女子伸.出晶莹剔透地嫩滑双手,轻声笑了起来,转身再要离开,却又停了下来,“玉钗就放在那里,会有人来取的。”这才踏步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矮个胖子摇了摇头,轻声发出叹息,这些个杀手,一个个性格都极为古怪,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再次回头看着十字架上的玉钗,双手合十,拜了一拜,转身离开了。也不知道他是在拜十字架还是那跟玉钗。

  空荡荡地教堂里,突然响起了一声钟响,声音回荡在教堂的每个角落,久久没有平息。窗外吹过一丝微风,十字架上的坠子轻轻地晃了晃,仿佛迎合钟声一般,有节奏地撞击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