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九十八章 月色下的军刀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京都长江宾馆的总统套房里,矮个胖子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翎羽赞叹道:“恭喜啦!翎羽,你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果然不愧是世界头号杀手,干净利落地一枪gao定问题!”

  翎羽没有理会矮个胖子的赞美,起身走到左边墙壁处,shen手拿下那把挂在墙上的军刀,缓缓抽了出来,眼中露出一丝兴奋地光芒,shen.出手掌轻轻地在刀身处滑过。

  矮个胖子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似乎对这里的茶情有独钟,眉开眼笑道:“翎羽,刚刚收到雇主打过来的尾款,十亿美金已经全部到账!嘿嘿。。。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我给你订飞机票去。”

  “明天早上。”翎羽反复地在刀身处擦拭着,淡淡地回了一句。

  “嗯?”矮个胖子有些疑惑,“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啊?还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吗?如果是小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不用。”翎羽的声音依旧很冷淡,突然双手持刀,朝墙壁上的一幅《蒙娜丽莎的微笑》画劈了过去,随后转身把刀收进了刀鞘,“这件事情必须得由我亲自去办。”

  话音刚落,墙壁上的那幅画缓缓滑落,从蒙娜丽莎的额头、鼻子和zuiba,三点一线分成了两半,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矮个胖子吓了一跳,张了张口想要问话,却又吞了回去,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不安,颤抖着手把茶放回了桌上。

  翎羽来到矮个胖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把刀放在了桌上,朝矮个胖子露出一丝笑意,“你好像很怕我?我很可怕吗?”

  “没,没有!你一点都不可怕,相当和善呢!”矮个胖子赶紧摆了摆手,说话都有些结巴,zui上说不可怕,可眼中的恐惧却没有掩饰。

  “呵呵,”翎羽轻笑了两声,朝矮个胖子挥了挥手,“去帮我订机票吧!明天早上在飞机场等我!”

  “好,好,我这就去!”

  矮个胖子颤颤巍巍地起身走了出去,更不敢加快脚步,深怕被翎羽误会了,这家伙可不按常理出牌,杀人不眨眼的!据说他杀了不少的委托人,能让他满意的还没有几个,要不是和他合作过一次,还真不敢把他请过来。

  啪地一声,出了总统套房后,矮个胖子抬手就给自己一个耳光,贪贪贪!现在知道痛苦了吧?在他面前吓得跟条狗一样,下次就是有再多的佣金也不敢再接了!摇摇头,叹了口气,快步走进了电梯。

  揣着兜里的五块钱,林黥不知所措地游荡在街头,打车吧,付不起那钱;坐公交车吧,没有零钱,附近的公交站牌都看了个遍,没有一个认识的站,闹心的是想打电话求救,刚说了个“喂”字,手机很干脆的停电罢工了。

  林黥无奈地辨别了下方向,记得好像是在北面,一直往北走就对了,总能碰到个熟悉的地方吧?像个流浪汉一般,把外套后边的帽子给戴了起来,裹着身子低头一直沿着北向的街道走着,就差没shen.出双手来乞讨了。

  经过一处地下通道口时,一时没注意,踩到了地上的拐杖,寒风中走了这么久,身体又有些僵硬,滑了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闷哼一声,暗骂一声倒霉,起身拍了拍屁.股正要走人,却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给拦了下来。

  “年轻人,你踩坏我的拐杖,我以后可怎么走路啊?”

  “老伯,拐杖哪有那么容易坏啊!你的拐杖没事,还好好的呢!”林黥有些无奈,这眉头来了挡也挡不住,黄历上今天肯定是不宜出门!

  “都已经断成两截了啊!”老头从身后拿出一根断成两截的拐杖,放到林黥眼前晃了晃。

  林黥诧异地扭头往身后看了看,一转眼的功夫,身后的拐杖就飞到了老头手中?仔细地看了看老头手中断成两截的拐杖,看外表确实有一段年月,可奇怪的是断截之处很是光滑,想来也是有段时间了,明显不是新的痕迹。

  这下,林黥看老头的眼光就变得很不一样了,刚才还有些歉疚的表情,此时却是一脸的鄙夷,“抢”钱都“抢”到我头上来了!身上虽然也就只有一张五元的人民币,可也不能傻里傻气就给了他啊!

  “哎哟!我的腰,我这腰都给闪了!哎。。哟!”林黥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捂着腰痛呼起来,脸上的表情配合得天衣无缝,痛苦的样子让人同情。

  “小子,别装了!赔点钱就算完事,你也赖不了的!”老人眼见不少人侧目看过来,凑到林黥耳边轻声威胁着。

  林黥却不予理会,依旧捂着腰痛呼,最后干脆蹲在了地上。提高了哀嚎声。老头好像也不着急,朝不远处的几个同样衣衫褴褛的老年人眨了眨眼。

  林黥没注意到,还以为他这是在示弱呢!“哎哟”之声喊得更频繁更真切了。突然围过来几个老头,其中一个shen手搭着林黥的肩膀,语露关心地问道:“小伙子,哪里不舒服了?我帮你看看,以前我学过医术的!”

  感觉有些不秒,林黥赶紧想要坐起来,却被一qun老头shen手给按了下去,十来只手都往自己身上招呼,更狠的是拿着拐杖的老头,趁着周围的人qun不注意,拿着拐杖就朝自己捅,一点都不留情。

  林黥想到他们是老人,也没怎么反抗,对自己来说,这几下拳脚也没什么,可口袋里唯一的五元人民币不知道被谁给顺手摸走了。

  “妈的,别打了!全身上下就TaMa五块钱,我呸!” 后面一个老头朝地上吐了口口水,一脸鄙夷地看着林黥,泄愤地在他身后又踢了一脚。

  “什么?!没钱还穿得这么体面,想勾引谁来着?”

  “就这傻帽样?!看上我都比看上他强!”

  “。。。”

  林黥无奈地忍受着他们的谩骂,握紧的拳头劈啪作响,却又松了开来,和几个老头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待他们散去后,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人家说仪表很重要,否则没人要!到哪都得注意下形象。

  不理会周围人看白痴一样的目光,林黥甩了甩头,走进了地下通道,到另一边的出口处出来后,回头再朝对面望了过去,拿两截拐杖的老头又缠上了一位年轻人,不远处的几个老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年轻人,随时准备一翁而上。

  林黥摇了摇头,这个世道变了!却总有一些不愿意shen手去乞讨,却又想要不劳而获的人,他们选择了这种连蒙带骗的方式来谋求生存,令自己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居然还能成为一个团体,这真的很难得,很难得啊!拍了拍xiong口处的脚印,叹息一声走了,再也没去回头,自己不是救世主,哪怕挽救的了一次,也不可能天天都能够去和他们耗着,狡兔三窟,何况他们还深得游击战之精髓。

  穿过一条街后,林黥看到了让自己崩溃的一幕,眼前是个广场,唯有一个入口,同时也是出口,这向北的路又给封住了,沿街一路看过来公交车站,还是没有一个站是自己认识的。苦叹一声,转身却碰到了个人,那人痛呼一声,往后退了几步。

  林黥赶紧上前扶住她,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惊呼出声。

  “林黥?!”

  “敏敏?!”

  林黥尴尬地笑了笑,“没事吧?呵呵,好久不见。”说这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自然,双方谁也没主动给谁打过电话。

  陈思敏低下了头,掩饰住眼中的惊喜,轻声道:“没事,你。。。最近还好吗?”

  “还好啊,吃得好,睡得好,保镖工作也做得很顺利,呵呵。。。你呢?”林黥话中有些赌气的成分,笑声也有些凄凉,既然她选择了站在她老爸那边,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心里难免会不舒服。

  “嗯,也还好,天天上学很充实。”陈思敏抬起一张憔悴地脸庞,违心地说道。

  “哦,那很好啊!”

  “嗯。”

  两人面对面沉默了起来,气氛有些异样,似乎再也找不到什么可说的话题。林黥故作潇洒地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啊!我得赶回家去,你忙你的。呵呵。。。”

  “啊?哦,那你去吧!我和几个同学一起来买东西的。”陈思敏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女生,淡淡地说道,却始终没有正视林黥的眼睛。

  林黥点了点头,绕过陈思敏跨步离开,心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陈思敏站在原地却始终没敢转身,JiaoXiao瘦弱地身子微微地颤抖着,自己听老爸的话是不是错了?本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再见到他心里应该不会再有波动了,可为什么此刻自己的心里那么痛?

  林黥刚走了不远,突然咬了咬牙,转身又走了回来,来到陈思敏身后,轻轻地喊了声:“敏敏!”

  陈思敏一脸喜色地转过身来,第一次正视林黥的眼睛,可zui里说出来的话却变了味,“你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这。。。那个。。。”林黥有些支吾以对,脸色也变得通红,突然一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道:“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想打车回家。”

  林黥自己都觉得丢人,说完把头转到了一边,等待着陈思敏的回话。可等了好长一会都没听到声音,转过头看着陈思敏,却见她愣在原地一直没有动静。

  “好吧,你当我没说过!”林黥转身快步离去,暗骂自己脑子有坑,居然会发昏来向她借钱,这下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陈思敏这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林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着急得都说不出话来,想追过去,林黥却跑着离开了。

  看着林黥消失在街道上的身影,陈思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喃喃道:“我,我从来都只有卡的啊!我是着急了。。。”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个女生不顾路人诧异地眼光,蹲在地上嚎嚎大哭,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才缓缓起身,抽泣着离开。

  陈思敏的无情深深刺痛了林黥,更是践踏了他骄傲的自尊心,一路上林黥无奈地责怪着自己那张没事胡乱开口的zui,弄得自己现在心里十分的难受。带着这份心思,林黥在街上彻底迷了路,连方向都无法分清了,这一刻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身无分文地林黥,就这么沿着街胡乱地穿行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看到周边有条熟悉的街道,特别是旁边的那个人民公园,自己很有印象,就是在这里和古月乐第一次正式见面的。

  林黥实在是累得有写够呛,跑到公园里,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这中午和晚上都没吃,还一整天像个傻帽一样满京都地乱跑,肚子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抗议了无数遍后,如今好像也没力气叫唤了。

  感觉休息得差不多了,早点回到别墅才是最好的选择,这又冷又饿又累的,要不是自己身体稍微强壮一些,根本就支撑不下去。起身正准备再次出发,平地处的水泥柱边突然缓缓走出来一个人。

  “是你?!”虽然月色有些暗,林黥还是一眼认出了眼前的人,就是第一次狙击周剑英的杀手。

  “能让我翎羽这么等候你,你应该感到荣幸!”,翎羽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冷声道:“这一次算是我们间的第三次会面了,这次你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这么说来,今天上午杀市委书记的那个人是你了?”林黥并不惊讶,周剑英倒下的那一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上次在自己手底下逃跑的杀手。

  “我也没蛮你的必要,确实是我杀的。只可惜却被你躲去了那致命的一枪,哼,运气不会总眷顾你,没有实力你就准备死在这里吧!”

  想起今天上午的事情,翎羽就恼火,眼前这个小子明显无法判测到狙击枪后面的那一记滑轮手枪。却被他在踩了狗屎运一般,竟然被他躲了过去。

  “呵呵。。。”林黥轻声笑了笑,右手悄悄地探到了身后,这把刀刃似乎又得出场了,翎羽的身手他知道,不一定比自己弱多少,何况他手中的那把刀有些诡异,让自己感觉很不安。

  偌大的一块平地上,两个人安静地对视着,在这幽静地公园里显得极为诡异。林黥突然动了,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身上传来的疲惫感让他不得不强行先出手。

  凌厉地腿风朝翎羽扫了过去,林黥用尽了全力,务求速战速决。翎羽shen手格挡,却觉得手臂处传来发麻的痛感,微微有些惊诧。再次和林黥的拳头对在了一起,林黥后腿了两步,却又瞬间冲到还没稳住身形的翎羽身边。

  至刚至烈地拳头疯狂地往翎羽身上招呼,尽管需要耗费更大的体力,可林黥却没法计较这么多。翎羽刚刚硬和林黥对了一拳,身子微微一震,连着退了三步,却见林黥已经朝自己挥拳过来,刚烈的拳风扑面而来。翎羽没敢硬接,狼狈地闪躲着。

  林黥把速度提到了极致,不让翎羽有机会拔出那把刀。翎羽越来越狼狈,失去了先发制人的机会,完全处于被动,慌忙间xiong口空门大露,重重地挨了林黥一拳,虽然借势卸去了不少力量,zui角却还流出了鲜血。

  都来不及擦拭,就见林黥再次攻了过来。翎羽咬了咬牙,硬挨了这一记横扫,顺势拔出了军刀,却忍不住往军刀上吐了口鲜血,回手一刀劈了过去。林黥没想到他敢硬扛着自己的横扫,收拾不及刀堪堪在xiong口划过,衣服破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虽然没有伤到,可皮肤却隐隐作痛,瞬间泛起一阵红色淤痕。

  林黥退到了一边,粗喘着气,惊惧地看着那把军刀,雪亮的刀身在月色下显得很妖异,隐隐散发处一股锐利的锋芒。

  翎羽shen手轻轻擦去zui角的血迹,涂在刀上,冷冷地看着林黥,眼中发出一股嗜血地光芒,“能让我这么狼狈的人,你是第二个!第一个已经死在了我手上,你的结局也不会和他不一样。”

  林黥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上传来的疲惫感越来越强烈,有种透支体力的乏力感。shen手从腰后缓缓地抽出刀刃,寂静的公园里发出一声刺耳地摩擦声,林黥轻轻在空中挥了挥手中的刀刃,刀刃在空中扭曲着晃了晃,像蛇身一般,发出一声怪异地声响。

  翎羽诧异地看着林黥手中的刀刃,从来没见过这般rou软地刀刃,那怪异地声响传进耳朵,心里一阵不舒服。没再等林黥攻过来,翎羽双手举着军刀,朝林黥挥了了过去,雪亮地刀身在月光地照耀下极为刺眼。

  林黥咬牙平息了下粗喘地呼吸,振起精神,挥着刀刃迎了上去,和军刀碰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地响声,军刀的去势却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林黥只得侧身闪过,虽然刀刃柔中带刚,却是以柔为主,无法和军刀硬抗。

  刷刷之声夹杂着怪异的忽忽声,在公园里不断地响起。林黥身上的衣服多了好几道口子,刀刃只能延缓军刀的去势,林黥只能靠着身形躲闪,不可避免地被军刀割到了衣服,翎羽的刀法真的巅峰造极,每一刀都留有余势,让林黥无法揣测。

  翎羽再劈出一刀后,朝闪到一边的林黥冷笑道:“怎么了?刚才的威风哪去了?你就这么点本事?”

  林黥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步伐已经慢了许多,隐隐感觉到体力将要到极限了,连回话都觉得是在浪费力气,皱了皱眉头苦思。却见翎羽再次朝自己冲了过来,雪亮的刀身突然间折射出一道月光,照射在林黥眼中。

  林黥微微眯了眯眼睛,视线顿时变窄,头上传来锋利地破空声,匆忙中举起刀刃迎了上去,同时身体往另一边倾斜,疲惫感使他的身形慢了半拍。刷地一声响,林黥闷哼一声。捂着左手滚到了一边,这才躲开了军刀的威势。

  单膝跪在地上,林黥扭头看了看左手手臂处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心中激起了一股怒火,从身上撕下了一块布,单手在受伤处围了一圈,用牙齿配合手扎了个死结,拿着刀刃缓缓站了起来,抬眼看着对面的翎羽,眼中发出血红色的光芒,在黑夜中极为yin森诡异。

  “你应该庆幸,能见到两次这样的一幕。”声音很冰冷,犹如地底传出来的一般。

  翎羽不屑地冷哼一声,挥着军刀跨出两步,朝林黥的脖子上劈了过去,去势迅速无比,眼见就要碰到林黥的脖子,却突然失去了他的身影,军刀劈了个空,腰间传来刺骨地疼痛,冰冷地声音在身后响起。

  “很奇怪吗?”看着眼前捂着腰喘息地翎羽,林黥冷声问道。

  “为什么?”

  “我催动了生命潜能,虽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不过为了杀你,值得!”

  林黥的身影再次消失在翎羽眼前,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双手颤抖着连军刀都提不起来。站在翎羽跟前,林黥冷酷地举起手中的刀刃,挥手过后,翎羽的脖子上多了一道细细地血痕,趴在地上再没有了生息,手中的军刀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林黥眼中血红色地光芒渐渐消失,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良久,捡起地上的军刀,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公园。

  月色下,公园里倒在血泊中的人手指动了动,随后慢慢地爬了起来,ShenYin着从脖子处撕开一块面皮,脖子上却依然有一道细小的痕迹,起身,拖着血淋淋的身躯,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公园,没入黑暗之中。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抖音之点赞能刷钱娱乐之全能综艺巨星西游之宝箱系统直播之孤岛鲁滨逊洪荒之大帝
淘新书:我家古井通西游我在异界做恶龙神仙服走出的至强者我的恐怖屋镇魂之我姓盘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中秋佳节聚团圆,看书乐得笑开颜,充100赠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9月22日到年9月24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