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九十七章 白幽女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今天尝试一下一天两章,每章六千多字。。)

  “你笑什么?”陈乔伟有些莫名其妙,皱着眉头看着林黥的疯狂状问道。

  “我笑什么?!”林黥对陈乔伟露出一丝鄙夷,“我笑我们林家居然会相信你这么一个自私卑鄙的人,枉我老头子一世精明,居然会把我交给你,任由你差使利用!”

  陈乔伟往前走了两步,脸上的怒意散去,眯着眼露出一丝笑意,“林黥,你必须得明白一点,你来京都是谁在照顾你!我利用你?这话说得过分了吧?”

  “过分?呵呵,一个人有一张嘴,说出来的话都可能是不尽相同,可要是说的人多了,那事实也就离得不远了。”林黥冷笑道,此时他也已经冷静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有人这么对你说过?是谁?”陈乔伟疑惑地问道。

  眯着的双眼微微张开,盯着林黥,眼中杀意很明显。

  “怎么?承认了?”林黥回应着他的眼神冷笑道,“周剑英死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我想知道你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林黥,事情知道太多不是一件好事,秘密对人来说是种负担,会威胁到生命的!”陈乔伟眯着眼朝林黥沉声说道,越看眼前的林黥,越觉得是个威胁,心里隐约对他有了浓重的戒备。

  “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资格来威胁我的命!”林黥嘴角翘起一个弧度,鼻子轻哼一声,“陈乔伟,我不想干扰你做你的梦,如今,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适可而止吧!”

  林黥没再理会陈乔伟眼中对自己的浓重杀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四合院,到门外才松了口气,本以为陈乔伟会把自己留下来,刚才背对着的时候都已经准备好了回身战斗。

  摇了摇头,来找陈乔伟说这番话真的不太理智,自已一时冲昏了头,有些接受不了一直以来的筹划失去了意义,长叹一声,离开这片郊区。

  京都南环处的郊区,周家大宅,大厅里坐了四五个人,整个大厅里沉浸着悲伤的气息,周逸平坐在一旁无声地落泪,夏鹏也在一边轻声叹息着,旁边站着面无表情的夏蓉,门口的正对处,一个中年人坐在太师椅上,手撑着额头闭着眼睛沉思,脸角处凹陷下去的地方显得有些恐怖,整个人散发一股阴森的气息。

  “爸,我们该怎么办啊?”周逸平带着哭腔朝中年人问道,俊逸地脸庞上满是泪水,眼神有些茫然。

  “是啊,建国,你有什么打算?”夏鹏也皱着眉头朝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睁开眼,缓缓抬起头,眼中的杀意很浓,淡淡道:“逸平,公司就由你来主持,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建国,你打算怎么处理?”周剑英一死,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一辈的周建国倒让自己心里安定了许多,夏鹏都把心思寄托在了他身上。

  “逸平,你去外面招呼其他客人!”周建国朝还在抽泣的周逸平挥了挥手,“是个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咬着牙给我ting过去!”

  周逸平用力的点了点头,擦干眼中的泪水,起身走出了大厅,虽然在英国独立了三年,却还是没有成熟的心性,得到了指令才敢去做事情。

  “逸平还很年轻啊!”看着周逸平有些踉跄地步伐,夏鹏忍不住叹道,“建国,我也没想到你刚出来没几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打算你说吧,我能帮你的一定不会推辞。”

  周建国看了看夏鹏身边的夏蓉,起身在大厅里踱着步伐,“夏老,我一直不明白会是谁想杀我爸,之前也遇到过一次狙击,可他说他也想不出来到底是谁,您能给我提供些线索吗?”

  “线索?”夏鹏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在你出来前,有一次周老头跟我说他遭到袭击,林家小子本来是要杀他的,可最后居然倒戈救他,我想林家小子应该是知道情况的。”

  “又是林家?!”周建国冷哼一声,“夏老,您帮个忙,找个时间把他给我约到郊外去,越快越好,我要从他嘴里问出话来。”

  “这个没问题,”夏鹏点了点头,顿了顿,朝周建国看了看,眼中有些忧虑,“建国,我跟周老头也是一个意思,这次我冒着危险把你放出来,不希望再看到当年的事情再发生,能按正常手续来的,就别再胡来了,明白吗?”

  “我有分寸的,您放心!”周建国点了点头,嘴角却翘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那我就先走了,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的!”夏鹏叹了口气,起身招呼着身旁的夏蓉朝大宅外走去,夏蓉注视了周建国两眼,转身面无表情地跟在夏鹏身后。

  “爷爷,你相信他吗?我觉得他不太会听您的话呢!”出了周家大宅,夏蓉扶着夏鹏的手臂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知道,你当爷爷是瞎子啊!可以他的身手,谁能制服得了他呢!”夏鹏无奈地摇了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着浓浓地担忧。

  “那我们还帮他干嘛?”夏蓉有些不解。

  “丫头,你不懂的,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夏鹏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夏蓉的手,“丫头,记住了,什么事情都有它的规则,越过规则虽然能得到一时的荣华富贵,可迟早是要还回去的,代价却也会随着时间而翻倍!”

  “什么规则?会有什么代价?”

  “呵,你以后会懂的!走吧!”夏鹏轻轻抚着夏蓉的头,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看着眼前的爷爷,夏蓉突然觉得他的背影苍老了许多,笔直的身躯也变得有些佝偻,小跑着追了上去,扶着他的手臂,顺着他的步伐走着。

  空荡荡地走在街道上,林黥真的不明白接下来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林家被毁,最大的主谋就是周剑英,如今他已经死了,自己该向谁去讨回公道,甚至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好几次,林黥没去搭理,十字路口,望着穿梭的人群,红灯前总有人停下步伐,那短暂的几分钟在人生中到底占了多少分之一,这指缝间的时间也许从来都没有人会去注意,他们都有明确的目的地,自己该何去何从?林黥在这一刻迷茫了。

  对面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条新闻,画面里是殡仪馆前痛哭流涕的人群,过道上四个人抬着一个担架,一张白色chuang单盖在了上面,屏幕下方几个大字:市委书记周剑英遭到杀手狙击,当场过世。

  林黥驻足观望了许久,对面的绿灯都闪亮了好几回,偶尔有些人和林黥一样驻足关注着屏幕上的新闻,却又匆匆离开,没有留下一丝的叹息声,甚至连悲伤的表情都没有。林黥突然间替周剑英感到莫名的悲哀,他的死原来也不过如此。

  不知不觉走到了这条街道的尽头,林黥有些不知所措,本以为总能走下去的,却不想会无路可走。抬头看了看周边的建筑,对面的一家教堂吸引了他的目光,莫名地就挪着步子走了进去。

  也许今天不是周末,教堂里面显得很安静,看着正对门处的十字架,林黥有种祥和安逸地感觉,打量了下四周,却只见到左边最前排坐着一位穿着白色长衫的女子,一头过肩的长发披在后面的椅子上,很奇怪的是,她的头上插着一把古代人用的银色玉钗,此时正低头虔诚地祷告着。

  林黥来到右边最前排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如果上帝真的能指给自己一条光明道路的话,也不介意向他虔诚地祷告。林黥缓缓叹息一声,学着旁边白衫女子的姿势,闭上眼睛,低头双手合十对着十字架祷告起来。

  “咯咯。。。你也信上帝?”

  突然听见旁边的白衫女子问了一声,林黥睁开了眼睛,朝四周望了望,疑惑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这么榆木!”白衫女子的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似乎对林黥有些好奇,笑着回道。

  “没有,我只是想试一试,看看灵不灵。”林黥有些尴尬地说道,真不真诚一下子就被揭穿了,看来自己伪装的功夫还不到家。

  “灵个屁啊!你还不如信自己呢!”

  听着白衫女子口中的粗话,看着她脸上的鄙夷神色,林黥愣了好一会时间,淡淡笑着问道:“那你为什么又在这里向上帝祷告呢?”

  眼前的女子有一张可爱却又不失艳丽的脸庞,可行为举止又有些大男人模样,纤细地长腿交叉在一起,不时地在空中晃荡着,双手交叉抱在xiong前,一袭白色长衫穿在身上显得有些怪异。林黥不禁对她感到好奇。

  “谁说我是在祷告了?”白衫女子起身一跳一跳地来到林黥身旁坐了下来,笑着道:“我只是觉得好玩,听说杀了人的在这里忏悔可以得到上帝的原谅,所以,我每杀一个人之后,就到这里来忏悔一下,看看上帝会不会对我说原谅我,可是我都忏悔了四十九次了,一次也没听到!”

  “这么说。。。你杀了四十九个人?”

  看着眼前还摆着稚嫩表情的白衫女子,林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八岁的女孩,说到杀人,语气平淡得让人恐惧。

  “错!”女孩调皮地伸.出食指在林黥眼前晃了晃,睁着大大的眼睛得意道:“就知道你会这么以为,呵呵,我刚才不是也忏悔了吗?所以,你少算了一个,现在是五十个了!”

  “呵呵,你跟我开玩笑的吧?”林黥愣了半晌,这才看着朝自己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的女孩笑着说道。

  这么一个看起来天真烂漫又调皮可爱的女孩,柔柔弱弱地小手能杀人?还杀了五十个?林黥觉得这个笑话真的不是一般的冷。

  “你不相信啊?”女孩朝四周看了看,指着十字架前的一排蜡烛道:“我站在这里就可以让那些蜡烛全部熄灭!”

  看到林黥疑惑地眼神,女孩得意一笑,“就知道你不相信,看我的!”

  最后一个字刚落音,女孩突然间迅速伸手从自己头上摘下了银色玉钗,朝那一排蜡烛丢了过去。林黥看得很清楚,银色玉钗夹在她右手的尾指和无名指之间,丢出去的一瞬间,尾指轻轻地动了一下。

  玉钗空中转动着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转过每一根蜡烛上的烛心处,去势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叮地一声,订在了十字架的尾端,却还在不停地晃动。

  “怎么样?这下你该相信了吧?”女孩一踩座椅,借力跳上了舞台,伸手拔下十字架上的银色玉钗,留下了一个细而深的洞。把玉钗重新插在头上,这才得意地走回林黥身旁。

  “我信了,你是什么人?”林黥沉声问道,眼中露出戒备神色,刚才那一下,自己都做不到,可见这个女孩的身手之高,自己一路走来并没有注意有没有人跟随,如果陈乔伟派人来杀自己,眼前这个应该就是来的人了。

  女孩似乎没注意到林黥眼中的戒备,朝四周望了望,对林黥轻声说道:“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啊!”

  林黥眼中的戒备之色更浓了,悄悄地挪了挪步子,朝女孩点了点头,“我不会到处乱说的!”

  “其实,我是一个杀手,呵呵,在世界杀手排行榜是第三名哦!”女孩有些自得地眨了眨眼睛,“你不会又不相信吧?”

  林黥却再也不敢忽视她说的话,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淡淡地笑意道:“我相信。”脚下却轻轻地移动着步伐,随时准备先发制人。

  “对了,你呢?你又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啊?”女孩笑着问道,依旧是天真无邪地眼神和调皮可爱的笑容。

  林黥愣住了,不知道是该相信她,还是该提防她,对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心底的警戒还是稍微放松了一些,笑着反问道:“你经常这么和别人聊天吗?”

  “不是啊!只是觉得你比较奇怪而已,居然学我的样子在祷告,所以就想和你说说话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林黥,做保镖的。”林黥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出了自己的身份,眼前这个人实在不像是陈乔伟派来的杀手,心中的顾虑也少了一些。

  “保镖啊!呵呵,好,如果哪天我接到的任务是杀你要保护的人,我就不杀你!”女孩想了想,作出了承诺,接着又笑着朝林黥伸.出手,“我是白幽女,你也可以叫我幽女的,他们都这么叫我的。”

  “他们是谁啊?”林黥轻轻握了握女孩的手,一丝冰凉的气息透了过来,却是感觉很舒服。

  “杀手界的人啊!只要知道我的,都这么叫我。”白幽女收回了手,抬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钟摆,“嗯,我该走了!有机会再见面啦!”

  林黥笑着点了点头,朝白幽女挥了挥手,目送着她蹦蹦跳跳地离开教堂,正想要坐下,身后却突然传来白幽女调皮的声音。

  “对了!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不要再防备我啦!我们是朋友了,不会伤害你的!”

  待林黥扭头望过去时,白幽女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愣了一愣,随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女孩,失败!

  抬头看着眼前多了个小洞的十字架,重重地叹息一声,求人不如求自己,连小女孩都明白的道理,自己却迷茫了半天,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教堂,刚走到门口,里面的摆钟叮咚一声响了起来,声音悠长地在教堂里回荡着。

  京都市东区一带的世外桃源酒厅里,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坐在大厅的角落里独自喝着酒,奇怪地是桌上还摆放着一把小刀,白发青年偶尔还把它拿在手中把wan,刀柄在各个手指间快速地转动着,看着很让人担心会不会割伤他自己的手。

  他也不闹事,更不朝周围打量,就只在那慢悠悠地喝着酒,用的是小口酒杯,一瓶一斤装的酒,他足足喝了两个小时。这时,他举起手朝fu务员打了个响指,淡淡道:“再给我上一瓶酒!”

  fu务员躬身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了柜台前,朝旁边的丁一问道:“一哥,这事情怎么办?他都这么呆着两个小时了,那把小刀都吓跑了不少的客人!”

  “把酒给我。”丁一朝fu务员命令道,他也注意这白头青年很久了,在金粉故都办事好几年了,他知道,白头青年很可能是来找自己的。

  “兄弟,酒到了!不介意我也在这占个位置吧?”

  丁一把手中的酒递了一瓶过去,也不管白头青年答不答应,自顾自地提着一瓶酒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给手中的酒杯上倒满,低头轻轻地在酒面上闻了闻,感叹道:“酒还是得先闻闻香,然后慢慢喝才来得舒坦。”

  白头青年抬眼看了下丁一,却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酒上,拇指一撬,蹦地一声,瓶盖跳了开来,一手把wan着小刀,一手提起酒瓶往小口酒杯里倒酒,似乎对于丁一的入座没有丝毫的反应,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兄弟,有两手啊!呵呵。。。”丁一边往杯中倒酒,一边称赞道,刚才那一手其实并不如他的眼,他在意的是白头青年玩刀的手法,能玩到如此如火纯青,丁一自愧不如。

  “你是这里的老板?”白头青年终于开了口,淡淡的声音轻得让人以为是从哪里飘过来的。

  丁一仰头再次喝了一杯酒,点了点头,笑道:“混口饭吃而已,兄弟有什么想法吗?”

  白头青年停下了手中转动的小刀,抬头看着丁一,眼神有些冰冷,“听说这里是辞生堂的地方,辞生堂是不是你说了算?”

  丁一的脸色冷了下来,这语气听起来有些找碴的意味了,“兄弟,有话直说吧!我丁一不太喜欢玩捉迷藏,拐弯抹角的没意思。”

  “这酒厅鬼菊帮接手了,给你一天的时间撤出所有你的人。”白头青年低头拿起小刀挂着指甲缝里的污垢,语气不容拒绝。

  丁一突然笑了起来,“兄弟,这地方真不适合你来!”

  昨天刚摆平了鬼菊帮的人,今天又来了一个,丁一心里有些恼火,却也沉得住气,昨天的一战损失了不少,没有实力再和鬼菊帮对抗,早就猜到鬼菊帮不会甘心,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白头青年淡淡地丢下一句话,起身准备离开。

  丁一起身跨出两步,堵在白头青年面前,冷笑道:“你是把这里当成商场了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白头青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把手中的小刀收了起来,迈着幽灵一般的步伐,闪到丁一右侧,朝他脸上挥出一拳。丁一有些讶异,刚才都有些花眼了,扭身往后跨了一步,伸手把这拳格挡开来,刚接触到对方的手就觉得不妙,对方的拳头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道。

  xiong口突然遭到了重击,丁一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惊讶地看着眼前一脸傲气的白头青年。

  “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白头青年冷笑着重复了一句,转身朝大门走去,临走还不忘扔给旁边fu务员两张钞票。

  “一哥,怎么回事?”fu务员迎了上来,轻声问道。

  丁一看着白头青年的身影,眼中闪过忧虑之色,轻抚着还隐隐发痛的xiong口,没有作声,过了一会,披了件外套,离开了酒厅。

  “一哥这是怎么了?”柜台处的fu务员走过来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就走了!”

  两个fu务员看着晃来晃去的大门,相视叹了口气。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