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迷上媳妇 第七十章 不行了,我要吐

小说:迷上媳妇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录
  刚要往屋里看的林黥扭过头,惊疑地看着水月佳欣,一惊一咋地,是个人都得被她吓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房间不准进去!”水月佳欣冲过来把门给关上了,看着林黥的眼神有些愤怒,“你进这里做什么?”

  “我准备去厕所洗个澡的,这里不是厕所吗?”林黥搞不懂,不就是一间房间吗?有什么好秘密的,就算真的有了,自己也不是那么爱TouKui别人秘密的人,此时也没有那份心情。

  “什么?!”水月佳欣的愤怒已经升级,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为什么这里在你眼中会是个厕所?你拿你的猪脑袋想问题啊!”

  “水月小姐,麻烦你说话客气点!我大不了不帮你做事情,直接挟持你做人质,把心如换出来。”很受不了这个刁蛮女对人说话的语气,林黥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过了一会,见水月佳欣也没再说话,似乎有点受到惊吓的样子,语气缓和下来,“我是看到这里是最小的房间,所以以为是厕所了,那,那个厕所在哪里?”

  说到这个,水月佳欣似乎忘了刚才林黥变脸的样子,又发起飙来,“谁告诉过你小房间就一定是厕所啦?世界上有这个规定吗?再说了,我这个房子设计的很不一样,你在外面看它小,可里面比你想象不到的宽敞!厕所在那边,别乱进我的房间!”

  林黥尴尬地应了一声,不想再跟她争吵,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找到了厕所。打量着这间奢侈地卫生间,林黥暗骂,有钱人就是会享受,不过是一个拉屎的地方,都设计得这么的漂亮,村子里住的房子都没这里大,更别说还这么干净豪华了。

  走到镜子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脸,比猴子屁.股还红,脸上、脖子上都是印红的痕迹,隐隐能看出几个手指印,还夹杂着一些血痕,估计是水月佳欣手指甲不小心也给划上来的。林黥简直不敢想象镜子里这张微微有些浮肿的脸是自己,脸上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没有被打到过的,脖子上更是离谱,正中央一个大大的手掌印。

  林黥摇了摇头,长长叹了口气,昨天晚上从演唱会上出来开始,一直到现在自己都还云里雾里的,觉得这些发生的事情跟梦幻一样,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娘希匹!在京都还可以有人能救救自己,可到这里居然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给玩弄于股掌之间,说出去都觉得丢人。

  夜幕降临时,成都南区地一个汽车废弃处理处,晃动着上千的人群,尖叫声,口哨声,夹杂着几句问候老母的成都语言,响彻了整个场地。场地的中央是个三百米左右的圆形跑道,中间堆着几辆废弃生锈的车子。此时正有一群人开着在堆起来的废弃车上,一起有节奏地踩着步伐,堆起来的车山在一群人有节奏的踩踏下,一晃一晃地甚是吓人,仿佛就要倒下来一般,人群中发出响亮地尖叫声,吸引着场外的观众。

  跑道的西面有个入口,入口处正停着白黑色两辆跑车,打开了引擎,发出一阵巨响,车尾冒出阵阵白烟。奇怪地是两辆车中间隔了三米左右,也没有人站在其中,似乎是在等候着什么。两辆跑车边站着几个FengSao女郎,下身一条超短裙,上身紧紧用一条布围住了xiong部一下二十公分左右的腰身,那两个耀人眼球的凸起相当的吸引人,吸引了不少的口哨声过来。

  “这里是哪里?”坐在兰博基尼跑车上,林黥望着车窗外面的环境,看着都杳无人烟的样子,忍不住朝水月佳欣问道。

  “马上就要到了!别啰嗦!待会我会告诉你应该做些什么。”水月佳欣目不斜视手中稳稳地抓着方向盘,不停地甩动着,车子在她的手上做出各种漂亮地滑行,转弯处竟然也不减速,方向盘上的手大力一转,整个车子在离弯道二十米处的时候就拐向了一边开始滑行,随后瞬间又冲了出去。

  林黥吓得紧紧地抓住头上的扶手,惯性地力量使得自己的手臂承受了太大的压力,都已经发麻了,在他快要抓不稳的时候,车子突然减慢了速度。林黥这才睁开眼睛,虽然对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可在这种高速情况下,自己还是很恐惧,上次那个过山车,真的差点把命都丢在那里了,身手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作不了多大的用处。

  红色的兰博基尼缓缓驶进这座废弃地汽车处理厂,看到周围的人群,林黥吓了一跳,这地方看起来太混杂了,各种各色的人都有,从车窗外可以看到,一些身上纹满了图案的人叼着烟在那喧嚣,更有一些西装革履地看起来很正经地人也在一边叫嚣着挥舞脖子上扯下来的领带,还有些男女ChiLuo裸地演绎着原始社会的动作,毫无顾忌地在所有人面前发泄着原始的YuWang,周围更是围着一群男人在那尖叫淫笑。

  林黥转头看着水月佳欣,“我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你一个总司令的女儿,居然和这些人混在一起?”

  “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我就喜欢和他们在一起,你有什么意见?”水月佳欣语气很是不屑,什么狗屁道德,在她看来能突破道德的限制才是最刺激的事情,凭什么女孩子就不能来这种地方,她就是要越过这倒坎。

  “没意见。”林黥淡淡地回了句,把头转向了一边,继续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既然她要玩,自己也只能陪她玩了。

  兰博基尼开进了白黑色两辆跑车的中间,场内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白色跑车里驾驶坐上的人把头探了出来,头上光得发亮,下巴一撮白色胡子,样子极其嚣张,笑着朝水月佳欣打两个响指,“小妞,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怎么个比法啊?”

  “你说怎么个比法就怎么个比法,我无所谓了!”水月佳欣语气也很嚣张,笑容也充满了自信,看光头的眼神很挑衅。

  “哟?!口气倒是不小,事先可是说好的,我们赢了,你这辆红色兰博基尼归我们;你赢了,你就是我们的大姐大!别后悔哦!嘿嘿。。。”光头看着水月佳欣漂亮的脸庞,发出两声淫笑,似乎倒是更希望她成为他们的大姐大。

  水月佳欣当作没听到,转头看着前方,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随时准备启动车子窜出去。林黥暗笑,这个水月佳欣真的跟个小孩一样,估计就是被这几个人挑衅了,忍不过去,居然拿自己老爸送的生日礼物来做赌注,不禁感叹了现在的年轻人是多么的无知。

  林黥注意到两边的跑车副驾驶上都坐着一个人,只不过那两辆车里是两个穿着火辣的女人,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好像有点碍眼,似乎车里有个人坐着是个规矩一般。想了想,估计水月佳欣要自己来的目的也就是这个,几乎都可以断定下来,她因为没什么朋友,更不敢告诉家人,又不相信这里的人,所以才让自己来做这个随驾人员,只希望自己不是牺牲品就好,相信一个女人的车技和相信公鸡会下蛋一样荒诞可笑。

  三辆跑车前面的起跑线上,一个火辣FengSao地女郎举起了手中的旗子,随着旁边倒计时的声音响起,三辆跑车发动了引擎,车尾出滚起阵阵浓烟,最后一秒数过后,女郎猛地挥下了手中的旗子,三辆跑车几乎同一时间窜了出去。身后一阵尖叫欢呼声。

  三百米的跑道基本上都是弯道,特别是对于跑车这种高速驾驶的情况来说,时刻都在转弯,这对车手是个严峻的考验,必须要时刻转动着方向盘,否则高速的情况下,稍有懈怠就将会被甩到跑道外。

  林黥实在是受不了这样高速的旋转,脸上写满了恐惧,手紧紧地抓着上面的扶手,一刻也不敢放松,眼睛也不敢闭上,害怕出事后来不及反应,只能圆鼓鼓地睁着,胃里强烈地翻滚着,刚吃过的饭忍不住就要吐出来,却只能强行憋着。

  比赛规则是二十圈,总共六千米,算起来还是比较短的距离了。刚开始,红黑白三辆跑车紧紧地贴着,都在同一条线上,远远看过去的话,就像是三辆跑车被中心处的拉着旋转一样。两圈之后,三辆跑车终于分了开来,白色跑车赛到了第一位,后面紧跟着红色兰博基尼,后面的黑色跑车倒是离红色兰博基尼有了一段距离。

  场外的观众们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东西,这里通常要一个星期才能举行一次赛车,因为是地下赛车,所以也会开赌盘下注,同时比赛双方也互相压有一定的赌资,不然也没人愿意来赛车了!来这里的人有混混,也有在工作的白领,要的就是这样刺激地感官,很难得看到有三辆跑车同时在场上,观众的呼声也是前所未有的热烈。

  水月佳欣高度地集中着精神,一刻也不敢放松,额头上的透出一层密密地汗珠,根本没有空伸手去擦拭。紧紧地贴着前面的白色跑车,咬住不放,手中转方向盘的动作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水月佳欣已经忘记了自己跑过多少圈了,只知道必须得尽快地朝过前面的白色跑车,眼角余光瞟见西方的入口处,脑中闪过一丝灵光,咬了咬牙,在车子即将到达入口处的时候,猛地一踩油门,瞬间加速绕过白色跑车冲向了入口,就在车子离入口处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再次猛力地转过方向盘,整个车子瞬间侧过来滑行了好长一段距离,撞翻了几张报排后,又再次提速冲了出去,刚刚好横在了白色跑车的前面,差一秒就会直接撞上,发生车祸。

  这样高速的情况下发生车祸可不是一般公路上的车祸可以比拟的,没有任何幸运可言,直接死亡!林黥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依旧睁着那双毫无焦点地眼睛,手抓着上面的扶手,嘴ba的上唇死死地咬住下唇,似乎在苦憋着什么。

  水月佳欣暗中吓出一身冷汗,刚才那个情况真的太危险了,不过为了胜利,这个冒险值得。水月佳欣紧张地正想再跑一圈,却从后视镜上看到白黑色两辆跑车都停了下来,好像已经过了二十圈了,赛场上也是一片欢呼声。水月佳欣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争回了这个面子。

  林黥感觉到汽车速度降了下来,这才让眼睛重新聚焦,发麻的手缓缓放了下来,可咬着的嘴唇依然没有松开,还在那苦苦地憋着。

  红色兰博基尼缓缓停在了两辆跑车旁边,摇开车窗,水月佳欣把头探了出去,脸上的笑容要多得意有多得意,“哈哈。。。光头仔,瘦骨皮,快点叫大姐大!快点!”

  光头和另一个极度瘦小的男人臭着张脸朝水月佳欣不甘心地喊了一声,“大姐大!”随后周围响起一阵谩骂声,开的赌盘几乎没有人买红色跑车赢的,所有人都把钱给赔了进去。不远处突然有个人大叫,“哈哈,我发财啦!我发财啦!房子,车,女人,通通都朝我飞过来吧!”

  “你发什么财了?”旁边一人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

  “我刚刚把全部家当都压在了红色跑车上,五十万!赔率是一比二十,我是千万富翁啦!哈哈。。。”那人兴奋地撕掉了身上的衣服,跳到了废弃地车上,挥舞了起来。

  “TaMa的!老子输钱他个龟儿子还那么开心!上去打他!”

  “对,打他!”

  “干他娘的!”

  没过多久,那人被淹没在了人群之中,成百上千的拳头朝他挥了过去,就连惨叫声都没能传出来。

  “好!以后见到我都必须乖乖地喊一声大姐大啊!哈哈。。。”水月佳欣得意地笑了笑,拉上车窗,启动兰博基尼缓缓开出了废弃处理厂,身后是一阵叫骂声。车子刚开出不久,林黥突然使劲地敲打这窗户,焦急地用眼神示意水月佳欣开窗,“开窗干嘛啊?外面很冷的。”

  见水月佳欣不开窗,林黥脸色变得很苦,喉咙一阵吞东西的声音,这才张开嘴道:“不行了,我要吐!”

  水月佳欣吓了一跳,赶紧把车窗给打开了,林黥把头探到车窗外,“哇!”地一声,半个身子都伸了出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